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观涛 刘青峰:清代思想与中国近代传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02 次 更新时间:2019-07-24 08:36:52

进入专题: 程朱理学   黄宗羲   王夫之  

金观涛 (进入专栏)   刘青峰  
下面,简单分析一下这四种气论。


王船山的气论:唯物论和进步观的起源


   王船山这个人很不简单,在抗清失败后他不认同清政权,拒不剃头,那时候是留发不留头啊,抓到要杀头的。作为一个明遗民,复明无望,他躲到湘西苗瑶贫瘠山区,以“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为生命意义,著书立说,寻找天道。

  

   他穷得有时连三餐都没着落,无钱买纸,有的书只好写在账本的反面。老友方以智(字密之,1611—1671)写信劝他当和尚,进寺庙还有碗饭吃哩。船山不肯,拒佛的儒生又怎可以遁入空门呢?船山辛苦笔耕,但在他生前,数百万字的著述全都没有刊行,思想几被埋没二百年。

  

   直到晚清,由曾国藩(字伯涵,1811—1872)、曾国莶(字沅甫,1824—1890)兄弟出资,在船山后人刻印船山遗著基础上,重新汇刊《船山遗书》,曾国藩还亲自撰写序言,船山名字才迅速为国人知晓。此后,他的名著《读通鉴论》《周易外传》《宋论》《黄书》等,对清末反满革命派和20世纪中国思潮有很大影响。

  

   千万不要忽视船山在中国思想现代转型中的重要性。

  

   船山开创的气一元论,为20世纪中国人迅速接受唯物论和历史唯物主义打下了思想基础。为什么这样讲?无论程朱理学和阳明心学两系间的争论有多大,都是把理与天联系在一起的,理是第一性的、主宰性的,是先于并高于气的形而上之存在。船山对宋明理学的理气观来了个彻底颠倒,他说,你们理学家成天谈心、谈性,言天言理,但只有气才是万物存在的终极根据。离开了气,什么都没有呵!船山的气论粉碎了理学的形而上天理世界。

  

   张载曾提出理气合一论,船山以横渠为宗,称自己“希张横渠之正学而力不能企”,他通过注张载的《正蒙》来阐发自己的气论哲学。在理学的术语中,理为道,气是器。而船山则认为,物质性的气是第一性的,“气者,理之依也”,它是理存在的根据。他反问道:“是岂于气之外别有一理以游行于气中者乎?”根本不存在游离于气之外的理嘛。他提出“无其器则无其道”,“天下惟器而已矣”。船山的“天下唯器”说,无疑是儒学式一元论唯物论。

  

   船山从气一元论不仅推出了唯物论,还进一步推出他的进步观和功利观。气是运动和变化,理在气中,随着气之流变,理一定会变。船山说,理随气变,“只在势之必然处见理”,其意是可以从气运行中显现出来的势一一即必然性来发现规律(理)。用这种理随气变的必然性来看历史,正是今天我们熟悉的进步观。以往,儒学以三代为理想社会,或持退化观,或持循环观,并没有进步观。

  

   船山按气论进步观,重新评价历代政治得失。为什么秦始皇能统一中国呢?船山说,是因为秦王废井田、实现郡县制,顺应了历史大趋势。船山讲的理在事中,理随事变,与历史唯物主义有相通之处。船山源于气论的进步观,是儒学划时代的变化。船山的《读通鉴论》《宋论》也可以当作历史哲学来读。

  

   从常识理性出发,气可以视为物质,也可以指人的欲望、情感或实践。船山根据理在气中,打掉天理的形而上层面,消除了朱子学中天理与人欲的对立结构,从而推出“人欲之各得,即天理之大同”。必须指出,船山不是不讲天理人欲之辨,而是认为理乃是气运行中的法则、规律。他说:“人欲之大公,即天理之至正矣”;又说,这个大公就是每个人都将私欲消除干净,天理方得以流行。梁启超说,船山之论“可谓发宋元以来所未发”,是了不得的大发现。我们这一代人对此很熟悉:人应该克服私欲,服从大公即代表着绝大多数人的长远利益。

  

   王船山用气论重建的道德哲学,具有一元论唯物的进步观以及以大公为天理的内涵,不是很类似于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吗?儒家道德哲学是把应然当成必然,历史法则也是道德的法则。现代中国人都很熟悉这种思想方法。为什么要相信共产主义呢?因为社会发展规律如此。然而,即使历史有规律,必然也不一定是应然啊。如果必然是应然,又如何谈个人道德主体性的意义?直到今天为止,很多中国人都相信历史法则就是道德法则,人的道德追求不应违反历史前进的法则。船山哲学正是如此。我们分析船山思想,可以解剖中国人当下思想、特别是道德观中的种种盲点。


《黄书》和汉族民族主义

  

   儒学主张道德文化的普世主义,雍正(清世祖,讳胤稹,1678—1735)就是用儒家的天下主义反对汉民族主义,其根据是道德的可欲性,满人跟汉人在道德能力上没有差别。但在王船山看来,满清入关亡天下是奇耻大辱,他用气论改造儒家的天下观,大讲汉族的民族主义。在王船山数百万字著作中,篇幅不大的《黄书》很重要,书名中的“黄”是指黄帝。全书以地理分域为纬,以历史为经,分析中国历史上的统一和分裂,塑造出具有排他性的汉民族认同的民族主义。因此,在晚清的排满革命思潮中备受推崇。

  

   《黄书》用语古奥并有缺漏,很不好读,读者可以找白话译文看看。《黄书》开篇是论述这样一个道理:天地间之所以自然形成了不同的地理条件,就是要立畛域屏障,区隔不同的种群,严加防范。根据气论,人由气而生,理随气变,华夏与夷狄生长于不同地区,气候地理条件不同,气也就不同;气不同则习俗不同,令华夏与夷狄先天具有不同素质。

  

   船山在《读通鉴论》更明确地指出,随地域不同而变的气,决定了不同种群有不同的天命,儒家伦理是居住在中国这块地方的人所特有的,是他们特殊的天命,生长居住于荒蛮之地的夷狄不可能具有天命,少数民族入主中原都没有好结果。

  

   《黄书》用气论推出的地理决定论,论证华夏族群的天命,同时又给出了尊崇黄帝的理由。他说,华夏族群居住的中区之所以定义为中国,因为这是轩辕黄帝所统治、大禹所区划出九州岛的地区。在此地域中,黄帝建大功、立大德,数千年间形成了牢固的传统,成为炎黄子孙之祖;必须坚决拒斥不同气的异类(夷狄),扶植中夏人才,这才是治道的内涵。根据气论,船山反对传统的普世天下观,开创炎黄子孙才具有道德天命的种族民族主义,拒斥外族入主中原。

  

   这个理论是对还是不对呢?我们先把这个问题悬置起来。船山生活于明末清初,《黄书》的这一理论创新,可以为他终生坚持抗清的政治选择和生命意义找到依据。当然,他不可能想到,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黄书》会风行天下,其尊黄思想成为凝聚炎黄子孙的民族认同符号,其排满理论成为反清革命志士的思想利器。

  

   在20世纪八年抗战时期,《黄书》也备受推崇。萧公权在19世纪30年代写中国政治思想史时说,《黄书》有中国从来没有的民族思想啊,船山的创造真是不得了,船山的著作足以令范文程之流汗颜。范文程是谁,就是辅佐三代清主灭明朝、定天下的功臣嘛。范文程信奉传统的天下观,夷狄只要奉行儒家伦理就可以成为中国的主人,而在船山看来,这是汉奸思想。

  

   今天来看,船山的民族主义是有问题的。但在20世纪初,中国要建立现代民族国家,需要民族主义的认同及社会动员,船山思想正大派其用。当时,中国还有另一种民族主义,这就是梁启超所主张的,以认同儒家文化为核心的文化民族主义。中华民国的五族共和,就是文化民族主义压倒排满民族主义的结果。当代的民族主义,是反思19、20世纪民族主义带来的严重问题、经过改进后的观念系统。

  

   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特别是德国纳粹屠杀数百万犹太人的种族灭绝暴行,使人们认识到原教旨的种族民族主义和文化民族主义,都会造成心灵的极端封闭和狭隘的排他性,必须抛弃。但是,由于现代社会是由不同的民族国家组成,每个国家的认同都与民族主义相关联,因此,如何评价各种民族主义理论,至今仍是一个十分重要却很困难的理论工作。


刘宗周的气论心学:慎独和狠批私字一闪念

  

   刘宗周差不多比王船山年长一代,生前影响也大得多,在思想史上的地位很高,他身殉亡明的气节备受尊崇。中年时,他由程朱理学转向心学,悟到天下无心外之理,无心外之学。他的理论体系虽未脱以心为形而上本体的心学结构,但是,他以气论为根据,以“意”和“慎独”为核心概念,重构了心学体系和修身方法,作出了理论创新。

  

   劳思光先生认为,阳明学发展到刘宗周的道德哲学,达到了孔孟心性论的最高阶段。牟宗三先生也曾说,刘宗周的绝粒而亡,意味着亡了中国文化命脉。劳、牟二先生都是用儒学高度强调人的道德主体性这一标准,才对刘宗周的道德哲学作出如此之高的评价。

  

   出于对阳明四句教的不同理解,阳明后学分成不同流派。刘宗周也是认为阳明的四句教大有问题的,他说,从第一句“无善无恶心之体”就错了,有大弊,中了佛老的毒。如果视心为无善恶的本体,致良知就会流于禅学的空,又如何能致良知?由此,刘宗周另立四句教为:“有善有恶者心之动,为善去恶者意之静,知善知恶者是良知,为善去恶者是物则。”

  

   这四句中,“意”是的核心观念,“意”是至善之所止,心之本,心之未发状态。刘宗周以具有为善去恶的“意”作为心的道德主体,取代了阳明的良知,这样,他给出一套不同于阳明“致良知”的修身工夫,这就是“慎独”。

  

   其实,《大学》《中庸》早就讲君子慎其独,但刘宗周的“独”有特殊含意,独就是止于至善的意;他说:“意也者,至善归宿之地,其为物不贰,故曰‘独’。”“独”以外,别无本体,独以外,别无工夫。“独”被视为深藏天命之性之处,慎独是尽性的修养工夫。其弟子黄宗羲说得最明白:慎是诚心用力,独是意的别名,诚意工夫就在慎独。因此,刘宗周自信地说,孔子相传的修身心法,一是慎独,二是慎独,别无他法。

  

   这里有一个问题:刘宗周作为阳明心学之殿军,为什么要与阳明的心体无善恶论大唱反调、另立“意”和“独”作为良知的本体呢?这正是他以气论哲学来重建心学的理论创新。刘宗周的气论式心学有两个要点。

  

其一,他反对理在气先的旧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金观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程朱理学   黄宗羲   王夫之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363.html
文章来源:《中国法律评论》2014年第4期思想栏目(第63—86页)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