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峰宇:重思马克思对青年黑格尔派启蒙哲学的批判与超越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4 次 更新时间:2019-09-08 00:30:08

进入专题: 黑格尔派   启蒙哲学  

臧峰宇  
国家先于市民社会,并且是市民社会存在的前提和决定力量。青年马克思最初通过波恩大学和柏林大学为他授课的教师来理解黑格尔法哲学和国家哲学,这些教师大多是老年黑格尔派或中间派,他们使马克思走进黑格尔思想迷宫。与此同时,青年黑格尔派的自我意识哲学使马克思发现了黑格尔政治哲学的激进向度,在他和恩格斯思想发展的狂飙时期,他们确乎都曾不同程度地阐释过自我意识哲学的基本原则。因而,青年黑格尔派启蒙哲学在马克思思想形成过程中所起的作用是关键的。

   青年黑格尔派成员对宗教批判和“人”的问题有着共同的兴趣,但他们彼此之间也有不小的家族歧异性。“在黑格尔左派自身内部存在着三重潮流及其综合。第一种潮流是由施特劳斯、鲍威尔、费尔巴哈的宗教批判的系列……第二种潮流是由切什考夫斯基、赫斯的黑格尔历史哲学批判的谱系;第三种潮流是经由卢格而与马克思相关联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谱系。”[15](P207)他们在宗教批判、历史哲学批判和法哲学批判领域的侧重点不同,但几乎都体现着向往平等的自由精神,也都对马克思政治哲学运思产生了实际影响。然而,受此影响的马克思从一开始就形成了青年黑格尔派所不具备的实践思维方式。后来他才深刻意识到,这些青年时代思想实验室的同伴的实验结果虽与自己的研究有些相似性,却不尽相同。

  

   三、马克思对青年黑格尔派启蒙哲学的实践超越

  

   在现代德国思想发展这十年间,青年黑格尔派宗教批判和启蒙哲学引人关注,但这场来去匆匆的思潮的理论误区也是明显的:从宗教批判出发,没有深入触及德国政治现实,最终回到宗教视域。这次“革命”的悖谬使马克思和恩格斯认真澄清“偶然的个人”、“现实的个人”与“有个性的个人”的区别及其间的生成路径,从而在批判德国意识形态家的过程中表明自己的立场。当未能在大学获得教职的马克思走进《莱茵报》编辑部之后,就与青年黑格尔派渐行渐远了。马克思不能接受的是,全力批判宗教的青年黑格尔派竟将自我意识哲学退化为一种“人”的宗教,他们对宗教和社会的批判所产生的影响已经微乎其微,其中一部分成员沦为缺乏历史担当意识的小知识分子圈子——“柏林自由人”小组成员,沉浸在空洞的批判辞藻中,蔑视已经兴起的欧洲工人运动,似乎甘愿置身于世界历史之外了。

   马克思在探究政治哲学的早期,确实使用了青年黑格尔派的政治语言和思想语法,并自觉运用黑格尔哲学的激进方面批判普鲁士国家制度。在《莱茵报》时期遭遇的“物质利益的难事”使马克思意识到黑格尔哲学在现实政治面前的非现实性,他越是想使理论批判在现实中有所作为,就越是遇到现实的阻力。一种合乎理性的政治思辨在现实的物质利益面前并不真正有力,而人们努力追求所争取的一切,都与他们的利益有关。卢格先于马克思意识到黑格尔政治哲学的短板,马克思紧随其后,而且一开始就紧紧抓住两个关键问题:无产阶级在革命中的位置以及现代工商业发展的时代环境。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所继承的黑格尔哲学剥离了其保守成分,而这些保守成分还隐匿在青年黑格尔派政治批判中。这是马克思离开这些昔日伙伴的根本原因。

   正如马克思和恩格斯在《神圣家族》中所说:“鲍威尔先生的最后阶段并不是他发展中的失常:这是他从他的异化返回到自身。不言而喻,神的批判使自己异化并超出自己的范围的那一瞬间,是与他部分地叛离自己而创造某种人类事物的那一瞬间相吻合的。绝对的批判返回到自己的出发点以后,就结束了思辨的循环,从而也结束了自己的全部生涯。它的往后的运动是纯粹的、超越一切群众利益的自己内部的旋转,因此,群众对它已丝毫不感兴趣了。”[12](P182)这段话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对鲍威尔后来思想的概括,也可以被看作是他们对青年黑格尔派结局的总结。青年黑格尔派解体后,赫斯和卢格分别在阐释“真正的社会主义”和批判普鲁士国家制度方面对马克思产生持续的影响,但青年黑格尔派思潮已成为过去。马克思最终也超越了赫斯和卢格,在致力于“改变世界”的政治哲学批判与阐述中走得更远。

   概言之,马克思受到欧洲启蒙思想的深刻影响,他与同时代的很多思想家一样,都是“启蒙的孩童”。但是,社会现实的变迁和马克思对政治问题的深刻洞察使他对启蒙思想保持一种有限的接受态度,他努力从学习和批判中探索改变世界的哲学并使之对象化。与青年黑格尔派在不同程度上合作过的马克思经历了对自我意识哲学的深思之后,最终走出了他们的哲学世界。正如马克思所说:“尽管青年黑格尔派思想家们满口讲的都是‘震撼世界’的词句,而实际上他们是最大的保守分子。……这些哲学家没有一个想到要提出关于德国哲学和德国现实之间的联系问题,关于他们所做的批判和他们自身的物质环境之间的联系问题。”[16](PP22-23)马克思看到世界历史的实际承载者,这些历史的真正主人是使哲学成为现实的关键。他对启蒙思想家华美约言的非现实性的不满跃然纸上,关键在于改变世界,而改变世界的主人公是无产阶级。忽视欧洲启蒙运动对马克思的实际影响以及马克思对传统启蒙哲学的批评,都无助于理解马克思政治哲学。马克思汲取了启蒙思想的精华,并最终走出了传统启蒙观念的樊篱,开创出独特的政治哲学传统。马克思和他的后继者唤醒了世界范围的无产阶级,使政治哲学理念成为现实,成就了一场新的思想启蒙。

   探究新时代的哲学精神,建构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需要进一步理解马克思超越青年黑格尔派的思想方法与当代意义。要走出远离实践的哲学独白,以问题为导向,呈现面向当代中国现实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论深度和现实力度,彰显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实践思维方式和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立场。要在实践中灵活运用马克思哲学的思想方法,并以符合时代精神的启蒙方式推动“有原则高度的实践”。要以世界历史眼界把握当今全球性问题,在社会历史进程中理解现实的个人的自我意识的生成与人类共同的命运,在改变世界的实践探索中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是彰显新时代马克思主义哲学精神的重要路径,也是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时代化和大众化的必然选择。

  

  

    进入专题: 黑格尔派   启蒙哲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100.html
文章来源:《江苏行政学院学报》2018年 第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