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宇烈:中华文化的人文特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54 次 更新时间:2019-10-17 22:07:24

进入专题: 宗教   中国文化  

楼宇烈  
但已经过去了,是不是?尧舜都是“小康”社会了,“大同”是尧舜之前的社会。所以,孔子说我见不着了,“大同”世界、“大同”之道我见不着了,我看到的都是尧舜以来的。尧舜以来的就是小康社会。这种理想主义者很多,中国从古到今确实是以“大同”为理想。康有为写《大同书》,孙中山写“天下为公”,也是“大同”。荀子追求的现实的理想是什么?是一个“群居和一”,“明分使群”。一个“群”里面,一定要有所“分”,每个人都有“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身份、自己的地位,然后达到一个“群居和一”,大家都能够和谐相处,这是一个现实主义的理想。所以,我一直觉得,我们没有很好地研究、重视《荀子》。谭嗣同讲:“二千年之政,秦政也;二千年之学,荀学也。”这话是很有道理的,但是他是在批评、批判荀子。再批判,我们今天还是“秦政也”,我们不要以为一讲秦政就是暴政。秦政者,中央集权下的郡县制。不是封建制,三代才是封建制,三代分封诸侯建国。秦以后,就是中央集权下的郡县制。我们今天难道不是吗?所以,秦政不是暴政,是中央集权下的郡县制。所以,汉代一天到晚讲“大一统”。所谓“大一统”,是“尊一统”,大者尊也,就是要中央集权这样一个制度。中国就适合于这样的制度,《荀子》还值得我们好好学习。我们讲统一,但文化是多元的,相互尊重,相互并存。很多时候,我们因为用了一个西方的文化理论,反而让我们对自己的传统文化认识不清楚。我们现在要有意识地重新认识。

  

  

   今天在座的大部分是教师,也有公务员。所以,今天提到的一些方面,可以供大家来用。

  

   “正德、利用、厚生”,我们就拿传统的解释。郑玄的解释、孔颖达的解释,对我们当官的都有意义:养民,为政就是养民,“正德、利用、厚生”就是养民。我们做学问,也要“正德、利用、厚生”。一切的学问,首先是要考虑,对于提升人的德性有没有意义;“利用”,对社会有意义的,可以去应用它、实践它;“厚生”,能不能对我们的民生有用?这也是要考虑的。司马迁已经对我们的学术研究方向做了一个说明,一切学问无非是“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一切学问无非是围绕这两点。我说,还有一个要讲,给他加了一条,“明性命之理”。我们要“究天人之际”,要“通古今之变”,还要“明性命之理”。每个人自己都要修身养性,没有了这个,也究不了天人之际,也穷不了古今之变。

  

   因此,我很喜欢做这样一些学问。我们人文学者主要是传承,不能一天到晚创新,能够在前人的基础上面,提一点点小的补充,就不错了。刚才我给大家念了四句话:“青山不墨千秋画,绿水无弦万古琴”,这是古人讲的;后面两句是我加的,“活色生香笔难到,自成天籁手何能”。清代包世臣讲了一句话,“好书不厌百回读”,我也给他加了一句,“精义勤求实在功”。好书,我们不断地读,但是要求它的“义”,而求它的“义”,没有十年八年的功夫,你是求不到的。唐伯虎写了一句话,“忘机便是长生术”。怎么长生?就要忘机,不要机心太重了;我也给他加了一句,“无念诚为自在方”。这也不算创新,就是能够把它充实一些。做学问,从各个方面“接着说”就行了。如果你一天到晚创新,哪有那么多的创新?人家话早就说过,说清楚了、说明白了,你把它通俗化就不错了,能够让今天的人都能听懂就不错了。当然,你要是能够加点新意,那就更好了。

  

   这就是我到北大六十年的生涯。六十年一个甲子了,也不短了,但是我希望大家把我那一个甲子给去掉,重新一个甲子,我现在二十岁刚出头。我们观察一些问题,都是从人的角度去观察,对万物都是带着情感去观察,而且把万物也看成是有情感的,不是把它看作一个死物,而是一个活物。我们用“乌鸦反哺”、“羔羊跪乳”去教育我们的孩子,要懂得礼貌、要懂得感恩,但有时也会遭到质问。有一次,我在炎黄文化研究会年会上讲这个道理。结果我刚讲完,上来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先生——“你讲的这个,不都是动物的一种自然习性吗?里面有什么伦理意义?”当时我大吃一惊,但是我想他说的也对。因为我在网上看过,都把这种东西说成是一个条件反射,动物的条件反射,或者是习性。羊不跪下来,它怎么吃奶?但是我们用人文的角度思考,看到羔羊吃它母亲的奶,还要跪着去吃,多有礼!我们做人难道不应该这样吗?这是一种人文思考,不是把它看成一种死物那么来思考。我们为什么说“上善若水”?水有什么特别?孔子遇水必观,为什么要观?他是从观水里学水的德行。人也要像水一样,人也要像天地万物一样。

  

   在座的同学,可能听过我念这一篇奇文。我非常推崇这篇奇文,在好多地方念过,大家都很受触动。清初一位著名的书法家,叫邓钟岳,也是一个不小的官。有一次他到四川去,当地发生了一场官司,两兄弟就家产的问题打官司。因为这两兄弟出身名门,所以在当地的名气很大。哥哥叫沈仲仁,弟弟叫沈仲义,这两兄弟打官司、争家产,地方官也不敢判,老搁在那儿。邓钟岳去了以后,就写了一篇文章,写了一篇判词。他说:“鹁鸽呼雏”,“鹁”就是鹌鹑、鸽子,“呼雏”,呼他的小鸽子、小鹌鹑,让它们来吃东西;“乌鸦反哺”,就是刚才我讲过的;他说“仁也”,仁义的“仁”,爱,一个爱子女,一个爱父母。“鹿得草而鸣其群”,鹿看到一片草地,就高喊,把它的同伴都叫来了;“蜂见花而聚其众”,蜂看到了花,就把其它的蜜蜂也招来了,“义也”,有义气。“羊羔跪乳,马不欺母,礼也”。“蜘蛛罗网以为食”,蜘蛛结网,然后来捕食;“蝼蚁塞穴以避水”,有水流过来了,蝼蚁拿土去把洞给堵住,不让水流进来;“智也”,有智慧。“鸡非晓而不鸣”,鸡不到天快亮了,它不叫不鸣;“燕非社而不至”,燕不到社日,社日就是指春天,春社,春天来了,燕子才来;这是什么?“信也”。“禽兽尚有五常”,仁、义、礼、智、信,“人为万物之灵,岂无一得乎?”人是万物之灵,难道连一点都没有吗?“以祖宗遗产之小争,而伤弟兄骨肉之大情。”“兄通万卷”,哥是读书人,“应具教弟之才”,应该具备教育弟弟的才能。“弟掌六科”,弟掌握六科,礼、乐、射、御、书、术,“岂有伤兄之理”,哪有伤害兄长之理?“沈仲仁,仁而不仁?沈仲义,义而不义!”“有过必改,再思可矣”,有了过错没关系,但要改。仔细想一想,有过必改,再思可矣。底下那句话感动了他们:“兄弟同胞一母生,祖宗遗产何须争?一番相见一番老,能得几时为弟兄?”这是不是一篇奇文?这兄弟俩脸上都挂不住了,不争了。

  

   鹁鸽呼雏,乌鸦反哺,仁也;鹿得草而鸣其群,蜂见花而聚其众,义也;

   羊羔跪乳,马不欺母,礼也;蜘蛛网罗以为食,蝼蚁塞穴而避水,智也;

   鸡非晓而不鸣,燕非社而不至,信也。

  

   禽兽尚有五常,人为万物之灵,岂无一得乎?以祖宗遗产之小争,而伤弟兄骨肉之大情。兄通万卷,应具教弟之才;弟掌六科,岂有伤兄之理?沈仲仁,仁而不仁;沈仲义,义而不义。有过必改,再思可矣!

  

   兄弟同胞一母生,祖宗遗产何须争?一番相见一番老,能得几时为弟兄?

  

   我说,我们现在的法官,能写得出这样一篇文章来吗?有这样的理念吗?老讲“法不容情”,责问一天到晚用情来感动人有什么用。没有这样的理念,也不会有这样的文采。其实,中国人老讲,要合情、合理、合法。这个“情”包含两个意义:“情”是“情实”的“情”,要符合事实;还有情感之“情”。我们不能否认,只有“情实”之“情”,没有情感之“情”。但“合情”里面也包括了情感的问题,不是只有事实的问题,也有情感的问题。所以,“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我老讲我在韩国的一个见闻。92年我去韩国,当时韩国有一个包庇罪,包庇罪里边的窝藏罪。父母窝藏了子女偷来的东西、子女窝藏了父母偷来的东西,也要判刑的,但是跟外人窝藏不一样。外人窝藏这个东西要判十年的话,父母窝藏子女的、子女窝藏父母的,判五年就够了,就是“直在其中”。反过来,伤害罪里边,父母伤害了子女、子女伤害了父母,那跟一般人之间的伤害不一样,那是要加重的。为什么?维护亲情。所以,这篇奇文我到处推崇,让大家好好想一想这个“情”的问题,不能够简单地否定。在“法”里边,不能够没有“情”。

  

   我们经常讲是非分明、善恶分明,其实也不是绝对的。我老给大家念《礼记·曲礼》里的一句话,也请大家记住:“爱而知其恶,憎而知其善”。这句话要你爱憎不分明,你爱得要命,要看到他有恶的一面;你恨得要命,也要看到还有善的一面,都不要那么绝对地看问题,这就是中国的辩证思维。因为我们有阴阳的思维方式,阴里面含阳、阳里面含阴,《太极图》就是这么来勾画的,阴阳是一个整体,白的鱼里面有个黑点,黑的鱼里面有个白点,阴阳互含。所以,善恶、爱憎,其实也是一样的问题。

  

   最后,怎么说呢?总是老了嘛。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够“传心”、“传薪”。我常常讲,一个是心灵的“心”,一个是柴火的“薪”。柴火的“薪”就是我们的生命,那个“心”是我们的精神,两个都要我们去传。

  

  

   载《人文宗教研究》总第十辑(2017年第二册),宗教文化出版社,2018年7月。

  

    进入专题: 宗教   中国文化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研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594.html
文章来源:《人文宗教研究》总第十辑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