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志浩:沉郁顿挫魏敦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12 次 更新时间:2019-07-31 12:58:23

进入专题: 魏敦友   法哲学  

谢志浩 (进入专栏)  
王生是一个好人,与人为善。魏敦友的老大哥,真的是挚友。好朋友一辈子。魏敦友来到北京医学专科学校,第一天下班之后就由王生带回家了。魏敦友来到这里,最初还有点拘束,王生说——这就是自己家,别把自己当外人。王生打开酒弄好火腿和罐头:能喝点呗?魏敦友饮了一小杯,王生见魏敦友可以喝一点高兴坏了,找来好几个人陪着。魏敦友心里特别暖和,那天的际遇非常神奇。

  

   魏敦友最初担任校办公室秘书,秘书容易吗?办会、办事、办文,上行文,下行文,只许办好不许办坏。魏敦友的日常工作——跟着校长和书记开会做记录,有时还给校长起草报告。校长还挺幽默:这个稿子是小魏起草的,报告要是好大家表扬他;要是不好大家批评他。大家反响不错,稿子得到认可,魏敦友这才释然。魏敦友有着很好的文笔,只是以前一直读书没有工作经验,没接触过实用文,为了起草报告可是下了功夫了。魏敦友给校长起草报告要有气魄,要以校长的口吻行文,秘书不简单的地方就在这儿。古人代圣人立言,敦友代校长立言。

  

   医专食堂平常只能保障中午有大米饭晚上则没有,魏敦友是南方人吃不惯北方饭食,校长专门给食堂打招呼保障敦友晚上也能吃上南方饭菜,魏敦友当时在医专受待见的程度可窥一斑。不少同事建议魏敦友:小魏别走了读完研究生还回来,领导这么重视你前途不可限量啊!一直这样就好了,事实并非如此。

  

   往事并不如烟。1988年9月学校招来了第二级学生,校长看到人手不够让魏敦友担任班主任,王生还在办公室给魏敦友留着办公桌,魏敦友觉得锻炼一下也好,于是前往教务处报到,正好赶上了北京春夏之交的风波。

  

   魏敦友担任班主任赶上了1989年学潮,载沉载浮,顺流逆流。风波之前在北京医学专科学校特别光鲜特别荣耀,可以说是光荣与梦想;风波过后一下子坠落到深谷体会到了校园政治幽暗也更加真实的一面,风波过后的清查给年轻的魏敦友带来了未曾有过的屈辱。

  

   魏敦友因为落差特别大感受也就格外强烈。魏敦友不当班主任不带学生一直在校办,那么“秋后算账”环节就会比较超然,不会有那么大的“把柄”让人拿住。但是,历史不能假设。魏敦友带着学生不经意间卷入了时代风潮,人生中一次惊心动魄的大事件。风波过后有关部门进行“秋后算账”,追查时遇到小人打“小报告”,北京医学专科学校主事者对魏敦友产生了疑虑。

  

   大学毕业一年的“老夫子”哪里见过如此阵仗,魏敦友内心异常愤怒以至于看着看着报纸,双手禁不住抖动起来。王生大哥开导: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定定神,有什么呀!魏敦友想一想也是,读了这么多年书遇到小人难以自处,哪里是爱智!哪里是读黑格尔出来的呀!哪行呀!

  

   魏敦友一下子定了神了,但,追查期间的紧张气氛依然让魏敦友喘不过气来。魏敦友这个人有那么一点仙气,冥冥之中有心灵感应。魏敦友头脑之中闪过一个念头——仙桃老家来一封电报,电报上写着“父病速归”,赶紧离开这个是非场!

  

   魏敦友刚动了这个念,就听到传达室:“魏敦友有电报”。打开电报一看——“父病速归”。魏敦友刚一动念正好就有电报真是太寸了!魏敦友把电报给王生大哥一阅,王生赶紧去找校长,时间凝固了: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快一个小时了,王生才回来。“小人”给校长、书记打“小报告”:魏敦友假造电报用以逃避政治审查。

  

   王生从校长那里回来后跟魏敦友说:赶紧走,十万火急!惊心动魄,步步惊心,感觉魏敦友和王生是两位地下工作者。王生问:“钱够不够”?“不多”,王生即刻开证明信,即将下班的财务处工作人员对魏敦友比较友善,特事特办支给三百块钱。魏敦友拿到钱骑着北师大同学送的自行车一口气骑出去二十公里。

  

   离开母校一年零二个月零四天,魏敦友重新回到北师大见到杨寿堪先生,杨老师感慨万端:敦友参加一年的工作,晚一年读研究生,没想到,惹了这么多事端,遇到了这么大的麻烦。惴惴不安的杨先生为魏敦友担忧: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确实啊,差一点回不来!

  

   魏敦友在北京医学专科学校遇到王生,冥冥之中的缘分。王生一生既平凡又不平凡,颇有几分传奇色彩。王生作为一位复员转业军人,允文允武,文武双全。王生有才情有学识,恪守信义笃于友情,活得真实坦荡。魏敦友博士毕业,王生“命”魏敦友把博士论文寄过去,仔细阅读以后激动不已夸赞敦友写的好。王生大哥得知魏敦友“跨界”并在《法制日报》发表文章,“命”当警察的儿子拿回来一份当期报纸,复印多份分发给朋友和同事。

  

   这么好的一个人,上天待王生却很薄,没有好命。王生从部队转业来到北京医学专科学校担任党政办主任,踏踏实实兢兢业业就是升不上去。王生向魏敦友倾诉摇头叹气无可奈何,政治上的际遇不说也罢!王生在公路边上被汽车撞倒,撞得非常之严重,脾胃都破裂了,但,大难不死。王生大哥受到很大的摧残,万幸的是头脑和思维没有受到更多影响。

  

   王生不到岁数就退休了回到牛栏山老家养老。魏敦友前往牛栏山,王生大哥早早在村口迎着魏敦友。老友见面特别感怀特别感慨,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魏敦友有一天接到王生的电话,话筒里传来王生的哭声:小魏,我好想你啊,恐怕再也见不到你了。魏敦友说,那么大的灾难都过来了,不会不行的,等我有时间就去看你。魏敦友后来发现,那一次通话其实是王生与朋友进行告别。有感于此,魏敦友写了一篇《潮白河之魂——怀念王生》,有才情有担当的王生大哥是魏敦友生命旅途中难以忘怀的人。

  

   魏敦友的人生际遇,发小谢炳彪、北师大哲学系Y同学、北京医学专科学校王生、二姐,很早就离开了这个世界。令人不禁感慨,哲学确实是与死亡相联结。

  

  

   当年魏敦友在北师大求学时整天抱着黑格尔,同学称之为“老夫子”。1992年北师大研究生毕业分配到湖北大学哲学研究所。东方风来满眼春,市场经济的大潮席卷大江南北长城内外。魏敦友也“咸与经商”,商海闯荡不及两个月感到不适回头上岸。

  

   魏敦友1994年考取武汉大学杨祖陶先生博士生并于1997年毕业,“老夫子”面壁十年终于出徒了。1998年回到湖北大学哲学所,哲学所的黄金时代一去不返风流云散。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湖北大学哲学所多位同仁上演“敦刻尔克大撤退”,远走他乡。张志扬、陈家琪南下来到海南大学,朱正琳北上来到北京参与文化思想刊物《东方》的创办,《东方》停刊后参与中央电视台“读书时间”栏目的策划。哲学所虽有新人加盟,但,确实式微了,敦友颇为落寞。

  

   湖北大学哲学所随着资源整合并入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具有平常心的江畅先生怕冷落了魏敦友博士,提议魏敦友担任新创设的法学系副主任。一个“礼遇”性质的安排使得魏敦友开始与法学结缘。魏敦友的说法,哲学池塘里的一条鲫鱼成为法学池塘里的一条小虾。魏敦友在法学系教外国法律思想史、外国法制史、中国法律思想史、中国法制史、法理学、宪法。江畅先生一下子把魏敦友推到了法学界,堪称促成魏敦友学术转型的“第一推手”。

  

   魏敦友开始向法学领域大举进军,湖北大学位于武汉沙湖之滨,第一次主持法学系学术研讨会时,心雄万丈的魏敦友开宗明义:咱们要开辟中国法学的“沙湖学派”。敦友素有大胸怀、大抱负,绝非徒托空言!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是理想主义的时代,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是经验主义的时代,文史哲逐渐退潮政经法逐渐成为舞台的中心。历史正在经历由人文学科到社会科学的转型,有利有弊,利弊相间。理想主义被放逐忍受侮辱与损害;经验主义来到中心增添喧嚣和骚动。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居于核心的文史哲风波之后沉郁顿挫了,1992年邓公南巡市场经济风起云涌,中国大陆向世俗化功利化实用化进行急遽转型。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政经法逐渐居于核心,政治学、经济学、法学、社会学日益成为“显学”。

  

   随着人文学科的边缘化,很多老师沉溺于打牌,敦友整天被拉去打牌。如此的时代,如此的际遇,长此以往,只有眼前的苟且,哪里还有诗和远方!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为了实现学术理想,魏敦友决定远走高飞。

  

   魏敦友从湖北飞到广西寄居邕江之畔就职于广西大学法学院。敦友一直没有放弃对学术的追求,2001年到复旦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合作导师为黄颂杰、俞吾金两位先生,研究方向为“西方自然法的渊源与演变”。俞吾金先生知道魏敦友志在法哲学,交心时不止一次说:敦友啊,当代哲学的核心是法哲学呀!遗憾的是,俞吾金先生未及详细阐释法哲学何以是当代哲学的核心,就在哲学研究的“壮年”告别了这个世界,那一天是2014年10月31日。

  

   魏敦友表面上离开了哲学的池塘跨越到法学的池塘,搞的是法哲学,但,一刻也没离开哲学,万变不离其宗,黑格尔就研究过法哲学。哲学是对这个世界的深刻观照与省思。法学也不例外。

  

   也就是说,魏敦友其实一天也没有离开过哲学,只不过“哲学”前面添加了一个——“法”字而已。杨祖陶老先生听到魏敦友由哲学跳到法学,当即皱了一下眉。魏敦友本来是哲学池塘中的一条“鲫鱼”,魏敦友博士论文写的那么好,那么高的悟性,那么好的潜质,加以受到杨寿堪、杨祖陶、黄颂杰、俞吾金那么多名师的熏陶和点拨,依照既有的轨道滑行,假以时日,一颗冉冉升起的学术新星,只是早晚的问题。

  

   魏敦友由哲学跳到法学已经令人不解了,还要离开武汉三镇的师友,令人情何以堪!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挽留得住。魏敦友义无反顾,离开了西方哲学的圈子,也离开了武汉的学术群落,不明就里的师友并不认可魏敦友的“跨界”,还在那里窃窃私语——“背叛师门”!“大逆不道”!

  

   魏敦友毅然决然离开哲学界,极有可能成为一大学术公案。志浩君不妨蠡测一下。敦友还在北师大读硕士研究生时便已发现海德格尔和庄子之间有异曲同工之妙。魏敦友十分钦慕有着强烈文化自信的钱宾四先生,钱宾四先生坚守中华文化主体性。魏敦友的博士生导师——杨祖陶先生和“副导师”——邓晓芒先生,存在以西方剪裁中国的取向,这种取向与魏敦友秉持的理念不是那么对接,甚或存在严重的冲突。

  

杨祖陶和邓晓芒两位先生对西方文明具有同情的了解,言谈话语流露出对中国文明的淡漠。(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谢志浩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魏敦友   法哲学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当代学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50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