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族群对立的起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23 次 更新时间:2019-08-22 18:51:03

进入专题: 族群冲突   卢旺达  

秦晖 (进入专栏)  

  

国家英雄墓园所见


   基加利市东部雷梅拉山的“国家英雄墓园”,它是缓坡上的一块绿地,其背后就是中国公司承建、即将完工的国家体育馆,视野相当可观。这里埋葬着以卢旺达爱国阵线创始人和军队首任司令弗雷德. 鲁维格马等一批现政府授予最高荣誉的人物。

  

   作为一个小国,这片墓园规模不大,却颇为庄严肃穆。卢旺达至今尚无综合性的国家博物馆或历史博物馆,几处与传统王国有关的“故宫”及历史遗存也不在基加利这座新城市,这个墓园可以说就是今天卢旺达官方历史叙事的主要体现。无论与大屠杀之前,还是与外界熟知的该国历史图景相比,这套叙事都带有鲜明的时代特点。2017年,卢旺达政府的专门委员会制定了“国家荣誉政策”,把“国家英雄”分为三个等级:

  

   最高级别的“Imanzi”英雄,授予那些“以牺牲自己的生命和其他一切为代价,为国家取得最大成就的人”。这个级别的英雄称号目前只授予了一个自然人,就是在“解放战争”(RPF政府对1990-1994年内战的称谓)发动不久就战死在前线的RPF最高司令鲁维格马少校(现在被追授予上将);另外还有一个象征性整体:代表所有为卢旺达而战死的士兵的“无名战士”也获得了这一最高级别殊荣。

  

   第二级的是“Imena”英雄,包括那些“已经证明其一生是对国家的特殊牺牲行为的人”。目前获得该级荣誉的共有5名:

  

   第一名是传统图西人王朝的国王穆塔拉三世-鲁达西格瓦,他是第一个受洗皈依基督教的图西国王,曾经得到比利时殖民当局的支持。但在独立前夕比利时人转而倾向于支持“多数人统治”,即占卢旺达85%人口的胡图族代表,与图西国王开始发生矛盾。1959年,国王患病进入比利时人的医院,不久就以48岁盛年在医院去世。图西人传说他是被比利时人害死的。在今天“前图西人”总统治下,这位国王就成了“捍卫卢旺达传统、反抗比利时殖民”的先驱了。

  

   第二名是穆塔拉三世国王的特别顾问及第一个图西人政党UNAR(卢旺达国民联盟)创始人米歇尔. 卢瓦加萨纳。在殖民末期,卢瓦加萨纳率领UNAR持“保皇-反殖民”立场,主张尽快以君主制政体脱离比利时而独立。但胡图人却要求一段“多数人统治”的自治期,然后以共和制独立。结果比利时人通过“全民公决”支持了后者。1962年卢旺达独立并废除君主制,建立了胡图人“多数统治”的“第一共和国”,在此过程中胡图人与图西人发生严重冲突,即所谓“卢旺达革命”,卢瓦加萨纳因反对第一共和国,于1963年被杀害。

  

   第三名:大屠杀中遇难的胡图族女总理阿加特. 乌维林吉伊玛娜。1993年在阿鲁沙谈判进程中,她作为反对党共和民主运动的代表加入胡图族多党联合政府,成为卢旺达迄今唯一的女总理,也是“胡图族温和派”的代表人物之一。“猎鹰坠落”当晚,她在联合国维和部队保护下前往电台欲发表讲话呼吁全国冷静,被胡图激进派的总统卫队所阻止,并与丈夫一起惨遭士兵杀害,当时她年仅40岁。受命保护她的联合国维和部队10名比利时军人也被虐杀。

  

   天主教修女菲力希特. 尼伊蒂杰卡是第四名。大屠杀发生时,她在政府军中担任上校的哥哥派出武装士兵要护送她脱离险境,但她拒绝自己逃生,坚持要与本教区教友、包括图西族教友共命运。最后她护送40多个图西族教民逃往刚果,不幸在路上被激进派民兵拦截并杀害。

  

   还有一个名额为卢旺达西部尼杨格中学6名学生所共享。在大屠杀过去三年后的现政权治下,1997年流亡国外的胡图激进派反政府武装越境袭击了这所中学,这几名学生当场被杀害。据说,当时“匪徒”要他们指认哪些学生是图西人,他们大义凛然地答道:没有什么胡图、图西,我们都是卢旺达人!这正是大屠杀后新政权推崇的“时代最强音”了。

  

   除了以上两个级别,还有第三级,称为“Ingenzi”英雄,这主要包括仍然活着的英雄人物。但截至目前,当局尚未公布这一级的英雄名单。


RPF的历史叙事

  

   雷梅拉墓园里的主体就是上述前两个等级的6座墓(其中尼杨格中学遇难学生是集体墓)和一座纪念碑——纪念“无名英雄”。这些英雄,涵盖了传统王朝、殖民时代、第一共和国、内战与大屠杀时期,以及现政权治下等近代以来的卢旺达全部历史,反映了卡加梅政府如今正在大力普及的历史观。

  

   相应地,政府还动员学术界推进以这种历史观为基础的历史编纂。2016年由卢旺达国立大学教授比亚纳法舍和鲁塔伊西勒主编的700多页高校教材《卢旺达史》,就是其中的主要成果。但是,这本大厚书的读者有限,像雷梅拉墓园那样的公共设施仍然是民众接受这种历史观的主要途径。

  

   而我们看到这种历史观的主线,实际上仍是图西人与胡图人的斗争,而且是旗帜鲜明的“图西对,胡图错”。图西人从传统国王到当今少年都是对的,而他们都为胡图人(以及据说是袒护胡图人的比利时人)所害。胡图人中当然也有女总理那样的英雄,但其成为英雄的理由似乎就是对图西人的温和,而不是追求独立、民主、妇女解放或普世意义上的社会公平等等,即仍然是从胡图-图西对立的视野来评价的。当然,现政权通过这种历史观所希望倡导的价值是“没有什么胡图、图西,我们都是卢旺达人!”这无疑是对的。不过,这个意义上的“卢旺达人”仍然是由“前图西人”来充当正面代表的——这个国家英雄墓园对此体现得很清楚。

  

   应该说,仅就大屠杀前后时期论,这种立场并不算错。种族灭绝大屠杀挑战了基本人道的底线,其罪恶远非一般所谓专制、奴役、殖民、侵略、男权、腐败……等等可比。揭露、谴责大屠杀,更重要的是实际制止大屠杀,在那个时期无疑高于“追求民主”、“维护主权”、“男女平等”、“环境保护”等其他的诉求。尽管有资料指出当时图西RPF方面也有滥杀与迫害行为,今天的RPF政府也不能说是民主政府,但当时在卢旺达主要的大屠杀无疑是胡图激进派所为,而在国际社会难以直接大规模干预的情况下,最骇人听闻的腥风血雨确实是RPF通过赢得内战的方式来结束的。这个功绩国际上也承认。仅就此而论,否定的或所谓“修正主义”的观点确实很难成立。

  

   而这种情况下的历史叙事由胜利一方来进行,而不是如阿鲁沙协定能落实的话可能会出现的那样,形成一种更中肯更包容和多元的叙事。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加上内战结束后25年来,总的来说卡加梅的治国成效还不错,今天卢旺达的种族问题又特别敏感,乃至宪法都明确规定种族问题不属于言论自由范围。这一套叙事也就很少受到质疑。


历史叙事与历史事实

  

   但是,“历史叙事”毕竟不是历史本身。特别是,如果我们的视野越出大屠杀前后那个时段,就卢旺达历史的宏观视野和长时段演进看,上述叙事就不能太当真。而从长远看,卢旺达近代化过程中的族群冲突何以发展成大屠杀,如此对立的族群仇恨又如何化解,乃至更一般地讲,在一个落后的前殖民地国家的民族独立、社会进步、政治转型和经济发展中如何处理族群矛盾,都有许多值得反思之处。卢旺达虽然是个非洲小国,但它在这方面的惨痛教训和反思经验、成就,都是人类的宝贵遗产,研究这些遗产绝不仅仅是卢旺达人的事。

  

   同时,仅就卢旺达本身而言,尽管25年来RPF政府极力迎合世界潮流,促进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从深层次看,族群矛盾并不能说已经完全解决,也不仅仅是取消身份证上的族群一栏、倡导“我们都是卢旺达人”这种正确的价值观就可以解决的。

  

   尤其是卢旺达作为一个小国,两大主要族群都是跨境的,甚至两族多数人口都在境外。当年的RPF本身就起源于乌干达境内的图西人难民群,而RPF的胜利又使两百万胡图人逃亡国外,他们至今都对卢旺达国内的稳定造成挑战。

  

   尽管卡加梅为此曾经两度出兵国外,试图铲除境外的反对派,为此招致不少批评,但也未能完全遂愿。更不用说布隆迪这个原来与卢旺达同为一体的邻国,族群结构乃至人口比例几乎完全一样,而那里的族群矛盾远未解决,国家也并不安定。在没有发生“卢旺达式大屠杀”和一方全胜的情况下,“没有胡图,没有图西,大家都是(由前图西人代表的)布隆迪人”式的解决方案显然在那里是不可行的。而大湖地区诸国政治的互相影响又一向很大,这也不能不对卢旺达国内的历史叙事造成挑战。

  

   在上述历史叙事中,大屠杀之罪和平息大屠杀之功不应该有太大的异议,最容易招致质疑的是对大屠杀以前久远历史中图西-胡图关系的描绘以及把图西国王、图西政党领袖定为国家英雄的说法。


族源异同问题

  

   包括中国在内,国际上过去对历史上胡图人和图西人关系的由来虽然一直有争论,但主流描述可以概括为:两者“文化相近、族源不同、体貌有异、地位悬殊、矛盾很大”。而新政权如今的描述,则可以表达为“文化相近、族源一致、贫富不同、殖民挑拨、矛盾激化。”

  

   按过去的主流描述,占人口85%的胡图族系出尼格罗人种班图类型,历史上进入卢旺达更早,主要从事农耕。而占人口14%的图西族系出尼格罗人种苏丹类型,进入卢旺达较晚,是游牧部落。这就是“族源不同”。过去无论国际通行的非洲史著作,还是《大英百科全书》、《中国大百科全书》及我国学者编写的《简明非洲百科全书》等中外主要工具书,都是这样说的。

  

按这种描述,图西人进入卢旺达-布隆迪地区后,压倒先到的胡图人,在政治上成为统治族群,经济上也拥有绝大部分耕地(由胡图人耕种)、牧地和牲畜,而人口居多数的胡图人则成为弱势的被统治者。有人把这一过程描述得类似历史上屡见不鲜的游牧部族对农耕部族的征服,有人则认为这种状态基本是和平发生,而非武力征服。如今的RPF史观甚至认为当初班图黑人进入时并无两族之分,也没有先来后到之说,胡图图西之别只是同源黑人中后来发生分化的结果,(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秦晖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族群冲突   卢旺达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815.html
文章来源:秦川雁塔 公众号

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