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维规:概念史研究方法要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5 次 更新时间:2019-10-17 22:34:09

进入专题: 概念史  

方维规  

  

   概念史是一个近年来受到不少人青睐的研究方法,吸引了不少学者。概念史查考不同文化中的重要概念及其发展变化,并揭示特定词语的不同语境和联想。它所主张的历史视角和考证维度是不同于实证主义研究方向的另一种模式。笔者曾发表短文《历史语义学与概念史》,‘并在其他一些短文中论及这一研究方法的基本问题。当下中国学界对观念或概念的历史语义研究,有人称之为观念史研究,有人称之为历史语义学(概念史),也有人称之为关键词研究。

  

   由于研究实例的可观进展与方法学探讨之间还存在极大差距,实际研究中不可避免要出现一些问题,一些研究成果甚至是简陋的。若问一些研究者的方法究竟属于观念史还是概念史,他们未必能够作答。的确,我们时常能够看到一些“想当然”的解读方式。因此,我们巫需补课,尤其是了解被引进的西方研究方法的基础知识。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本文的论题不涉及近年来面世的《政治哲学关键词》、《西方文论关键词》之类的专著,它们多半不是专门从概念史或观念史的角度考察问题,而是分门别类地阐释相关学科的重要概念。另外,本文所谈论的方法论关涉人文社会科学的“重要”概念,即“概念史”方法所理解的“基本概念’,(当然,本人并不反对人们探讨“铅笔”、“洋伞”之类的词语的源流。)

  

   本文介绍的概念史研究方法,首先是一种“德国的”方法。文章试图在西方相关方法论的整体语境中阐释概念史的来龙去脉和基本思路,论述路径是这个领域的发展概况、经典著作的成就和重要人物的言说,以此见出概念史的总体特色。一般而论,西方的概念史、观念史或关键词研究,都可以用“历史语义学”来归纳其方法。鉴于“概念史”和“历史语义学”在德语中时常所指相同,本文中的“概念史”用法,在许多情况下可以看做“历史语义学”的同义表述。


一、三种研究模式,或“概念史”的来龙去脉


   西方传统的思想史研究主要集中于考察大思想家的经典文本,从亚里士多德说到马克思等近现代思想家。这种论述格局遭到了晚近学者的非难,他们垢病往昔的研究没有证实那些大思想家的社会代表性,对常用的政治和社会用语缺乏钩稽。约在1960年前后,史学界分析词汇和词组的蕴涵及其认识功能的意识日趋明显。鉴于社会史研究早已把社会视为重点研究对象,不少学者认为传统思想史越来越显得不合时宜。思想史在理论和方法上的不足之处,导致德国、英美和法国史学界对语言和话语分析的浓厚兴趣。晚近的研究试图通过语汇内涵和含义层次的探讨,揭示各种概念在不同疆域、不同时期的生成和运用中的特色。的确,语言不仅被看做最重要的交流手段,而且也是领悟经验、建构或重构历史“现实”的关键工具。

  

   于是,德国、英美和法国的学术文化中出现了三种不同的研究方法:德国史学界以“概念史”(Begriffsgeschichte)亦即“历史语义学”(Historische Semantik)著称;英美史学界尤其是剑桥学派则倡导观念史”(history of ideas)模式,探索原本意义上的文本的语境;法国史学界以“话语分析”(analyse dudiscours)或“概念社会史”(socio-histoire des concepts)见长,将话语背后的语言形态或社会背景纳入研究范围。但是就总体状况而言,法国对概念的历史语义研究没有德国和英美那么突出,没有那么“从一而终”。三个流派的共同兴趣是研究“民主”、“自由”或“进步”之类的基本概念的历史发展,并关注概念同文本之外的社会历史语境的联系。新的探索明显区别于传统的思想史研究,从内容到方法都焕然一新。三种产生于不同时期的研究模式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各自为政,且确实有着不同的特色;可是它们的共同之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十多年来,三种模式不断相互接近和借鉴,至少是利用各种机会交流研究心得,不同学科运用这种研究方法的人时常进行跨学科对话。

  

   “迄今在概念史领域的成就,首先体现于德国的政治、社会、哲学等学科的大型辞书,其次是关于这些学科的概念史研究专著和论文。它们对当今的研究具有很大的指导作用,而且在以后很长一段时期也很难被超越。总的说来,“概念史”在英美世界不怎么被人看重,也没有得到普及。“虽然中国学界通过翻译了解到威廉斯(Raymond Williams)《关键词:文化与社会的词汇》(1976)那样的论著,但是,它们与德国集体撰述的代表作相比,确实不可同日而语。剑桥学派普考克(John Pocock)的《古代宪法与封建法律》(1957)和《马基维利时刻》(1975),以及斯金纳(Quentin Skinner)的《近代政治思想的基础》(1978),都堪称出色的经典,可是它们属于“观念史”著作。

  

   “概念史”这一表述首先出现在黑格尔的《历史哲学讲座》中,可是我们还无法确定,“概念史”是黑格尔本人的说法,还是后人在整理讲座手稿时采用的称谓。在《历史哲学讲座》中,黑格尔用这个概念指称一种史学类型,也就是考察艺术、法学和宗教的历史,并将其纳入哲学史范畴。对“概念史”的这一理解,只能被看做一种单独现象,而且没能得到后人的认可。可是,今天的概念史研究至少在一个方面暗合于黑格尔的设想,即概念或观念的跨学科研究。

  

   “概念史”的真正突破,发生在20世纪的德国,其标志是著名年刊《概念史文库》(Archiv für Begriffsgeschichte)的创办(1955),以及著名的三大巨著的出版:十三卷《哲学历史词典》(Historisches Worterbuchder Philosophie) (1971-2007);八卷本大辞典《历史基本概念一德国政治和社会语言历史辞典》(Geschichtliche Grundbegriffe. Historisches Lexikon zurpolitisch-sozialen Sprache in Deutschland) (1972一1997);十五卷《1680一182。法国政治和社会基本概念工具书》(Handbuchpolitisch-sozialer Grundbegriffe in Frankreich 1680-1820)(1985-2000)。作为人文科学的一种研究方法,概念史是跨学科的,哲学家里特尔(Joachim Ritter)、史学家科塞雷克(Reinhart Koselleck)和社会学家罗特哈克尔(Erich Rothacker)是这一研究方向的重要代表人物。

  

   多卷本年刊《概念史文库》由罗特哈克尔创办于1955年,旨在为一部工具书(如杂志的副标题所示)筹备“哲学历史词典的基石”。鉴于里特尔在“概念史文库”基础上主编的《哲学历史词典》已经出版,而且一系列其他概念史辞书不断问世,已有50多年历史的《概念史文库》,在内容和方法论问题上都已经成为整个概念史研究的跨学科机关刊物。换言之,这本杂志观照众多学科中的语言含义和语言擅变的最新认识,为各种大型工具书的编纂提供帮助,并以后者来充实自己。年刊(包括特刊)中的研究论文涉及哲学史和其他学科史中的各种概念,而且不再局限于欧洲亦即西方科学史中的概念。年刊中的著述还探讨神话和宗教概念、一个时代或某种文化一般用语中的典型概念、非同一般的比喻、概念的翻译问题,以及概念史方法论和批评等等。从第11期到43期,伽达默尔(Hans-GeorgGadamer)都是《概念史文库》的领衔合作者。

  

   《哲学历史词典》的前身是《哲学概念词典》,于1897年由艾斯勒(Rudolf Eisler)主编出版,并自1927年第四版之后没有再次修订。半个世纪之前,《概念史文库》的创建是为出版一部适应学科新发展的哲学词典做准备。1971年卷一问世;2007年春,十三卷巨制《哲学历史词典》全部出齐。编纂这部巨著的准备工作和所跨越的时间,便能见出德国的概念史研究风格。


二、历史沉淀于特定概念


   从科学史的角度来看,德国史学家的概念史研究方法显然同上个世纪60年代社会史提出的挑战有关。新的倡导是史学同社会史的系统研究紧密结合,把落伍的思想史研究转换成思想的社会史研究。概念史的发展和成熟是同《历史基本概念》的编纂过程连在一起的。在德国,“历史语义学”主要也是以“概念史”的形式而恢张扬厉的,因此,二者所指基本相同,且时常并用。由《历史基本概念》领衔主编科塞雷克主编的、或许也是这个领域最著名的理论著作,其书名便是《历史语义学与概念史》(Historische Semantik und Begriffsgeschichte,1979),60年代中期以后,科塞雷克提出的概念史首先是在标举一种社会史研究的独特方法。他所设计的概念史方法,融会了历史文本分析、史学理论中的命题、历史学和社会学方法以及脱胎于语言学的语义学和名称学。

  

   概念史研究的出发点是,社会的变迁必然在政治和社会的主导概念中留下语义烙印。因此,科塞雷克所倡导的概念史专注于“重大”概念亦即“基本概念”之长时段的语义发展史。在他看来,“基本概念”极其丰富地储存着“政治史”和“社会史”,也收藏着大量“经验史”。概念史研究方案依托于两个理论前提:一是历史沉淀于特定概念,并在概念中得到表述和阐释;二是这些概念本身有着自己的历史,走过不同的历史时期。概念史研究的雄心是,藉助被考察的概念,重构社会史的色彩缤纷的截面并以此呈现(整个)社会历史,为史学研究提供一种范式。

  

   然而,科塞雷克并没有在60年代的模式上停滞不前,概念史研究本身也在发展。历史概念的嬗变显示出,变化的不是概念,而是概念的“运用”。“科塞雷克简洁地把概念史看做“史学研究的一种职能:它关乎概念的形成、运用和变化”。同时,概念史探讨概念在不同历史语境中的社会影响,推究政治和社会群体运用特定概念的典型张力,分析时代的、社会的和政治的结构变化。概念史学家遴选那些社会或政治的重要概念,一方面视之为语言之外的事物的语言表述形式,例如社会结构在历史进程中的变化所需要的概念呈现;另一方面,重要概念本身被看做历史发展的推动因素。语言的这种“表述”和“因素”的双重意义,构成概念史方法的特殊研究场域。

  

   不关注说话的群体和个体的兴趣所在,政治和社会概念的历史语义是无法解读的。由此,科塞雷克的研究最终对准了依托于概念的话语行为的历史,也就是语义的生成历史。于是,分析研究的对象便超越了关键概念。从这个意义上说,原初的“概念史”在向社会一历史话语分析靠拢。也是在这个层面上,德国概念史研究方向同英美和法国的历史语义学研究方向相去不远一一不多也不少。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概念史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史学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603.html
文章来源:《新史学》(第三卷),中华书局,2009年版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