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晓风:“美国优先”与特朗普政府网络战略的重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7 次 更新时间:2019-08-24 13:58:44

进入专题: 美国优先   特朗普政府  

汪晓风  
在这种情况下, 在合作与竞争共存的领域, 竞争的态势可能加强, 并超过合作的态势, 使中美关系出现更多的紧张”。特朗普政府干预中国互联网企业在美运营、指责中国政府支持商业网络窃密、阻止其盟友伙伴采购和部署中国企业提供的5G网络设备等, 即是特朗普政府因中美之间的实力转移而产生的焦虑感和消极预期的体现。

  

   第四, 迟滞网络空间全球治理进程。特朗普政府对网络空间全球治理议程的参与热情和期待均有较大程度的降低, 且阻挠不符合美国政策主张和利益诉求的国际进程。2017年6月联合国信息安全政府专家组未就网络空间行为规范形成共识文件, 主要原因是美国代表极力要求在共识文件中加入其他国家代表反对的可通过经济制裁、军事行动等手段回应网络攻击的文字表述, 这正是特朗普政府网络战略的核心内容之一。2018年11月在法国巴黎举行的互联网治理论坛上, 特朗普政府派出一个低级别代表团与会, 也未在旨在增进网络空间信任、安全和稳定的《网络空间信任和安全巴黎倡议》文件上签字。这些网络空间全球治理进程遇阻, 与特朗普政府对网络空间全球治理所持消极态度有着直接关系。

  

五、结 语


   特朗普宣称他的战略是“有原则的现实主义”, 即正视全球竞争的现实, 坚持推进美国价值的原则。显然, 特朗普不是甘于沉沦的那一类美国人, 在美国与世界关系发生深刻变革的时代, 特朗普发现并激发了潜藏于美国社会中的另一种国民性格, 即现实主义的权力争夺和对自身利益的专注, 这种诉求将超越美国百余年来因国力不断上升而形成的优越感和使命感。特朗普政府意图以“美国优先”重构现行的国际贸易体系和安全架构, 以美国一己利益为据建立网络空间国际规则, 当美国经济优势、联盟体系控制力、价值观吸引力都逐渐消减的情况下, 实现这一战略目标的前景并不乐观。

  

   “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内核难以有效组织应对全球性、跨国性和普遍性的网络环境风险和网络活动威胁, 难以兼容网络空间发展的共享性需求, 也难以从根本上解决网络空间的全球性公共问题。特朗普上任之初, 华盛顿邮报的一篇评论认为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对外政策将导致“美国孤单”。不论是美国国内政治发展, 还是国际社会运行, 都不会长期受限于这一本质上已经落后于时代的政治口号。在内外压力之下, 特朗普政府试图充实“美国优先”的政策内涵, 并根据时势变化进行修正, 亦不排除“美国优先”与实际政策运行逐渐脱离, 蜕化为一个单纯的政治口号的前景。特朗普政府或将逐渐接受华盛顿的政治文化, 从而将其对外政策的重点大致恢复到安全、经济和价值观相对平衡的状态。

  

   作者:汪晓风(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进入专题: 美国优先   特朗普政府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852.html
文章来源:《复旦学报(社科版)》2019年第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