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捷:空间、场所与生活世界

——建筑现象学的哲学解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0 次 更新时间:2019-11-04 23:49:08

进入专题: 建筑     现象学     空间     场所     生活世界  

漆捷  
”(13)在现象学语境下,人对建筑的体验以及形成认知,要求人将既有观念和偏好暂时悬置,去除任何先入之见,全身心投入对建筑的体验,以期获得对其本质的原初认知。这种认知是一种纯粹的意识状态,它与社会阅历、知识背景、个人对建筑的兴趣程度等因素有关,通过对意识的自我观照把握建筑的精神内涵与本质,并确立体验者经由对建筑的切身感受与反思而获得“确定的真实性”。

  

   三、空间与场所

  

   空间是一个抽象概念。亚里士多德认为空间是由“‘与物体同在的和一切感觉到的物体所处的位置’的‘位置’这一概念而来……位置是物体所占空间的范围”,(14)这里的“位置”即指场所。欧几里得则把空间定义为“无限、等质的基本次元,是人类认知的先验范畴”,(15)等等。尽管如此,“空间从来就不是空洞的,它往往蕴涵着某种意义”。(16)不论何处空间,都存在着视野所及的范围,也就是说,是经由人去观察、开拓并加以运用的区域,以使得特定空间与特定目的相互协调。在某种意义上,空间反映着人的情绪和行为,刻画着人的烙印。空间的基本意义在于它使一个具象结构作为空间的支持物和实体平台成为可能,同时,空间的存在使场所得以通过点、线、面的几何形式明确地呈现出来。

   空间大体可分为几何空间与生活空间。几何空间是对事物进行思维抽象的产物,通过点、线、面的形式完成直观表达,但是,“如果从这种具有普适性的数学抽象空间出发来考虑建筑空间营造的本质,那么这个意义上的空间就丧失了地点、场地、本质意义上的建筑物,也即丧失了天、地、神、人的聚集,丧失了人的定居”。(17)对于人类经验而言,仅仅按照其几何意义描述空间是不够的。生活空间弥补了这个缺失,它指日常生活中的经验世界,尽管缺乏精确性,但由于其对生活的生动描述,人们可以从中体验生活与世界的本质,具有主观与客观的双重属性。生活空间不仅是海德格尔“存在于世”理论的构成要素,也是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相比之下,场所是明晰的可以量化的具体范畴。它赋予人以“存在的立足点”(Existential foothold)。场所具有长、宽、高等几何要素并构成建筑的基本单位,任何具备这些要素的都可称为场所(不限于“房间”),比如床是为了休息而建造的场所,门是为了安全而建造的场所,等等。场所的主要意义在于,一方面,它可以为人的定居提供一处安宁而稳定的居所;另一方面,它恰恰可为定居于此的人体验此环境“是否有意义”提供所需的经验度量,“定居的真正意义是指生活发生的空间是场所”。(18)如果此环境供以的生活氛围与质量不能与人对于生活的诉求达成基本和谐,这样的场所只有其“几何意义”。“我所处的空间”与“我所处的场所”有着明确的距离关系,它表明“我”所处的位置之于空间的边界限定。“我的身体”是判断“我所处的空间”的物质基础,而空间由抽象形式转换为具体形式(场所)的重要中介是“我的体验”。也就是说,空间首先是由身体决定,再经由在场的瞬时体验及累积经验呈现出来。就建筑现象学而言,空间是一种形式,而场所是建筑的载体,一切行为都是在“场所”而不是在“空间”发生。场所将“内容”填入空间使之具象化与功能化而成为“建筑实在”,这是存在空间的具体呈现。“空间在本质上是有空隙的东西,是被置入自身范围内的东西。有空隙的东西总是被某一场所(比如桥)聚合而成并提供出来……与此相应,诸空间不是从‘空间’那里而是从诸场所那里获得其在。”(19)如果没有场所,人们对空间的认知就是零散而空洞的。

   空间无处不在,而场所往往是有着确定边界的几何体。有场所必有空间,而空间却往往不具有场所的“物质实在性”。场所首先是为筑居而建,对空间进行填充、整合使之边界明晰、功能完善,这个过程就将带有间隔与延展的空间“植入”场所的结构中。场所的建造过程是对空间的约束过程,人基于场所不断向外部世界拓展空间。和谐安全的场所赋予空间和心理以自由,它是一种有序的自组织。“场所庇护白日梦,保护着梦想者,它允许人们在平静中梦想”,(20)和谐安宁的场所是身心栖居的家园。正如《黄帝宅经》所言:“故宅者,人之本。人以宅为家,居若安,即家代昌吉。若不安,即门族衰微。……人因宅而立,宅因人得存,人宅相扶,感通天地。”(21)对场所的认知需要思维和身体的感知觉共同参与,基于对场所的长期积累体验,人在其中生成的感受以及生活态度、生活方式会逐渐与之取得和谐,从而使对场所产生归属感与认同感成为可能。身处陌生环境的人,无论这个环境多么繁荣发达,如果缺失归属感与认同感,对他而言,此地与其说存在“场所”还不如说只是一个大“空间”。

   海德格尔认为,“诸空间是从场所来领会其存在的,而不是从所谓‘空间’来领会的”。(22)在他看来,建造意味着居住。所谓“我在”“你在”就意味着我住着、你住着。居住是建筑存在的根本,而场所是建筑存在的核心,由诸场所构建而成的称为建筑物,正如海德格尔所言的对这些建筑物“有所思”时,才能认清其建造—筑居的本质。建筑与场所从环境与“诗意地栖居”两个层面共同构成一种联系,建筑依据场所的内涵而设计建造,两者融为一体才可超越筑居的基本要求,达到栖居的境界。空间、场所与环境汇聚而成特定意义,使建筑超越作为具象的实体功能之基本需求,并赋予场所诗意而深刻的景观效果与现实意义。尤其在诗意层面,它意味着建筑的固有内涵和表达方式与建筑师试图注入场所的理念交互贯通,并确保触发与之相关的认识主体的联想、回忆和反思,与建筑师赋予建筑的某种理念是在同一意向下得到不同层次的导引,从而获得对建筑完整的认知体验。因此,对于建筑的观察与体验等细节应当成为建筑师在构思、设计时着重考虑的问题。

  

   四、建筑与生活世界

  

   我们从现象学视角考察建筑的出发点与落脚点都是生活世界本身,生活世界往往作为含有时空背景的日常生活与人的行为、思维、精神等产生交互。建筑首要的功能是满足生活的基本需要,“建筑学绝对不是一门‘纯粹’艺术,而是一门实用艺术,它永远需要效忠‘使用’和‘艺术’两个主人”。(23)生活世界的构建与发展也离不开建筑,对建筑的体验与反思也来自生活阅历的点滴积累与体验。因此,探究建筑现象学的内涵应当回归生活的本质。

   建筑集聚着生活本质,这种集聚通过风格各异并达到一定体量的建筑聚落体现。建筑的聚落主要表现为城镇住所和农业村落,前者以大规模楼盘聚落为典型,后者则以传统村庄为代表。建筑的精神气质、建筑特色与该建筑聚落所处环境和历史、文化背景相关,建筑以遵循当地风俗和生活习惯的方式构筑生活世界。如诺伯舒兹所言,建筑设计主要应当以“日常的生活世界”为构建原型,这是由“生活世界是全部的真实现象”所决定的。建筑与生活世界中的人的关系主要体现为筑居与栖居。这两类居住方式表现为某种递进意味:“筑居”是“驻扎”“逗留于此处”,是人“平平常常”居于生活世界的某个地方;栖居则不仅是一般意义的“居住”,而是“人存在于大地的一种重要方式”,它既是普通生物的栖息和“舒适安心地住在”,更是用心保护、安抚、养育、保藏与照顾所居住的此处。栖居是与万物同在的留驻,它深刻揭示了存在的意义。栖居的在场(The Present)方式表现为对“大地、苍穹、诸神及众生”四位一体提供保护,“解放与保护”意味着“维护其在场、存在,在其在场上珍爱、看护这四重整体”,(24)而只有当万物以自己的方式自由存在,才可能对“大地、苍穹、诸神与人”构成解放与保护。做到这一点,需要通过适宜的途径和环节渐次实现,“定居(即海德格尔意义的栖居)的含义不仅是居住、培育,或者构建空间。定居意味着以一种适应自然节奏的方式生活,这种方式把生活视为锚固于(anchored in)人类历史并直面未来,构建家园,这个家园是与生态及社会环境交流的日常象征”。(25)

   筑居以栖居为指归,栖居使人诗意地生活。“筑居的本质是给定栖居,筑居通过合成诸空间来设立诸场所,而它正是在这种设立中达到它的本质的。只有去栖居,我们才能有所建造。”(26)栖居也是通过人“在”的表现形式及人“在”的本质特征获得人对于建筑的深刻体验。在这里,人之“在”意即“在栖居中他们因居留于诸物与诸场所之间而占据着诸空间”,这使得众生得以充分自由的方式去体验建筑的空间与场所。如果将筑居与栖居和人对于建筑之“思”截然分开,只为生存而居住,只为居住而建造,放弃“经过思的‘筑居’最终目的是为达到‘栖居’”这一信念,人就不会从意识层面把对生活品质的追求转化为向往栖居的现实行动。芒福德曾经一针见血指出,“城镇居住的拥挤,没有限度;地租房租的增加上涨,也没有限度!城市建设,分区规划的实践,建筑物的分布,都没有标准可言,没有秩序可遵循,没有美学意义可追求,没有道理可讲!只有一个控制手段还继续运作:利润!”(27)因此,栖居的意义不单纯是考虑房屋面积大小、房价是否上涨,居住在闹市还是乡村,更在于它是人们对于建筑的“住之所思”。“如果它们(指栖居及对其所思)坚定不移地保持在自身的界限之内并且认识到二者的完满性都是来自长期的体验与不间断的实践,那么它们就能够互相倾听”,(28)并诗意地栖居于这片大地之上。这是人回归大地的饱满状态,它使人的意识与精神祥和而安宁。

   总之,建筑往往反映哲学的某种观念,哲学也总是能够透视建筑的精神内涵,每一处建筑都拥有专属的风格与个性,这使得人们有机会透过其表面洞悉、体验建筑之“魂”。建筑现象学研究需要回归生活世界之本质,人对建筑积极而深刻的认知也应当同生活世界相结合,这种认知不会停留于意识的表象内容,它更多根植于人的生活经验之点滴积累。

   ①沈克宁:《建筑现象学》,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7年,第1页。

   ②关于“建筑现象学”(Architectural Phenomenology)与“现象学建筑哲学”(Phenomenological philosophy of Architecture)这两个术语,现有的国内外文献在语义、研究对象、使用范围、指称意义等主要方面是基本一致的,而且,文献多采用“建筑现象学”这一术语进行论述。

   ③大师系列丛书编辑部编著:《斯蒂文·霍尔的作品与思想》,北京:中国电力出版社,2005年,第14页。

   ④Derek A.Kelly,"Architecture as Philosophical Paradigm",Metaphilosophy,vol.7,no.3-4,1976.

   ⑤[德]马丁·海德格尔:《诗·语言·思》,张月等译,郑州:黄河文艺出版社,1989年,第180页。

   ⑥沈克宁:《建筑现象学》,第8页。

   ⑦[挪]诺伯舒兹:《场所精神:迈向建筑现象学》,施植明译,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10年,第168页。

   ⑧[英]科林·圣约翰·威尔逊:《关于建筑的思考:探索建筑的哲学与实践》,吴家琦译,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14年,第37页。

   ⑨沈克宁:《建筑现象学》,第113、168页。

   ⑩叶浩生:《西方心理学理论与流派》,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年,第363页。

   (11)顾孟潮:《建筑哲学概论——价值篇》,《美术观察》1996年第7期。

   (12)沈克宁:《建筑现象学》,第95页。

   (13)沈克宁:《建筑现象学》,第169页。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建筑     现象学     空间     场所     生活世界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总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854.html
文章来源:《学术研究》2018年 第11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