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那逝去的美好时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76 次 更新时间:2019-07-20 11:07:47

吴万伟  

波利斯·维兹杰克 著 吴万伟 译

本文论述当今哲学的角色和未来的任务。

如今,有关哲学家应该“做”什么的详细探索似乎成为哲学思辨本身的组成部分。一般来说,在自然科学和技术领域工作的人并不会对其研究活动进行同样的反思,他们认为这根本没有必要。在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工作的人也不会,只不过程度上稍微弱一些。我们大部分人通过这种质疑常常期待哲学究竟是什么的we难题会变得清晰起来。而要弄明白哲学家们在做什么,他们就必须试图为哲学这门学科下定义。这个挑战一再降临到每个开始学习哲学的人和准备开始学哲学的人的头上。每当我们思考哲学的社会地位及其笼统的用途时,我们就不得不首先面对有关哲学本质和定义的两难困境。

哲学家吉利恩·罗斯Gillian Rose)在1995年过早地悲惨去世前不久,写到:

要当哲学家,你需要具备三个素质。首先,无限的思想爱欲(eros):对一切事务无穷无尽的好奇心。其次,专注的能力:全神贯注于眼前的事物,却无需亲手抓住它---就像你密切观察静静地爬在厨房墙壁上越冬的绿色草蛉但并不去触摸它的那种注意力高度集中。第三,欣然接受死胡同困境(aporia):我们或许没有解决问题的办法,只不过澄清命题而已。总之,爱欲、关注和接受。

当然,哲学不仅仅是这些部分的总结,我们从中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们不能将哲学简单地变成纯粹的心理学描述,来回答为何有人会花一辈子的时间去追求智慧。对哲学究竟是什么的无限猜测和思考本身或许就表明了人类自我探索的欲望。但是,批判色彩稍微浓一些的途径显示,截至到现在为止,人们仍然没有充分反思自身的活动,回避定义或许成了哲学命运的组成部分。

甚至可能更糟糕。这种怀疑不是没有道理的。有些反对哲学的怀疑论者可能认为,哲学的很大部分甚至根本就不配称为哲学,因为它没有试图满足哲学的最基本要求:内在的连贯性和清晰的方法论。如果我们希望避免更大危险的话,即回避那种将任何种类的“哲学探索”都等同于哲学的倾向,这或许真的具有紧迫性。因此,哲学可能是咎由自取,我们促成了“命中注定的自暴自弃下场,屈服于自己的偏见,试图作为一种话语形式而孤立地存在,自然遭到公众的质疑和驳斥。甚至当哲学成功地避免遭遇批判时,另外一种危险却悄然而至:哲学仍然陶醉于它一直存在的或者后来沦入的那种状态,即“摇椅中的哲学”。

专业哲学家渴望找到通常很抽象和笼统的问题的答案,这些问题对于我们认识世界、社会和人类的结构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基于他们的发现,哲学家们提出了详尽和系统的理论。但是,他们有时候就此止步,不再往前走了。下一步本来应该清除牵强的答案,提出更具说服力的理论,引用所考察问题的具体例子进行验证或者寻找相反案例,但是,哲学家们常常做不到这些。

很多主张和理论蹩脚得很,根本不配得到现在的这种承认,它们往往在没有经过验证的情况下就被广泛传播出去了。当然,在很多情况下,甚至在原则上运用科学方法验证哲学理论也是不可能的。有些理论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外部因素,甚至归功于它自相矛盾的本质和荒谬性。

结果,哲学在其严格制度化的形式上面临内外两大困难。毫无疑问,其内在的制度化困难是哲学家们急不可耐的自我满足。正如提摩太·威廉森Timothy Williamson)所说,哲学的传统方法包括沉思默想,但没有以测量、观察和实验等形式与世界进行互动交流。哲学因此很快变成坐在摇椅里的活动。但是,即使在这个方面也没有达成共识。许多哲学家并不赞同这种途径,认为过于狭隘的分析方法根本无法理解哲学的本质,故而将其抛弃。

许多人相信哲学的使命不必那么野心勃勃。在他们看来,哲学的任务不是提出理论而是阐明证据、模糊性、和错误,找到办法让这些东西接受验证的过程。对于其他人来说,上述说法统统都不对,斯拉沃热·齐泽克(Slavoj Žižek)就说,在此,哲学不是要寻找问题的答案,而是要提出优秀的问题,仅此而已。这样的困境已经出现在学院派哲学中,但在学界之外,情况变得更加混乱不堪。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26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