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强:知识产权保护与美国的技术霸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0 次 更新时间:2019-07-28 16:55:49

进入专题: 知识产权   技术霸权  

王金强  

  

   【内容摘要】  技术霸权是指技术发达国家通过其在技术领域的优势地位建立的一种与他国间的不对称关系。为将国内的知识产权保护标准上升为国际规则,美国在建立和完善国内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的同时,先后通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将知识产权保护纳入国际制度体系中,美国设定的知识产权保护标准被成员方通过一揽子方式全盘接受,美国的单边利益诉求成为所有国家共同遵守的国际规范。可以说,知识产权保护标准的全球化进程也是知识产权保护的美国化进程。美国知识产权保护的全球化为其强制其他国家履行美国的知识产权保护标准提供了极大便利。当前,美国无视其他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和技术创新能力的差异,借知识产权保护之名行技术霸权之实,不仅将知识产权问题全面导入经贸关系,还通过单边措施对中国经济发展实施技术遏制。基于美国技术霸权政策的发展趋势和未来走向,中国应全面评估当前贸易摩擦对经济发展的影响。除了要夯实国内知识产权保护的制度基础、进一步增强自主知识产权创新能力外,还需要最大程度降低技术霸权给中国国内经济发展和全球经济治理带来的负面影响。

  

   【关键词】  知识产权保护  美国技术霸权  贸易摩擦

  

   技术霸权是指技术发达国家利用其在技术领域中的优势地位与他国建立的一种不对称关系。在国际关系中,技术水平日益成为决定一个国家国际地位的重要标志。为保持技术领先地位,技术霸权国对可能威胁其技术优势地位的国家或地区进行技术遏制。这样,那些被社会承认最先获得了某项技术或有“权”占有某项技术及控制技术转移或传送途径的行为体,就被赋予了某种结构性权力。[1]只不过与其他权力来源相比,技术霸权的影响更具有隐蔽性,也更容易被忽视和低估。

  

   对美国而言,知识产权保护不仅是美国的国内经济政策,更是维护技术霸权地位的重要工具。虽然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竞争力有所下降,但美国是国际上不少核心产业、核心技术和知名品牌的发源地。美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意识、标准制定、保护能力等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所以,美国在立法上竭力将其国内知识产权保护标准上升为国际规则,在实践上对新兴经济体的高新技术产业进行垄断和限制。与贸易及投资的全球化趋势相违背,特朗普政府对华知识产权保护政策的进一步强化,对双边关系乃至世界经济和全球产业链深度融合产生的负面影响日益明显。


一、美国知识产权制度的发展及对国际制度的早期参与


   知识产权的出现是知识在经济发展中的地位与作用不断提高的标志。技术进步和技术创新是经济增长的源泉,也深刻改变了世界经济发展的格局。作为一种无形资本,技术已经融入全球价值链的每一个环节中。正因为如此,知识产权的保护水平往往与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紧密相关。

  

   (一)美国是最早重视知识产权保护的国家之一

  

   美国的缔造者在1789年宪法中设置了“专属权”(Exclusive Right)条款。美国宪法第一条第8款强调,“保障著作家和发明家对其著作和发明在限定时期内的专属权”[2]。在此基础上,美国在1790年颁布了世界上第一部现代意义的专利法和版权法,以促进科学和实用技术的进步。1836年美国《专利法》颁布并实施后,专利局也得以建立,专利制度作为一项财产权制度在法律中正式确立。此后,包括专利和版权在内的知识产权保护成为美国政治和经济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

  

   工业革命加快了美国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化的步伐,并最终完成了知识产权保护从“特权”向“法权”的过渡。[3]“爱迪生发明传奇”的出现成为美国完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的重要转折点。1868年,爱迪生获得美国第一项专利授权。此后的60多年里,爱迪生除了获得美国1 093项专利授权外,还在世界其他34个国家共获得了1 239项专利许可。[4]技术进步和专利发明成为支撑美国经济迅速崛起的力量。正因为如此,美国的知识产权政策开始领先于全球,成为各国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要参考标准。也正是从这一时期开始,知识产权问题成为美国对外经贸关系的一个重要内容。

  

   (二)美国不断强化知识产权保护

  

   20世纪70年代,始于发达国家的经济衰退席卷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在此背景下,1979年,美国总统卡特将知识产权战略作为一项国家发展战略正式提出,其实质是利用美国长期积累的技术成果,在新一轮技术革命的推动下巩固知识产权优势,继续保持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技术优势地位。这一战略提出后,美国对原有的知识产权政策进行了大幅度改革。首先,美国不断强化国内知识产权保护的广度和深度,对本国《专利法》《著作权法》《商标法》等传统知识产权法律体系进行大幅度修改。无论是在保护范围还是在保护力度上,知识产权政策的保护功能都得到空前强化。[5]其次,美国还加强了创新成果转化方面的立法,促进了政府与知识产业界的密切合作。美国先后出台《拜杜法案》(Bayh-Dole Act)(1980年)、《联邦技术转移法》(Federal TechnologyTransfer Act)(1986年)、《美国发明人保护法》(American Inventors Protection Act)(1999年)和《技术转让商业化法案》(Technology TransferCommercialization Act)(2000年)等。这些法案为高校、研究机构和实验室在专利申请、技术转移、创办高新技术企业等方面产学研合作活动的开展排除了政策障碍。1980年,美国国会通过的《拜杜法案》是其中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法案。这一法案允许大学、非营利性组织和小企业保留联邦政府资助的发明所有权和市场,并允许联邦机构向企业授予联邦政府技术资助的独家许可。[6]在美国的刺激下,专利制度在发达国家不断得到强化和完善,这被看作知识资本主义时代来临的重要标志。再次,确立了以联邦巡回上诉法院为核心的专利司法制度。1980年美国最高法院一改此前长期坚持的“反垄断、反专利”保守立场,认为垄断正是知识产权保护的必然结果。美国于1982年10月1日通过了《联邦法院改进法案》(Federal Court Improvement Act),设置了联邦巡回上诉法院(United States Courtof Appeal of Federal Circuit, USCAFC)。作为专门负责处理专利上诉案件的全国性、专门性上诉法院,该法院将专利上诉案件的管辖权统一起来,提高了专利审判标准的一致性,从而确立了统一的联邦专利司法制度,大大减少了由于不同法院审理而造成的司法冲突。[7]

  

   (三)美国早期参与国际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建设的进程

  

   第一,国内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的建立和完善是美国构建其域外国际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的基础。美国知识产权制度的形成与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扭转了其知识产权弱保护的局面,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思想在社会和司法实践中都得到了很好践行。最为突出的表现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法院在处理专利纠纷案件时使用反垄断与不正当竞争的频率明显降低,取而代之的是整个专利制度体系自身稳定性的提高和对创新者提供制度保护功能的强化。在国内产权保护制度的影响下,美国技术专利的申请数量迅速上升,与之相关的商业技术公司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知识产权保护领域的扩展不仅有利于保护美国在技术领域的“先行优势”(first-moveradvantage),[8]而且还加快了技术创新成果向高新技术产业的转化。

  

   第二,美国曾经谋求借助联合国或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等平台达到其保护知识产权的目的。如前所述,国内知识产权保护领域的进步加快了美国参与国际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的进程。国际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原本主要是以欧洲国家主导的《巴黎公约》[9]为主要内容。受到与欧洲切割的“门罗主义”影响,美国并未参加《巴黎公约》草案的讨论和正式文本的签署,这导致美国长期游离于国际知识产权保护体系之外。二战后,随着美国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的完善,其对融入国际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的兴趣日渐浓厚,对欧洲主导国际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的现状日益不满。在内外有别的版权法限制下,美国选择支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动制定新的《世界版权公约》(UniversalCopyright Convention, UCC)。在美国的努力下,该公约于1952年签署,它显示了美国鼓励本国发明者和公司在国外申请专利和维护技术竞争力的决心。从保护强度来看,这一公约属于美国版权法和此前通过的《伯尔尼公约》[10]的折中,为作者提供的版权保护要弱于《伯尔尼公约》,然而却是美国实施国际版权保护策略、构建国际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的开端。此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为美国参与知识产权保护的主要国际平台。

  

   二战后的民族独立运动打乱了美国进一步融入国际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的既定路径。随着发展中国家的纷纷独立,已有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无法满足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的需求,对国际知识产权体系进行变革的呼声日益高涨。同时,美国认识到,已生效的《巴黎公约》并未制定统一的产权保护标准,具体保护措施仍以各成员国内立法为基础,再加上战争和各成员国之间的利益矛盾等因素,国际社会没有形成统一的国际组织来负责《巴黎公约》的贯彻和落实。1967年7月14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orld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 WIPO)的成立为美国参与国际知识产权保护体系提供了新的平台。美国认为这一组织可以促进各国和相关知识产权组织间的协调与合作,以利于在全球范围内形成一个相对平衡、能够为各国所接受的国际知识产权制度,这既有助于经济发展,又能够兼顾私人利益,保障公共利益。从此,美国将国际知识产权保护的重心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转移至世界知识产权组织。1970年4月26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开始正式运行,美国在其中的地位迅速提高,该组织也成为美国参与国际知识产权事务的主导型国际组织。从那时起,世界知识产权有了统一的国际组织来协调和管理,统一的“知识产权”概念也开始逐步被广泛使用。

  

   从专利局的设立到WIPO的成立,美国对全球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的早期参与反映了其当时构建世界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的构想与决心。


二、国际知识产权制度的发展与美国技术霸权的确立


在全球化大背景下,作为最重要的一种生产要素,技术的创新、转化和跨国转移对全球财富的生产和分配产生了深远影响,这使得知识产权保护从传统的国内问题演变成影响国家间关系的全球性议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知识产权   技术霸权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国际贸易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461.html
文章来源:国际展望杂志 公众号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