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国旗:从邯郸学步之失败看改革开放40年中国文论自主性之缺乏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12 次 更新时间:2019-11-04 23:36:03

进入专题: 中国文论     改革开放40年  

丁国旗  

  

   二、邯郸学步对于中国文论的若干启示

  

   “邯郸学步”这个成语旨在讽喻一味地模仿别人,最终反而得不偿失,丢掉了自己原来的本事。对照新时期之后当代中国文论发展的基本实际,用“邯郸学步”来形容是非常合适的,上文之所以不惜笔力去分析寿陵人“邯郸学步”失败的原因所在,其道理正在于此。新时期以后,中国文论的主导方向就是向西方学习,40年来一直如此。当然西方文论给中国文论带来的有益方面是不能否认的,但是,如果说新时期之初,我们向西方学习,大量引介当代西方文论诸流派、诸思潮、诸观念与诸方法,很好地改变了当时中国文论长期的单一化状态,填补了那个时代中国文论可能出现的知识断层,完成了从极左文论向当代文论的自然转型,切实推动了中国当代文论的理性发展与多元生成的话,那么40年来,我们的文论研究一直一成不变地沿袭西方的路子,说着西方的话,讲着西方的理,用着西方的方法,言必称西方而浑然不觉,这种状况就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警觉和思考。这里,同样也有几个问题需要追问和澄清。

   第一,为什么要学习西方文论?正像邯郸学步的寿陵人给我们的启示一样,学习他人,本应是为了强壮学习主体自身,而不能是使自身原有的能力一并丧失。新时期之后,我们在几年之内就将西方近百年产生的文论成果一股脑儿地引介进来,其本意主要就是为了弥补我们在文论方面的单一与不足。而西方现当代文论,如语言学、心理学、现代或后现代的理论与方法,的确丰富了我们的视野,拓展了我们认识与分析文学的思路与空间。同时其最重要的价值还在于,正是通过向西方的学习,解放了我们原有僵化的思维模式,达成了中西文论的同步性与共时性,在较短的时间内填补了中西文论之间的历时性差距,使中国文论的知识结构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中国文论界不再是闭塞和落后的,有了和西方对话与交流的资本和知识基础,同时也推动了学界对中国自身文论的思考与期待。这就是我们学习西方文论全部的初衷。如果说20世纪整个80年代都可以算作是我们学习西方文论的“学徒期”的话,那么之后,我们就应该走出学徒期,考虑如何建构属于我们自己的文论话语与文论体系。可是现实情况却不是这样。80年代“思想解放”的冲动与活力并没有给中国文论建设带来契机,反而在之后持续不断地学习西方现当代文论的过程中迷失了自己。无论课堂讲堂,还是会下会上,无论报纸期刊,还是学术出版,西方文论一直是学界新宠、研究时尚,以致逐渐形成了西方文论一家独大、拥有绝对话语霸权的不正常局面。中国原有的文论资源,不管是中国古代传统文论、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还是“五四”之后所形成的中国现当代文论,都只能“躲进小楼成一统”,成为小众的、自娱自乐的学问,基本丧失了与西方文论抗衡抑或对话的可能。然而,对于这种不正常的学术现象,理论界却从未警觉或有意识地进行反思与对抗,全然忘记了学习西方旨在建设自身文论的原有目的。

   第二,为什么没有反思西方?西方文论在中国文论界存在的反常局面是需要反思的,然而文论界却没有对此进行反思,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笔者认为,这既有西方当代文论生产力强盛,大量的理论资源需要在较长时期内消化和吸收的原因,也有中国文论原有理论基础单一薄弱,需要这样一个长期的学习过程的问题。同时,随着世界经济一体化所必然带来的文化交往与文化商品消费全球化的客观存在,大量西方文化产品涌入中国,改变了中国文化消费的原有内容,而大量西方文化产品的输入,也需要用西方的理论进行阐释与解读。这样,与西方文化产品一起,西方文艺理论的随之涌来,就是非常自然的现象。然而,除了以上这些原因外,在笔者看来,我们之所以没有很好地反思西方文论在中国存在的问题与影响,主要还与我们对自身文论的价值认识不足,对中国原有文论传统资源缺乏自信有关。中国文论界之所以长期跟在西方文论后面,亦步亦趋,这才是最根本的原因。

   第三,为什么对自己的文论传统缺乏自信?关于这一点,实际上是不需要多费笔墨的。自鸦片战争以来,由于西方列强对中国的不断侵入与瓜分,中华民族在争取民族独立与民族解放的过程中,在励精图治探索民族复兴的各种改良和革命斗争中,经历了太多的磨难与艰辛,以至于造成了我们对中华文化的价值认识不足而批判有余,文化虚无主义现象比较严重。今天,以历史唯物主义的眼光来看,在文化方面,20世纪的中国基本是对中国自身传统文化局限进行反思与批判的世纪,我们对西方文化的接受或者对新文化的肯定,基本都是以破坏传统文化为代价的。应该说,对传统文化局限与糟粕的清算,向西方学习以达到推进中华文化的新发展,这些都无可厚非,然而问题在于,当学习西方成为唯一的选择,摆脱传统成为本能的需求时,就必然会造成凡西方即先进、凡传统即糟粕这样一种并不理性的判断。而更为严重的是,伴随着这一判断,我们所丧失的将是对主体自我的肯定,于是,落后与不自信就成了中国人最突出的形象符号与特征。笔者曾在《我们的文化自信从何而来?》一文中分析过我们丧失文化自信的原因以及重拾文化自信的途径,对于文论而言,其道理也是一样的[4]。

   可以说,我们之所以长期以来对自身的文论价值认识不足,不够自信,既与以往国力不足,遭受外敌长期侵略的历史有关,也与我们自身的文艺发展走了弯路,一时难以科学有效地调整有关。当然除了这些之外,作为文论需求的主体,我们自己不能很好地认识自我,缺乏自主性,也是重要原因。当我们去嘲笑那个邯郸学步的寿陵人没有自主性时,面对中国文论,我们是不是也应该提醒自己不要掉入邯郸学步的错误之中?对于中国当代文论而言,我们并不是不要学习他人,但学习他人不能忘记自我,不能丧失初心,不能遗忘我们自身的文艺实践与文艺需要。这就是“邯郸学步”对于中国文论“自主性”的启示所在。

  

   三、结语;文论期待自主的意识、自信的勇气

  

   凡事有自主意识,有清醒的头脑,能在复杂的条件下做出科学的判断,是需要一种精神品性的,这种精神品性就是“自主性”。那么什么是“自主性”?“自主性”就是指一个人在认识事情、处理问题的时候要“有意识的选择自由”,依据康德的说法就是“他之所以能够做某事,乃是由于他意识到他应当做这事,并且在自身之中认识到自由”[5]。也就是说,有自主性的人就是一个有意识、有理性的人,而且是“自由”的人。学者黄克剑先生在辨析黑格尔自由观时,从“自性”“自信”“自在而自为”等方面梳理了黑格尔对“自由”的多重界定,并明确地将“自由”称为“自己决定自己,自己作自己的理由”[6],能够做到这种“自由”的人,也就是有自主性的人。当然,这些从哲学层面对“自主性”所做出的“自由”特征的阐释略显抽象,而从人文意义上看,“自主性”其实可以在主体的自身特性与社会特性两个方面体现出来。其中自身特性可以表现为个体的主体性、主动性、上进心、判断力、独创性、自信心等,而社会特性则可以表现为自我控制、自律性、使命感、责任感等。这里我们还可以进一步通过对法兰克福学派理论家马尔库塞美学思想中“新感性”这一概念的探讨,对“自主性”的内涵特征及其实现的机制问题做出进一步的阐释。马尔库塞对“新感性”的理论探讨可以很好地用在我们对文论“主体性”的理解上来,“新感性”的实现过程也可以很好地给当下中国文论“自主性”不强或者没有“自主性”等问题,提供一些走出困境的方法和途径。

   笔者将马尔库塞的“新感性”特征大体归为三点,即“感受力”“批判力”与“审美力”。恰如一个病态麻木的人获得新生走向健康的过程,“感受力”“批判力”和“审美力”也有一个由低到高、循序提升的过程。也就是说,对于一个没有“自主性”(“新感性”)的人而言,要想使其有“自主性”,就必须顺序经历三个过程。一是感受力的恢复,这是一个由麻木到有感觉的过程,是自主性形成的基础条件,也是低级的形态;二是批判力的恢复,这是一个在认识上能做出正误好坏的判断并能形成自我反思能力的过程,是自主性形成的最常见形态,也是第二个形态;三是审美力的恢复,这是主体建构能力逐渐恢复的过程,是自主性的最高境界,也是最高的形态。拥有审美力将表明主体不仅懂得了批判与反思,而且在批判与反思的基础上懂得了理解与宽容,学会了利用条件主动去重建一种新的更好的秩序或精神。这是主体的超越形态,也是主体的最佳状态。但这一状态的实现,是在前两种状态的基础上才能完成的[7]。对照来看,对于中国文论的话语体系建构而言,今天我们主要还处于第二阶段。2014年底,中国社会科学院张江教授《强制阐释论》一文在《文学评论》第6期上发表,可以说是真正拉开了对西方当代文论进行反思与批判的序幕。之后几年,学界掀起的对当代西方文论进行反思的热潮,则证明中国学界反思与批判意识的基本形成。当然,我们也可以说,中国文论的自主性还处在第一和第二阶段之间,因为以反思西方文论为契机,学界对中国文论处境的整体反思和反省,实际上才刚刚开始。

   要想真正获得新时代中国文论健康发展的自主性,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我们不仅需要处理好自主性与文化自信的关系,对中国文论进行客观评价,正确对待外国文论,同时还要重视任何文论在具体文情中的运用,以及文论自身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等一系列问题。今天我们反复强调文化自信,而文化自信的获得与文化上的自主性有着必然的联系。那个在邯郸学步的寿陵人无时不在提醒我们,作为事业发展最关键的人,一定是有“自主性”的人。自主才能自信,自信才能自知,自知才能不盲从,才能审时度势,科学研判,做好自己手中的事情,成就一番伟大的事业。前车之鉴,后事之师,中国文论的开拓创新期待自主的意识、自信的勇气。但愿有更多的研究者可以充满自信,以我为主,为新时代中国文论的学科、学术、话语体系建构的最高形态、最高境界的早日到来做出努力。

   ①原文为“且子独不闻夫寿陵馀子之学行于邯郸与?未得国能,又失其故行矣,直匍匐而归耳。今子不去,将忘子之故,失子之业。”见《庄子》,方勇译著,中华书局2015年版,第274-275页。

   ②杨慎《升庵集·素足女》云:“予尝题《浣女图》诗,纯用太白语意,红颜素足女,两足白如霜。不着鸦头袜,山花屐齿香。天然去雕饰,梅岑水月妆。肯学邯郸步,匍匐寿陵傍。盖窃病近日学诗者,拘束蹈袭,取妍反拙,不若质任自然耳。”

   ③有学者认为,学步的寿陵人去邯郸学的是一种叫作踮屣(tiē xǐ)的舞蹈而不是走路,即一种抬起脚跟用脚尖着地旋转飞舞的舞蹈。参见李延军、马新民《“邯郸学步”文献书证新发现及其典源再辨析》,《邯郸学院学报》2014年第9期。

   ④参见丁耀《“邯郸学步”的美学解读》,《河南科大学报》2010年第2期。该文从对美的追求和理想建构等方面解读了“邯郸学步”,认为寿陵少年的行为并非违背人的本性,对美的追求促使他积极进行一种“审美体验”。但该文同时指出,他追求的只是外在的美感而不是真正的美。

  

  

    进入专题: 中国文论     改革开放40年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艺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848.html
文章来源: 《学习与探索》 2018年10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