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滨:民族主义的三种导向

——从吉登斯民族主义的论述出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7 次 更新时间:2019-10-18 20:40:34

进入专题: 民主主义   种族主义  

​肖滨  
其中主要有两大传统:自由主义和共和主义。以非常简约的语言来说,前者彰显公民的权利,后者强调公民的责任。{61}这样,公民权导向的民族主义既可能与自由主义(突出公民的个人自由权)以及民主主义(强调公民的政治民主权)携手,也可能与重视公民美德的共和主义结盟。这意味着基于公民权导向的民族主义具有以下两种基本走向。


(一)以公民的权利为导向,民族主义对民族—国家的定位将受到自由主义和民主主义的约束、限制。


既然以公民的权利为导向,民族主义就不能拒绝自由主义公民权,因为包括人身自由、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和信仰自由等属于公民个人不可剥夺的自由权利。“‘自由主义公民权’意指对于公民权的一种独特的构想和制度化,其关注的首要价值是个人自由的最大化。”{62}实现个人自由最大化的制度保障是法治与宪政。因此,以公民的自由权利为导向,民族主义就不能不关注两个基本点:在公民权利的关怀上,把公民的自由权利置于优先地位,视之为民族—国家立国最为重要的基础;在民族—国家政体的选择上,适应公民自由权利的保护,把以权利法案、分权制衡、立宪限权、违宪审查为核心内容的法治、宪政作为民族—国家的制度安排。如此接纳自由主义的价值关怀和制度安排的民族主义就成为一种维护公民自由、追求法治宪政的精神资源。相反,如果排斥自由主义的公民权理念,拒绝自由主义对公民自由的价值关怀和法治宪政的制度安排,民族主义极有可能与极权主义勾结,与此相应,民族—国家就会蜕变为压制、扼杀个人自由的极权主义国家。二十世纪法西斯主义国家的出现清楚地证实了这一点。


既然以公民的权利为导向,民族主义就不能无视民主主义的公民权。在民主主义的视野下,民族—国家的公民是政治上的主人,是民主的公民,享有参与政治生活的权利,比如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等;与此相应,包括议会制、选举制、政党政治在内的民主制度被视为落实公民民主权利的政体选择,民族—国家被设定为公民的民主权利得到有效保障、公民获得广泛政治参与机会的民主国家。由此出发,民族主义就与民主主义紧密勾连、不可分离。相反,如果排斥民主主义,拒绝公民民主权利的价值关怀和民主的制度安排,民族主义极有可能与专制主义勾结,与此相应,民族—国家就会蜕变为压制、扼杀民主价值的专制主义国家。


(二)以公民的责任为导向,民族主义的爱国主义将受到共和主义的洗礼、规范。


既然以公民权为导向,民族主义就不能只关注自由主义和民主主义的公民权,同时也必须正视共和主义公民权。“从共和主义的立场看,公民权既有一个法律的维度,也有一个道德的维度。……‘真正的’或‘正确的’公民权要求对于公共利益的责任承诺和对于公共事务的积极参与。也就是说,它要求公民美德。”{63}正是从这种公民权理念出发,共和主义把热爱祖国、热爱共和国视为公民美德之一,形成了独特的共和主义的爱国主义(republican patriotism)。共和主义的爱国主义将促使民族主义的爱国主义在以下三个方面发生调整、变化或者转型。


一是在爱国的对象上,共和主义促使民族主义把单纯对民族的热爱、认同转向共和国。通常民族主义把热爱祖国归结为对民族的热爱、对民族的认同,而民族被视为一种自然的产物,民族的认同则被看成是人们“对于以某些价值为基础的历史社群的一种共同的认同。”{64}共和主义与之不同,它把祖国(patria)视为一种道德和政治的制度,设定为共和国(republica),而共和国是一个“促进公共利益、共同财富和共同事业的国家。或者用更加现代的语言来说,共和国就是一个必须遵循其公民的共同利益,尤其是通常被理所当然地认为是他们共同的、公认之利益的国家。”{65}接受共和主义对祖国的如此定位,民族主义爱国的指针将不再仅仅指向民族,而是指向立足于特定民族的共和国。换言之,对祖国、民族的热爱已被提升为对共和国的热爱。这意味着在共和主义的引导、约束之下,民族主义可以把共和国作为公民热爱和效忠祖国的前提:共和国既是爱国的对象,也是爱国的真正理由。


二是在爱国的方式上,共和主义促使民族主义把公民对共和国的热爱引向参与公共事务、实现公民自治。通常民族主义会借助弘扬历史传统、彰显民族文化等方式来激发公民的爱国情感,其爱国方式蕴含较多的历史文化意涵。共和主义则把公民参与、公民自治作为公民认同、热爱共和国的恰当方式,其爱国方式具有更多的公民政治色彩。对共和主义而言,热爱共和国与参与公共事务的连接点在于:共和国之所以是公共的,“就是因为它使得人们作为一个共同体或政治共同体的成员而卷入进来——是因为人们出于共同的关怀而参与进来。”{66}这意味着公民认同、热爱共和国需要落实、体现为公民对共和国的公共事务的关怀、参与。离开了公民参与、公民自治,不仅共和国会将丧失其共和的品质,而且公民对共和国的热爱之情也缺乏具体的实现途径。因此,接受共和主义的爱国方式将使民族主义的爱国主义纳入现代公民政治的轨道。


三是在爱国的态度上,共和主义促使民族主义从盲目冲动的爱国主义转向理性、负责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把爱国情感视为“一种得到文化熏陶和文化同化之保护的自然情感”。{67}这种爱国情感虽然自然而质朴,但非理性色彩浓厚,往往具有极大的盲目性、冲动性。共和主义的爱国主义以公民参与、公民自治为公民爱国的具体方式,而无论公民参与,还是公民自治,公民不仅需要遵守法律、服从规则、理性论辩,而且更需要公民对待公共事务像对待私人事务一样承担起责任。{68}因此,共和主义的爱国主义体现出一种理性、负责的精神,比如,在民族—国家内部的族群关系上,它不会肆意挑动族群冲突,而是维护民族一体,尊重族群差异,推动族群和谐,因而“能使民族—国家团结起来,而不是使它分裂。”{69}


总之,经过共和主义的洗礼,民族主义可以把民族—国家定位为祖国与共和国的统一体,使公民爱国的对象(祖国/民族)、爱国的理由(共和国)和爱国的方式(公民参与、公民自治、责任担当)得以完整的统一,从而避免民族主义的爱国主义陷入极端、非理性的泥潭。


上述分析表明,由于公民权本身的多元性、复杂性,不同公民权导向下的民族主义呈现出不同的特征,具有各自独立的色彩。因此,如果像吉登斯那样,仅仅用“启蒙性”来概括公民权导向下民族主义的特性,似乎显得有些过于简单化。也许,揭示不同公民权对民族主义的复杂影响和多重制约,才能提供一副公民权导向下民族主义之真实面目更为全面、准确的画面。


【注释】

   ①[英]安东尼·吉登斯:《民族—国家与暴力》,胡宗泽等译,北京:三联书店1998年版,第208—209页。

   ②安东尼·吉登斯:《民族—国家与暴力》,第208页。

   ③[英]安东尼·吉登斯:《现代性的后果》,田禾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00年版,第50页。

   ④安东尼·吉登斯:《现代性的后果》,第11页。

   ⑤[英]安东尼·吉登斯:《批判社会学导论》,廖仁义译,台北:唐山出版社1995年版,第150页。

   ⑥[英]安东尼·吉登斯:《社会学》(第四版),赵旭东等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534页。

   ⑦安东尼·吉登斯:《民族—国家与暴力》,第261页。

   ⑧[英]安东尼·史密斯:《民族主义:理论,意识形态,历史》,叶江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6年版,第7页。

   ⑨Anthony Giddens: A Contemporary Critique of Historical Materialism, London:the Macmillan Press Ltd,1981,pp.194.转引自郭忠华:《解放政治的反思与未来》,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6年版,第166页。

   ⑩安东尼·吉登斯:《民族—国家与暴力》,第263页。

   {11}安东尼·吉登斯:《民族—国家与暴力》,第259页。

   {12}安东尼·吉登斯:《民族—国家与暴力》,第259页。

   {13}安东尼·吉登斯:《民族—国家与暴力》,第260页。

   {14}安东尼·吉登斯:《民族—国家与暴力》,第117页。

   {15}安东尼·吉登斯:《民族—国家与暴力》,第257页。

   {16}安东尼·吉登斯:《民族—国家与暴力》,第262页。

   {17}安东尼·吉登斯:《民族—国家与暴力》,第262页。

   {18}安东尼·吉登斯:《民族—国家与暴力》,第262页。

   {19}安东尼·吉登斯:《民族—国家与暴力》,第262页。

   {20}安东尼·吉登斯:《民族—国家与暴力》,第331页。

   {21}安东尼·吉登斯:《民族—国家与暴力》,第147页。

   {22}[美] 汉斯·摩根索:《国家间政治——权力斗争与和平》,徐昕等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27页。

{23}徐迅:《民族主义》,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年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民主主义   种族主义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612.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07年6月刊)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