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志浩:沉郁顿挫魏敦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12 次 更新时间:2019-07-31 12:58:23

进入专题: 魏敦友   法哲学  

谢志浩 (进入专栏)  
将生活作风问题看得很重,Y同学“发落”回原籍。此时Y同学之父已调往新疆,Y同学亦步亦趋在新疆一所中学当起了老师,Y同学想要投考陕西师范大学。

  

   魏敦友盼着传来好消息,最后却传来——Y同学溺亡了。魏敦友分析Y同学极有可能自尽身亡。Y同学的际遇在魏敦友爱智之旅中留下了很深的烙印,难以忘怀。魏敦友写一篇文章怀念情谊甚笃的Y同学,试图掀开那份心结。

  

   魏敦友在中国法政地图中的独特之处,就在于拥有完整系统的哲学教育背景。本科、硕士、博士所习皆为哲学,博士毕业之后还有复旦大学博士后的经历。坐井观天、闭目塞听的法学界不大欢迎这位哲学博士。魏敦友从事法理学有着先天的“不足”,“不足”的地方呢,属于“跨界”,没有法学教育经历;魏敦友又有着特殊的“优势”,“优势”在于站位高,魏敦友到来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中国法理学和法哲学之所以未能取得实质性进步,志浩看来,就在于魏敦友进入法学池塘之前,中国法学界尚未有一位像魏敦友这样具有系统哲学教育背景的学人。

  

   魏敦友是一个有着哲学追求的人,以思想作为人生的志业。有心人天不负。魏敦友在北京师范大学找到了精神家园,立志成为爱智者。1988年魏敦友大学毕业时试行推荐免试研究生。三个名额分配给了排名前三位的同学,魏敦友是其中的一位。

  

   魏敦友对黑格尔有着异乎寻常的热爱,简直就是一位“小贺麟”。魏敦友找到系主任——杨寿堪先生。杨先生是北师大特别有实力、特别有分量的学人。中正平和的杨先生问魏敦友:为什么跟着我学西方哲学呀?魏敦友就把李泽厚先生的一句话,‘学哲学最好从西方哲学去切入’讲给杨先生听。杨先生听完表示赞许。

  

   李泽厚先生乃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有学问的思想家,魏敦友转述李泽厚的说法。杨寿堪先生说:行,可以,但,不巧,今年名额都用了,我这没有名额了,这样吧,小魏,保留研究生学籍,参加一年社会实践,明年过来跟我读。

  

   魏敦友这么多年一直在学校读书,也想历练一下,一种特别美好的心情。为什么说特别美好的心情呢?已经推免研究生了,只不过推迟一年上,什么也不耽误,还增加一些历练,可谓一举两得。

  

   魏敦友带着离别的心情工作,魏敦友来到位于顺义的北京医学专科学校锻炼一年。那个地方最初一切是那么美好,但是,风波之后魏敦友度日如年。一年两个月零四天之后,魏敦友从北京医学专科学校回到北京师范大学,杨寿堪先生见到惊魂未定的魏敦友,不无欣慰: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魏敦友回到母校读研究生。殊胜因缘,魏敦友喜欢的哲学家都是“尔”字辈:本科喜欢黑格尔,研究生喜欢海德格尔,博士喜欢胡塞尔。大学四年跟黑格尔干上了,研读黑格尔;硕士生阶段呢,阅读海德格尔,还喜欢中国的庄子。魏敦友身上流淌的道家气象可以追溯到研究生时期甚至更早。

  

   1992年魏敦友研究生毕业后回到老家在湖北大学哲学研究所工作。北京大学张世英先生主持湖北大学哲学研究所辑刊——《德国哲学》。1980年代中后期1990年代初期,风云际会,当代学术地图重量级人物——张志扬、陈家琪、朱正琳汇集湖北大学哲学研究所。湖北大学在中国的学术版图之中不是特别知名,但,湖北大学哲学研究所一度成为中国大陆德国哲学研究的中心之一。

  

   魏敦友满心欢喜来到湖北大学哲学研究所,就是奔着张志扬、陈家琪、朱正琳三位先生,张志扬、陈家琪、朱正琳此时却意兴阑珊,无异于冷水浇头。

  

   湖北大学有“两年之内不允许考博士”的土政策,到了那里以后,虽然中国的人文学界正处于低潮,但,魏敦友不抛弃,不放弃,总想往上读,两年以后考取武汉大学跟从杨祖陶先生读博士生。黑格尔、海德格尔、胡塞尔——魏敦友本科、硕士、博士“三部曲”。

  

   杨祖陶先生对德国古典哲学有很深的感情,不大看得起现代哲学,以往所带博士生不能出德国古典哲学这个圈。1994年魏敦友来到珞珈山,老爷子开始松口。魏敦友给先生汇报:我看看康德,也看看胡塞尔,既与古典哲学相联结,也与现代哲学相关涉。老先生答应了魏敦友。

  

   杨祖陶先生以严谨著称,“严”字当头。魏敦友怕自己的论文达不到要求,一则杨老师伤心,二则毕不了业。因此把部分文稿交给“副导师”——邓晓芒先生。《杨门十三载纪略》有着传神的描写:文稿交给邓晓芒老师一段了,尚未得到反馈,不知道邓师怎么看?想打电话却又惶恐,思来想去,找一位师兄投石问路吧!魏敦友问师兄是否见到回长沙过年的邓晓芒师,师兄回复见到了,邓师专门提到你的论文,文稿写的挺好不知后面两章如何。魏敦友听到这里如释重负信心大增,后两章写得颇为顺利。

  

   魏敦友论文写完后先给邓晓芒先生看过,然后呈交杨祖陶先生。魏敦友和“杨姓”老辈有缘分。魏敦友本科、研究生阶段师从北师大杨寿堪先生,博士生阶段师从杨祖陶先生,两位杨先生是“通家”之好。杨祖陶1945年入西南联合大学哲学系1950年北京大学毕业,著有《德国古典哲学的逻辑进程》、《康德黑格尔哲学研究》。杨寿堪小杨祖陶六岁,1956年北京师范大学政教系毕业留校接受讲授《欧洲哲学史》的教学任务,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往北大听张世英先生讲黑格尔,往中国人民大学听苗力田先生讲康德,著有《黑格尔哲学概论》、《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杨祖陶则于1959年调往武汉大学哲学系。其中,张世英也是杨祖陶的学长。杨寿堪和杨祖陶先生是百年中国学术地图上比较扎实比较有实力的第四代学人。

  

   1994~1997年三年磨砺最后出徒。杨祖陶、邓晓芒两位先生如何看待自己的论文呀?魏敦友心里没底:怎么估价?能打多少分?这个很重要。名师高徒,其实未必,严师出高徒,更加令人信实。老师要求严格认真,学生不会敷衍了事。真正有出息的学生,前提是受到了严格的训练,不苟且;既严格要求,还可以自由发挥,则可能涌现一流学生。过犹不及。严格过度或者宽松过度,可能造成适得其反。

  

   忐忑不安按捺不住的魏敦友给杨祖陶先生打电话,师母肖静宁接听了电话。天真烂漫、心地善良的师母听出是魏敦友于是压低声音:敦友,别提了,老头子和邓晓芒在“密室”正在谈论你论文,俩人特别激动好多年没遇到如此优秀的论文!敦友呀一定调到武汉大学!

  

   说到这里,不妨补充一句,魏敦友的师母肖静宁老师研治心理学,肖老师的表弟——上海师范大学萧功秦,萧功秦先生是一位奇崛的学人,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便主张新权威主义。萧功秦的七哥——萧默师从梁思成先生曾在敦煌工作十五年,与高尔泰先生同在一间办公室,萧默先生著有《一叶一菩提》,洛阳纸贵。

  

   一位初学者走过漫漫长途,成为一位学人。魏敦友在北京师范大学研习七年哲学,武汉大学研习哲学三年,十年寒窗。获得博士学位四年之后,魏敦友于2001~2003年在复旦大学哲学博士后工作站研习西方法哲学,合作导师黄颂杰、俞吾金教授,魏敦友经过深入系统的研读拥有了深厚的西方哲学功底。

  

   1997年,魏敦友学徒生涯宣告终结。依照既有的轨道运行用不了多久,中国大陆西方哲学研究界一颗学界新星就要冉冉升起了。回顾所来径,杨寿堪、杨祖陶、邓晓芒、黄颂杰、俞吾金五位先生在魏敦友爱智之旅中有熏陶点拨之功。

  

  

   魏敦友1988年从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毕业时获得了推免研究生的资格,杨寿堪先生当年没有名额了。敦友听从杨先生的建议在北京医学专科学校工作了一年多。十四个月不到四百三十天,所见所闻,那些人那些事,已成为魏敦友相当重要的一段“当身历史”。魏敦友法哲学三部曲——《当代中国法哲学的使命》、《当代中国法哲学的反思与建构》、《当代中国法哲学的基本问题》,追本溯源,实际上蕴涵着对这一段“当身历史”的反省和叩问。

  

   北京医学专科学校位于北京顺义的潮白河畔,此处距顺义国际机场不远,离牛栏山更近。北京医学专科学校是北京市属的一所学校,大概办校初衷是为北京所属区县培养“赤脚医生”,魏敦友来到这里学校刚刚创办。这所新开办的学校有不少“老五届”。文革中“老五届”一棍子打入社会底层由“棍子”变为“弃子”,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拨乱反正落实政策,“老五届”为了解决两地分居或为了学术理想,北京落户进不了大单位,暂且在北京医学专科学校落脚。一块跳板。

  

   北京医学专科学校对魏敦友来说也是一块“跳板”。推免研究生魏敦友来到这里进行一年历练,然后回到新街口外的北师大追随杨寿堪先生研读康德和黑格尔。魏敦友到北京医学专科学校带着离别的心情参加工作,多么快慰的一件事情呀!

  

   魏敦友北师大同班同学——“小范儿”分配到北京医学专科学校。“小范儿”先期前往北京医学专科学校报到。“小范儿”的同班同学魏敦友属于研究生级别,又作为客卿,因此,场面可就大了。1980年代研究生尚属凤毛麟角。哪个单位进了一位研究生非常有体面。

  

   北京医学专科学校人事处的两位处长乘着红旗轿车,前往北京师范大学迎接魏敦友。当时,大四同学已经离校了,魏敦友独守宿舍楼倍感煎熬。杨寿堪先生听到消息下楼欢送魏敦友,一看来了一辆红旗轿车,中正平和的杨寿堪先生,也幽默了一回:敦友啊,你当大官了,你看医科学校,用红旗轿车接你。

  

   魏敦友快慰平生,哎呀,真是太抖擞了!坐上红旗轿车与杨师告别,还有一个章没有盖好驱车前往位于大木仓胡同的教育部,办好手续之后,北京医学专科学校人事处长似乎懂得魏敦友的心思,载着魏敦友在北京城里转了一大圈然后途径天安门雄赳赳气昂昂开往顺义的北京医专。

  

   更大的场面还在后边,校长、书记以及班子里的其他成员齐聚校门口隆重欢迎魏敦友,就差敲锣打鼓了,这个场面啊魏敦友一辈子也难以忘怀。去了以后呢,“姥姥又疼,舅舅又爱”,学校将魏敦友安排在办公室,校办主任王生,一位复员转业军人,也是一位有才华的诗人,不少还谱成曲子由歌星传唱。

  

   每个名字有一定寓意和寄托,可不是随便起的。人如其名,名如其人。“魏敦友”的名字就很提气,真的是对朋友特别敦厚。听名字就会想到,魏敦友在生活中善于发现朋友,善待朋友。Y同学家族隐私只跟魏敦友一人说,由此看来敦友是一位很可信赖的益友。

  

北京医学专科学校魏敦友遇到了校办公室主任王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谢志浩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魏敦友   法哲学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当代学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50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