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奎松:1950年代初农村典型调查资料的研究价值

——以湖北《武昌县锦绣乡典型调查》为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76 次 更新时间:2019-10-31 22:04:03

进入专题: 史料   土地改革  

杨奎松 (进入专栏)  
不利用、不提供该乡存在公堂土地的相关数据, 这也是说不通的。不仅如此, 它关于中南各省100个乡的调查统计中, 至少提供了45个典型乡地主操纵公田的数据, 这说明它并非不重视该数据的重要性。可是, 它却单单没有列举湖北省典型乡这方面的数据, 更不用说锦绣乡了。28

  

   当然, 从《武昌县锦绣乡典型调查》和《中南区一百个乡调查统计表》所提供的资料和数据中, 固然还无法证实中南军政委员会土改委当年将锦绣乡划入到“土地关系一般集中地区”的理由何在, 但仅此就认定锦绣乡一定不存在公田问题, 也未必妥当。退一步言之, 我们可能更希望看到, 锦绣乡真的存在占比例较大的公田问题, 以便了解为何来自锦绣乡工作队的典型调查和中南军政委员会土改委的相关统计资料中都没有提及这一情况。而更值得深入了解的问题是, 是否正如土改委在他们100个乡的调查统计表中讲的, 凡公田全都操纵在地主手中, 等等。

  

三、《典型调查》记录的重要信息


   《武昌县锦绣乡典型调查》有不少很值得深入研读的内容, 这些内容未必能够准确反映历史真实, 但由于部分调查人员明显没有受过较专业的训练, 比较习惯依据个人直觉与好恶, 把他们看到、听到认为重要的事情记录下来, 因而反倒留下了一些具有田野调查性质, 有助于今天的研读者感受当时当地的历史氛围, 发现当年农村复杂情况的重要线索。

  

   比如, 我们在读中共湖北省委农村工作委员会调查研究科编印的《湖北农村调查———二十个农村典型乡综合材料 (之二) 》时, 很容易注意到中南局土改时有一个努力“组织农民人口百分之四十”的指示。这一指示, 和中共中央一直主张和强调的, 要团结动员农村人口百分之九十到共产党一边来的指示, 29有着明显不同。但是, 它又不是毫无逻辑依据的。

  

   中南局的这一指示依据, 可以得到湖北省农工委大量典型调查数据和工作实践的支持。省农工委解释说:农村中可以作为革命动力之一的争取对象, 即雇农、贫农、中农、手工业工人、贫民及小土地出租者等, 约占人口比重89.9%。但其中6岁以下的孩子、精神病患者是不能发动的;各种伪军官、官吏、惯匪、特务及地主的爪牙等, 也必须排斥, 因此真正能发动的只有78.69%。再排除掉岁数太大和岁数太小者, 以16岁到60岁的男女为对象, 只有54.1%。对这部分农民事实上还要依对地主斗争的认识和态度的坚决程度, 再分为三类, 即觉悟者、半觉悟者和未觉悟者。好的乡, 即一类乡, 觉悟者最多能达到24.41%, 半觉悟者能达到59.40%, 未觉悟者占16.20%;差一点的乡, 即二类乡, 则分别为23.79%, 48.89%和27.32%。在他们看来, 如果能使农民中40%左右变成觉悟者和半觉悟者, 共产党在农村的优势就可以确立无疑了。30

  

   省农工委在总结二十个典型乡的调研工作时, 还特别强调了乡村干部的问题。它认为, 包括锦绣乡在内的各典型乡, 一类乡主要干部 (农协主席、副主席、乡长、副乡长、民兵队长、党支书、副支书、妇联主任) 土改复查后54.4%仍在职, 被群众选掉和被工作组撤换清洗的分别为13%和7.5%。二类乡土改复查后仍然在职的干部占53.7%, 被群众选掉和被工作组撤职清洗的, 均占17%。目前在职干部中仍可分四类, 40%成份纯洁, 斗争坚决, 工作积极, 作风正派, 能联系群众;37%成份纯洁、斗争坚决, 工作积极, 但作风上多强迫命令, 脱离群众;18.3%成份好, 但对个别地主敌我不分, 工作松懈, 屡教不改。另外还有4.2%的干部其实是阶级异己分子, 或本质很坏。31

  

   显然, 对这二十个典型乡的调查, 锦绣乡正在其中。对照该乡的典型调查资料, 我们能进一步得出怎样的印象呢?

  

   按照调研组的考察, 该乡17个村子, 群众真正得到发动, 贫雇农已经当家作主的村子有5个;贫雇农优势初步树立, 但多数群众政治情绪不高的一般村子有4个;群众还未发动起来, 宗派、宗族封建思想仍起阻碍作用的较差的村子还有8个之多。在997名农村人口中, 应该可以被列入发动对象的群众有538人, 其中18人, 即3.3%本质好、觉悟高、吃苦耐劳, 斗争积极;43人, 即约8%劳动出身, 觉悟较高, 能够斗争, 但积极性不够;289人, 即53%属于开会到会, 也能发言, 叫搞啥就搞啥, 虽然和地主划清了关系, 却怕麻烦, 随大流, 需要加强教育启发;另有128人, 即23.7%始终着眼于自家利益, 分果实积极, 对党和政府又常常牢骚满腹;还有60人, 即11%左右特别落后, 无论思想上、行动上都和地主阶级划不清关系, 有的暗地给地主送食物, 有的公开与地主伙养耕牛、帮地主干活, 有的为地主的遭遇打抱不平, 有的是会道门的重要成员……32

  

   通过乡、村干部, 调研组几乎对每一个农民都做了很细致的调查了解, 并且给绝大多数农民建了一份政治表现的档案, 还针对重点村建了“先进、中间、后进群众统计表”。但在乡、村干部的眼里, 先进的标准主要两条:一是积极参加会议, 能讲公正话;二是对村上派的工作不计较, 不怕影响自己家的事情。落后的标准也主要是两条:一是对开会和工作不积极;二是对公家的事斤斤计较, 自私自利。“特别落后”者, 也是两条:一是“与地主未断联系”;一是有“历史问题”, 还疏远新政权。

  

   表2即可反映乡、村干部对该乡一个较大村子里除地主以外成年农民先进、落后和特别落后的评估与看法。(见下页表2)

  

   由表2可知, 该村除地主和孩子以外, 17岁以上的农民63人, 被认为特别落后的13人, 占20.6%;被列为落后者38人, 占60.3%;被视为中间者11人, 占17.4%。所谓先进者仅1人, 而且对其表现的评语还十分矛盾:“娘家是半地主富农, 未断联系, 表现很好。”比较前述调研组认定的先进标准, 即本质好、觉悟高、劳动出身、斗争积极, 和表2中被认定为“特别落后”基本上都有“与地主未断联系”一条, 可知这一“先进”实际上按政治标准并未达标。同时, 该村表现中间者也远低于调研组认为的53%, 只有17.4%;落后者60.3%, 则超过全乡比率23.7%近1倍;特别落后者更是超过全乡11%的比率1倍。这多少可能和该村有“历史问题”者有17人之多, 占17岁以上村民约27%的比例有一定关系。

  

   从典型调查材料看, 全乡多数村子恐怕与泉井刘村的情况都比较接近, 像郭家坡村有类似“历史问题”者也有11人之多, 占全村17岁以上79人的约14%。不过, 相对而言, 该村被认为群众发动得较好。因为, 该村被视为“积极”者有6人, 占7.5%;被视为“先进”者有10人, 占12.6%;被视为“中间”者23人, 占29%;被视为“落后”者27人, 占34%;被认为“特别落后”或因历史上担任过伪警官、伪保甲长、伪乡丁者被列入另册者13人, 占16.4%。33这样的比例, 看上去应该比泉井刘村要好一些。

  

   在土改已经完成之后, 各村农民群众的政治觉悟和政治热情依旧不见大幅提高, 这种情况显然不能让上级党政部门满意。这也促使调研部门特别重视锦绣乡这类运动发展一般的地方的基层干部问题。因而, 调研组撰写的《武昌县第六区锦绣乡复查工作的总结报告 (大概作法与经过) 》《关于锦绣乡土改复查中的几个遗留问题》和《关于乡级各种组织部分调查》三个报告, 都考察了这方面的问题。但不同组员写的报告, 对情况的观感和对问题的看法, 却也不尽相同。

  

   《复查工作的总结报告》介绍了从土改运动到土改复查运动过程中基层干部问题解决的过程。报告指出, 土改复查运动前, 全乡虽然经过土改, 推举出了乡政委员会委员22人, 但干部的情况非常复杂。属于第一类, 即本质好、历史清白、作风较好、斗争积极者仅4人, 占18%;属于第二类, 即本质好, 觉悟差, 工作不积极者5人, 占22%;属于第一类, 即本质好, 但有包庇地主问题的4人, 占18%;属于第四类, 即本质坏, 作风坏, 工作不积极者9人, 占40.9%。同样, 组长级干部20人中, 属第一类的仅3人, 占15%;属第二类的7人, 占35%;属第三类的8人, 占40%;属第四类的2人, 占10%。经过民主团结运动, 报告说群众大都明白了什么叫民主, 能够积极推举乡人代会代表, 并通过乡人代会, 推举出了现在的乡政委员会主席、副主席等乡级领导干部。34

  

   在此基础上, 《组织部分调查》报告对干部情况的评价也明显比较积极。它认为乡一级9名干部, 出身较好, 历史上虽然有3人参加过一贯道, 1人干过旧游击队和国民党看护兵, 但政治觉悟上较好, 其中7人“先进”, 两人“中间”。需要注意的, 主要是工作态度。因为9人中斗争性不强的有3人, 圆滑两面光的有1人, 自高自大脱离群众的有3人, 政治落后自私自利的有1人, 工作不大负责的有1人。35

  

表2:泉井刘村先进、中间、后进群众统计表

   资料出处:《群众反映的程度》 (1952年4月) , 《武昌县锦绣乡典型调查》, 湖北省档案馆藏, 档号:SZ1/2/113/38-40。

  

   对全乡领导着383个会员的13个农协小组, 报告评价更高, 认为它基本上把占全乡17岁以上应发动和组织的538人中的71%的农民组织起来了。农协正副组长38人中, 雇农5人, 贫农24人, 中农9人, 成份很好, 其中历史上有问题的6人, 只占16%。政治上先进的有17人, 占45%;中间的20人, 占53%;落后的1人, 占2%。36

  

相比之下, 《几个遗留问题》的报告对干部问题, 就看得要严重一些。报告明确提出:“干群关系问题仍未完全解决。”今天锦绣乡“具备着成份纯洁、斗争坚决、工作积极、作风正派的乡村干部还极少, 为全乡群众所信仰爱戴的农民领袖还没有培养出来”。和前述报告肯定复查运动后期发动民主团结运动的成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杨奎松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史料   土地改革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共和国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807.html
文章来源:历史教学 (下半月刊) 2019,(04),3-15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