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斯塔诺夫:当代日韩关系困境与展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9 次 更新时间:2019-08-22 20:23:54

进入专题: 日韩关系  

基斯塔诺夫  
日本占领朝鲜半岛35年间,向本国输送了约78万韩国劳工。目前,一部分赴日劳工和他们的后代已经提起诉讼,要求日方对他们遭受的强迫劳动予以赔偿。

   2018年11月底,韩国最高法院裁定新日铁住友金属株式会社,必须向4名韩国劳工支付每人1亿韩元(约合87,680美元)的赔偿金。日方称,所有关于殖民统治历史问题的赔偿均已按照1965年恢复日韩外交关系的条约解决。当时,日本向韩国支付了8亿美元的赔偿金。2019年1月9日,在韩国法院批准扣押新日铁住友金属株式会社资产后,日本要求与韩国进行外交磋商。韩国总统文在寅1月10日表示,许多韩国人不相信1965年的条约足以赔偿损失,并呼吁尊重法院的裁决。

   2018年末,韩国最高法院下令,日本三菱重工有限公司汽车厂要为战争期间强迫劳动支付赔偿。但由于该公司拒绝谈判,劳工亲属于2019年3月初向韩国法院提起诉讼,申请扣押该公司资产。受害者一方律师要求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扣押三菱重工在韩国的两个商标和六项专利权。如果法院做出有利于受害者的判决,则该公司将不能出售、转让 或处置这些资产。据日本媒体报道,这次扣押判决如果获得批准,将使三菱重工成为第二家在韩国遭到资产扣押的日本公司。

   显然,日方不打算执行韩国法院有关支付赔偿的裁决。日本首相倍晋三指示有关部门,在韩国原告采取法律措施扣押日本钢铁企业在当地资产后,研究对策采取具体措施。安倍在一个电视节目中提到,“这是非常不幸的。我指示相关部门考虑基于国际法的具体措施,以证明我们在这个问题上的坚定立场”。然 而,他没有具体说明将采取什么具体措施。2019年伊始,日本和韩国高官对赔偿问题进行了激烈的口头争论。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文在寅总统试图将韩国政府(在赔偿问题上)的责任转嫁给日本,这是令人非常遗憾的”。此前,韩国总统表示,日本对这个问题“政治化”是“不明智的”,并呼吁日方采取“更温和的立场”。2019年3月,在首尔举行了两国外交部门代表关于赔偿问题的第一轮谈判,但没有任何结果。

   日本政府打算引入中间人来解决这个问题。日方计划设立一个由三名成员组成仲裁小组,包括日本、韩国和第三国。在上 文 提 到 的1965年条约中,有关财产和申述的条款中规定,如果日本和韩国不能在外交上解决这些 问 题,就设立一个仲裁委员会。据 民 调 显 示,在 日 本有69%的男性和58%的女性支持政府这一立场。很明显,对强 迫 劳 动 的补偿问题,将成为另一个难题,严重影响日本和韩国的关系。

   (六)经贸告急

   自2018年底以来,日韩政治关系日益紧张,可能对两国经贸关系产生负面影响。作为日本商界喉舌,《日本经济新闻》认为,大宗贸易、投资和旅游业都会受到影响。日本和韩国是彼此第二大游客来源国和第三大贸易伙伴,任何重大对抗都会给旅游和消费服务带来巨大风险,对半导体等行业可能造成产业链中断。

   一位来自日本东京日本产业研究所的分析师向山秀彦指出,“经贸界不想让冲突升级,但政策变得更加强硬。一些日本政界人士呼吁政府,通过提高商品关税和签证限制等措施来惩罚韩国”。向山秀彦提出,敌意可能会引起骚乱,攻击会伤害商业活动。在他看来,基于这种不确定性,消费类业务,如:餐饮业,很可能会修改或推迟扩张计划。

   按照日本专家的说法,最近两国都采取了双轨并行的做法,将殖民历史问题等难题与商业和安全合作分开。但双方都有立场收紧的迹象。据日本经济新闻社2019年1月的民调显示,有62%的日本受访者表示,他们希望看到本国政府对韩国的行为有更强硬的反应。该社消息指出,以前日本和韩国间的政治关系紧张也曾让两国经贸往来受到伤害。2012年,韩国总统李明博访问争议岛屿,给当时席卷日本的韩国流行文化热潮泼了一盆凉水。2012至2015年间,日本赴韩游客数量减少了近一半,以至于一些韩国旅行社不得不寻求财政援助。

   日韩经贸往来在2019年上半年正朝不利方向发展。从3月开始,日本研究对一些韩国商品提高关税的可能性,以应对扣押和可能卖出两家日本公司资产的行动。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已经在国会表态,如果日本公司资产被清算,则日方将采取相应措施对韩国经济造成适当损害。日本已经发布大约100个对应行动的要点清单,包括提高关税、暂停供应某些日本商品、限制发放签证等。预计日方将在评估这些措施是否符合世界贸易组织规则,以及它们将对日本经济产生多大影响后,确定行动步骤。很明显,韩方不会对日方的这些行动没有回应,预计也会采取适当的反制措施。毫无疑问,这将使两国间贸易和经济关系复杂化,而且只会加剧两国间的紧张关系。

   与此同时,原计划在2019年上半年召开的由日韩两国政府机构和企业界人士参加的日韩经济团体联合会会议,也被推迟到年底。该组织自1969年以来一直举行年度会议,以推动两国间经济交流。会 议2018年在东京举行,2019年将在首尔举行。日韩经济协会要求韩国政府采取措施保护日本在韩国的商业活动,并要求日本政府也这样做。

  

   二、摇摇欲坠的三边关系

  

   冷战期间在苏联和西方的政治学文献中,有许多著作是探讨东北亚地区美日韩军事、政治三角关系构建和功能的。很显然,持有完全不同战略立场的不同阵 营,对于这种地缘政治结构的性质和目标都进行了评估。在苏联,这一三角关系被视为完全针对苏联,并威胁地区和平与安全。而在三角关系成员国和支持他们的亚洲国家看来,该三角关系被认为是针对“苏联军事威胁”的威慑手段,是维护亚洲和平与稳定的重要因素。在这些对立的看法中,唯一相同的观点是对三边联盟稳固性的确信。

   然而,冷战结束本身就对这种评估做出了修正。苏联的崩溃不仅削弱了东京—华盛顿—首尔三角关系存续的动机,而且越来越多地暴露出他们内部的矛盾。与此同时,东京—首 尔这条边,形象地说只能用虚线来绘制,而且其中每一条线段正在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蒸 发”,近年尤为明显。基于文中讨论的这些事件和因素,可见日韩关系进入了对抗不断增加的时期,这不能不影响到区域安全总体局势。

   显然,前述韩国军舰对日本侦察机进行雷达照射事件,对 日 韩 双 边关系,甚至对美日韩三边关系,都产生了极其负面的影响。《日本 时 报》对这次事件加以评估,认为“是一个很好的实例,说明日本和韩国间的不信任正在拓展,始于对过往历史看法上的争议。两国现实关系终于遭到破坏。日本和韩国间的友好关系,是与美国建立三边联盟的基础,真的

   即将结束吗?若果真如此,东北亚的政治平衡会面临更大转变”。针对这种评估,笔者认为,与冷战时期美日韩三国同盟的主要目标是苏联不同,现在中国和朝鲜已经成为他们的主要目标。

   美日韩三角同盟变得越来越不稳固,不仅是因为冷战结束以来日韩这条边遭到了弱化,而且还有来自美国自身带来的刺激因素削弱了这种关系,尤其是在特朗普上台后变得更为明显。在竞选活动期间,特朗普表示,日本和韩国需要承担更多的驻军费用,以确保自身安全。他不排除两国都有可能获得自己的核武器。虽然这个可憎的声明很快就被否认了,但特朗普政府近来将美国与其亚洲最重要军事盟友间的关系商业化的进程越来越加快了。特朗普这一政策不仅反映对日韩两国在经贸领域强化施压,而且越来越强烈地要求两国为驻扎在他们领土上的美军支付越来越高的费 用。特朗普甚至宣称,与亚洲盟友建立关系,必须按照“成本外加50%利息”的公式予以重组。这意味着,盟国应全部承担在其领土上维持美军驻扎的费用,而且还要再支付费用成本的50%,以感谢华盛顿提供的安全保障。正如日本分析家指出的,与之前奥巴马政府不同的是,特朗普政府对日本和韩国间不断增长的敌意并未予以太大关注。奥巴马总统任职期间,东京和首尔在华盛顿的压力下,签署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两个协议,结束了“慰安妇”问题,并进行情报信息交流。然而,第一个协议在特朗普当政期间,已经由首尔实际上废止,不排除第二个协议也将是同样命运。

   针对特朗普政府漠不关心的态度,《日本时报》指出,“韩日关系的基础是东北亚军事同盟。即便如此,针对自己的两个盟友之间日益增长的敌意,美国在公开场合保持沉默,实际上表明在压制这种敌意方面软弱无力”。该报认为,如果这种状况持续下去,持续恶化的日韩关系最终将导致美日韩安全体系瓦解。《日本时报》还转载了一篇彭博社的文章,标题是《美两大盟友日韩敌意加深,特朗普隐身》。文中指出,由于一系列外交冲突,华盛顿的两个最亲密安全伙伴,已经成为半个多世纪以来最敌对的国家。对美国来说,最严重的后果是日韩军方关系恶化,这可能会破坏美国对抗日益成长的中国的努力。与此同时,英文杂志《经济学家》刊文指出,造成这种局面的悖论在于,恰恰是美国的战后政策在亚洲奠定了目前日韩关系紧张的基础。该杂志特别写道,“基于对其两个盟友关系不洽的担心,美国呼吁他们克服历史分歧。这很有意思,美国是永远不会承认自己对该地区历史难题也是有贡献的。20世纪40年代末,美国终止了对日本战争罪行的指认程序,以确保该国在冷战期间站在自己一边。”

   东京和首尔在消除朝鲜核能力方面存在路径上的差异,这已成为目前破坏美日韩军事、政治三角关系的另一个因素。安倍晋三政府一贯奉行以一切可能的军事和经济措施对平壤施压的政策。而2017年执政的韩国总统文在寅,则试图推行更加缓和的朝韩政策,这使日方非常不满。《日经亚洲评论》刊文 指 出,日本对自己是否能接受文在寅的亲中、亲朝政策持怀疑态度,美日韩三边合作对解决朝核问题具有重大意义。

   日本和韩国之间日益增长的矛盾,为一些西方分析家提供了假设两国间发生严重军事冲突可能性的理由。《亚洲 时 报》网络版发表了一篇题为《思考不可想象的问题:日本和韩国的冲突》的文章。该文作者描述了日韩关系可能的四种局面,所有四种局面都是以武装冲突结束的。虽然这些极端预测在可预见的未来不太可能实现,但是2019年初的事件表

   明,东京和首尔间的关系恶化尚未见底。1月15日,韩国国防部公布《防卫白皮书》。与之前版本相比,今年书中关于日本的部分发生了戏剧性变化。新版本省略了“韩国和日本分享自由民主和市场经济基本价值观”的提法。书中还改变了与韩国进行军事交流国家的顺序,现在是中国、日本和俄罗斯,而此前是日本、中国和俄罗斯。一个值得注意的变化是,这本书中没有提到朝鲜是韩国的敌人。

   日韩领导人今年初发表的标志性声明也非常有说服力。2019年1月,安倍晋三首相在议会发表年度演讲时,省略了他对日韩关系发展的展望,这与前几年相比反差很大。安倍晋三只在强调处理朝核问题时提到,“与国际社会,特别是华盛顿和首尔密切协调”。其后,3月初,韩国总统文在寅在纪念“三一运动”百周年讲话时,只是抽象地呼吁与日本合作,以确保地区和平,但并没有说具体的办法。他指出,韩国和日本可以成为“真正的朋友”,“受害者的痛苦基本上愈合”。日本和韩国领导人在2019年初的这些举动表明,两国关系完全正常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В.О.基斯塔诺夫: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日本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

   文章来源:东北亚学刊,2019年第4期

  

  

    进入专题: 日韩关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81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