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维:中美贸易战,是一场冰冻和平之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18 次 更新时间:2019-07-31 15:25:34

进入专题: 中美贸易战  

潘维 (进入专栏)  

  

   在21世纪第一个二十年行将结束时,国际关系呈现出美中严重对峙的新局面。如何理解美中对峙,理解这个新的世界大局?

   用历史的眼光看现在,是理解现在的普遍和有效办法。但历史眼光有方法论问题,历史不重复,太阳下每天都发生新鲜事。21世纪的国际关系正在发生重大变化。

   理论为理解过去和现在提供了大多数概念,援引各种现成的国际关系理论也是办法。尽管社科理论对未来的预见力并无根据,但理论翻新,为新事提供包含旧事的新解,能促进知识进步。

   国际关系理论研究什么,有什么用?国际关系理论研究战争与和平;能解释战争的原因与和平的条件。

   沃尔兹的“结构”现实主义认为,破解战争与和平的密码藏在国际“结构”里。国际结构即大国相对实力的状态。主要大国间相对实力的变迁塑造结构变迁,结构变迁塑造战争与和平。

   现实主义理论把自己溯源到《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作者是古希腊雅典城邦的修昔底德。书成时,2400年前的那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还正在进行。该书主要叙述雅典城邦与斯巴达城邦的利益冲突,但其中有句近乎常识的判断:战争的根本原因在于斯巴达对雅典迅速崛起的恐惧。现实主义理论之源就是这一句话。

   在抵抗波斯侵略希腊的战争中,雅典一举上升为主力。骄傲的雅典在战后大力对外扩张,压迫其他城邦缴纳保护费。由于斯巴达强大,与雅典一样是希腊城邦效法的典范,所以是雅典扩张的障碍,雅典采取了敌视斯巴达的政策。修昔底德不知道:伯罗奔尼撒战争的双方都是输家,出兵帮助斯巴达、给雅典最后一击的波斯也是输家;赢家是半岛北方名不见经传的“马其顿”。

   实力对比变化的“结构”能解释“误判”?雅典能否与斯巴达合作,让两匹马共同拉动希腊城邦世界?因“恐惧”而发动战争的斯巴达一定要恐惧、必须发动战争?

   国际结构的变迁取决于国内状况。外部压力可能促使国家衰弱,也可能促进国家强大;缺乏外部压力的效果也一样。核武器本身不是结构,却塑造“结构”。核武器是否改变了战争的原因与和平的条件,甚至改变了战争与和平的定义?

   国际关系理论不只有“结构现实主义”。但“其他”理论大体属于唯心的“理想主义”,不强调物质实力,也不强调战争,主要解释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长达70多年的和平。有的理论强调“观念”塑造国家利益,强调“观念”实力的分布,演变成今天的“软实力”概念及“讲好中国故事”;有的强调以“自由市场观念”为基石的“国际机制”导致和平;有的强调全球经济分工导致合作与和平;还有的强调“政治文化”,即各国不同政体及文化传承导致战争与和平,如中华文化偏好和平、美国文化偏好战争,自由民主制导致和平、其他制度导致战争。还有强调性别的,称女性领导外交国防导致和平,男性导致战争。

   然而,迄今为止,各大国都注重物质实力对比和更先进的武器,关注核武器及其扩散,关注影响实力对比的结盟交友。地缘政治研究显然还是国际关系研究的基本功。

   翻新现有的理论,有助于理解美中对峙的国际新态势。

  

   一、不变的国家:国际关系的主体

   自美中对峙开始,以往半个世纪里被津津乐道,几乎被提升为“国际体系单元”的跨国公司、国际NGO、官方和非官方的国际组织,全都黯然失色。国家(nation,加“民族”二字,译作“民族国家”,是蛇足),特别是大国、超级大国,还是组成国际关系的主体,中小国家是大国结盟交友的对象,这个判断已经熬过了半个世纪的挑战。

   与21世纪之前相比,国家有什么变化?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国际关系变成了“大国”甚至“超级大国”间的事。传统的欧洲列强和亚洲的日本变成了“中等国家”。春秋末的吴越争霸曾震动中原。但仅半个世纪后,起初有数百成千城邦/国家的“春秋”时代就被仅有7大国的“战国”时代终结。吞并了吴国的越国被楚国吞并,什么“震动”都没有。

   土耳其的摇摆,南亚的印巴对峙,阿拉伯人与波斯人在中东的对抗,并非文明的冲突,而是域外大国地缘政策的结果。

   现实主义强调地缘政治,即强调地理条件的结盟交友政治,以改变大国间的实力对比。然而,从根本上说,是大国间相对实力的增减塑造了结盟交友状态的变化。

   若形不成统一的对外政策,区域经济共同体无力构成国际体系的单元。这些区域经济共同体有大有小,大中套小。其内部关系各自不同,有的紧密、有的松散,不过这些仅能反映经济联系的松散或紧密,无力形成稳定的、统一对外政策。

   因为协调对外政策,东盟引人瞩目。但在大国对峙的撕扯下,东盟对外政策协调很有限。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各种经济共同体没有明显进步,因为被各种外部势力任意撕扯。南美洲的经济共同体能否进步到欧盟的程度?共同的语言和宗教,以及各国经济社会发展程度的均衡性,如人均GDP都在1万美元上下,似乎意味着统一对外政策的巨大潜力和希望。但南美洲与美国近在咫尺,很难办成不符合美国利益的事。

   欧盟是另类。那个超国家的奇特结构远远超出了“经济共同体”范畴,经常制定统一的对外政策,成为当今国际关系里举足轻重的一方,难以预料的因素不定哪天就刺激出一个近5亿人口的“欧罗巴合众国”。然而,正如比利时的政治被荷兰语区和法语区撕裂,布鲁塞尔的权力不在布鲁塞尔。不仅柏林和巴黎在对外政策上的一致性不太稳定,欧盟内部东西南北的各方势力比日耳曼和拉丁的“两分”复杂得多。

   而且,面对强大俄罗斯军事力量的欧盟,并无统一的军事力量,要依赖美国保护。若非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期登陆欧洲,西欧会被战胜德国的苏联吞并。诺曼底登陆与其说是给了法西斯德国最后一击,不如说是美国拒止了苏联西进。欧洲民众感激美国保护了其自由生活。

   为什么“民族斗争高于阶级斗争”?就促进文明演进而言,人类群体间的生存竞争远比群体内成员间的竞争更重要。原本游荡的狩猎采集部落聚合为定居的城邦,城邦聚合为国家,国家聚合成大国,几乎就是人类文明史的全部。

   超级大国可以被击败,却难以被消灭,重新崛起的希望比中小国大得多。成为超级大国有四大条件:广土、众民、先进强大的军队,第二次核打击力量。俄罗斯有广土,却缺乏相应的众民;印度和日本有众民、却缺乏相应的广土;巴西有广土众民却缺乏强大和先进的军队,也没有核武器。

  

   二、新兴力量:核武器与长期和平

   在21世纪,长期和平是可以预见的。由于本国战争力量不可靠,所有“旧”文明都从长期和平中看到了“复兴”希望,并努力追求复兴。长期和平就是复兴的“战略机遇期”。不仅中国想“伟大复兴”,还有阿拉伯、伊朗、土耳其、印度、俄罗斯、欧盟。自二战后赢得了绝大多数“战役”却从未赢得过“战争”,世界霸主美国也要从世界各地收缩,从而“再次伟大”。

   强盛的阿拉伯帝国曾持续了500年,但那帝国800年前就灭亡了。缺少强大国家为依托,阿拉伯人复兴的希望最渺茫,土耳其和伊朗的情况也类似。而行将拥有世界最多人口的印度则满怀希望。在复兴大潮里,中国潜力最大,广袤国土上有占世界1/5的人口,加上1万美元的人均GDP,加上先进强大的军队,再加第二次核打击力量,中国的崛起正在迅速改变国际结构。

   结构变化会导致战争?雅典的迅速崛起会导致伯罗奔尼撒战争?是结构迅速变化还是敌意和恐惧导致战争?这些也许不再重要。关键在于,什么导致了长达70多年的世界和平?

   “第二次核打击力量”指的是在遭受饱和的核攻击后,依然拥有彻底摧毁对方的核报复能力,即让双方同归于尽的能力。

   由于第二次核打击能力,“冷战”中出现了“核威慑”理论。这个理论的逻辑分三段:

   1. 第二次核打击能力确保双方相互摧毁,同归于尽,战争从此不再有胜负;

   2. 为胜负而进行的常规战争会“升级”,越接近失败就越接近于使用核武器;

   3. 一旦使用核武器,核威慑失效,人类末日就降临。

   换言之,核武器仅能用于(心理)“威慑”,是“绝对武器”,不是“常规”武器,不是“可使用”的武器。

   第二次核打击能力是保障大国间不发生战争的绝对力量,从而维护了世界的长期和平。有核国家集体承诺对无核国家不使用核武器。也就是说,非核国家大多处在核保护伞下。

   由于第二次核打击力量,和平是可以预期的。于是,极的数量,即“单极、两极、多极”,同国际关系的“稳定性”,即大国间发生战争的概率,没关系。当沃尔兹的“结构”与战争无关,就与和平也无关,没有战争也就无所谓和平。

   然而,有三个现象令人困惑。

   第一,在美苏争霸的“冷战”时代,为什么双方都没有“足够”的概念,各自积累了多达两万个核弹头?

   第二,明知常规战争有“升级”到核战争的可能,也就是“战败/战胜”已经不可能,为什么超级大国迄今还在激化针对彼此的常规武器竞赛?

   第三,美国明明懂得常规战争有“升级”可能,为什么还在不断公开谈论制造和使用“战术核武器”,也就是“能使用”的核武器?“核威慑”理论发明于美苏冷战期间,美国学术发达,对核威慑的理论研究最深入,为什么反而是美国在挑战核威慑理论?

   第一,核威慑的本质是心理战。世上从未有过核国家对核国家的战争,核威慑理论未经现实检验,使用核武器和行使核报复有不确定性。如此,囤积比对方更多的核弹头,为的是向对方不断昭示核报复的决心,从而降低不确定性和赌博心理。

   第二,“打赢”了冷战,美国再无平衡其军事实力的对手,赌博心理大幅增强。美国因常规军力优势而偏好“战争边缘政策”,本意是使对方因承受不住心理压力而投降。但心理压力是双方的,战争边缘政策可能失控,导致战争。一旦有大国卷入,常规战争会升级,有升级到核战争的不确定性。

   核威慑是心理战。据说,在苏联对华使用核武器的压力下,毛泽东曾向美苏双方公开自己的战略:若苏联核打击中国,尽管中国核弹头数量少,运载工具飞行距离有限,但会全部扔到亚洲的美军头上,打破美苏核平衡,并让中国人迅速移居广袤的西伯利亚。核威慑崩溃的前景不确定,但这种不确定就是确定。

   核威慑理论系着全人类的生存,“潘多拉的盒子”绝对不能被打开。核威慑理论未经实践检验,却不可检验,不能失效。使用“战术核武器”的国家必须遭到所有核国家至少“对等”的核报复。这种共识不难形成。

   核武器的“不可使用性”,能解释核大国间常规武器竞赛的不断升级。然而,因为中国的克制,美国打击中国的军事威胁貌似占了上风,却极其危险。中国一贯在“忍无可忍”之后才“后发制人”,追求一击制胜,绝地反击没有升级的阶梯。

   而今常规武器竞赛进入了太空、进入了网络世界、进入了数字般精准的对生产和生活基础设施的廉价打击。而且,高爆弹药运载工具的飞行速度达音速的5倍甚至10倍,防不胜防。然而,在数字技术门槛不断降低的时代,打击技术的垄断期限越来越短。无论军事打击伊朗还是朝鲜,美国的胜利都不是确定的,美国显然已经意识到这个现实了。

用“网军”进攻他国的“超限战”,与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使用化学武器一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潘维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美贸易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509.html
文章来源:观察者网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