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兴洪:越南在南海问题上的舆论宣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94 次 更新时间:2019-08-13 23:20:36

进入专题: 越南   南海问题  

柳兴洪  

   近年来,除加紧发展海上经济、海上军力和稳步推进岛礁建设外,越南愈加重视在南海问题上的舆论争夺。越南在其南海战略中,把强化舆论、法理争夺,推进以南海舆论宣传为核心的海洋海岛宣传视为提升其在南海软实力、巩固自身话语权、争取国际舆论的重要手段。分析和把握越南在南海问题上的舆论宣传体系、策略、路径及其内在逻辑,对于理解和主动应对越南的南海战略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近年来,围绕南海争端,越南在南海问题上的舆论宣传上基本形成了覆盖国家、军队和民间的组织体系。

   (一)国家层面。越南涉海、涉宣部门众多,在国家层面,南海舆论宣传主要采取高层统筹协调与政府分工相结合的模式,由相关宣传部门和海洋岛屿管理部门按照越共中央指示精神分工负责。从横向上来看,涉及部门主要包括越共宣教委员会、政府信息传媒部、自然资源与环境部海洋岛屿局、农业与农村发展部、国防部和国会国防安全委员会,其中越共中央宣教委员会居于核心地位,是越南南海舆论宣传的掌舵者;从纵向上来看,各涉及部门采取分层管理的方式在中央、省、地区和基层设立相应行政单位。例如,越共中央宣教委员会在各省(直辖市)、市、县(郡)均设立了宣教委员会,负责落实上级意图,统筹辖区内的宣传事宜;信息传媒部除在各省(直辖市)、市、县(郡)设相应的厅、局、处之外,还负责管理越南电视台、越南之声广播电台及出版社等媒体单位;自然资源与环境部、农业与农村发展部等均在各省(直辖市)、市、县(郡)设立相应的厅、局、处。越南横向的各大部门和纵向各级单位共同构成了遍及全国网状分布的南海舆论宣传组织体系。

   (二)军队层面。在越共中央宣教委员会指导下,越南人民军总政治局统管全军海洋海岛宣传工作,其下设的宣训局、民运局、中央军事法院负责军队方面“东海(即中国南海)主权”舆论宣传工作的具体组织实施,并在各军种、各级政治工作机关设立相应的业务机构。此外,总政治局下辖的军队广播电视中心、人民军队电影厂、《全民国防》杂志社、人民军队报社、人民军队出版社等军队“喉舌”,负责对内对外发声、引导舆论。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越南注重整合军队和地方力量、建立协作机制,将海军、海警等力量身临一线的特点与地方宣传资源丰富的优势结合起来,推动“东海”宣传社会化。越南人民军主动与政府、社会团体进行舆论宣传机制对接,各地方宣传平台、渠道已成为其对外发声不可或缺的重要支撑。目前,越南海军已与境内46个省市、15家中央媒体单位和多个社会团体签署了海洋岛屿宣传合作协议,建立了包括新闻跟踪报道、信息联合发布、平台资源共享、记者随舰采访、“东海主权宣讲交流”等多种协作机制且运行成效明显。据统计,仅2011—2016年期间,越南海军就参与协助地方拍摄、报道有关海洋海岛方面内容讯息5000余次,平均每年在地方媒体发布信息 4000 余条,先后派遣船只102艘次、飞机55班次,运送全国16500名代表、269名越侨到越占南沙岛礁“慰问”。

   (三)民间层面。近年来,越南围绕南海问题以国家动员形式进行的宣教活动使国内民族主义情绪日益激化,草根阶层、知识精英、社会团体等主动投身“东海主权”宣传炒作。在民间南海“维权”方面的传播中,包括青年学生、广大网民等在内的普通民众主要通过互联网、现代传媒等门槛较低的方式参与南海问题的讨论和炒作。相比而言,知识分子的作用则更为突出,他们主要通过著书立说、成立民间团体、以个人影响力煽动民众等方式发挥作用,其表现形式有:一是以大专院校、研究单位中学者为主的知识精英加大对南海岛礁争端的研究力度,积极为政府出谋划策提供智力支持,同时利用个人知名度和影响力呼吁民众和国际社会关注南海问题,煽动民众主动“维权”。二是加大投入,增设南海问题研究机构。如2009年设立“东海研究中心”和“东海研究奖学金”,旨在鼓励南海专题研究,以及发现和培养对南海研究有兴趣、有才能的年轻学生。三是利用自身的职业优势成立社会团体。如2009年越南律师协会成立,其主要政治任务就是研究和宣介南海及其岛礁的法理问题。民间非政府组织“东海研究基金会”以推动南海问题研究为己任,资助了大批南海问题研究成果和新闻报道作品,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政府在岛礁争端中的政策制定。

  

  

  

   舆论争夺与对抗作为国际话语权的延伸,一直以来都是各国政府宣扬其政策主张合理、合法的重要手段。随着海洋战略的不断推进,越南日益重视在南海问题上的舆论争夺。总的来讲,其主要策略有以下几点。

   (一)内外结合,统筹国内外两个舆论场服务“东海主权”宣传。在南海舆论争夺中,越南善于区分国内和国际受众,通过对内多层次宣传动员、对外广泛造势来达到“引导国民支持政府东海维权行动、吸引国外民众同情自身主张”的目的,从而使国内外两个舆论场互为支撑,避免相互掣肘和干扰。在宣传思路上,越南依靠政府全面管理新闻工作这一体制优势,通过控制拥有优先信息源的主流媒体来左右南海宣传的议题、议程设置,有选择性地引导国内外媒体的报道选题,以此影响国内外受众对南海问题的关注和认知。其具体特点有:一方面,对内在强调“东海主权”的前提下,重在引导,即通过展示其开展“东海主权斗争”的阶段性举措和政府“维权”决心,维持“主权”宣传热度,争取民意支持;另一方面,对外在强调尊重国际法和其“主权”权益前提下,偏重炒作,渲染中国在南海“蛮横强硬”形象,以示弱性的宣传战略迎合在西方社会有市场的“中国威胁论”,塑造自身“不惧强权”和“尊重国际法”的弱国形象,争取外部势力介入。

   (二)舆论造势与法理斗争相结合,强调舆论宣传和法理斗争的一体运用。在南海问题的舆论宣传上,越南注重以宣传为手段,以法理为“炮弹”,强调两者的一体运用。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越南开始系统拼凑、罗织以“历史上‘首先发现’、先占原则、大陆架原则、国家继承、实际占领和有效管理原则”等为主要内容的“东海主权法理证据体系”,并以此为依据开展大规模的法理化舆论宣传,在南海问题上“据法造势”的倾向愈发明显。在越共中央宣教委员会的统筹协调下,越南政府、国会、媒体在维权行动、立法保证、舆论造势上密切衔接、紧密配合,在力量组织、手段运用等方面一体化融合趋势明显。特别是在重要时间节点,越南紧贴其他“维权行动”进程,通过各种平台、渠道对中国南海主权管辖活动进行“法理解读”和舆论围攻,给中国制造舆论阻力,并牵制中国维权行动,主要表现包括:逐一对中国有关南海主权的法理证据提出辩驳,渲染夸大中国收复相关岛礁主权行动和维权活动的军事性质,强调“军事占领”得不到国际法的承认;片面解读国际法,即宣扬遵循国际法、条约、协议是解决有关争端的“最正确路线”,重申越南按照国际法享有“东海主权”的固有立场等。

   (三)舆论争夺与政治、军事、外交斗争相结合,注重舆论宣传的前置使用。近年来,越南政府充分利用国内外各种资源,继续实施其多维度的南海政策,推动南海问题国际化、多边化、扩大化、司法化。政治上,越南党、政、军高层定期“宣示主权”,展示保护海洋“主权”决心;外交上,多渠道抗议、评论中国南海主权管辖活动,主动迎合大国介入;军事上,重点加强海空军备,为其非法占有南海岛礁提供武力支撑;舆论法理斗争上,主动将“东海主权”宣传融入政治、军事、外交等“维权行动”并前置介入使用,紧贴国际形势和政治、外交斗争态势积极发声。比如,在南海“981钻井平台事件”中,越南自上而下的“东海”舆论法理宣传贯穿了冲突的始末,通过鼓动全民参与、选择性现场直播、公布撞船录像、冲突资料展示、发布纪录片等大规模的舆论炒作手段,并配合政治、外交和军事斗争将冲突扩展至国内、地区乃至联合国,试图制造压力迫使中国妥协让步。可以说,越南“东海”法理化宣传已成为其系统性“维权”举措中的重要一环,继续将舆论法理争夺嵌入海上“维权”行动的整体框架将会是其今后的一贯策略。

  

  

  

   反复炒作南海问题,是越南基于历史经验、现实需求的综合考量。在南海局势渐趋复杂的大背景下,越南通过国家立法、公共外交、民间活动等多种手段凝聚固化国家立场,内外联动推进南海舆论宣传,争取国内民意支持和国际舆论同情,不断推动南海问题国际化、复杂化、司法化。具体来讲,其做法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以建设海洋强国为总目标,密集制定相关法规政策,宣示南海“主权”主张。(1)推进国家立法,明确宣示拥有“黄沙群岛、长沙群岛”(越南对中国西沙群岛、南沙群岛的称呼)“主权”。伴随着海洋战略的形成和推进,越南以国家立法这一国家行为宣示“主权”的进程显著加快。1977年以来,越南相继发布的《关于领海、毗邻区、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声明》、《关于越南领海基线的声明》,均将西沙群岛列为其领土并提出一系列“主权权益”要求。进入21世纪后,越南进入了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的密集制定期,相继颁布了《国家边界法》、 《至2020年海洋发展战略》和《越南海洋法》等法律法规,为将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纳入其管辖范围打造法理依据,以法律条文为基础宣示其权利主张的合理性。2003年,越南通过《国家边界法》,将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正式划入其管辖范围;2004年,通过“对越南所属领海各岛礁、浅滩、暗滩统一命名的提案”,对西沙和南沙各岛礁重新命名;2009年,越南和马来西亚向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提交了“南海大陆架外部界限联合报告”,妄图以法理手段肯定其南海“主权”地位;2012年,通过《越南海洋法》,将“保卫国家主权和海上安全”作为其发展海洋经济的目的之一,以法律规定动员全社会力量参与南海主权斗争,攫取海洋权益。

   (2)完善海上执法力量法律依据,宣示对南海侵占海域的“有效管辖”。近年来,越南在海上执法力量立法保障领域进展迅速,通过国会立法、政府出台规定的方式促成海洋管理力量的扩容和专业化,为其管辖和侵占海域“保驾护航”。同时,越南还持续向国内外媒体宣介其“依法”维护海洋“主权”成效,宣示其对南海侵占海域的“有效管辖”。具体来讲,其在法律保障方面的主要成果有:2008年以来,相继修订《海警力量法》、《行政处罚法》,并出台了《海警在越南海域、大陆架与其他海上力量的协同机制》和《关于海警执法工作规程的规定》,为海警海上执法提供法律保障;为弥补海上力量不足,2009年通过《民兵自卫队法》,将其自20世纪70年代末就着手建立的海上民兵合法化,利用民兵亦兵亦民的特点为抢占和建设南海岛礁提供便利;2012—2014年期间,相继通过《关于渔监力量组织运作的决定》、《武器炸药及辅助工具使用管理修正法》、《武器炸药及辅助工具使用管理修正法的实施细节》,正式组建渔监力量并为其使用军用武器解绑;2015年,颁布《海洋岛屿自然资源与环境法》,自然资源与环境部成为海洋岛屿领域综合、统一的管理机关和牵头部门,与其他相关部门配合对海洋岛屿进行国家管理,其下辖的海洋岛屿局成为越南海洋和岛屿管理的业务机关。

(3)以政策拉动海洋经济发展,宣示其对“专属经济区的主权权益”。除国家立法宣示“主权”、成立海洋管理机构加强管控外,越南还密集出台优惠政策,鼓励发展海洋经济,宣示其有效占有。2000年以来,越南政府多次直接拨款补贴从事海产捕捞活动的渔民和企业。2014年,越南政府签署第67号“关于发展水产业的一些决定”,通过为船只建造提供优惠贷款、资助渔民购买保险、进行人员培训等方式对远洋捕捞进行补贴,这实质上就是鼓励渔民舍近求远到南海断续线内捕捞。(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越南   南海问题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671.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