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鸣奋:科幻电影创意与机器伦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7 次 更新时间:2019-10-14 21:56:18

进入专题: 科幻电影  

黄鸣奋  

   内容提要:机器伦理是由人类伦理衍生出来的,主要体现复杂工具与人类的关系。在科幻语境中,机器伦理从表面上看可能远远超越人类的范围,但归根结底仍然是受人类现有伦理规范制约的。虽然如此,人类同样借助机器伦理来审视自身伦理,不少科幻电影正以此作为创意的亮点。对于机器,可以置于由自然系统、社会系统和心理系统构成的参考系中予以定位。与此相适应,科幻电影有关机器的创意主要涉及三种关系,即机器与机器的关系、机器与人类的关系、机器与自我的关系。关于机器的叙事呈现出道德化、政治化和艺术化倾向。

   关 键 词:科幻电影  创意  机器伦理  science fiction films  creativity  ethics of machine

  

   人类以能够运用工具制造工具而将自己从动物界提升出来,所谓“机器”指的就是人类所开发的复杂工具。正因为如此,机器伦理是由人类伦理衍生出来的,主要体现复杂工具与人类的关系。在科幻语境中,机器伦理从表面上看可能远远超越人类的范围(涉及到各种非人智能体),但归根结底仍然是受人类现有伦理关系制约的,任何有悖人伦的作品都可能受到人的谴责与批判。虽然如此,人类同样借助机器伦理来审视自身伦理,不少科幻电影正以此作为创意的亮点。由于智能机器目前正处于加速发展的时期,有关这种发展可能失控的问题正引发广泛关注,有不少人担心人类现有伦理关系可能因此被颠覆。科幻电影有关机器伦理的描写、创意与叙事正是对上述社会变动的反映。必须说明的是:任何一部科幻电影都离不开机器,因为它们都是由机器所拍摄和放映的。下文所关注的不是这类故事情节之外的机器,而是科幻电影故事情节之内的机器。

  

   一、机器描写所依据的伦理定位

  

   从伦理的角度看,所谓“机器伦理”至少有如下三种来源:一是人与机器的相互转化,如机器的人化导致机器人的产生,将机器人自我意识和道德责任等问题提上议事日程;又如人的机器化导致电子人的产生,由此引发对电子机械义体使用的伦理原则的思考,等等。二是人与机器的彼此影响,如人类价值体系和道德原则规定机器的属性和功能,机器的发明和应用导致人类职业构成的变动,等等。三是人与机器的共同环境,如人机共同体的建设激励了学术界对其伦理特性的思考,又如有关时间机器的想象造成了诸多伦理悖论,等等。本文所探讨的主要是第二种来源的机器伦理。我们首先对机器进行自然定位、社会定位与心理定位。

   (一)机器的自然定位

   运用工具制造工具是人类的特性。据此所定义的机器是人造机器,由手工工具发展而来。陈昌曙指出了机器与手工工具的三点区别:(1)机器的设计、研制与科学知识有着更加密切的联系,只靠经验和技能是不够的;(2)机器需要经常的维护保养才能正常运转,而手工工具是不需要经常维修的;(3)机器在仍能运转时就允许更新或必须更新,而手工工具是用坏了才换。[1]机器一旦诞生,便为运用机器制造机器创造了条件。这在实践中为机器大工业的腾飞奠定了基础,在理论上为将机器当成人类观察和把握世界的参照系准备了前提。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上,某些人认为自然是一种机器,即有别于人造机器的自然机器,德国哲学家莱布尼兹(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就是如此。[2]本文持这样的看法:机器是人类根据对自然规律的认识开发的复杂工具。以获得确证的自然规律为准绳,可以将机器划分为三类:一是已经根据上述认识开发出来的机器,二是因为违背上述认识而无法开发的机器,三是按照虽不无根据但目前尚未获得公认的科学假说可能开发出来的机器。上述三类机器都见于科幻电影之中。

   在第一重意义上,科幻电影固然将现有机器当成构思的起点,但并不以现实主义描绘为满足,而是经常采用在功能上类似于夸张、在逻辑上相当于演绎、在时序上着眼于前瞻的方法予以呈现。例如,美国莱特兄弟(Wright Brothers)20世纪初造出人类第一架飞机“飞行者1号”,1903年12月17日在美国北卡罗莱纳州试飞成功。不久,英国默片《空中无政府主义者》(Aerial Anarchists,1911)就展示无政府主义者建造超级飞机轰炸伦敦的场景。很不幸的是: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伦敦在1915年5月31日真的遭到轰炸。不过,造成这场灾难不是无政府主义者所建造的超级飞机,而是德国派来的齐柏林飞艇(1900年由齐伯林伯爵发明,后根据军方需要批量生产)。又如,法国《征服极地》(The Conquest of the Pole,1912)描写教授在用上电的工厂建造了由螺旋桨和玩具气球拉升的机器,展示于世界科学家会议,并以之旅行到北极。再如,美国电视片《地球风暴》(Earthstorm,2006)描写航天飞机柏修斯号飞抵月球裂缝中,施放核弹,用核能脉冲激发电磁聚合发生器,修复月球,使之重回轨道。核弹虽然是早就有了的发明,但是这种用途却出自大胆的、新颖的想象。

   在第二重意义上,科幻电影并不纠缠于某些机器为什么只能停留在观念上而造不出来,而是将这些机器问世当成虚拟条件,设想与之相应的矛盾冲突。以永动机为例。在韩、美、法《雪国列车》(Snowpiercer,2013)中,人类为对冲全球气候变暖趋势而发射强大的CW7装置,结果导致冰河期来临,众多生物灭绝,人类自身也面临浩劫。幸存者挤上一列以永动机为引擎、已经不停行驶18年的火车“卡塔方舟”,按其购票等级分居于前部车厢和后部车厢,贫富差别一目了然。建造者认为:要维持列车内部生态平衡,必须定时清除多余的人,运用恐怖和混乱以维护必要的秩序和威权。因此,他和被穷人视为精神领袖的老者共同策划了一场举事,不料局面失控,导致火车出轨。又如,在美、加合拍片《超时空传输》(ARQ,2016)中,科学家雷恩造出永动型的高效率能源涡轮机,因此陷入时间循环以及两家竞争性公司的纠葛。他与其旧日情人汉娜遭到三个蒙面人的袭击,厄运一次次重新开始。在这两部电影中,从科学上被证明是不可能的永动机不仅被造了出来,而且成了故事构思的出发点之一。

   在第三重意义上,科幻电影描写了许多拍摄之时还未问世于现实的新发明。例如,在英国《登月先锋》(The First Men in the Moon,1919)中,发明家利用涂有反重力物质的球体登上月球。德国《世界名媛》(The Mistress of the World,1919)描绘了可以远程熔化金属的机器。美国系列片《布里克·布拉德福德》(Brick Bradford,1947)出现了可以破坏来犯火箭的拦截光。它也可以用为破坏地球的死光。类似描写还有:美国《消失的背影》(The Vanishing Shadow,1934)中激活时可以使用户消失、只余下阴影的可穿戴装置,美国《未知世界》(Unknown World,1951)中可以钻穿土石、让人类到地心探险的核动力机器Cyclotram,等等。美国动画片《星银岛》(Treasure Planet,2002)中的星图是具备神奇功能的全息投影装置。只要适当操作这个比拳头大不了多少的小球,就能投射出三维地图。不仅如此,用户还可以将全息影像当成宇宙端口使用,通过触摸来指定自己所想前往的目的地,念兹在兹,即刻到达。

   已经开发出来的机器在运用、运转、运营过程中同样受到自然规律的影响。例如,金属锈蚀就可能对机器造成破坏。有关现象成为科幻电影关注的对象。日本《铁男:金属兽》(Tetsuo:The Iron Man,1989)描写商人偶伤金属恋物癖者,结果自己变成肉金杂种。他们展开对决,结果却是融为一体。两人同意把整个世界变成金属,并使之生锈,把它分散在宇宙的尘土中。美国《绝地杀机》(Omega Doom,1996)描写地球上的人在战争浩劫之后濒临绝种,到处都是生锈的机器人。又如,美国《机器人历险记》(Robots,2005)中的过时机器人被称为“生锈者”。

   当然,机器反过来有助于人们认识与把握自然规律。科幻电影对此做了超前的描写。例如,在美国《世界爆炸之夜》(The Night the World Exploded,1957)中,科学家发明预测地震的仪器,在还没完善之前就预测了次日的大地震。经过勘察,当地有一种湿时安全、干时爆炸的矿物。因此,解决问题的办法是用洪水淹没发现这种矿物之处。

   (二)机器的社会定位

   机器普遍具有社会性。这不仅是指它们的诞生适应了社会需求,而且是指它们的应用、更新和淘汰往往和一定的社会群体相联系(这一点和手工工具有所不同)。某些机器的社会性特别鲜明,原因在于用户众多,像汽车就是如此。商人戌指出:如果把人看作是“社会动物”,汽车则无疑可称为“社会机器”。汽车与社会的互动远胜于任何一种机械物,也从而使社会性成为它的一个最显著特征。尤其随着汽车像山洪爆发一般地飞速增多的今天,汽车给社会带来的环境污染、能源危机、交通事故等问题不断趋于恶化,更凸显出汽车企业社会责任之重大和迫切。至于汽车本身的人格化,则是艺术界以汽车社会性为前提的进一步想象,正如美国动画片《汽车总动员》(Cars,2006)及其两部续集(2011,2017)所展示的那样。反过来,机器的发展水平是社会发达程度的重要标志。因此,人们将蒸汽机视为工业社会起步的标志,将智能化机器视为信息社会到来的标志。

   社会本身不是机器,因为人们习惯于将它看成某种有机体。如果将社会视为机器的话,有沦为机械社会历史观的弊端。但是,某些社会机构可能具备类似于机器的特点,因而存在“国家机器”“宣传机器”之类提法。被当成机器的社会机构一般具备工具的特点。例如,国家就是阶级统治和/或社会管理的工具,宣传部门则是工具的工具。某些科幻电影对此有所表现,像波兰《世界大战:下一世纪》(The War of the Worlds:Next Century,1981)就是如此。它描写火星人登陆地球,控制了国家机器(以警察为代表)和宣传机器(以电视台为代表)。

   机器的开发不仅受自然规律制约,而且受到社会规范的限制。以社会规范为标准,可以将机器划分为三类:一是遵循人类现有社会规范开发出来的机器,二是因违背人类现有社会规范而无法付诸开发的机器,三是由人类以外的智能体所开发、不受人类现有社会规范约束(但可能受其他社会规范约束)的机器。

第一类机器从科幻的角度看并不希罕,就创意而言,关键是让它们碰到异乎寻常的问题。例如,美国《失踪的班机》(The Flight that Disappeared,1961)描写跨越国家的飞机载有核物理学家、火箭专家、数学天才,被吸引到坚不可摧的未知力量的雷达范围内。又如,美国《奇幻核子战》(Fail Safe,1964)描写美国飞机奉命对莫斯科进行核打击,但这是由于电子故障造成误判所致。美、澳合拍片《魔异天空》(Fatal Sky,1990)描写电视主持人与记者调查军机在挪威神秘环境中坠毁事件,发现曾有大量不明飞行物来临。加拿大《高空飞行》(Altitude,2010)描写在神秘故障导致小飞机失控之后,新手飞行员和她的四个少年朋友发现自己陷于与空中怪物的对决。这四部影片中的飞机都是机器(作为高级运输工具),本身未必具备科幻色彩。但由于未知力量介入、电子故障误导、不明飞行物来临、空中怪物出现等原因,它们都进入了科幻语境。又如,美国《小心幽浮魔点》(Beware! The Blob,1972)描写从北极带回的冰冻标本偶然解冻后吞噬周边对象猛长,在扩张到溜冰场后被人们所启动的造冰机制冻住。致冷设备早在20世纪初就已经问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科幻电影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影视与戏剧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560.html
文章来源:《江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0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