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维铮:毛奇龄死后遭文字狱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89 次 更新时间:2019-08-01 00:41:14

进入专题: 毛奇龄   文字狱  

朱维铮 (进入专栏)  
当然,这个孱头皇帝,要在这年十月十日(西历11月7日)慈禧太后庆辰前后,采取措施或做出姿态,期求保持国内局面稳定,至少不出令慈禧扫兴的民间骚乱,便不言而喻。

   一瞥光绪甲午年的满清官方记载,就可知清日开战前半年,皇帝为营造慈禧庆辰吉祥氛围,不断用奉太后懿旨名义发布上谕,普赐满汉贵胄官员爵赏,不忘表示关注民瘼。无奈帝国已整体腐烂,官逼民反事件此伏彼起,尤其京师治安糟极,多次发生民人革吏闯入紫禁城内“叩阍”奇案。

   河南是民间“会匪”闹事严重的诸省之一,这年又出现“龙会”聚众造反。会首被杀数人,但会众抓不胜抓。于是河南学政邵松年奏请皇帝治心。此人乃帝师翁同龢的常熟同乡和世姪,在翁掌教的翰林院庶吉士散馆时(光绪十二年),名列第一,其奏得上谕普发各省督抚执行,无疑获翁师傅臂助。

   然而清帝及其文胆,为求全民“一道同风”,端出的文治教材,竟是皇帝的七世祖于二百三十九年前(顺治十二年)的《御制劝善要言》,且不说此书随即被满洲权贵鳌拜等弃若土苴,即如其中教化被征服的汉人士民甘做顺民的什么劝善格言,不也早被皇帝高祖乾隆敕编《贰臣传》之类宣称属于伪道德了吗?这时清廷却令各直省督抚“重刻宣讲,以裨风化”,倘若真有效应,那不可能出现化士民为满洲臣仆的返祖现象,而只可能预先为慈禧政权堕为“洋人的朝廷”制造顺民。

   至于光绪皇帝听从翁同龢师徒主意,为了整肃“士习人心”, 拿出的祭旗牺牲,竟是死去一百八十一年的毛奇龄,并且是毛奇龄晚年自毁其版的《四书改错》,则是为清代文字狱历九帝而不息而增添一起新例。翁同龢任光绪帝师傅近二十年,讲史是他授教的一门主课。他熟知清朝的统治政策史,并数度担任翰林院庶吉士的总教习,而同邑世交邵松年更属入室门徒。如果说,邵松年要求光绪严禁毛奇龄《四书改错》的奏折,实为复述翁同龢的看法,应该没有疑义。

   邵松年的奏折,全文洋洋近千言,首谓朱熹集孔子的道学之大成;次引康熙《御制朱子全书序》和乾隆六年查办谢济世“肆诋程朱”的上谕,说是“我朝”尊崇朱熹已列为功令。往下呢?就是控告毛奇龄《四书改错》非圣无法。

   邵松年或说翁同龢,明知毛奇龄闻知康熙将朱熹升配十哲之列,即自毁《四书改错》书板,因此不仅幸免康雍乾三朝文字狱的劫难,而且也没有收入嘉庆元年重刊的《毛西河先生全集》,那以后也只有私刻单行本在坊间流传。令他们恐惧的,是同、光间石印书普及,“而毛奇龄所著《四书改错》,亦已洋印遍行天下”。

   毛奇龄关于四书的著作,凡十一种,其中《论语稽求篇》、《大学征文》等多种,同样以朱熹《四书章句集注》作为靶子,在康雍乾三朝广为流传,而《四书改错》不过是通行诸著的论点集合,为什么邵奏对诸著不予声讨呢?原因很简单,因为那些专著已收入乾隆钦定的《四库全书》,或收入《西河全集》而未在乾隆朝遭禁。翁同龢是久历官场的老政客,深谙趋避权术,怎敢冒犯康乾“列圣”而授人以柄?而要求清廷严禁《四书改错》的“洋印”本,既可进而株连毛奇龄有关四书的各种著作,又突显一个“洋”字,杜绝可能借康熙曾表彰毛奇龄,而乾隆也曾以毛奇龄“素有文望”,不欲对他声讨作理由,反过来攻讦翁、邵非议“列圣”。

   光绪帝命各省严禁《四书改错》的上谕,除《光绪朝东华录》外,未见清末民初其他私修文史诸书记载。即使《光绪朝东华录》,也未见任何封疆大吏回应执行情况,包括自称最为关注“圣教兴衰”的湖广总督张之洞。倘说这与清日战争已经开打有关,却不尽然。谁都知道英法联军将咸丰帝驱出北京以后,满洲爱新觉罗氏的“家天下”就现败兆,同时在镇压太平天国和捻军战争中崛起的湘淮军头,渐成藩镇割据态势,也使行省督抚权力膨胀。慈禧太后有本事把同治、光绪两名儿皇帝乃至宗室王公玩诸股掌,但要随心所欲摆布地方政军头目,早已显得力不从心,何况尽人皆知为傀儡的光绪帝。休说光绪和翁同龢之流,借着《四书改错》背离祖宗“崇尚正学”名义,督责疆臣严禁,必然引发地方舆论骚动,正好与各省大小官僚视“地方安静”为政绩表征的积习相悖,就说他们赞同清廷重申舆论一律的文化专制政策,也无法实现。一个从头到脚都烂透了的腐朽体制,能够如雍正、乾隆时期掀起文字狱吗?

   从光绪上谕中得益的,只有毛奇龄。它唤起了清末学者对久已淡忘的毛奇龄其人其学的注意。不信,请看章太炎《訄书》重订本关于毛奇龄变节的批评。

  

  

进入 朱维铮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毛奇龄   文字狱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525.html
文章来源:《重读近代史》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