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登高:偷渡客:跨国实现和提升人力资本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37 次 更新时间:2019-10-26 23:17:53

进入专题: 偷渡   人力资本   人口流动  

龙登高  
长乐人,1990年他搭机偷渡来美,被海关怀疑是恐怖份子,原机遣返。1993年搭上黄金探险号,坐了两年牢后,面对遥遥无期的自由,他自愿被遣返。不久,他又搭飞机回来,但假护照被识破,第三度被遣返。如果偷渡被有的人视为不理性,甚至受骗上当,哪有如此锲而不舍的呢?

  

   黄金探险号的偷渡客中,目前总共220名在美国,在现存270人中,占81.5%。在拉美避难者与回到中国者只有38名,仅占14%。有171名通过各种途径获得释放、庇护或其他身份,占现存总数270人中的63%。如果再加上后来又返回美国的60人,则占总数的85.5%。他们遍布美国各地,大多数人在自己的或他人的中餐馆工作。许多已经结婚,在美国生儿育女。只有少数人成为美国公民。大多数由于没有合法身份,他们14年没有见过中国的家人了,其中有的包括在中国的配偶与孩子。

  

表2 黄金探险号偷渡客的现状

引自www.goldenventuremovie.com

  

   第二,偷渡通常并非受骗上当。

  

   中国政府与媒体,总是大力宣传并苦口婆心地劝告人们不要上蛇头的当,也由此出发确定其政策取向。然而,许多蛇头在当地享有声誉。受骗上当,往往发生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形之下,在当今侨乡对美国的信息,对“偷渡前辈”的信息其实有了足够多的了解,在信息充分的条件下,通常能够做出理性的选择。否则不可能解释二十多年来福州前赴后继的偷渡热,不可能解释九死一生之后,仍然有那么多人屡次三番进行偷渡,不可能解释福州侨乡拔地而起的一座座豪宅,也不可能解释几十万福州人到了美国,福州人的餐馆逐渐遍布美国。如果说出国还可能有些不理性的话,那么侨乡民众借钱给偷渡客,那种理性就是不容置疑的,因为如果借出去的钱收不回来,资金就再也不会汇集到偷渡者身上,没有资金就无法完成费用高昂的偷渡。只有在投资得到可观回报的情况下,这种借贷行为才会长期延续不断。

  

   邝治中(Peter Kuang2000,2001)还以从众心理来解释偷渡客的盲目性。他说,中国的年轻人,离开家乡到国外去发财是司空见惯的事。如果你的家乡所有男人都出去了,你一个人留下,人们会说你很笨。你的家人会强迫你离开。邝在美国几次接受采访时,都对此津津乐道,并且指出这是一种非理性选择。但村庄里的最后一个男人,那是大量移民之后的现象,不足以解释为什么此前众多的男人都要出去。总之,如果没有出去的男人大多数发财所树立的榜样效应,就不会有偷渡的前赴后继。

  

   理性的选择,并不意味着是一条不需要牺牲、没有风险的选择。理性的选择,可能甚至往往是痛苦的选择。所谓牺牲,就是机会成本。

  

   偷渡客的惨况,对美国人来说的确是悲惨的,但如果在中国,农民外出打工,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有时条件可能比在唐人街打工还要差,在家乡种地,虽然能享受家庭亲情,但终其一生甚至下一代,都只能维持糊口而已。所谓打工5年,错过了上学的年龄,这在农民考虑的因素当中可能连机会成本都算不上,因为许多偷渡客在中国本来就上不了大学。

  

   对于绝大多数中国农民而言,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几乎难以实现。在家乡盖漂亮房子,每年有钱寄回家赡养老小,这就是中国农民致富的理想了,为此他可以忍受任何苦难。许多不久后在美国买房子买汽车,开餐馆,孩子享受最好的义务教育,长大了不用为考不上大学而忧愁——中国农民的孩子上大学也是一件奢侈品,甚至还可以帮助自己的亲戚到美国,凡此,对于中国农民来说,可能已经超出其致富的理想了。这意味着8-10年之内全家彻底翻身,如此,还有什么不能承受之苦?还有什么风险不能承担?

  

   第三,非正规移民在欧美具有就业机会,可以获得生存与发展的机会。彭轲、朱梅(Frank Pieke, Mette Thuno. 2004)等的研究成果表明,非正规移民之所以屡禁不绝,根本的原因在于欧洲存在就业机会。美国如何呢?邝治中的一个有名的观点是,机会就像一个漏斗,越来越窄。主要是指族群经济发展前景有限,既不能容纳更多的移民,也不能给移民创造更好的前景。他说,如果移民一个月存1000美元,或许可以与他人合伙开一家快餐外卖店。但此时环顾周围,在曼哈顿,每个街区有两家福建人外卖店,他们正在彼此竞争相互残杀呢。中餐业因竞争激烈而彼此厮杀,给新移民留下的空间极小。如果囿于唐人街,的确是这样,中餐馆与制衣厂都趋于饱和,劳工饱和,市场饱和。但是,新移民以此为安身之道,而原来的非法移民合法化或赚钱之后大多选择离开唐人街,原有的餐馆业主可能改行,或抓住了新涌现出来的机会,转向其他行业或其他地区。唐人街与华人社会涌现出新的行业、新的需求、新的机会,会把移民由此引向更广阔的天地。(龙登高2007第四章)

  

   另一方面,如果移民的前途除了所谓主流化之外别无他途,那当然在唐人街里不可能有出路。但如果把美国视为一个多元化共同发展的经济体,就可以发现唐人街经济能够吸纳、消化移民,并有助于新移民在美国立足和发展。在这一点上,周敏(Zhou Min.2005)的观点给人启发。如果把族群经济、劳动市场、就业市场视为固定不变的函数,那当然涌入的移民越多,机会就越少。然而,族群经济虽然在美国是作为边缘经济的存在,但具有自我扩张的能力。

  

   由此看来,可以把邝教授的“漏斗”倒过来,移民从一个漏斗口进入时,付出极高的代价,历尽艰辛,几年后从漏斗口出来,他们会面临越来越宽广的机会与发展空间。事实上,这些移民的前辈,也是这么走过来的,所经历的苦难,有过之而无不及。没有百年前白人家里的台山佣人,就没有骆加辉这位华盛顿州的州长。

  

   第四,非正规移民的跨国网络与移民链,具有可延续性。非正规移民形成了地下跨国网络,偷渡客形成了移民链,它们具有自我延续性。

  

   有学者认为,偷渡移民不能成功的一个原因是,老移民挤压新客,老板剥削非法移民,这种现象,的确是存在的。但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其假设前提之一,就是族群经济为一个固定的函数,就像一块蛋糕,老板或老移民多切一点,新客与无证移民就会少一点。然而,问题的另一方面是,他们不仅在分蛋糕,更重要的是在制造更大的蛋糕。新移民来得多了,中餐馆就会增多。假设一个大厨先后担保了5个乡亲赴美,不久这6个乡亲就能开一家新的中餐馆或外卖店,大厨成为老板,新移民成为大厨。以此类推,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遍布美国的福州人中餐馆就是如此形成的。亲友移民链越来越长,乡亲在美国的发展空间越来越大。因此,虽然老移民多切了一点,但新移民也能分得一份,也能逐渐增加,因为族群经济具有自我增生的机制。邝教授说,成功者是那些更早到达的移民,他们赚了钱开设自己的外卖店,雇佣亲戚,这些亲戚必须支付更高的偷渡费。虽然如此,因为有了一定的资本积累,这些利益共同体能够创造更高的价值,获取更大的收益,更高的偷渡费也不在话下。

  

   老移民与新客,老板与无证移民,他们是一个利益共同体,从偷渡客的人力资本实现中获取各自的利益与价值增殖。邝教授自己也谈到,那些先来者利用后来者劳动力,在餐馆与织厂发了财。逻辑上正是如此,持续的新客,虽然会给先来者带来压力,却为还清债务开办新餐馆或走出唐人街的先来者提供了劳动力或合作伙伴。而先来者,通过提携后来者,自己也得利。十年或几年之后,后来者(新客)就会成为先来者。

  

三、偷渡移民的人力资本分析


   偷渡是人力资本的投资,所谓投资就是牺牲目前的消费以换取未来的更大的回报;或者说,付出机会成本,以换取未来的预期收益。因此,上述偷渡客的悲惨遭遇,实际上可视为投资期间所牺牲的消费,也就是他所付出的机会成本。人力资本的理论,可以有效地解释偷渡移民现象。

  

   投资客体及其利益相关人,是否选择人力资本进行投资,关键在于三个因素。其一是未来预期收益,其二是融资渠道,即获得借贷(投入资本)的可能性,这决定人力资本贴现的难易程度。其三是机会成本与风险。

  

   其一,未来预期收益。以偷渡英国为例,偷渡成功并找到工作后,一般每月省吃俭用可寄回1.5万至2万元,这样一年就可以赚回20万元的本钱。平潭村村都有不少人到国外打洋工,打黑工,大约有七成左右的人能够在国外赚到钱,多的一年十几万元,少的也有几万。大致而言,六七成的偷渡客能够赚钱是可信的,偷渡集中地长乐与福清等地兴起的豪宅与寄回的汇款可以说明。据有关方面统计,长乐人一年合计从境外汇回来的资金达到30多亿元人民币,福清市在外乡亲一年汇回的人民币达50—60亿元(瞭望东方周刊2005-1-23)。

  

   在陈国霖(1999:249)的300个访谈对象中,有190人即64%的移民打算永久留在美国,85人即29%的人想赚到足够的钱后回到中国。一名长乐人说,“自我来这儿后,我的家就变得富有了。我的父母很幸福,因为受到别人的尊敬。”一名来自闽侯的移民说,在美国非常辛苦,但“为了成功,就必须忍受这一切。我相信来这儿的决定是对的”。一名21岁的长乐人说,“我想我来美国的决定没错,因为这儿有很多赚钱的机会。尽管要吃很多苦,但只需工作几年就能还清债务,还清后我就可以存钱。如果呆在中国,我这一辈子又能赚多少钱呢?我将根本没有翻身的机会。”

  

   在美国的偷渡移民,假如偷渡费5万美元,借款3万,每年还款1万,3年还清债务。此后,他的选择空间更大,收入也会增加,他可以帮忙或担保,让自己的妻子或亲戚过来。我的一个受访对象就是这样,妻子到美国后,两个人打工,很快就小有积蓄,4年后从曼哈顿迁至康涅狄克州北翰文市,买房子与车子,开餐馆。他们还有两个孩子,都在美国享受高质量的义务教育,摆脱了中国高考的激烈竞争,节省了许多中国孩子所需要的留学费用。在陈国霖(1999:234)的访谈对象中,逾50%以上的移民都说他们没有借钱支付预付金,但90%的在美国开始找工作时身负债务。其中62%需要请求在中国的亲戚帮助,55.7%得到了美国亲戚的援助,20%是在美国和中国的朋友资助下来到美国的。在105名已经还清走私费的移民中,他们平均花了26个月的时间。

  

“去拼搏赚钱”是他们压倒一切的动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偷渡   人力资本   人口流动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人口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744.html
文章来源:清华大学华商研究中心 公众号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