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忠文:甲午至庚子时期的荣禄与李鸿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76 次 更新时间:2019-09-30 23:46:29

进入专题: 荣禄     李鸿章     甲午战争     己亥建储     庚子事变  

马忠文  
京城笼罩在一片顽固愚昧的氛围中。政变前后满汉矛盾、新旧矛盾、中央与地方督抚的矛盾,都异常突出,并且交织在一起;列强掀起的企图瓜分中国的狂潮愈演愈烈。在这个多事之秋,荣禄的地位和权势却进一步加强。同时,为了应对危局,荣禄与李鸿章之间也在很多问题上有所默契,对朝局走向产生的重要影响。

   李鸿章进入总理衙门后,急于恢复决策影响力,与长期在总理衙门掌握实权的户部左侍郎张荫桓产生了尖锐矛盾。在第三次大借款和胶州湾事件后中德交涉中,二人争斗激烈;李鸿章的亲俄政策,导致俄国军舰被“邀请”进驻旅大地区,造成俄德勾结强占中国港口的不利局面。这激起朝野各界的强烈反应。由于办理外交举措失当,戊戌年春,李鸿章与翁同龢、张荫桓一起,均遭到言官的严厉参劾。四月初十日,恭亲王奕?病逝,二十七日,军机大臣翁同龢被开缺回籍。慈禧和光绪借此对整个中枢和北洋班底进行了一次大调整。

   在这次调整中,荣禄升任大学士管理户部,地位更加重要,所遗协办大学士、兵部尚书由刚毅接任;崇礼接任刑部尚书、步军统领。四月二十七日,上谕命直隶总督、北洋大臣王文韶奉旨“来京陛见”,由荣禄署理直隶总督。五月,王文韶补户部尚书,兼枢译,接替了翁的职责,抵京的四川总督裕禄署理镶蓝旗汉军都统,在军机大臣上行走。通过这次调整,满洲大员的权势进一步加强,荣禄完全取代昔日李鸿章在北洋的地位与权力。

   此时的李鸿章,在新旧斗争和英俄外交争夺交错的背景下,于戊戌年六月被皇帝赶出了总理衙门,参与外交决策的权力再次被剥夺。(24)他对百日维新中光绪皇帝听信张荫桓和康有为等人建议,推行的一些激烈措施不以为然。在此问题上,他和荣禄颇为一致,但是,他却拒绝介入拥戴慈禧训政的密谋。

   戊戌七月底,光绪帝罢黜礼部六堂官、裁撤通政司等衙门后,引起京城官员的极度恐慌。在一些满汉权贵的策动下,拥护慈禧训政、中止皇帝新政的密谋开始出笼,荣禄和庆王成为策划此事的关键人物。在这场风波中,李鸿章的姻亲杨崇伊又扮演了重要角色。政变后有人称:“闻杨崇伊纠众奏请太后亲政,以疏示李鸿章。李不肯签名。杨遂赴津,谋于荣禄。”(25)对置身闲散的李鸿章而言,自然不愿意介入这场涉及宫闱的权力纷争。不过,在维护大局、消弭内乱的是非问题上,他与荣禄似乎又有共识。八月政变发生后,荣禄奉旨进京,向慈禧献策,不经审讯就处死包括军机四卿在内的“六君子”,目的是杀人灭口,消弭皇帝下达密诏的负面影响,极力调和两宫;同时减少株连新党以安定人心。为此,当李鸿章接受英国和日本建议,劝说荣禄向慈禧进言免去张荫桓之死,并为新党人物徐致靖说情时,都得到荣禄的帮助。(26)

   荣禄在政变后进入军机处,却与枢中“元老”刚毅时有摩擦,办理政务时常受到掣肘;顽固派官员、大学士徐桐也参与朝政,李鸿章这位昔日的洋务领袖处境则更加尴尬。九月,慈禧懿旨派李为勘河大臣,会同东河总督任道镕、山东巡抚张汝梅勘察山东黄河河工。十月十七日出京,十月二十一日达济南。慈禧派年迈的大学士冒着严寒出京治河数月,自然说明朝廷对河工的重视,但是,如吴汝纶所分析的,也“有忌者出之于外”的因素。(27)光绪二十五年(己亥)二月,河工事竣回京,李鸿章极力推荐多年的部属周馥为河道总督,主持治河,并与荣禄达成共识,但这一建议在军机处却遭受阻力。十月二十二日,清廷命李鸿章为商务大臣,前往通商口岸考察商务。十一月十七日,上谕命两广总督谭钟麟来京陛见,李鸿章署理粤督。次日,又令各省督抚悬赏捉拿康、梁。看来,李鸿章出任粤督确与镇压保皇会活动有关。十二月初七日(1900年1月7日),李鸿章出京,先乘火车到秦皇岛,乘轮船南下,十二月十二日,抵上海,经沪港,于十二月十七日到达广州,次日接任。这位功勋卓著的老臣得以远离漩涡中心,求得一时的安宁。

   李鸿章离开北京前,与荣禄有一次重要的会面。这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光绪帝颁布朱谕,宣告立端王之子溥儁为大阿哥,承嗣同治皇帝。同日,又上谕命溥儁在弘德殿读书,崇绮为师傅,大学士徐桐常川照料。(28)这就是近代史上的“己亥建储”。当时朝野舆论盛传将要废掉皇帝,视“立储”为“废帝”的前兆。果然,数日后,上海电报局总办经元善联合寓沪各省绅商1200多人,“合词电禀”总署,以为“名为立嗣,实则废立”,反对“立储”,并将电文登诸报刊。(29)此事引起舆论关注。殊不知,按照陈夔龙的说法,即使这遭到众人攻击的“立储”之策,也是荣禄得到李鸿章的警告,劝说慈禧暂缓“废帝”而采取的折中办法。(30)赵凤昌也称:“荣禄之谏止其事,更仗李鸿章之危词以促其成也。”(31)可见,阻止“废立”,可能是荣、李二人平生最后一次会面中完成的一次重要合作。

  

   四、庚子京城陷落后荣禄的窘境与李鸿章的抗争

  

   光绪二十六年(1900)夏发生的庚子事变中,荣禄身为首辅。统领武卫军,从开始主张“剿拳”到后来保持缄默,丝毫不敢违背慈禧意志,对清廷中枢决策失误、招致联军入侵,酿成惨祸,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时人曾有过切实的指责。(32)七月二十日京城失陷后,荣禄未能随扈西行,而是逃离京城,抵达保定停留观望。此后两个月中,曾指挥武卫军进攻使馆的荣禄一面承受着来自列强的压力,不敢贸然参加议和,同时又受到载漪等人的排挤,无法顺利前往行在,进退失据,处境十分狼狈;此时奉命调任直隶总督、主持议和事宜的李鸿章由上海前往京城,成为慈禧依赖挽救社稷危亡的首要人物。经东南督抚谋划,荣禄在九月得以抵达西安,重新主持枢垣。在此过程中,李鸿章发挥了关键作用。

   当庚子年四月拳民闹教愈演愈烈的时候,远在广州的李鸿章则密切注视着北方局势的变化。五月初,保定附近义和团开始毁坏铁路。张之洞、刘坤一得知拳民毁路的消息后,通过各种渠道,表达坚决剿办的主张。五月初七日,盛宣怀致电李鸿章,希望他能与张、刘一样,“切实敷陈”,在荣禄、王文韶等人支持下,促使慈禧早下剿办的决心。(33)但是,李的态度十分冷淡。次日复电:“清议不以铁路为然,正快其意,时事尚可问乎?似非外臣所能匡救”(34)这里的“清议”系指徐桐等排斥洋人和洋务的顽固分子,长期遭受满洲权贵排挤的李鸿章义愤之外多少还有些幸灾乐祸的心理。

   李鸿章对朝廷派刚毅、赵纾翘解散团民的活动,也不抱希望,以为“恐仍无济”。(35)安徽巡抚王之春致电建议他迅速敷陈补救办法,(36)李复以“内意主抚,电奏无益”答之,依然表现的很是决绝。虽然“群小把持,慈意回护”,大局无法改变,可是,李鸿章对荣禄数年的练兵成就似乎很有期待,认为“荣(禄)拥兵数万,当无坐视”(37)可惜,此时的荣禄,慑于慈禧、载漪等人的压力,早已不敢力谏。五月京城与外界电报中断后,东南督抚与清廷的联系受到严重影响,京城公使馆与津沪领事的联系也中断。谣言盛行,很快造成恐慌。西方列强早已虎视眈眈,大沽口外的外国军队迅速集结,积极备战,准备前往京城解救“使臣”。外患压境,清廷借拳攻洋的决策已是箭在弦上。尽管五月十九日慈禧决定调李鸿章“迅速来京”,以应对危局,但是,二十五日的宣战上谕却使形势再次恶化。虽然荣禄在京内,百般谋划,但和战皆不可恃,无法挽回溃败的惨剧。

   京城陷落后,荣禄率部于七月二十六日退守保定。此前,二十三日,两宫逃离北京抵达怀来时,虽不知道荣禄的下落,仍谕令荣禄与徐桐、崇绮均著留京办事。(38)此时,荣禄也不知两宫的确切行踪,他与崇绮、董福祥会合后联衔上奏,拟派董福祥率兵前往追赶护驾,荣禄本人与崇绮则先到保定,召集整顿队伍,养复锐气,恭候谕旨,再相机进取。(39)时人曾评论说:“两宫途次有诏,派留守大臣荣文忠居首,盖端、刚辈犹忌之,不使随扈。时荣已经出都,既不敢违旨,又察之外人以武卫军尝攻使馆,亦不满于己,故徘徊中道者良久。其云收集军队者犹托辞也。迨端、刚等罢枢直,荣知朝纲已正,始驰赴行在,协筹善后之策。”(40)这段评论大致准确,却不知李鸿章和东南督抚所发挥的重要作用。

   在慈禧命荣禄留京参加议和的同时,东南督抚也认为荣禄是可与李鸿章一同参加议和的合适人选。八月初一日,李鸿章致电行在,以日本外相青木提出要求为由,请添派荣禄与庆王、刘坤一、张之洞一起,同为全权大臣,参与议和,(41)不过,荣禄本人并不愿参加对办理交涉,他还通过袁世凯转告李鸿章:“傅相请添派,自无辞理。但里边无人主持赞襄,掣肘堪虑。”(42)李鸿章认为荣相“所虑极为周密”,于是改变计划,推动荣禄迅速返回行在。十七日致电荣禄,建议他“尽可以各国谓团攻使馆有甘军在内为词,恐涉嫌疑,请暂留行在”,并称:“辅翊两宫,再造社稷,仍不能不仰望于公。务请速赴行在,披沥独对,以冀挽回圣听,国脉存亡,实系乎此。并乞随时电示,庶使开议稍有把握。”(43)这是京城失陷后二人的首次联络,李鸿章劝荣速赴行在,密陈机宜,内外合作,尽快扭转形势。

   先是,八月初,慈禧命端王入枢,载澜充御前大臣。消息传来,令东南督抚感到情况不妙,推动荣禄返回行在越发显得紧迫。由于列强反对和舆论批评,闰八月初二日,慈禧又撤去载漪的军机大臣职务,并降旨将刚毅、赵舒翘“议处”。同日,任命前去勤王的江苏巡抚鹿传霖为枢臣。(44)这时,李鸿章认为,“刚、赵果撤,枢辅非荣回不可。”(45)初九日,李致电行在:“各使以围攻使馆有甘军、武卫中军,系荣禄所部,不肯接待保护,恐有险,可否特召回行在当差?”(46)最终,还是由李鸿章说明了理由,奏请将荣禄召回行在。闰八月十三日,谕令荣禄“前来行在,入直办事”,所统之武卫中军,归李鸿章节制调遣。闰八月十六日,荣禄离开保定,经正定、彰德、卫辉,由潼关进入陕西,九月二十日到达西安。整整三个月后,在李鸿章支持下,荣禄得以重新回到慈禧身边,入参枢密。

   荣禄抵达西安后,很快收到李鸿章的来函:“台端重入,领袖枢垣,仁和(王文韶)、定兴(鹿传霖)两公,并有笙磬之雅,可无掣肘之患,深以为慰……吾曹渥被深恩,际兹厄运,惟有共矢愿力,冀补艰危,成败利钝,固所不计耳。……联军已据保定,闻将逾正定而西。昨复电请速办祸首,庶可阻其西犯。董犹拥兵在近,必须妥为布置,以免肘腋之虞。”(47)信中对荣禄返枢后的努力充满期待。

但是,荣禄回到行在后的作为令李鸿章等督抚大为失望。虽然,在他抵达三天后便劝说慈禧发布处置“祸臣”的上谕,但是不仅对纵拳王公官员的处分不仅没有达到外国公使和东南督抚要求的程度,反而对“祸首”董福祥搁置不议,这完全是秉承了慈禧的旨意。九月二十七日,荣禄专门致电解释说:“严纶立降,虽未诛戮一人,而被禁被遣者永无释期,与死何异,似可平友邦之愤怼,启款议之端倪,然臣力亦竭矣。平情而论,两宫为天下忍辱亦云至矣。况乘舆播迁,京畿涂炭,圣容憔悴,宗庙倾危。惟望执事持悔祸惩凶之诏,亟与议款止兵,得早一日开议,两宫早一日获安,社稷苍生早一日蒙福,切盼切盼。”(48)刚刚回到行在的荣禄,非但不能说服慈禧严惩“肇祸”诸臣,反而开始站在慈禧一边劝说钦差和督抚,体谅两宫苦衷,维护朝廷尊严和权利,这使东南督抚大为失望。二十八日,李鸿章致电军机处做出了强硬的表示,称“现在洋兵未撤,动辄生衅”,如不按照列强要求严惩肇祸诸臣,“必致枝节横生,全局糜烂”。(49)次日又寄电荣禄:“执事虽已竭力,仍望披沥恳陈。……昨德使晤谈,告以端、庄等朝廷为难,实办不到死罪。彼谓将来只可自办。又,英、俄、法、美使照会,董于近日祸事最为首要,应即行逐退,且疑执事始终袒护。……事势危急,务望诸公慎重图之,力回天听,以维大局为幸。”(50)如果这封电报对荣禄的批评和不满还算委婉的话,在给盛宣怀的电报中,李鸿章毫不客气,讥讽荣禄为“颇自居功,圆媚可鄙。”(51)他对一贯善于逢迎慈禧的荣禄故态复萌显得极为蔑视。尽管在列强的压力之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荣禄     李鸿章     甲午战争     己亥建储     庚子事变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411.html
文章来源:《聊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 第6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