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何以中国没有史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73 次 更新时间:2019-10-13 21:38:19

进入专题: 史诗  

龚鹏程 (进入专栏)  

  

   有段时期,人们由于某些偏见,惋惜意大利没有悲剧、法国没有史诗。

   美学家克罗齐认为这个现象很好笑,曾批评说:把某民族不具有某一文类视为耻辱或缺陷,惋惜某国没有“史诗”,并对该国终于产生了史诗作家、终于有了史诗作品表示庆幸是种文化偏见。

   不幸,这也是近百年来我国常上演的闹剧。

  

一、寻找史诗


   继讨论“中国何以没有悲剧 ”和在中国作品中寻访悲剧的活动之后,许多卓越的批评家也在纳闷:何以中国没有史诗或长篇叙事诗不发达?

   例如林庚《中国文学史》第把卜辞、易经中的短歌、雅颂等,划入“史诗时期 ”,却又说这个时期并没有史诗、也没有伟大的悲剧和喜剧,这种难堪的现象,原因皆在于文字太特殊了。

   朱光潜《长篇诗在中国何以不发达》一文则说史诗和悲剧在我国不发达的原因,是哲学思想平易和宗教情操浅薄,好比荒瘠的土壤中开不出繁茂的花来。

   至于胡适,一方面说“ 故事诗(Epic)在中国起来得很迟,这是世界文学史上一个很少见的现象 ”,一方面则设法在历史中寻找故事诗。意思似乎是说:虽然花开得迟些,毕竟还是开了。

   王梦鸥先生却认为花开迟了总是不妥,所以他便把商人玄鸟之颂、周人履帝武之诗,全算是叙事诗而被删存在《诗经》中的残余;又怀疑《离骚》也是模仿古代叙事诗而写成的自叙传。

   苏雪林则说:“ 外国学者每谓世界各文明古国皆有史诗,独中国没有,当是中国人组织力欠强之故...... 笔者闻之甚感耻辱。其实组织力与想象力也是养成的,我国人的文学自来常走错路,何止史诗一端呢?”

   另一些人,则硬要找出中国的史诗不可。

   他们找到的“ 史诗 ”真是洋洋大观,从《诗经》、汉赋、楚骚、卜辞、易经中的短歌、《日出东南隅》《孔雀东南飞》《秦女休行》《悲愤诗》《上山采蘼芜》《木兰辞》,到一切带有本事的诗歌全算在内。

   其他总总比附,不一而足。可是大家都忘了:文类,必然在语法形式之外,又与其美学目的及价值信念有关,故文类表现必与文化传统深具关联。某一文化体系之内,定有相应于此一文化理念的几种或一种代表性文类;不同的文化体系,其代表性文类必不相同,更不必有共同的文类出现。例如我国的赋、骈文、律诗,在其他文化体系中就没有。史诗和悲剧,也当然不是每个民族或文化体中所都有或必须有的。

   还有些人却把诗史误为史诗,如钱钟书《谈艺录》引 Vice 论荷马之说,以为“史诗即是诗与史融而未化,昧者不知,谓古诗即史,是有史无诗也,其说以之论诗史一门,尚觉扦隔难通,何况诗之全体 ?”也是把诗史跟史诗弄混了。

   其实,史诗(Epic),与诗史恰好相反,它不但是个文类的观念,而且属于叙述文类之一 ,用以区别抒情诗体或其他文学类型。

  

二、什么是史诗

  

   中国的文类批评,早见于曹丕等人的著作中。西方文类观念则首发自柏拉图,他将物与人的再创造( r e p r o d u c t i o n )分为两种模式,一是模仿、一种是形容。根据这两种模式,又可将诗歌分成三类:1. 戏剧诗(dramatic poetry,模仿人的动作);2. 叙事诗(narrative poetry,形容人的动作);3. 对白与叙事混合体(mixed mode of dialogue and narrative)。

   亚里士多德继承其说,将文学体裁划分为悲剧、喜剧、史诗等。史诗之为一文类,遂以此相沿迄今。

   固然,在如此悠长的时间里,史诗亦曾屡经变迁,但其文类特质大抵还是一贯相仍的。譬如规模之庞大复杂、格律之堂皇浑厚、形式之广纳奇字譬喻、内容之包罗历史及英雄事迹等,不仅有形式结构可资识别,亦有与形式配合的风格内容足供类分。

   1.  史诗与历史

   史诗与诗史,易混淆处在于它们都与史有关,也都与叙事有关。据美国诗人庞德说,一部史诗即是一篇包含历史的诗。史诗必以历史材料为内容,是不容置疑的, 但这并不表示历史即是史诗的主题。因为史诗本身乃是超越写实范畴的作品,其目的固然在传述历史事件,却也因此而完成娱乐大众的效果。所以保罗?麦钱特(Paul Merchant)在《论史诗》一书中说:“史诗的双重关系:一方面与历史有关,另一方面与日常现实有关。

   这清晰地强调了它两种原始功能。它是一部编年史、一本部落之书、一部有关风俗与传统的重要记录,同时也是一本供大家娱乐的故事书。其叙述活动,既然意在取悦群众,则它所叙述的史迹就不可能是真实的历史,而是为着听众兴趣而恣意想象创造的,充满了作意 好奇的幻设,以及大量神话、民间故事、风俗与传统的材料。

   故而,在史诗里,历史是资材,超写实的虚构是它的性质,而娱乐则是目的。

   就其使用历史题材而言,史诗主要是叙述超凡的英雄事迹,因此,英雄与神人的冒险、追求,构成了史诗的内在骨干。后来的史诗,虽不再写英雄和神话,却仍以英雄式的个人为主,成为倾向于某人自传的史诗。如华兹华兹的《序曲》、庞德的《诗章》、大卫.琼斯的《咒逐》等都是。

   由于叙述超凡的英雄之事迹,所以史诗又必须含有大量虚构与想象,其本身往往成为寓意文学的一种。它不像诗史表现历史之意义,因为它的意义并不在史事或历史上,而是藉用史迹来表现另一层含意,例如“ 追寻 ”或其他。

   波普在《制造史诗的方法》一文,开头就用寓言来替称史诗,并说:“ 写寓言的方法就是:从任何一 篇旧诗、历史书、传奇或传说中,把那些能够提供最广泛长篇描写的故事部分,抽出来 ... ... 然后选一个主角 (可以因为它 名字悦耳而选择),把他放进这些冒险中,让他在那里活动十二卷。”其言虽不免过分,却显示了史诗的创作特征,以及它可以任意容纳作者想象和寓意的事实。

   这种寓意文学,实际的作用在于娱乐:一方面娱乐大众,一方面娱乐自己。当时史诗吟唱,本是大众娱乐的项目之一,而娱乐的基本活动,即是佯从( m a k e - b e l i e v e ),以假象创造渲染,在现实世界中另造一意想世界,使自己与他人沉酣其中。

   为此,作品如何造成一生动、眩人心神的快感、达到戏乐的效果,自然成为作者用力之处。史诗大量穿插神话和想象、引用古典作品,极力显示博学多闻,广泛运用譬喻,恢张 敷陈,辅之以音乐,即是为了完成这种效果。

   2.  史诗的形式要件

   史诗的形式,是为了配合娱乐需求而设计的,并逐渐成为一种文类传统。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吟唱。

   吟唱诗人自命为神祇与英雄的代言人,宣称: “如果你们杀害了一名吟唱诗人,那位为神祇 和人类歌唱的人,你们将懊悔莫及。我是无师自通的,而天神在我心里,栽培了歌曲的种种唱法。”

   他们对歌唱有着特殊的天赋和研究,唱来自然能引人入胜。就叙述文学而言,这是种非常自然而普遍的情形,因为叙述活动既诉求于群众,对群众反应的考虑便会影响到创作,叙述文学的许多特征也只有当这些外在因素被列入考虑时,才能解释。

   譬如我国话本小说里赞颂及诗词的运用,即是如此。对当年古希腊吟唱者的演唱状况,一般中国人只要看看《风雨像生货郎儿》杂剧中记说唱人 张三姑的自述:“ 无过是赶几处热闹场儿、摇几下桑琅琅蛇皮鼓儿、唱几段韵悠悠信口腔儿,一诗一词都是些人间新近稀奇事,扭捏来无诠次,倒也许会动得人心、谐得人耳,都一般喜笑孜孜 ”,也就不难想象了。

   一位吟唱者,一个晚上能吟唱完的数量,称为“ 曲 ”。史诗的规模和长度,通常以十二曲或十二卷为准,够吟唱者唱十二晚。

   当然也有许多超过此数,如《伊利亚德》《奥德赛》有廿四卷、奥维德《变形记》有十五卷、拜伦《唐璜》有十六卷等。这种庞然大物,其内容必然是复杂无比的。拜伦说他的史诗十二卷,每卷都要包括爱情、战争、飓风、船只、船长和统治新角色的国王,就是其中一例。

   这样庞大的形式结构,一方面固然可有充分的创作自由,也容易让人感受充溢磅礴、气象恢阔的快感;但另一方面却也容易使人有究竟是“ 诗还是帆布袋 ”的疑问。因为在这么庞大的结构中,组织往往较为散漫( 黑格尔即曾说过,史诗较多节外生枝,各部分有较大的独立性,故联系比较松散 )。

   史诗另一个形式特征,是它充满了祈祷和譬喻。譬喻的使用,原因及其所欲达成的效果,是娱乐;祈祷则来自史诗和宗教、神话的关联。文艺复兴时期,批评家塔索(T. Taasso)甚至认为史诗虽以历史为题材,却必须是一种真正宗教(如基督教)的历史 。换言之,史诗不能不涉及宗教,虽不一定以 某种宗教信条为主题,却含有浓厚的宗致意味。而且伪教和异教的历史也绝对不适合用为史诗的材料。

  

三、史诗非诗史


   透过这些文类特征,我们可以简单地将诗史与史诗做一比较:

   1.诗史代表一种价值观念,而此观念之发轫,往往在历史文化意识勃兴之际。论者渴望在诗中展现作者的人文精神与文化理想,记录并批判一代史。这与史诗之偏于想象性寓意的宗教精神,截然互异。

   史诗自始即弥漫着神秘色彩,吟唱者也以神祇的代言人自居。使得史诗中的人物,与神的关系变得非常重要。冒险与奇迹,更是展示英雄或神意的必要手段。这种特殊精神倾向,或许与西方古代文化有关。西方文化,由其起源处看,不但不是人文的,而且是反人文的。心智偏于外向世界的放射,则形成爱奥尼亚(Ionia)诸哲人的素朴唯物论、科学精神,以及叙述文学。偏向宗教经验,则产生奥菲(Orphic religion)重灵轻肉之说。二者相融相即,糅为希腊文化,而史诗则为此古典时代的 一种文化表现。史诗之精神迥异于诗史,可谓其来有自。

   2. 诗史以历史文化为观照的主体,且含有浓厚的价值判断在。史诗则为英雄的行传,即使后来逐渐演变成个人自传,也仍侧重于个体生命的表现。敏特诺(Minturno)尝谓: 史诗为一严重及显赫行动之模仿。所谓严重及显赫行动,即指历史上重大的事件及英雄人物。戴尼楼(Daniello)亦云:英雄诗是皇帝及武装慷慨勇敢之人显赫行动的模仿。这和贺拉斯所说,史诗的中心是非凡的人物一样,均强调个体生命的冒进与表现。

   3. 诗史因为对现实政治有所批判和记录,因此,创作手法多倾向于讽喻,使用 隐喻和写实二者,交互为用。史诗则因其本身乃是超乎现实的,故而譬喻的使用只是纯修辞学的,与诗史完全不同。

4. 史诗借资吟唱,且篇幅阔大。诗史则本身并非叙述文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龚鹏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史诗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研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539.html
文章来源: 龚鹏程大学堂 公众号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