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春敏:何以谓“感性”:一种马克思的视角

——以《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为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3 次 更新时间:2019-09-08 00:34:29

进入专题: 马克思     感性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  

李春敏  
它使一切物的有用性都体现在可交换性上。“凡是我作为人所不能做到的,也就是我个人的一切本质力量所不能做到的,我凭借货币都能做到。”[4](P296)以货币为媒介的交换活动构成了资本文明下人的感性活动的主要方面,货币亦成为感性活动得以实现的普遍手段。“货币是需要和对象之间、人的生活和生活资料的牵线人”。[4](P292-293)它既是真正的创造力,同时,也是一种颠倒的力量。“货币拜物教”是资本逻辑的必然产物,货币带来了普遍的交换关系和“个性的普遍颠倒”。[4](P297)在这个过程中,人的对象化活动变成了一种异己的、敌对的力量。

   马克思区分了“拜物教徒的感性意识”与“希腊人的感性意识”,[4](P125)指出在希腊人的感性意识中,感觉直接导向精神生产的丰富性,它是由希腊人在自由自觉的劳动中创造的;而在“拜物教徒感性意识”中,“人本身被认为是私有财产的本质”。[4](P71)这个过程是对人本身的否定,在其中,“感觉”和“精神”是对立的。资本逻辑下的“需要”,即作为人的内在体验的感性,被抽象化为贪财欲,满足这种需要的方式就是不断的占有。“一切肉体的和精神的感觉都被这一切感觉的单纯异化即拥有的感觉所代替”。[4](P822)通过物的占有来确证自身的存在,这种贪财欲遮蔽了人的感性的丰富性。马克思指出:“正像人的本质规定和活动是多种多样的一样,人的现实也是多种多样的。”[4](P82)人的感性活动被等同于“感性的占有”,而“感性的占有”被等同于“直接的、片面的享受”,人的本质规定和活动必然是单向度的。于是,一方面是“需要的精致化和满足需要的资料的精致化”;另一方面是“需要的牲畜般的野蛮化和彻底的、粗陋的、抽象的简单化”,“相反意义的自身”在这个过程中不断被生产出来。[4](P250)作为“感性活动”载体的“语言”本身也被资本逻辑所宰制,马克思指出:“我们彼此进行交谈时所用的唯一可以了解的语言,是我们的彼此发生关系的物品。我们不懂得人的语言了,而且它已经无效了”。“物的价值的异化语言”成为“自信的和自我认可的人类尊严的东西”。[8](P36)

   雇佣工人是这种普遍物化最直接的受害者,马克思探讨了异化劳动下工人生存的感性体验,这种探讨既关涉作为外部感知的感性,也关涉作为内在体验的感性。马克思指出:“他(雇佣工人——引者注)在自己的劳动中不是肯定自己,而是否定自己,不是感到幸福,而是感到不幸,不是自由地发挥自己的体力和智力,而是使自己的肉体受折磨、精神遭摧残。”[4](P50)劳动在这里不是人的主体性的现实生成与呈现,恰恰相反,“工人只有在劳动之外才感到自在,而在劳动中则感到不自在,他在不劳动时觉得舒畅,而在劳动时就觉得不舒畅。”[4](P50)工人的劳动成为一种名副其实的“外在的劳动”,这种劳动体验是非自愿的“自我牺牲”和“自我折磨”,劳动过程本身是主体性丧失的过程,是感性活动的丰富性被剥夺的过程,这个过程使劳动成为“他者”,劳动产品成为异己物,在这里,“生活本身仅仅表现为生活的手段”。[4](P205)工人日益成为自己对象的奴隶,“这种奴隶状态的顶点就是:他只有作为工人才能维持作为肉体的主体的生存,并且只有作为肉体的主体才能是工人。”[4](P49)“普遍的贫困”成为他的“现实”,工人在资本逻辑的物化力量中不仅成为物质的贫困者,同时亦是精神的贫困者,这种“贫困”广泛渗透于雇佣工人的诸种生活镜像中,“人不仅没有了人的需要,他甚至连动物的需要也不再有了”。[4](P251)以人的居住活动为例,马克思指出:“穷人的地下室住所却是敌对的、‘具有异己力量的住所,只有当他把自己的血汗献给它时才让他居住”’。[4](P261)对于雇佣工人而言,它从来都不是“家园”,而是资本化的空间,“伦敦的地下室住所给房产主带来的收入比宫殿带来的更多”。[4](P255)它是一个随时可能被赶走的容身之所,从工厂到居住都成为被资本规训的空间。在这个意义上,雇佣工人的解放之路意味着对感性的拯救,当代法兰克福学派的代表人物马尔库塞关于“建立新感性”的探讨正是沿着马克思感性观的致思路径。马尔库塞指出:“鉴于发达的资本主义所实行的社会控制已达到空前的程度,即这种控制已深入到实存的本能层面和心理层面,所以,发展激进的,非顺从的感受性就具有非常重要的政治意义。同时,反抗和造反也必须于这个层面展开和进行。”[9](P134)不难看出,马尔库塞在对资本的批判中凸显了感性的向度,强调恢复爱欲、直觉、激情、本能等感性之维,所不同的是,在马克思的视野中,并不存在感性的解放与宏观革命之间的断裂,二者是辩证统一的。

   马克思将共产主义作为真正意义上的“感性”的解放,共产主义扬弃了异化劳动。“对私有财产的扬弃,是人的一切感觉和特性的彻底解放;但这种扬弃之所以是这种解放,正是因为这些感觉和特性无论在主体上还是在客体上都成为人的。”[4](P235)共产主义将创造具有丰富的、全面而深刻的感觉的人作为这个社会的恒久现实。“人以一种全面的方式,就是说,作为一个完整的人,占有自己的全面的本质。”[4](P234)人的感性的丰富性得以彰显,在其中,人的对象化就是人的现实化,劳动本身成为一种积极的自我生产,体现着人能动的类本质和类生活,是人作为自然存在物和社会存在物的统一。“共产主义是私有财产即人的自我异化的积极的扬弃,因而是通过人并且为了人而对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因此,它是人向自身、也就是向社会的即合乎人性的人的复归,这种复归是完全的复归,是自觉实现并在以往发展的全部财富的范围内实现的复归。”[4](P230-231)共产主义是感性世界的全面复归,是完成了的自然主义和人道主义的统一,“是存在与本质、对象化与自我确证、自由和必然、个体和类之间的斗争的真正解决。”[4](P231)

  

  

    进入专题: 马克思     感性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102.html
文章来源: 《教学与研究》 2018年09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