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志明:“温故知新”:透过《自言自语》及“过去”的视角重读鲁迅的《野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9 次 更新时间:2019-08-25 22:49:52

进入专题: 鲁迅   《野草》  

寇志明  
p.215)以及“尽管不一定明显影射政治活动,‘死火’揭示了自身无法确定存在的状态,以及如何通过采取行动来转变自身这种不可避免的命运。”(卡尔迪斯,p.218)

   (22)当时的出版社为上海北新书局出版社(1931年5月第七版以后)。参见鲁迅1935年11月23日致邱遇信(鲁迅:《书信·351123致邱遇》,《鲁迅全集》第13卷,第589页)及1936年2月19日致夏传经信(鲁迅:《书信·360219致夏传经》,《鲁迅全集》第14卷,第32-33页)。

   (23)原文为“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野草,以及乔木,于是并且无可朽腐。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鲁迅:《野草·题辞》,《鲁迅全集》第2卷,第163页)

   (24)在信中鲁迅写道:“我的那一本《野草》,技术并不算坏,但心情太颓唐了。因为那是我碰了许多钉子之后写出来的。我希望你脱离这种颓唐心情的影响。”鲁迅:《书信·341009致萧军》,《鲁迅全集》第13卷,第224页。

   (25)鲁迅:《集外集拾遗补编·自言自语》,《鲁迅全集》第8卷,第114页。该文首发于1919年8月19日。

   (26)鲁迅:《呐喊·自序》,《鲁迅全集》第1卷,第440页。

   (27)指《贤愚经·十六》中《微妙比丘尼》的故事。参见刘禾:《生命的形态:鲁迅笔下仿生学与佛教的碰撞》,(美国)《亚洲研究学刊(JAS)》,第68卷,第1期,2009年2月,pp.21-54。

   (28)鲁迅:《集外集拾遗补编·自言自语》,《鲁迅全集》第8卷,第115-116页。该文首发于1919年8月20日。

   (29)鲁迅:《坟·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鲁迅全集》第1卷,第134-135页。

   (30)鲁迅:《集外集拾遗补编·自言自语》,《鲁迅全集》第8卷,第116-117页。

   (31)参见吴宏一,p.22。

   (32)鲁迅:《呐喊·阿Q正传》,《鲁迅全集》第1卷,第529-557页。注34。

   (33)鲁迅:《集外集拾遗补编·自言自语》,《鲁迅全集》第8卷,第117-118页。

   (34)鲁迅:《集外集拾遗补编·自言自语》,《鲁迅全集》第8卷,第118-119页,该文首发于1919年9月9日。在《朝花夕拾》的《父亲的病》一文中作者把“我的老乳母”改成了邻居“衍太太”。文中写道“住在一门里的衍太太进来了。她是一个精通礼节的妇人”。鲁迅:《朝花夕拾·父亲的病》,《鲁迅全集》第2卷,第300页的注释12里认为这位“衍太太”是鲁迅叔祖周子传的妻子。

   (35)鲁迅:《集外集拾遗补编·自言自语》,《鲁迅全集》第8卷,第119-120页。

   (36)鲁迅:《野草·风筝》,《鲁迅全集》第2卷,第188页。

   (37)“我的确时时解剖别人,然而更多的是更无情面地解剖我自己”,此语出自《写在〈坟〉后面》,《鲁迅全集》第1卷,第300页。

   (38)参见查尔斯·阿尔伯(Charles·J·Alber)《〈野草〉:鲁迅散文诗中的相似与对称》一文,收录于《中国文学论集》(Critical Essays on Chinese Literature)(倪豪士(William H.Nienhauser)编,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1976),p.11。

   (39)鲁迅:《坟·摩罗诗力说》,《鲁迅全集》第1卷,第81页。

   (40)阿尔伯,op.cit.,p.17。

   (41)鲁迅:《坟·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鲁迅全集》第1卷,第145页。

   (42)鲁迅:《野草·一觉》,《鲁迅全集》第2卷,第229-230页。1926年3月18日,北洋军阀段祺瑞政府的军队向手无寸铁的示威者开枪,造成了47人死亡150多人受伤。鲁迅的杂文《无花的蔷薇之二》悼念了他的两位遇难的女学生,称那天是“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鲁迅:《华盖集续编·无花的蔷薇之二》,《鲁迅全集》第2卷,第280页)。

   (43)鲁迅:《野草·一觉》,《鲁迅全集》第2卷,第229-230页。

  

  

    进入专题: 鲁迅   《野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881.html
文章来源:《鲁迅研究月刊》2018年 第8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