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寂世的人文学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19 次 更新时间:2019-08-21 11:00:55

吴万伟  

罗伯特·纽曼 吴万伟

 

人文学科如何帮助恢复公共利益的核心地位?这是走向集体行动的基本步骤,而集体行动是解决当前的宪政和生态危机必不可少的东西。像很多美国人一样,最近以来我一直在思考这些危机,思考我该如何将愤怒和绝望引导到具有建设性的地方。为了寻找背景和上下文而读书的习惯带领我领略了传记、历史、科学家的人文反思的风采。我发现教皇方济各(Francis)引人注目的教皇通谕“赞美你”(Laudato si),其中他将生态问题和社会正义完美地结合起来。他主张减少驱使我们服膺个人主义进步的技术范式,用人类相互关心同时关心地球的整体性的、充满慈爱的范式取而代之。这是影响深远的、全面的、不同凡响的精神、社会、和经济愿景,教皇似乎将耶稣、甘地、美国缔造者、参选美国总统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动物学家珍妮·古道尔Jane Goodall)的理想糅合在一起了。

气候变化不是孤立的、与政治无关的现象,而是更大的社会、法律和哲学危机的症状、副产品和强化剂。历史学家吉尔·莱波雷Jill Lepore)辨认出来的基本宪政原则如政治平等、自然权利、主权在民等遭到破坏和故意袭击已经直接促成了气候变化的加速恶化。由于我们放弃这样的平等原则,我们既不能从政治上也不能从生态上保护自己。

“人类世”(Anthropocene)这个术语现在已经成为当今地质学时代的共识性称号,在这个时代,人类活动一直对环境产生支配性的影响。几年以前生物学家威尔逊(E. O. Wilson)提出过一个替代性选择,他更喜欢孤寂世Eremocene其中eremo是希腊语,意思是孤独)这个术语,意思是孤独的时代。他的孤独观念指的不仅是地球生物多样性的快速衰落,而且指人类虽然在地球物种数量上的比例和支配地位不断增加,却变得越来越孤独这个事实,即虽然在地球上居于支配地位,却消除了地球的复杂性、多样性和自然之美。我们人类变成了沉溺自我的单一物种,在快速走向贫瘠的宇宙中最终成为孤独的、冷漠离群的存在。

人文学科如何帮助我们培养一种建设性的逆反应?对有些人来说,这个问题听起来或许有些反讽的味道,因为我们现在的两难困境就是因为人类的支配地位造成的。但是,区分人类世与将社会生态和自然生态融合起来的连贯性人文理想非常重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80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