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德鑫:你一直错看了韩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555 次 更新时间:2019-09-02 22:13:44

进入专题: 韩国社会   大韩民族   朴瑾惠  

​唐德鑫  

  

   在韩国,有这样一句话:“一个韩国人一生离不开三件事:死亡、税收、三星。”翻开“世界500强”榜单,小小韩国有三星、现代、起亚、LG、大宇、SK……

  

   2018年初,韩国央行宣布,韩国人均GDP突破3.1万美元,光荣地进入了“5030”俱乐部。即:5000万以上人口、人均收入3万美元的国家。此前仅有美国、德国、英国、法国、日本、意大利6国。一时间,举国上下,奔走相告。

  

   一方面,韩国是凝聚的,综合国力在世界名列前茅,民族意志力,坚不可摧;另一方面,韩国是撕裂的,撕裂感和压抑感,贯穿于她的历史和现实社会。

  

一、《寄生虫》折射了一部“殖民史”


   1910年至1945年,朝鲜半岛进入“日据时期”(或称“倭政时代”),沦为日本殖民地,在日本残暴统治下,压抑生存。

  

   二战结束,1945年至1948年,朝鲜半岛由盟军实行军政管理。南北双方以北纬38度线为界,划分为“北苏联”和“南美国”两大势力范围,半岛的实际分裂局势,就此形成。

  

   今天的格局,韩国国土面积约10万平方公里,约占朝鲜半岛总面积的45%,仅相当于中国的浙江省面积。而韩国首尔离“38线”仅40公里,对面的朝鲜平壤,则距“38线”168公里。这是一个严重缺乏战略纵深的国家,每每冲突危机,朝鲜就扬言要用炮火摧毁首尔。这样一个国家,时刻处于瞬间变作火海的危机。

  

   正因为此,韩国几乎所有重要国家机关,包括总理办公室,都不在首尔办公,而在120公里外的另一座建于荒野上的城市——世宗特别自治市。挤迫和受控的历史感,凶险而艰难的生存欲,共同催生了韩国,养成时刻高度戒备、高度应急、以及极其敏锐的机动反应和还击的能力。

  

   历史和现实,让大韩民族的内心深处,一直存在着“三重国恨”。第一重是,上千年来大国势力(中俄)对半岛命运的把控;第二重是,近现代日本对半岛人民的残暴侵略和统治;第三重是大韩民族对自身懦弱和衰败的恨。构成了这个族群,压抑而顽强、敏感而脆弱、彷徨而决绝的神经。

  

   近年来,韩国涌现了很多深刻反映这个民族心态的电影。

  

   《南汉山城》直面了古代“丙子之役”战争的残酷、耻辱与叛节,以及大韩民族在被满清征服时的无力感、彷徨感。而《汉江怪物》则暗讽了现代韩国社会无处不在、无法逃匿的压抑生活。《釜山行》则以一场不知名病毒的蔓延为导火索,考验了火车上形形色色的人性。《燃烧》则是直白的阶级寓言:上层喜欢燃烧、毁灭的快感,而支撑底层人活下去的却是肉体饥饿感和精神饥饿感。

  

   还有最近热播的《寄生虫》,展示了当下韩国最为激化的矛盾、“半岛焦虑”下的产物————贫富分化和阶级固化。《寄生虫》的主场景——朴社长的别墅,则经历了南宫贤子(日)、朴社长(韩)、不知名德国人三个主人,这座“别墅”,完全就是朝鲜半岛的历史缩影,《寄生虫》影射的是一部韩国的殖民史、寄生史。

  

二、从“汉江奇迹”到“江南style”


   1953年,《朝鲜停战协定》在板门店签订。摆在韩国面前的,除了满目疮痍以外,亟需的是赖以活命的物资——大米。

  

   作为地狭人稠的韩国,可用耕地只占全国土地面积的17%,是世界人均耕地面积最小的国家之一,仅为0.04公顷(美国为1.5公顷)。然而,这个民族再次显示了她顽强不屈和才智的一面。很快,被誉为韩国版“袁隆平”的农学家禹长春,与国际水稻研究所联合研发了高产水稻“统一号”,将全国粮食产量从350万吨提高到了500万吨。历史性的将韩国的自耕农土地面积,从占比35%提高到了88%,几乎创造性的解决了岛国的生存危机。

  

   1961年,朴正熙发动军事政变,推翻李承晚政权,开启了长达18年的“朴正熙时代”。与此同时,“幸运之神”垂青了韩国。得益于美国在亚洲“越战”的需要,作为美国盟友的韩国,成为美国重要的后勤补给基地之一。以越南的满目疮痍为代价,韩国却积累了一大笔原始资金,开始了工业崛起,并催生了“汉江奇迹”。

  

   然而好景不长,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一夜之间,韩国孱弱的外汇储备几乎耗之殆尽。韩国政府迫不得已向IMF申请了135亿美元的紧急贷款,被迫接受IMF的诸多过分条件。时至今日,韩国人依然对IMF有着非常强烈的耻辱感。

  

   迈入21世纪,韩国紧紧抓住高新科技发展的大趋势,积极参与半导体技术革命,社会进入高速发展期。但另一方面,高速发展的经济让面积仅占韩国总面积0.6%的首尔拥有了全国25%左右的总人口,人口密度更是超过东京、伦敦和纽约。同时,首尔、仁川和京畿道的部分地区组成的“首都圈”,集中了韩国全国80%的中央机关、91%的大企业和近50%的国民人口。首都圈的行政、经济资源过度集中所带来的交通拥堵和高昂房价,也让韩国人苦不堪言。

  

   因为土地和资源的匮乏,加之周边国家的崛起,再次让韩国饱受着时代冲击下的拥挤感和压抑感。

  

   朴正熙在创造“汉江奇迹”的同时,也开始“悉心”培育韩国的一些重要资本家。令朴正熙意想不到的是,随着韩国各种中小企业的不断破产和被兼并,这些资本家逐步嬗变为韩国日后一个个尾大不掉的势力集团——财阀。

  

   有数据统计,时至今日,活跃在韩国的前十大财阀,三星、乐天、SK、 CJ、现代、LG在内,其综合产值竟占国民GDP的75%。韩国最顶尖的一线人物,都不可避免的与这些财阀,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一些政要、军警、媒体、公检法等,甚至成为财阀的附庸。三星,就是“财阀中的财阀”,占韩国整个国家GDP的20%。有人甚至称韩国为“三星共和国”。好不容易走到今天的韩国,再次面临着另一种有别于“殖民统治”的尴尬和悲剧——“财阀治国”和“财阀殖民”。

  

   2009年,韩国艺人张紫妍自杀。自杀前,张紫妍留下一份遗书,记录下了她陪睡过的30多名韩国重要政经界人士的名字:《朝鲜日报》社长弟弟方勇勋、《朝鲜体育报》副社长、KOLON会长、《中央日报》弘报本部长······

  

   张紫妍和公司其他女艺人,经常要在三楼的VIP套房里,被安排向男客人陪酒陪睡。据张紫妍生前向朋友哭诉,她平均每天要陪4次客人,活得还不如一个妓女。但这份遗书很快被“证明”是伪造,不了了之。直到2019年,已是时隔十年,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才下令彻查“张紫妍案”。

  

   成也财阀,败也财阀。从朴正熙到文在寅,韩国的当代史,堪称是一部财阀成长史。在这个拥有5000万人口的小型发达国家里,资本逐利的本性,暴露无遗,上层社会寻求在麻醉和刺激中,释放与生俱来的拥挤感和压抑感,并不惜触碰社会伦理底线和法律底线。也由此催生了一个贫富分化和阶级固化的独特社会形态。

  

   2012年,一首韩国《江南style》甚至火到了联合国,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模仿起舞。首尔的江南区,是“时尚、奢靡、名流”的象征,“江南Style”是最为顶尖的生活方式。贯穿始终的那句“Oppa江南Style”,就是一直在强调“哥是高富帅”。这就是韩国人的“最炫民族风”。“江南Style”其实是一种讽刺,国家走向了荒诞的物质主义、奢靡主义,走向了无可奈何的贫富分化和阶级固化。

  

   在韩国电影《老千2》中,则描述了一个自由民主、发达外表之下的韩国,有着另一个由财阀和黑道交织的神奇世界。在这个真实的无间道里,资本血腥残暴,社会骗局重重,狐狸们鬼使神差,老奸巨猾。整个社会,“局中局,千中千”。

  

三、“萨满教徒”朴槿惠


   美国决定着韩国人的命运,财阀决定着韩国人的生活,而萨满则决定着韩国人的灵魂。很多学者认为,韩国的性格是儒化的性格,其实,萨满才是韩国的真实性情。

  

   曾几何时,中国学者津津乐道,在韩国钞票里发现了儒学。千元钞票上有李退溪(明代朱子学派大儒),五千元钞票上有李栗谷(明代朱子学派大儒)。然而,这些都不是大韩民族精神上的“庐山真面目”。

  

   有学者将韩国各宗教间的关系比喻成三层“同心圆模式”:最外层的,是未渗透到韩国人伦关系之中的基督教;中间层的,是影响了韩国人伦理道德和人生观的儒教、佛教;而最核心层的,是影响着韩国人最基本思维方式的——萨满教。

  

   “萨满”是通古斯语Saman的音译,是一切原始民间信仰的统称。在朝鲜半岛,“萨满”信仰,源远流长而又根深蒂固。每当韩国大选临近,政客和议员们,甚至总统,都会去找萨满“巫女”占卜算命,甚至不惜挪祖坟、改阳宅,为的就是当选。在民间,无论是谁在考试之前都不喝海带汤,喝海带汤意味着“滑榜”。

  

   作为韩国的本土宗教,萨满教从远古到今天一直给人们提供行为准则。其通过两种原理来指导人们的行为:一方面是通过对邪恶神灵的诅咒和控制来避免灾祸的发生,另一方面通过对一些良善神灵的世俗性祝福、祈祷和献祭来获取平安和幸福。?

  

   韩国,这个全世界经济最发达的七国之一,从上至下,全民信巫。甚至连“国运”都深深地与巫师、巫术捆绑在了一起,成了“巫术立国”。据韩国《韩民族日报》估计:大韩民国巫女人数至少在30—80万人。而据韩国学者统计,韩国巫师口中的守护神有273个大门类,10000多种守护神,其中有些让人啼笑皆非。

  

仁川,曾是朝鲜战争时,麦克阿瑟指挥美军的登陆点。正因为此,麦克阿瑟被视为当地的守护神,在战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仁川一直供奉着美军司令麦克阿瑟的偶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韩国社会   大韩民族   朴瑾惠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00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