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彬彬:论迟子建长篇小说《伪满洲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66 次 更新时间:2019-10-18 00:13:49

进入专题: 迟子建   《伪满洲国》  

王彬彬  
吉冈安直在雨夜里穷极无聊,胡乱画了一幅画,就连夜闯到溥仪处,要求溥仪把他的涂鸦挂在书斋的墙上,还有什么比这个细节更能说明溥仪在日本人心目中的地位。溥仪多么想几下子把这幅画撕得粉碎。然而他决不敢真如此。他只能做几个撕扯的动作。他必须让这幅“满洲国帝室御用挂”的画完好无损。也许当晚他就会命人按吉冈安直的吩咐把这幅画端端正正地挂在书斋的东墙上,最迟明天必须完成这样事,他必须让吉冈安直下次闯入时一眼就看到书斋的东墙上堂皇地挂着这幅画。

   描绘伪满宫廷,刻画溥仪这个人物形象,迟子建很好地利用了已有的资料,并在此基础上做了合情合理却又出人意外的虚构、想象。

   《伪满洲国》中,另一个有着独特的艺术光彩的人物形象是郑家晴。在沦陷时期,广大民众是顺民,没有明确而强烈的反抗意识。然而,“顺民”并不意味着就与“抗日”完全无关。《伪满洲国》中,王亭业、王恩浩、张秀花这些普通的城乡民众,都是顺民,然而,他们仍以自己的方式反抗着日本的侵略,只不过他们往往意识不到自己行为的政治意义。在沦陷时期,有些人甘当侵略者的走狗,《伪满洲国》也刻画了这类人的形象,例如那个刘麻子。在沦陷时期,还有一类人,对日本人的入侵有强烈的抵触情绪,他们有反抗的意愿,但却没有反抗的勇气。思想上、情绪上渴望反抗,渴望把自己豁出去,但行动上始终是怯弱的。郑家晴就是这样一个人形象。《伪满洲国》中的郑家晴,是一个内涵丰富、具有典型性的人物形象。

   《伪满洲国》中出场较多的人物,都塑造得很成功,不能一一分析。以《伪满洲国》命名的小说,当然不能不写到日本人,也不能不写到当了“汉奸”的伪军伪警。日本人、伪军伪警,也是多种多样的,小说写出了他们的多样性、丰富性。总之,小说以民间社会为中心,又兼及方方面面,试图对“伪满洲国”进行全方位的表现。

   最后想谈谈迟子建的小说语言。迟子建是有强烈语言意识的作家,有时甚至让人觉得过于强烈了,在语言上过于用力了。在中国现当代作家中,对比喻的运用有超乎寻常的热情者,一个是钱钟书,一个就是迟子建了。钱钟书就是在学术性著述中,也是比喻连连。在小说《围城》中,精彩的比喻纷至沓来。我曾经写过题为《比喻砌成的〈围城〉》的小文,意思是《围城》如果是一座城,那可以说是以比喻砌成的。迟子建小说中比喻这种修辞手法的出现频率之高,丝毫不逊于钱钟书。由于具有强烈的语言意识、修辞冲动,所以时有妙语佳句。例如,小说开篇不久,吉来跟随爷爷王金堂上街弹棉花。时间久了,吉来想回家,而爷爷的工作还没有结束。爷爷让吉来再玩会儿,并问是否“手里没子儿了”,吉来拍了一下口袋,说:“子儿多着呢。”这时小说来了这样一句:

   仿佛是为了应和吉来的话似的,那口袋里的“子儿”一阵脆响,就像鼓掌一样。

   把口袋里硬币的哗啦比喻成鼓掌,当然算是奇思妙想。王小二下乡收粮,雇三驾马车运粮回城,自己坐在马车上的粮食堆上,一路喝酒,终于醉倒了。小说写道:

   王小二是听不见车夫的话了,他又一次呼呼大睡了。晌午的阳光照着他,就像照着一堆垃圾……

   由于坐在马车上的粮食堆上,怕路上风大受冻,王小二里一层外一层地套了四层衣裳。现在烂醉如泥,躺在阳光下,真像一堆垃圾。

   小说中,土匪胡二抢了紫环后,便改邪归正,不当土匪了,二人生活在鄂伦春人的居住地。小说写道:

   有一日天气晴好,没有风,一个干干净净的白太阳光光地当空悬着,林地的白雪被映出一层毛茸茸的幽蓝的光,仿佛雪在燃烧。

   这样的语言,真是清新极了,也独特极了。文学作品中,写雪景的文字很多,精彩的描绘也举不胜举。而迟子建这里对雪的描写,可入最精彩者之列。

   迟子建的长篇小说《伪满洲国》,洋洋七十万言,人物众多,意蕴丰厚。我这篇评论文章,只是从某几个方面做了阐释而已。

   注 释:

   ①周君适:《伪满宫廷杂忆》,四川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135页。

   ②秦翰才:《满宫残照记》,上海书店出版社1998年版,第67页。

  

  

    进入专题: 迟子建   《伪满洲国》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607.html
文章来源: 《当代文坛》 2019年03期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