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正 洪邮生:美国学界对“灰色地带”挑战的认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5 次 更新时间:2019-07-26 13:30:24

进入专题: 灰色地带   战略竞争   大国博弈  

戴正   洪邮生  

  

   【内容摘要】  冷战结束后,两极格局不复存在,苏联的解体导致美国作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独享“单极时刻”而难以受到制衡。然而,作为一种对美国霸权地位非传统挑战的概念,“灰色地带”最近受到美国学界热议。美国学者认为“灰色地带”挑战以其“修正主义性”、不对称性、模糊性和渐进性的特点正在对当前的国际秩序造成缓慢却持续的破坏,而俄罗斯与中国这两个“修正主义国家”被认为是“灰色地带”策略的主要使用者,俄罗斯将克里米亚并入其领土、介入乌克兰内战的行为以及中国在南海的维权行动被美国学界视为使用“灰色地带”策略的典型案例。但是,“灰色地带”这一概念本身存在定义不清、内容含糊的缺陷,它实质上反映了美国学界对于美国霸权地位的不自信以及未来大国竞争加剧的忧虑。随着美国重新强调大国博弈将是未来国家安全的重要关切,其对中俄两国的行为举动将投以更多关注,这对今后国际秩序的发展演变带来了一定的不确定性。为此,中国应跟踪美国学界对“灰色地带”的讨论,并加强对大国博弈加剧趋势的关注,谋划好应对措施。

  

   【关键词】  灰色地带  战略竞争  混合战争  审慎的修正主义者  大国博弈

  

   冷战结束后,作为唯一的全球性大国,美国的单极霸权已经超过20年。美国在军事领域的超强实力及其全球性同盟网络导致尚不存在某个国际行为体能够通过武力挑战其领导地位的可能性。然而,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及中国外交逐渐转向奋发有为以来,美国学界认为美国越来越深陷于“灰色地带”(Gray Zone)挑战中,该挑战不但威胁着美国所领导的世界秩序,而且以美国目前的军事理念也难以对其有效回应。美国军方对学界的忧虑也做出了回应,其海军司令约翰·理查德森(John Richardson)称,美国海军应当“在思想上更加灵敏,发挥想象力与创造力以应对中国和俄罗斯的‘灰色地带’挑战。”[1]美国学界对“灰色地带”的关注反映了其国内对霸权地位下降的忧虑。今后美国将会继续调整其战略规划以适应大国竞争与地缘政治博弈,增强威慑以实现霸权护持目的。本文从概念解析、“灰色地带”挑战的特点、行动手段、案例分析以及内涵质疑这五个部分展开,旨在对“灰色地带”这一概念的产生和发展进行梳理和评述,并批判其中的模糊与谬误。


一、“灰色地带”概念


   尽管冷战的终结被一部分乐观主义者视为“历史的终结”,但在另外一些学者看来,单极时刻并不意味着美国将免于威胁,不受挑战。美国外交政策研究所(Foreign PolicyResearch Institute)原所长哈维·西奇曼(Harvey Sicherman)认为,冷战后的世界远远不能以“和平”一词来定义,相反,各式各样的“次要冲突”已取代以往的主要冲突构成了后冷战时代冲突的主要内容,权力和领土的攫取、军事行动以及财富盗取这些问题要比目前构成美国外交政策主要内容的环境和人权等内容更加重要。[2]在经过十多年的反恐战争和2008年的金融危机后,许多人认为美国的实力及其对世界的掌控能力已开始逐渐下降。有舆论认为,美国衰落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常识,美国的对手们正在世界的边缘地区伺机而动,它们试图以最小的代价修正目前的国际体系,美国必须通过行动去否定各种不利的言论。[3]近五年来,“灰色地带”这一概念悄然出现在美国学界的讨论中,它被认为是一种对于美国所领导的世界秩序最严峻的挑战。美国学界对“灰色地带”挑战的讨论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类侧重从总体上介绍“灰色地带”挑战的特点并呼吁政府加以重视,[4]第二类则专注于对具体的行为者所运用的“灰色地带”策略的分析。[5]

  

   “灰色地带”原本用于指某些行业中存在的游离于合法与非法之间、难以说清道明的区域,或者是人们在行事过程中所采用的不符合一般道德规范但又没有触犯法律的方式。在国际安全的语境下,美国学界对“灰色地带”一词赋予了特殊内涵,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灰色地带”是一种“在战争与和平之间的安全竞争状态”[6]。安图里奥·艾奇瓦利亚(AntulioEchevarria)强调,“灰色地带”是一种在没有触发战争的情况下动用军事力量的情态,但它不同于通常意义上的和平,[7]丹尼·罗伊(Denny Roy)则认为“灰色地带”是一种将强度控制在战争门槛以下以防遭到战争反击的活动。[8]具体而言,“灰色地带”在本质上是一种具备胁迫性和侵略性活动的策略,“灰色地带”策略的使用者会严格控制行动的强度和烈度,使之保持在传统的国家间战争的门槛之外。“灰色地带”策略是国际体系中的修正主义者惯用的手段,通过“灰色地带”活动,修正主义者可以逐渐改变国际秩序的现状并使之对自己有利。“灰色地带”策略相比于传统的战争拥有三个优点:其一,可以在不诉诸公开冲突的情况下获得收益;其二,可以避免越过国际秩序的“红线”;其三,可以免于国际社会的惩罚以及冲突升级的危险。另外一种观点认为“灰色地带”是一种介于战争与和平、合法与非法、手段和行动、普遍规则和特殊规则、秩序和无序之间的一种模糊概念,它牵连甚广,内容多样,因而是一个“只能描述,不能定义”的特殊名词。“灰色地带”策略有三个明显的标志:混合性、威胁性和风险困惑性。混合性指的是“灰色地带”策略往往是一系列充满敌意的手段与战略效果的混合体,其高度复杂和模糊的态势导致美国及其盟友难以进行有效反制。威胁性指的是“灰色地带”对于美国传统的、普遍适用的军事和防御传统造成了直接威胁,由于“灰色地带”并不遵循往常的线性战争梯度逻辑,因此既难以对其概念化,也难以遏制。风险困惑性指的是美国及其盟友在面对“灰色地带”挑战时总是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如果加以震慑则需要承担危机升级的风险,如果置之不理又会面临被“步步蚕食”的险境。总之,“灰色地带”引发了一种独特的、高度情境化的安全危机。[9]

  

   尽管不同的研究者对“灰色地带”的定义有所不同,但是我们可以发现美国学界大致上认可的“灰色地带”状态乃是体系中的国际行为体为针对美国或其盟友而采取的一种位于战争门槛之下的综合运用军事、经济、政治、外交等手段的策略。“灰色地带”对美国造成的巨大挑战在于其模糊了传统意义上对战争与和平的明确界限。传统意义上的战争指的是交战双方的正规军在公开宣战的情况下相互较量的过程,[10]例如,根据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的定义,冷战时期一场常规性的战争意味着“双方大规模的军队直接面对对方,一旦发生战斗,则双方将在一个广阔的空间内进行交战。”[11] 2013年出版的《美国武装力量的准则》对常规战争也采取了类似的定义,认为战争是民族国家之间或者民族国家联盟之间采取各种常规或者特殊军事手段相互对抗以争夺支配地位而采取的暴力冲突。[12]不难发现,在以往的经验中,一场战争必定包含三方面的要素:正式的武装人员、大规模的交战和明确的交战国。[13]而“灰色地带”的出现意味着战争与和平不再是非此即彼的存在,也不存在实际的真空;相反,两者之间存在一个值得持续关注的充满政治、经济和安全竞争的空间。美国的对手们将会利用这种模糊的情境,通过非常规战术、恐怖主义以及犯罪行为来实现自己的目标。有评论认为,到目前为止,美国政府和国际关系领域的智库并未拿出真正切实有效的办法应对“灰色地带”的威胁。[14]

  

二、“灰色地带”挑战的特点


   美国学界认为,“灰色地带”策略是国际体系的修正主义者试图改变现状所采用的手段,但是由于美国强大的实力不可动摇,修正主义者难以通过公开的军事对抗挑战美国,后者的策略往往是模糊、渐进和隐秘的,总体来看,美国学界所认定的特点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修正主义”性(Revisionist)

  

   在国际体系中,不满现状的行为者往往被视为修正主义者。江忆恩(Alastair IainJohnston)认为修正主义者具备五个显著特征:其一,国际机制的低参与率;其二,即便参与国际机制也是在不接受其规范的情况下进行的;其三,参与国际机制,同时也接受国际规范,但是具有机会主义和冒险心态,具有改变原有规则的强烈愿望;其四,希望对现存国际体系的物质性权力进行激进的再分配;其五,采取实际行动实现对国际体系物质性权力的再分配。[15]兰德尔·施韦勒(Randall Schweller)则进行了一种梯度性的区分,认为并非所有的修正主义者对于国际体系的认可程度都是相同的,如果仔细辨别,他们的态度可以进行一个从温和到激进的排序,那些对待国际体系的态度总体温和、对现状比较满意的大国被称为“审慎的修正主义者”(Measured Revisionists)。“审慎的修正主义者”最主要的目标是维持自身的权力而非颠覆国际秩序,它们对于现存国际秩序中的大多数内容都是支持的,但是对自身的地位、大国之间的关系以及国际规范有所不满,它们有着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和动机去增进自身的相对权力。[16]麦克·马扎尔(Michael Mazarr)认为“审慎的修正主义者”对于国际体系整体上是接受的,但是它们的行为却具有复杂性,除了遵守国际体系的基本规范外,这些大国也在试图改变现存的国际规范和国家之间的权力结构以获得有利的地位。大国关系在历史上的不同时期总是呈现出一定的相似性,因为大国永远都在谋求更加有利的权力地位,即便是对于国际秩序比较满意的大国也在试图重塑国际体系中的权力结构,随着技术的进步与发展,国家谋求更多权力的手段也在扩展,在目前的情况下,“灰色地带”策略为那些不满现状的国家提供了窗口,在低于战争门槛和不谋求打破国际秩序的前提下,各种非传统、渐进式的策略为“审慎的修正主义者”提供了机会。[17]

  

   (二)不对称性(Asymmetry)

  

   对于利益与能力的判断是改变现状的一方与捍卫现状的一方在博弈中着重考虑的因素,危机事态的平息往往是由于双方都考虑到如果让危机升级则己方所能获得收益将会低于付出的代价。马克·特里奇腾伯格(Marc Trachtenberg)认为,相对实力的大小与相对利益的多少在根本上决定了国际危机的结果,实力较弱的一方以及利益相关较少的一方会选择退却。[18]在一些美国学者的论述中,“灰色地带”策略往往能够成功是因为美国与现状的改变者之间存在着这种不对称性。

  

从利益层面看,尽管不同国家拥有相同的目标,但是在国内政治、盟友以及意识形态方面存在区别,同样的事物对于不同国家的重要程度是不一样的,重要程度的大小将影响国家捍卫利益的决心,虽然实力强大的一方更有可能在一场维护不怎么重要的利益冲突中获胜,但是实力较弱的一方却认为捍卫该利益对其至关重要并愿意承担更高的风险和更大的代价,这种利益的不对称性恰好解释了为什么强大的行为体会在冲突中输给弱小的行为体。(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灰色地带   战略竞争   大国博弈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399.html
文章来源:国际展望杂志 公众号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