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立显:柏拉图论公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42 次 更新时间:2019-08-06 00:04:52

进入专题: 柏拉图   公正     理想国  

程立显  
但这些条件本身组成了公正的实质要素。柏拉图的主张类似于实用主义观点,因为他声称,凡对国家有用的便构成公正,也同样构成真理。

   (6)从总体上看,柏拉图赞成一种混合政制,既有民主自由成分,又有独裁主义因素。他认为,一种社会制度,不仅是民众的真正代表,而且也应适当照顾个人情况。教育是政府最重要的职能,教育不分男女。[1]337

   那么,谁能胜任公正国家的最高统治者呢?谁能实施理性的统治呢?柏拉图明确地答道:“哲人王。”一个公正既体现于政治安排也体现于灵魂的国家,只有靠哲人才能建成和守成。为此,对于被授予统治权力的哲人们,柏拉图拟定了教育计划。他提出的教育课程,赋予辩证逻辑以头等重要的地位,让它引导哲人们走近可认知世界的极限。柏拉图将辩证逻辑定性为从所有感官经验中抽象出来的一项技艺,用来进行概念的分类和相互联系的研究。

   柏拉图特别看重教育的作用。他提出,可以把一些人教育培养成为统治者,另一些人成为护卫者和辅助者,而大多数人成为被统治者,这样就能保持公正社会的等级划分。他还主张采用优生控制和选举的办法,确保适于教育成统治者的人能得到这种教育。为了使普通百姓心甘情愿,要对他们讲解灵魂的金属属性:统治者的灵魂是金、银等贵金属的,而被统治者的灵魂则是铁、铜等贱金属的。如前所述,柏拉图相信天才的存在,相信有天生的聪颖和愚钝之别,而精巧的洗脑宣传——他所谓的“高尚谎言”——可以确保下等人甘于接受下等地位的事实。由此可见,柏拉图公正思想的基本要求是:天生的统治者就应该进行统治,天生的奴隶就应该当奴隶。如此看来,维护阶级特权确实是柏拉图国家公正的实质所在。他的公正理论和哲人治国论,通过强调阶级特权,把“谁来统治国家”的问题置于政治理论的中心。

   总之,柏拉图认为,渴望民主政体就如同让裁缝修鞋、让江湖庸医看病一样愚蠢。可是,对于如何选择治国专家、如何辨别专家和骗子,柏拉图未能提供任何可靠标准。在人类历史上,自选自封的“哲人王”式统治者给人类造成的伤害,实际上远远大于由民主选举和民主罢免的统治者所造成的伤害。

  

   七、批评与小结

  

   在抨击柏拉图公正思想的等级制的反民主本质时,波普尔坚持认为,柏拉图硬说他的极权主义阶级统治是“公正”的,而人民使用“公正”一词的一般含义却恰恰相反,即指平等;柏拉图在其理想的社会安排问题上对“公正”术语的用法是带有欺骗性的。波普尔的结论是,柏拉图的公正理论意在遏制当时的平等主义、个人主义和自我保护主义的倾向,意在通过创建极权主义道德理论,重建部落制度的所有权。[10]119在他对柏拉图思想的评论和批判中,下述论断特别值得注意:

   由于柏拉图的极端集体主义,他连对人们经常呼唤的公正问题都不感兴趣,也就是对公正地权衡有争议的个人权利不感兴趣。至于解决个人对国家的权利要求问题,他也不感兴趣,认为个人总是低于国家。柏拉图说:“我根据对整个国家的最大好处来制定法律。……我公正地将个人利益置于低等价值层次。”[22]他唯一关心的是作为整体的集体本身。在他看来,公正就是追求集体躯体的健康、统一和稳定。[10]

   然而,尽管存在上述理论谬误,柏拉图的理想国设计仍然不失为古希腊哲学的宝贵遗产。他自己也知道他的“理想国”理想很难实现,那么,其理论设计意义何在呢?他的回答是,为人们提供一个评判现实国家的公正标准。这一说法道出了社会公正思想在人类历史上的重大功能。

   自柏拉图以来,社会公正之梦鼓舞了一代又一代的思想家,涌现了无数理论巨著。人类社会到底应如何安排才能实现公正?柏拉图的公正探索形成了西方公正思想史上的第一个理论高峰。其后两千多年来,正是在对柏拉图哲学的持续批判和继承过程中,一代又一代的卓越思想家们不断探索和更新着“什么是公正”的永恒问题,不断推动着人类道德和社会公正的演进。

   就其整个思想体系而言,柏拉图也是少数几个具有世界意义的大思想家、大哲学家,他对西方文化以至人类文明的持续影响怎么估计也不会过高。正如英国现代哲学家怀德海(A.N.Whitehead,1861-1947)所说,西方哲学传统的一般特点是对柏拉图的一系列注释。[12]26由此可见他对西方文化的影响之深刻久远。有学者类比说,柏拉图学说之于西方传统文化,犹如孔子儒学之于中国传统文化。此论似乎不无道理。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举世闻名的哈佛校训,颇令学人无限遐思。

  

  

    进入专题: 柏拉图   公正     理想国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伦理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587.html
文章来源: 《党政干部学刊》 2018年10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