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登苗:双重断裂的代价-——答“钱学森之问”(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35 次 更新时间:2019-08-25 23:20:33

进入专题: 人才培养   代际积累   人才断层   科学家  

沈登苗  
获奖时属德国人,1940年他到美国,并加入了美国籍[⑦]。若按杨著的标准,这个得主应归奥地利,然杨氏给了德国[⑧]。而这种取舍,在杨著中并不是特例。故我认为,“获奖者改变国籍时,其获奖工作在哪个国家做的,就计入哪个国家”的方法是值得推敲的。本文则采取朱克曼的标准,一律按获奖时的国籍统计。

  

   (二)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国籍分布的特征与趋势

  

   1、诺贝尔科学奖得主的国籍分布与特征

  

   迄今为止的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的国籍分布,详见表1。

  

表1      1901-2010年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获得者国籍统计

 

   主要资料来源:《诺贝尔奖金获得者传》(1-4),[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81-1987年版;杨建邺主编:《20世纪诺贝尔奖获得者辞典》,武汉出版社2001年版;[美]里查得·奥尔森主编:《科学家传记百科全书(引进版)》(上、下册),刘文成等译,[北京]华夏出版社2000年版;[美]I·阿西摩夫:《古今科技名人辞典》,[北京]科学出版社1988年版;[美]哈里特·朱克曼著:《科学界的精英——美国的诺贝尔奖金获得者》,周叶谦等译,[北京]商务印书店1979年版;互联网。

   说明:统计以获奖时的国籍为准。其中有4人2次获奖,每人按2个计;8人有双重国籍,各按1/2计。

  

   由表1可见,诺贝尔科学奖得主已涉及六大洲的29个国家,可谓广泛。但细心观察,545个/次(下不表“/次”)得主在分布上呈两个高度集中。在地理上,高度集中分布在欧洲与北美洲,即使不包括前苏联,这两大洲也占总数的九成以上。具体到国家,第一名的美国,占总数43.9%;前三名的美国、英国、德国,占总数的70.5%;前十名的国家占总数91%。在经济上,又集中产生在发达国家。如产生3个以上的16个国家,全部为发达国家。接下来的西班牙、芬兰、葡萄牙、爱尔兰、挪威,也是发达国家。两个匈牙利人获奖时,这个国家还属科学较强的国家,人才辈出[⑨],且经济也不弱;1959年的化学奖得主、捷克斯洛伐克的海洛夫斯基的获奖成果,是在“解放”前取得的[⑩],当时的捷克也可算得上工业比较发达的国家。那么,真正属于发展中国家的,仅剩8席9人(有2人系双重国籍)了。其中,中国2人、南非、巴基斯坦与埃及(埃/美)各1人,以及1984年获得生理学或医学奖的米尔斯坦(阿根廷/英国),计6人,他们的获奖成果都是在发达国家问世的。则实际上,真正在发展中国做出诺贝尔科学奖成果的,恐怕仅是2个印度人(含美籍印度裔钱德拉塞卡)和2个阿根廷人。另外,1902年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英国籍的罗斯(出生在印度),他的获奖成果也是在印度完成的[11]。这不足百分之一的、看起来可算得上几个特例的得主及其国家,也有相当的教育背景。印度是亚洲产生近、现代高等教育最早的国家之一,直至20世纪10年代后期,她的高等教育规模还与日本不相上下[12]。1930年获物理学奖的拉曼,出身于印度的马德拉斯学院(拉曼的侄儿钱德拉塞卡亦然)。该校建于1857年,是印度历史最悠久的3所大学之一,其建校之初就以伦敦大学为样板的。而日本1877年才依照现代学制成立第一所大学——东京大学。故西方学者在亚洲最早做出的诺贝尔科学奖成果、亚洲人在亚洲最早做出的诺贝尔科学奖成果,以及亚洲人在亚洲做出诺贝尔科学奖成果后最早加入西方国家的3宗个案均出自印度,不仅仅是偶然。阿根廷创立高等学府的时间比美国还早。其中,孕育过5个诺贝尔奖获得者(含2个和平奖)的阿根廷的最高学府——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创建于1821年,比我国1898年成立的最早的大学——北京大学的前身——京师大学堂还早78年。由此可见,国家经济发达与大学历史悠久、著名是产生诺贝尔科学奖得主的充要条件[13]。

  

   2、诺贝尔科学奖得主中心的洲际转移

  

   二战前,世界科学的中心在德国和欧洲,诺贝尔科学奖得主的主产地也在德国和欧洲。考虑到科学成果的承认和转化都有个时间差,则我们以二战结束的1945年为界,来分析诺贝尔科学奖得主中心的洲际转移。1945年前,诺贝尔科学奖共产生141个得主。其中,德籍得主36人,占总数的25.5%;英籍得主26人,占总数的18.4%;美籍得主19人,仅占总数的13.5%。这充分说明,二战前,世界科学和诺贝尔科学奖得主的中心在德国和欧洲。不过,上世纪初,世界教育和科学中心已经出现了美国取代德国和欧洲的趋势。希特勒上台后,纳粹德国对犹太人及其同情者的迫害,造成了以犹太人为主的、以爱因斯坦为代表的德国、匈牙利、波兰等国顶尖科学家向美国的逃亡和汇聚;二战后东欧国家违背教育规律的举措,又拖了整个欧洲科学进程的后腿,从而大大加速了美国科学中心地位的确立[14]。如1946-2010年,诺贝尔科学奖共评选出404个得主。其中,美籍得主220.5个人,竟超过一半,占本期总数的54.6%,且发展势头至今未减。而同一时期的德国仅收获30枚,只占总数的7.4%;排名已屈居英国之后了。这里,有必要说明:百年诺奖中,不管产生得主的国家怎样此起彼伏,高产者总是在发达国家轮转,横向流动是其“主旋律”。

  

   (三)中国是发展中国家贡献诺贝尔科学奖得主最多的国家之一

  

   1、谁误解了赵红洲的一个观点?

  

   英年早逝的赵红洲先生对中国大陆为何不能获得诺贝尔科学奖的研究,达到了那个时代可以达到的水平。其中,他的一个关于新兴国家多少年内会有人获诺贝尔奖的论述,至今仍广为流传。遗憾的是,人们误解了赵红洲的原意。

  

   赵在他的《中国切莫忘了诺贝尔奖》一文中曾指出:“从历史上看,新兴的国家从建国到获奖其孕育期都没有超过50年……大量事实表明,任何一个国家,只要科研体制不存在严重缺陷,在同一个科学波动周期之内(大约35年)很可能会有人突破诺贝尔奖的‘智国’。中国并不乏科学精英,为什么大陆却不能实现诺贝尔奖‘零’的突破?”[15]。这里,除了最后一句的感叹,作者清楚地表达了两个意思:一是现已获奖的新兴国家的获奖周期都在50年内;二是所有国家只要搞得不太糟,都有可能约在35年内获奖。前者是陈述事实,后面是推理出正常情况下,任一国家在35年内 “很可能会”获奖。赵的描述是否客观在此不论。但他的推理是合乎逻辑的,因为结论是“可能”而不是“必然”。遗憾的是,不知是何人在何时、何地的何种媒体上把赵的观点演绎成:“据统计,一般立国30多年便会有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这就把原文已经见到的若干个案当成普遍的现象;把“可能性”变成了“必然性”。这既严重地误解了原文,又背离了客观事实。我们只要把当今产生过诺贝尔科学奖得主的29个国家与世界上的国家之和比较一下,就可知目前得过诺贝尔科学奖的国家还是极少数。更不要说,诺奖得主的国籍与做出诺奖成果的国家是两码事。

  

   2、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培养诺贝尔科学奖得主最多的国家之一

  

   由上可知,获诺贝尔科学奖的科学精英属发展中国家的十分稀少,而获奖成果在发展中国家问世的更少。且印度、阿根廷这两个仅有的发展中国家,她们获奖时的高等教育(指质量)在世界上的地位不太低。而更严峻的是,1950年以来,似乎没有一宗诺贝尔科学奖成就是在发展中国家问世的——诺贝尔科学奖离发展中国家渐行渐远。同时,另一个趋势是,即使经济发达国家培养的科学家,其获奖成果也经常在更发达尤其是教育更强的大国做出的。如2010年评出的6个科学奖中的2个物理学奖得主——安德烈·海姆与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他们都出生在俄罗斯并在那里接受完整的教育。后海姆加入荷兰藉,诺沃肖洛夫拥有英国/俄罗斯双重国籍。但他们的获奖工作都是在英国做的。另一个是化学奖获得者日本的根岸荣一,他出生在中国长春,主要在日本接受教育,而在美国取得获奖成果。

  

   所以,根据发展中国家已收获的诺贝尔奖的规律,以及世界教育强国、一流大学垄断诺贝尔科学奖之事实,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要想摘取诺贝尔科学奖之桂冠,比较切实可行的路径时:选拔优秀的学子去发达国家留学、取经。从中,大概还会出现以下三种情况:入籍发达国家并在那里获奖;以中国人的身份在他国获奖;学成归国,并在中国获奖。我们当然希望出现第三或第二种情形,但出现第一种情形也是相当难能可贵的,因为,我们与过来的民国教育相比,难堪的或者说落差首先在这里。

  

   据初步统计,诺贝尔科学奖得主在发展中国家接受过比较完整(指大学本科及以上)的教育的仅20人左右。其中,南非4人;印度、阿根廷、中国各3人;巴基斯坦2人;罗马尼亚、墨西哥、埃及各1人。与其他发展中国家不同的是,还有3个获奖者在中国接受过高中及以上的教育。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说,中国曾是发展中国家中培养诺贝尔科学奖得主最多的国家之一。可遗憾的是,这些得主接受过的中国教育与1949年后的大陆无关。为了便利分析华人科学精英在国内接受教育的情况,我们拟增加几个具有诺贝尔科学奖级的科学家,详见表2。

  

表2    华裔科学精英在中国接受教育等情况统计

说明:①接受的国内教育包括台湾(丁肇中、李远哲)和香港(崔琦、高琨、丘成桐)的教育。②时间栏的“Ⅰ”指获得代表性成果时的年份;“Ⅱ”指获得代表性成果时的年龄;“Ⅲ”指留学开始到获得代表性成果时的年数。按:陈省身1934年去德国留学,1937回国,在清华大学任教,1943年赴美。③除了崔琦,均出身于书香和知识分子家庭(带*的是父系、母系双方均为书香家庭),也基本上是中产者家庭,而钱学森、高琨算得上富豪之家了。按:崔琦的父亲是农民,但其母亲出自大户人家,他的几个舅舅是知识分子,仨姐姐也均为1949年前的大学生,故从母系的角度讲,(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人才培养   代际积累   人才断层   科学家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88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