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向阳:身心与本体:《论语》作为儒经乐教论的格义考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4 次 更新时间:2019-08-16 10:19:24

进入专题: 礼乐     儒家     论语  

徐向阳  
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仁为礼乐之本,礼乐是出于对仁的表达,无仁则无礼乐。何谓仁?孟子云“仁,人之安宅也”(《孟子·离娄上》)。身心一体为仁,仁为万物萌发的嫩芽,需蒙养而致广大;有了仁,世间万物生意才可发展壮大。

     《论语·阳货》载有孔子之言“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这段话蕴含了孔子对于音乐之社会作用的基本观点。对于“观”,郑玄解释为“观风俗之盛衰”,意思就是通过音乐作品对生活中的体验来了解政治的得失。孔子认为通过对音乐活动考察风俗政纪得失,当政者对音乐选择的喜怒好恶可以反映执政之得失。《论语·微子》中有这样的记载‘齐人归女乐,季桓子受之,三日不朝,孔子行。”齐国赠送了八十名能歌善舞的女子,季桓子坦然接受,鲁定公连续三天不上朝,孔子于是离开了鲁国。这里反映的是孔子在鲁国任职时候的音乐行为,对于鲁国的政治形势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对于“群”的解释,孔子非常注重通过音乐活动来加强群体之间的情感交流活动,使人亲亲而爱人《论语·述而》中有这样的记载“子与人歌而善,必使反之,而后和之”,意思就是说通过展开音乐合唱这样的方式来起到情感交流和沟通的效果。孔子云“不学诗,无以言”《论语·卫灵公》),这是说交流者之间必须有共同具备的“话语”这一音乐理念”“怨”的意思就是在社会音乐活动中,人们可以通过音乐来表达自己的情感好恶。在《论语·阳货》篇,孔子有言“恶紫之夺朱也,恶郑声之乱雅也”,鲜明的情感态度与言辞之间,通过音乐活动就可以表达出自己对于社会的不满。

     “诗之失愚,乐之失奢”,而“愚”、策”都不是教学所要达到的最终目的,最终目的是要“温柔敦厚而不愚’,“广博易良而不奢”(《礼记·经解》),而通过音乐的教化,方可使人的性情柔和、宽广、善良、淳朴。道德教育高于知识教育,而音乐教育则又高于道德教育。音乐以中正平和为美,音乐中的悲伤与喜悦均不可过度,否则会造成心灵上的放荡无归。孔子认为悲哀和欢乐是人心所必备的素质,有仁心才能爱人,有悲悯才会同情万物,两者相通相容。音乐由外在的声舞之乐转化为内在的心理愉悦,声音之曼妙转化为心灵乐感”《论语》多处从内心愉悦的角度上使用“乐”字,并从道德含义上提倡这种内在体验。如《论语?季氏》载有孔子提出的“益者三乐”,即“乐节礼乐,乐道人之善,乐多贤友”,此“三乐”皆与德行有兔《论语·卫灵公》记载“师冕见,及阶,子日‘阶也。’及席,子日‘席也。’皆坐,子告之日‘某在斯,某在斯。’师冕出,子张问日‘与师言之道与?’子日‘然固相师之道也。’”仅有礼是不够的,单纯强调礼会造成等级间的距离和人际关系的冷漠,而乐的和群作用就是与礼相配合,起到调和冲突、融洽感情的作用,消解由礼所带来的等级差别感,以达致和谐的理想境界。

     四、君子之“节”修束身体与心灵之旨

     有五音十二律长短高下皆须有节制的说法。一首优美的乐曲需要各个音部之间的和谐统一,否则就是杂音噪乐“放郑声,远佞人。郑声淫,佞人殆”(《论语·卫灵公》)。郑声过于虚幻缥渺,令人听后失掉中正之气而惑性乱心。孔子认为把自己节制于礼乐中,这就有益;而恣放自骄、不知节制,就对人有害了。“益者三乐,损者三乐。乐节礼乐,乐道人之善,乐多贤友,益矣。乐骄乐,乐佚游,乐宴乐,损矣”《论语·季氏》)。前一句中的“节”指节制。礼主中,乐主和,求得礼乐中的节制,继而可求得中正平和的乐;后一句虽不具体指音乐,然而骄乐、佚游、宴乐又何尝不包括音乐,倘若不加节制,就会对人有害。

     孔子深谙音乐之机理《论语·八佾》记载“子语鲁大师乐,日‘乐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从之,纯如也,皦如也,绎如也,以成。’”这番话,表现了孔子对音乐形态美的感性体验。他指出,奏乐的过程是可以知道的,开始演奏时,各种乐器合奏,声音宏亮而和顺,接着各自展开,音调和谐委婉,清晰流畅,余音如丝,袅袅不纸《孔丛子·杂训》载有子思的话“夫子之教,必始于诗书而终于礼乐,杂说不与焉””从这个意义上说,乐教的本质,便是对于礼乐制度这种外在形式、仪式背后的追根究底,是对于礼乐典章制度理论基础的寻求,进而通过个体的自我约束,成为具有道德理性的仁人君子。音乐具有别等级、明人伦的内在规定性,“仁”是孔子音乐思想的核心。孔子将“仁”与“圣”并列,作为“成人”的最高境界。“礼”是人际的正常秩序,人不能确立公正泛爱的仁义道德“礼”就成了形式,就没有了立足之地,“乐”用以陶冶人的情操、规范人的行为,人如果没有仁义礼智,“乐”也就失去了它的正常作用,不管多么好听的音乐也都无济于事”‘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论语·先进》)。在春风中沐浴咏唱,在自然世界中与大化流行,精神与天地相往来,这代表了孔子的赤子情怀。仁者之乐与孔子“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论语·公冶长》)的政治抱负和“庶之“富之’、“教之”(《论语·子路》)的治国三部曲都是吻合的,而所有这一切都必须是通过修己完成的。“子于是日哭,则不歌”(《论语·述而》)。孔子面对丧礼,为吊丧而哭泣,恻隐之心油然而生,便不再歌唱。

     “颜渊问为邦。子日‘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乐则《韶》舞。放郑声,远佞人。郑声淫,佞人殆。’”(《论语·卫灵公》)颜渊问怎样治理国家,孔子说抛弃郑卫之声,疏远奸佞小人,因为音乐的淫乱和花言巧语的小人同样均为祸端。子游教当地人礼乐,“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夫子莞尔而笑”《论语·阳货》)。子游为武城宰,以礼乐为教化方式,故邑人皆弦歌也。当孔子对子游用音乐教化在民众所取得的成绩“莞尔而笑”的时候,他认为自己的以乐化心之功已经实现了,故由衷地高兴。《论语·阳货》记载‘孺悲欲见孔子,孔子辞以疾。将命者出户,取瑟而歌,使之闻之。”孺悲是鲁哀公身边的人,前来求见,孔子称病不见。然而传话的人刚出门,孔子即取瑟弹之,又自和而歌,故意让孺悲听见。程子日“此孟子所谓不屑之教诲,所以深教之也。”(朱熹《论语集注·阳货》)这显属将音乐表达为一种因材施教的教育行为。乐所强调的是个人体仁行道时的精神满足,而不在于生活中是否一定有音乐共在。孔子音乐以无声之乐为不言之教,消解外在刻板的制度、规则,将“无终食之间违仁”(《论语·里仁》)作为思想性情进退的出路,对文明史之演进与民族文化精神的构建可谓意义巨大。

  

    进入专题: 礼乐     儒家     论语  

本文责编:wuyuku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718.html
文章来源:孔子研究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