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登高:偷渡客:跨国实现和提升人力资本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40 次 更新时间:2019-10-26 23:17:53

进入专题: 偷渡   人力资本   人口流动  

龙登高  
不是去享受西方福利,他们对迁移过程中的成本与风险,都有足够的估计。正如彭轲与朱梅等的研究结论:他们是“一群希望靠自身的力量寻找就业机会、赚钱致富的移民。”(Frank Pieke, Mette Thuno. 2004)机会对留在原居地的农民来说几乎趋近于零。著名的偷渡源地长乐的一个偏僻乡镇,有4个“先富裕起来”的朋友,到2003年我调研时,3个留在国内的都处境平常,没有进一步富起来,唯有这个偷渡美国者,经历几年艰辛之后,在美国有房有车,还开了一家餐馆,两个孩子在美国读书——被乡亲视为成功者。

  

   其二,机会成本与风险。美国及欧洲的制度使偷渡客几乎不存在风险,即使被抓获,他仍然可以非合法地生存下去,极个别才被遣返。或者可以钻法律的空子,以各种理由在美国打三年官司,期间可名正言顺地打工,从而赚到足够的收益来还清债务并有所补偿。至于美国金色号惨剧、伦敦拾贝惨遭剧,其概率可能就像交通事故一样,那是天命之所属,不能算做风险来考虑的。当记者充满同情地采访福州乡亲看到这些惨剧有何感想时,乡亲居然满不在乎地告诉他:“以前都没有过,别人都没事。”

  

   偷渡客的艰辛,已如前述,就工作的压力、生活的质量,通常比不上在家乡的生活,那至少是温饱的,或者是小康的,个别甚至是优裕的。事实上,无论他身在何处,要实现其人力资本投资,哪一个农民不需要经历凤凰涅盘呢?即使出国留学——另一类人力资本投资者,哪一个学子不经过炼狱般的洗礼呢——有的要痛割机会成本,或者要忍受家庭分离,忍受文化孤寂。

  

   对于中国农民而言,只要有途径改变自身的命运,任何苦难都不在话下,因为这种途径实在太少了。受蛇头、老板的剥削,受美国政府的排斥,受中国政府的阻遏,他们别无选择。正如平潭县一名立志出国打工的青年所说:“人活一世,就得拼搏,男人可以去冒险,甚至是生命危险,但不能穷,只有最没本事的人才在家里受穷。” 因此,“等筹到了资金,我就马上去英国打工赚钱。”梦想有朝一日能出国挣大钱,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穷日子,无疑是许多平潭青年男子,乃至不少普通中国年轻人追求的人生目标。平潭一名干部说,“出国打工几乎是每一个普通平潭男子的梦想。”如,能干的林斌,在家过得也不是很差。但林斌说他要赚大钱,盖新房子,还想做华侨成为富翁,让家里人在村里能抬起头来(瞭望东方周刊2005-1-23)。问题不在于实现人力资本所付出的代价的高低,而在于是否存在实现人力资本的途径。

  

   其三,融资渠道。对偷渡客而言,以出国移民与打工为预期而筹集到资金,从而为自己创造获得更高收入的条件,这是一种人力资本贴现。偷渡客人力资本的投资,不仅仅是其个人的行为,因为他的投资来自于家人与国内外的亲友。如果没有足够的回报预期与信用保障,乡亲们通常都不会借你几万、十几万,无论是做生意,还是读书,他们的钱不会借给你。亲友之间的借贷关系,与常人之间没有本质区别,亲友关系并不能替代投资回报,主要作为信息纽带,也可成为信用纽带,但亲友信用是一柄双面刃。只有在出国赚大钱的预期之下,他们才会借钱给你,你的人力资本才得以变现。“借钱做生意没人肯借,如果是出国打工,只要你愿意去借钱,不愁借不到,当然要利息。”(瞭望东方周刊2005-1-23)在福清一些″偷渡文化″高度成型的村落里,要做点小买卖,大家是不信任你、甚至不怎么瞧得起你的,你当然也借不到一分钱。而当你鼓起勇气要″出去″,即使你昨天还不名一文,背着一屁股烂债,也很快就会有人愿意资助(借)你几十万。做生意有风险,一旦亏本,投资付之东流。放高利贷也是如此,如果不能确信你具有偿还能力,谁也不会放贷出去。由此可见,无论是借钱的亲友,还是放高利贷者,都对出国移民的投资回报具有信心。

  

图3:偷渡美国的市场价格

  

   最后,以上论述在历史比较中可资应证。回顾美国的历史可以发现,移民牺牲一段时期的机会成本来换取未来的自由与发展,在17-18世纪的英国人与其他西欧人那里也普遍存在。早期移民多是契约奴仆(Indentured servant),17世纪达60%,18世纪仍有51%,德国亦有被称为Redemptioner (Jeremy Atack, Peter Passell,1994; David W. Galenson,1984)。这些移民先辈对自己人力资本投资所付出的牺牲更大,他们一无所有,只能以3-7年的人身自由与强制性劳役,来换取进入新大陆的机会及未来发展的空间。19世纪到美洲的华人契约移民(Coolie,苦力)亦大体类似。

  

   今日偷渡客与历史上的契约白奴所不同的是,契约白奴是因为付不起路费,而卖身为奴,通过3-7年的奴仆,来获取未来的自由与在新大陆的发展;偷渡客则是以2-5年的辛苦打工,获取个人与家人在美国的“翻身”。契约白奴要克服的障碍是高昂的交通费用,偷渡客要突破的则是国家的障碍。历史上白人进入新大陆不需要签证,现在的签证与海关则成为人口国际流动的障碍。这种障碍与劳动力国际流动的需求相背,导致偷渡费用——即突破人为障碍的成本愈来愈高,如图3所示。也可以说,人力资本的投资额,1980年代前期为1.8万美元,1990年代前期约3万美元,新世纪已达5-7万美元。

  

四、出国劳务与国际移民是经济全球化下的大势所趋


   1、偷渡与非正规移民不等同于犯罪

  

   在中国,偷渡与非正规移民,常被不假思索地视为犯罪。当偷渡者在出国之时被截获,当他们被遣返或被引渡回国时,执法人员理所当然视之为犯罪分子。实施关押,给予罚款,如浙江、福建有的地区,每人罚款一万多元。一些媒体甚至渲染,这些非法移民丢了国格人格。中国政府则历来采取措施限制人民出国,严格护照发放,还有一条弥天大罪叫“偷越国境罪”。

  

   许多移民研究专家反对此类想法。David Kyle、Zai Liang(2001)认为,不能把偷渡进程各个阶段中的人物与行为一律视为犯罪或邪恶。Frank Pieke, Mette Thuno(2004)等认为作为商业操作过程的跨国迁移,不一定是犯罪性活动。无证件移民国际合作平台(PICUM)对欧洲的情况作出了如下总结:“居住在欧洲的无证件移民被排除在社会以外,并且在面对边缘化的情况时极度脆弱。欧洲需要并正在使用无证件移民,但同时又不愿对他们所做出的贡献给予任何奖励。无证件移民在许多方面受到打击,包括在接受基本的社会服务方面受到阻挠。值得警惕的是,现已出现了一种趋势,即将无证件移民本身视为罪犯并对公民和民间组织为他们提供社会和人道主义的援助进行惩处的趋势”(ILO 2004)。

  

   在美国,偷渡客与无证移民受到广泛的同情。1993年黄金探险号惨案,当时的纽约市长David Dinkins曾信誓旦旦:“这些人来美国寻找自由,我一定会让他们成为公民。” 3年后,当地的居民组成声援团体,每周在监狱外集会,藉歌声表示抗议。有人定期探视被羁押的偷渡客,由义务律师为其上诉,并派代表至华府游说。专门的黄金探险号网站,收集和整理了轮船上移民的文字与影视资料,为之鸣不平。各国无证移民,也大张旗鼓地走上街头,要求自己的利益。2006年4-5月,美国各州数百个城市数百万人游行,声援无证移民,要求修改移民法。仅4月10日,全美39个州约149个城市近200万民众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要求为无证移民寻求出路,给予合法身份。2007年美国国总统也力图通过新移民法解决身份问题。

  

   美国移民局的官员并不痛恨偷渡者,但他们痛恨蛇头,还有那些做假的律师。法国有的法官同情非法移民,在非法移民等待遣送的12天中,有的就被释放出来。只有20%的非法移民最终被驱逐,80%的人由于各种不同的原因留了下来(韦尔2002)。美国联邦与各州的许多法律都保护无证移民。非正规移民因为没有证件,生活有许多不便,通常也不能享受美国的福利。《华尔街杂志》有一则报道,2002年上半年,纽约政府为911之后失业工人提供培训项目,前3个月约350人前往签到,其中300因为无证件而不合格(Mei Fong2002)。联邦与许多州,为无证移民提供了一些便利和基本生存条件。如1996—2002年美国税务当局累计给出的纳税号码高达680万个。这一号码可以在当地的税务当局拿到,有的地方甚至可以通过同税务当局挂钩的教会和当地居民的社区活动中心申请这一号码。他们绝大多数都是无证移民。纳税对于无证移民转合法身份时有所帮助,还可以帮助这些人在一些州开设银行账户,考驾照等。税务资料是独立的,美国法律禁止税务当局同联邦移民官分享纳税人的资料,不会成为移民官遣返非法入境者的证据,也就是说无证移民几乎是公开的合法的存在。

  

   美国的无证移民生活正常,几乎不用担心被查户口,被抓获,被遣返。美国各州的警察目前没有拘留非法外籍人的权力。人们反对州警用于执行移民法,或者说,反对州警获得移民官员的权力。那些被抓获的,是犯罪的非法移民。2006年7月,麻州州长建议波士顿市严查无证移民,结果受到市政府、市议员与市民的拒绝。

  

   美国无证移民所享有的这些人道待遇与生存保障,是因为自由移徙与自由选择乃人类基本的人权。1960年代以前,美国基本上是一个自由移民的国家,几乎没有所谓非法移民(除了特殊的法律如排华法案)。在“国家”的名义下,保护既得利益者,反对人民的自由选择,是对人权的违背。美国人民、媒体、议会、政府,对非法移民的问题众说纷纭。墨西哥进入美国的非法移民如潮水一般,达七八百万。但当美国讨论移民法修改时,墨西哥政府表达自己的立场,不是如何加强对墨西哥本国进行人口流动的管制,而是旗帜鲜明地要求保护无证移民,甚至反对美国在边境修筑长城。

  

   偷渡与无证移民,实际上就是利用各国制度缺陷,或达到自身的目的,这不是一种犯罪。正如对冲基金,虽然东南亚、香港等地大受其害,原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蒂尔更是大加挞伐,但是,你可以不欢迎,对冲基金仍在全球金融市场上大行其道。

  

一个国家可以限制他国人民进入本国,但不能限制本国人民正常出国(除非他犯罪)。美国、欧洲人可以随意地走出自己的国家,不需要任何人、包括政府的批准,他们没有偷越国境罪。哈佛一位经济学教授在与我讨论时,对中国管制护照感到不可理喻,迷惑不解。然而这是中国的传统,朝廷或政府把民众当作臣民,如果擅自离开本国前往他国,将会被视为背叛,或不爱国。从经济利益的层面,人头税等税收来自于民众,人口越少,税收越少。从政府的角度,管的人头越多,权力显得越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偷渡   人力资本   人口流动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人口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744.html
文章来源:清华大学华商研究中心 公众号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