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宇燕:理解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932 次 更新时间:2019-09-18 23:04:51

进入专题: 国际形势   国际秩序  

张宇燕 (进入专栏)  
但主要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之间的“脱钩”成本已经提升到了世界难以承受的水平。各国“得自贸易的收益”减少势必引发国内社会政治的强烈反弹,从而起到抵消“逆全球化”的作用。整体上看,全球化趋势并未发生反转,而是遇到了暂时挫折。作为历史进程中的一个重要阶段,全球化并不总是走在平坦笔直、路旁长满鲜花与树木的大道上。全球化征程中一定还会有一些崎岖甚至险峻路段,具体表征之一就是特朗普政府的单边主义、霸凌主义和保护主义。


百年后回眸百年变局

  

   一百年后的历史学家在回顾人类目前正在经历的这一段历史变迁的时候,可能性比较大的是把百年变局概括为“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的复兴和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对东方复兴的回应”。中美两个如此规模巨大的国家,其中一个综合实力迅速上升,一个实力依旧超强但显露疲态;一个努力获取与自身实力相称的全球影响力,一个很不情愿与他国分享权力;一个拥有东方式的古老政治文化传统,一个饱受西方文明和基督教滋养。在它们之间出现各种各样分歧、摩擦,乃至一定程度的冲突,均属正常和自然。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说:“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绝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实现伟大梦想必须进行伟大斗争”[29]。

  

   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又需要中美这两个世界上体量最大的国家,需要这两个人类事务最大的利益攸关方,携起手来一同承担应对挑战的责任。而做到这一点的基本前提,就在于中美两国依靠智慧与胆识,在斗争中妥善处理其间的误解、矛盾与冲突。

  


   参考文献:

   [1]“坚持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外交思想为指导  努力开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新局面”,《人民日报》,2018年6月24日,第1版。

   [2]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2018年中国的GDP为美国的65.4%;预计2022年中国的GDP为日本的2.97倍。参见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 April 2019。

   [3]张宇燕:“跨越大国赶超陷阱”,《世界经济与政治》,2018年第1期,第1页。

   [4][美]格雷厄姆·艾利森著,陈定定、傅强译:《注定一战:中美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吗?》,上海人民出版社,2019年。

   [5]Daron Acemoglu and Pascual Restrepo,“Modelling Automation”,  NBER Working Paper 24321,Feb. 2018; “Demographicsand Automation”,  NBER Working Paper 24421, March 2018; “The Wrong Kind of AI? ArtificialIntelligence and the Future of Labor Demand”, JEL,March 2019;“Automation and New Tasks: How Technology Displaces and Reinstates Labor”, NBERWorking Paper 25684, 2019.

   [6] Salisbury Plain, “Autonomous Weapons and the New Laws of War,” TheEconomist, January 19, 2019.

   [7]“Shades of Grey, Neither War NorPeace”, The Economist, January 25, 2018.

   [8] Henry Farrell and Abraham L. Newman, “Weaponized Interdependence:How Global Economic Networks Shape State Coercion”, International Security,44(1): 42-79, 2019.

   [9] Joseph Nye, “American Soft Power in the Age of Trump”, May 6, 2019,https://www.project-syndicate.org/commentary/american-soft-power-decline-under-trump-by-joseph-s-nye-2019-05-6/[2019-06-02].

   [10] Niall Ferguson, The Square and Tower: Networks, Hierarchies and theStruggle for Global Power, Allen Lane, 2017.

   [11]参见皮尤研究中心网站www.pew.org[2019-06-02]。

   [12][英] 埃里克·霍布斯鲍姆著,李金梅译:《民族与民族主义》,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6年,第168~170页。

   [13][美] 萨缪尔·亨廷顿著,周琪、刘绯、张立平、王圆译:《文明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新华出版社,2010年。

   [14] Jeffrey D. Sacks, “Trumps Policies Will Displace the Dollar”,https://www.project-syndicate.org/commentary/trump-policies-undermining-the-dollar-by-jeffrey-d-sachs-2018-09[2019-06-02].

   [15][英]吉姆·奥尼尔:“特朗普有选择的经济战”,《联合早报》,2019年1月10日。

   [16] Fareed Zakaria,“The Self-Destruction of American Power: WashingtonSquandered the Unipolar Moment”, Foreign Affairs, July/August, Vol. 98, No. 4,2019.

   [17]参见IUCN官网www.iucn.org[2019-06-02]。

   [18][美]查尔斯·凯罗米里斯、史蒂芬·哈伯著,廖岷、杨东宁、周叶菁译:《人为制造的脆弱性》,中信出版社,2015年。

   [19] Lawrence Lessig, America, Compromised,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2018.

   [20] Steven Brill, “How Baby Boomers Broke America”, The Times, May 28,2018.

   [21]“Dynasties: The Power of Families”,The Economist, April 18, 2015.

   [22]张宇燕、冯维江:“从‘接触’到‘规锁’:美国对华战略意图及中美博弈的四种前景”,《清华金融评论》,2018年第7期,第24~25页。

   [23]参见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处:《根据1974年贸易法301条款对中国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有关行为、政策及做法的调查结果》,2018,http://www.ustr.gov[2019-06-02]。

   [24] Tim Culpan, “The Teck Cold War Begun”, https://www.bloomberg.com/opinion/articles/2019-05-20/huawei-supply-freeze-points-to-u-s-china-tech-cold-war[2019-06-02].

   [25][美]伊恩·莫里斯著,钱峰译:《西方将主宰多久》,中信出版社,2011年。

   [26]参见2018年9月发布的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年度报告。除俄罗斯和美国外,法国以300枚排名第三。

   [27] Steven Altman, “Five Myths about Globalization”, Washington Post,February 12, 2019.

   [28]对系统集成商国别分布的讨论,可参见[英]彼得·诺兰著,姚明雷译:《中国能不能“购买”世界》,红旗出版社,2014年。

   [29]“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 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而顽强奋斗”,《人民日报》,2019年9月4日,第1版。

  

进入 张宇燕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国际形势   国际秩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236.html
文章来源:《国际经济评论》2019年第5期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