朱富强:契约主义企业观的责任性文化:再论国企改革中的新型劳动关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6 次 更新时间:2019-11-06 07:31:25

进入专题: 契约主义   责任性文化   国企改革   新型劳动关系  

朱富强 (进入专栏)  
他们与公司是一体的,公司管理者在困难之时不会弃他们不顾。基于上述的认识,我们强调,当前国有企业的改革和建设也需要一个治理机制的本土化过程,要将治理规范嵌入到儒家文化之中;同时,国有企业也更有条件构建具有和谐关系的文化,因为它根本上应该促进组织有效性的不断提升而不是特定资本的效率。

  

   六、结语

  

   要籍国有企业的改革之际确立新型的劳动关系,根本上不应该简单地照搬现代主流经济学基于契约主义所倡导的委托-代理治理模式,而是应该构建出基于平等地位的社会共同治理机制,而这又是建立在集体主义的社会责任文化之上。事实上,现代经济学所假设的纯粹功利主义世界并不是真实的,标准的经济人也是找不到的,相反,任何个体都处于一定的社会关系之中,其偏好和行为受到社会文化的影响。尤其是,在企业组织内部,不仅企业成员都属于企业组织的共同所有者,从而具有质上平等的权利和责任关系,而且人与人之间也因存在长期互动而提升了亲社会性,进而在强烈的通感移情效应基础上实现互惠合作。从这个角度上说,企业成员之间不是孤立的,而是受到文化纽带的联结。同时,也只有建立起健康的企业文化,企业成员之间才会更好地进行合作,才会更高效地承担责任,进而提高整个企业组织的有效性。进而,这种优秀企业问题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每个成员具有高度的自律性,尽力干好本职工作而不是投机取巧。显然,这就是“尽其在我”的责任文化,它充盈在儒家社会之中。有鉴于此,当前国有企业的改革也需要根基于本土的认识和心理,尤其应该嵌入在儒家的高次元文化传统之中。

  

   On the Responsible Culture with the View of Contractarianism: Building a New-type Labor Relation in State-owned Enterprise (Ⅱ)

   Zhu Fu-qiang

   (Economic School, Henan University, Kaifeng, Henan 475004;Lingnan College, Sun Yat-Sen University, Guangzhou, Guangdong 510275)

   Abstract: The new-type labor relation of state-owned enterprises is embedded into the enterprise culture, both the creation of interests coordination mechanism and the perfect of democratic decision-making mechanism are related to culture. In general, good enterprise culture has such characteristics. (1) The lateral performance is fair and reciprocity, seeking cooperation, compassion and attention. As for the reason, all the members in the community are equal in ownership status, so as to should be treated equally. (2) The longitudinal performance is consultation and dialogue, do-as-one's-best-for-his responsibility, synaesthesia and empathy. As for the reason, enterprises community itself exits obvious hierarchy, and the members in different positions and levels have different Administrative status. As for the reason, the members in the community are unequal in powers and responsibilities. Fundamentally speaking, good culture pursuit the rationalization of social relation, so as to have the strong tendency of value rationality and collectivism, which is the basic characteristic of Confucian culture.

   Key words: State-owned Enterprise; New-Type Labor Relation; Responsible Culture; Trust; Confucian

   --------------------------------------------------------------------------------

   [①] 朱富强:《为何“经济学”本质上应是“政治经济学”》,《学习与探索》2016年第11期。

   [②] 埃克伦德、赫伯特:《经济理论和方法史》,杨玉生等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11页。

   [③] 费埃德伯格:《权力与规则——组织行动的动力》,张月等译,格致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第54页。

   [④] 费埃德伯格:《权力与规则——组织行动的动力》,张月等译,格致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第55页。

   [⑤] 费埃德伯格:《权力与规则——组织行动的动力》,张月等译,格致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第56页。

   [⑥] 斯密:《道德情操论》,蒋自强等译,商务印书馆1997年版,第302页。

   [⑦] 转引自费埃德伯格:《权力与规则——组织行动的动力》,张月等译,格致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第29页。

   [⑧] 朱富强:《协作系统观的企业理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版,第359-364页。

   [⑨] 德鲁克:《公司的概念》,罗汉等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

   [⑩] 新儒学大家徐复观区分了低次元文化传统和高次元文化传统,其中,低次元文化传统是指具体事象上的风俗习惯,是人们不问理由、相互因袭的生活方式,而缺少对生活的自觉,缺乏自我批判、自我改造的力量;高次元文化传统则是指隐藏在具体事象背后的而体现民族精神的最高目标、最高要求和人生的最高修养,它必须通过人的高度反省和自觉才能再发现,在反省、自觉和再发现促使社会前进和解放的力量。通过这一界分,徐复观特别强调了两点注意:(1)不要把不合理的统治与文化传统混在一起,以不合理的现实政治来否定和打倒文化传统;(2)不要将低次元文化传统和高次元文化传统混在一起,以低次元文化中的恶习来否定高次元文化中的自觉。

   [11] 费孝通:《乡土中国生育制度》,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25页。

   [12] 徐复观:《中国人文精神之阐扬》(李维武编),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6年版,第210页。

   [13] 费埃德伯格:《权力与规则——组织行动的动力》,张月等译,格致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第55-56页。

   [14] 费埃德伯格:《权力与规则——组织行动的动力》,张月等译,格致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第56页。

   [15] 费埃德伯格:《权力与规则——组织行动的动力》,张月等译,格致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第78页。

  

  

进入 朱富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契约主义   责任性文化   国企改革   新型劳动关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制度分析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86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