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锋: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现实性品格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5 次 更新时间:2019-09-05 07:05:35

进入专题: 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  

王海锋  
资本塑造了一个时代,并将继续引领这个时代,我们依然生活在《资本论》所指明的历史时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立,意味着中国也步入资本的逻辑之中。在中国道路的探索中,当然要借鉴资本主义社会发展所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包括资本的引入,但是,也要对资本逻辑加以科学的研究,这包括资本与权力的勾结、资本与人的独立性、资本与工具理性、资本与时代进步、资本的驾驭问题等。这里有两个判断至关重要:一是我们依然身处资本逻辑主导的时代,处在需要资本也抗争资本的时代,处在需要时刻保持对资本的警惕、批判以及驾驭的时代。因而,在尚未找到新的时代航向标和引擎的情况下,应慎说“超越”“瓦解”。二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立和完善,意味着要最大程度地实现对资本逻辑的驾驭,换句话说,就是正确引导和限制资本追求利润最大化的趋向,而使之服务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1991年1月,邓小平在视察上海时指出:“不要以为,一说计划经济就是社会主义,一说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不是那么回事,两者都是手段,市场也可以为社会主义服务。”(26)同样,我们也可以套用这句话,从一定程度上讲,资本只是手段。马克思就曾指出,在资本主义社会,“资本的本质并不在于积累起来的劳动是替活劳动充当进行新生产的手段。它的实质在于活劳动是替积累起来的劳动充当保存并增加其交换价值的手段”(27)。资本也可以为社会主义服务。依据唯物史观,真正决定资本性质的是其背后的所有制关系。谁掌握资本,谁就决定了资本服务的对象和其实现的目的。因而,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必须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所有制形式)主导下的资本逻辑和社会主义生产方式(所有制形式)主导下的资本逻辑作出区分,并找到驾驭资本逻辑的根本路径,以切实推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真正破解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需要。

   第二,制度创新的问题。在人类社会变迁的过程中,制度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一部人类社会发展的进步史,就是人类以思想把握现实并以制度的形式将观念转化为实体性存在的制度创新史。思想的进步完全凝结为制度的创新。按照唯物史观的理解,制度本质上体现的正是人的自我本质力量和创造性,表征的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互动及变革,追求的是社会的和谐以及人的自由和全面发展。但遗憾的是,在当代中国迈向现代化国家的征途中,传统的惯性依然起着重要作用,一种完全依赖于道德教化和内在自律的“教条式思维”依然禁锢着人们的头脑,而以条规形式确立的制度尚未完全发挥积极的作用。一方面,人们的思考方式、行为方式、生活方式尚未完全经历现代化的洗礼,尚处在传统向现代的过渡阶段,制度尚未内化为人们的“最高命令”和“道德律”。另一方面,我们面临着制度不够健全以及既有的制度得不到严格实行和贯彻的问题。对于前者,如何使制度成为整个社会的“黄金律”才是关键;对于后者,制度的完善和健全才是出路。马克思指出,“一切已死的先辈们的传统,像梦魇一样纠缠着活人的头脑”(28)。对于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变迁的中国来说,如何突破传统固有观念对现代社会发展的束缚?如何结合中国世情国情,积极借鉴西方文明所创造的制度文明成果?如何以制度的形式将中国道路探索的实践所积累的经验转化并固化为新的制度?如何在推动社会制度的建设中,实现人的自由和全面发展?这些都是当前制度创新需要重点关注的问题。

   第三,全球治理的问题(新全球化时代的战略互信与价值共识)。近年来,全球化呈现出新的特征,例如“逆全球化”甚嚣尘上。其实,困扰世界的很多问题并不都是全球化造成的,而是由“旧”的全球化规则和体制造成的,是人类缺乏战略互信和价值共识导致的。因而,在人类已经进入到“新”全球化的时代,必须对基于“西方中心主义”建立的世界格局作出新的思考和反思。在笔者看来,只有变革全球治理体系,建立战略互信,达成价值共识,才能破解全球化进程中遭遇到的问题,推动社会历史的发展,使人类共享全球化的成果。我们要面对以下问题:一是面对世界治理格局中的体制的僵化、机制的封闭化、规则的碎片化,人类依然需要继承和借鉴既有的思想智慧。二是中国应该担负起应有的责任,全身心投入世界治理体系的建构之中。三是适应新全球化,推动学术创新,为世界贡献中国智慧。正如有学者指出的,“中国以现代化的创新实践重写了马克思主义的胜利,问题在于能否用中国的学术话语解析中国的发展道路、发展理念和制度特点,形成中国标识性的概念体系和具有世界普遍意义的经典著作”(29)。

   具有现实性品格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始终是中国学术创新、中国道路探索的旗帜和灵魂。马克思主义哲学自传入中国之日起,就与中国的实践相结合,成为中华民族赢得独立解放的思想指南。改革开放40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下,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工作者以学术的方式推动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认真考察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和学术创新的轨迹,梳理和反思既有的理论范式,勾勒和描绘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的“整体肖像”,总结、概括、反思在这一历史过程中提出的重要范畴、标识性概念、重大理论命题、代表性的哲学论争,我们可以真实地感受到,隐含在理论创新背后的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所具有的现实性品格。事实一再证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创新逻辑根植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基于经典“文本”解读的返本开新、基于“对话”的会通融合、基于“现实”问题的理论反思,均以学术理论的方式回应了时代的呼声,在时代的变革与问题的反思中,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现实性品格体现得淋漓尽致,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价值和生命力得以彰显。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不断取得的重大成就,意味着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在民族觉醒中走向了理论自觉,探寻到了属于自己的思想指南,我们的理论创新实现了历史性飞跃;意味着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并不断开辟发展着新境界;意味着基于中国道路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创新,拓展了马克思主义哲学走向时代化的途径,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提供了中国方案。在这个意义上,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依然需要继承和高扬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现实性品格,依然需要以问题为主导,面向当代中国乃至人类性的重大现实问题,以思想的方式把握我们所处的时代!

   注释:

   ①夏莹、崔唯航:《改变世界的哲学现实观》,《中国社会科学》2014年第8期,第25页。

   ②参见吴晓明:《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中国道路》,《中国社会科学》2014年第10期,第4页。

   ③参见刘森林:《切入现实:马克思对德国早期浪漫派的批判与超越》,《中国社会科学》2015年第8期,第4页。

   ④参见鉴传今:《“哲学中国”:让思想无愧于时代——“中国青年哲学论坛(2017)暨首届贺麟青年哲学奖评审会议”引发的思考》,《哲学动态》2018年1期,第10页。

   ⑤《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60,第16页注释②。

   ⑥参见陈先达:《哲学中的问题与问题中的哲学》,《中国社会科学》2006年第2期,第10、4页。

   ⑦参见吴晓明:《中国问题与马克思主义学术的中国化》,《光明日报》2017年8月14日第15版。

   ⑧杨学功:《“问题意识”凸显与领域(部门)哲学勃兴》,《中共天津市委党校学报》2010年第2期,第17页。

   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203页。

   ⑩参见王南湜、王新生:《从理想性到现实性——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建构之路》,《中国社会科学》2007年第1期,第43页。

   (11)参见李佃来:《从政治哲学视域看现代性问题》,《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11月26日第3版。

   (12)参见赵剑英:《为推动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发展而努力——“马克思哲学论坛文丛”总序》,载于赵剑英、叶汝贤主编,孙麾、柯锦华、魏长宝执行主编:《马克思哲学的当代意义》,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

   (13)“唯物史观与历史评价专题”编者按,《中国社会科学》2008年第1期,第24页。

   (14)参见徐俊忠:《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方法的省思》,《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1月28日第3版。

   (15)参见孙正聿:《哲学理念创新与文明形态变革》,《人民日报》2016年8月8日第16版。

   (16)参见吴晓明:《“中国方案”开启全球治理的新文明类型》,《中国社会科学》2017年第10期,第4页。

   (17)参见侯才:《“中国现代性”的追寻——对当代中国哲学发展主线的一种描述》,《哲学研究》2010年第4期,第7-8页。

   (18)参见孙利天:《现代性的追求与内在超越》,《中国社会科学》2016年第2期,第6页。

   (19)参见任平:《论资本创新逻辑批判与马克思主义出场学的当代视域》,《哲学研究》2014年第10期,第14页。

   (20)张雄:《金融化世界与精神世界的二律背反》,《中国社会科学》2016年1期,第7页。

   (21)韩庆祥、张艳涛:《马克思主义哲学视阈中的“中国问题”》,《社会科学战线》2008年第11期,第31页。

   (22)参见高云涌:《资本逻辑的中国语境与历史唯物主义的当代使命》,《北京行政学院学报》2016年第1期,第87页。

   (2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2012,第588页。

   (24)《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第607页。

   (25)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人民出版社,2016。

   (26)《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第367页。

   (27)(28)《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12,第342页;第669页。

   (29)孙麾:《建构中国学术话语体系呼唤方法论自觉》,《光明日报》2016年8月3日第14版。

  

  

作者简介:王海锋,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马克思主义部。

    进入专题: 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047.html
文章来源:哲学动态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