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泳 等:知识付费还是内容付费?网络时代的内容、体验与注意力(上)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66 次 更新时间:2019-07-18 20:19:32

进入专题: 知识付费   注意力  

胡泳 (进入专栏)    
就如同所谓“公地悲剧”一样,过量的帖子耗去了太多的时间,人们弃之而去,一个网上阵地就此消亡。无数网络应用都逃脱不了“来了-火了-死了”这三部曲。

   注意力匮乏与信息超载(information overload)存在明显的关系。在极端的情况下,信息超载接近于一种新形式的拥挤现象(crowding),有着我们所熟知的社会心理学上的伴随后果。过度拥挤一定会导致日益增加的过滤和选择的态度与行为,例如,用户对垃圾邮件、垃圾短信和流氓软件的痛恨是人所共知的。最终,这导致了“注意力经济学”的出现,试图作出一种社会安排,强调注意力的价值,并为注意力标注价钱。人类的在意和关注被严格理性化了,不能想当然地投放注意力。[9]

   注意力意味着头脑的投入,为此,必须了解每个人的注意力是如何分配的――即他们的注意力份额是怎样的。不少人声称自己能够“一手画方,一手画圆”,但总的来讲,注意力是一种零和现象。注意了一件事,另外的事就会失去你的注意。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注意力是很容易分散的,但也可在不被觉察的情况下受到引导。

   注意力有自身的经济规律:作为一种资源,它变得越来越有价值。如果你想得到某人的注意力,就必须用某种有价值的东西去交换。注意力又是遵循收益递增定律的:你越有名,就越会获得更多的声誉。

   谈论内容,必须把人类的注意力作为一种具有经济价值的商品来看待。信息产业的知名观察家埃瑟·戴森指出,在注意力稀缺的网络时代,出现了一种崭新的内容经济学。知识财产价值的实现方式改变了。这是一个简单的经济学事实:

   拷贝的供给增加(生产和发行拷贝的费用越来越低廉)

   加上

   稳定的需求(通过人们的空闲时间来衡量)

   等于

   降价

   人们只有拥有空闲时间,才能产生对内容的需求。网络和新的媒体技术不会增加人们的空闲时间,虽然所有的高效工具推销者都宣称网络能做到这一点。传统上,我们都知道,内容的“消费”是损耗时间的,现在,我们还需计算个人用于“生产”内容的时间,它与可用于“消费”内容的时间彼此互相挤占。

   内容(及内容的创造)消费个人的注意力

   也就是说,个人的时间和注意力稀缺;内容的供给可能过剩。[10]

   作为一种商业活动,内容的生产仍将昂贵(因为它占据人们的时间),但许多人将把宝贵的时间用于制作自己的节目。这种总体上的转移与发生在制衣业的情况刚好相反。衣服一度是由妇女们在家里制作的,工厂的出现为工厂主带来了规模经济并给工人提供了工资,服装很快成为一种批量生产的商品。

   而就内容而言,因为人们破天荒地第一次拥有了生产手段(如数码影像、博客、播客、移动电话、维基、即时通信、社交媒体、移动应用等等),在家庭以外生产知识财产的规模经济正在消失,因而生产重新回到家中(或小企业中)进行。在大公司里制作内容通常比在家制作更为昂贵。例如,大型媒体的新闻采集和报道就所费不菲。他们削减成本的同时造成了新闻质量的滑坡,这就给个人生产者(所谓自媒体和UGC)提供了机会。自媒体的积极使用者当中,有些个人出于喜好而自己制作,有些人是为了赚钱。不论他们出于何种动机,他们正用自己的成果与商业内容制作商争夺人们的时间――看看DV,看看flash,看看短信,看看博客,看看微博,看看APP,看看短视频,看看直播,梳理这些年这些东西的兴起,你就会深切地明白这一点。

   对于年轻的一代,他们常见的媒体活动不光是买报、读书、看电视,还日益包括收藏碟片、打电脑游戏、在网上游荡、回复电子邮件、在社交媒体上刷存在感等等。所有这些都意味着试图吸引人们注意力的内容会越来越多。将会冒出太多的内容,而没有足够多的人有时间消费所有这些内容。传统的“内容”公司――报纸、杂志、书籍出版商、电视乃至在线媒体――将面临日益严峻的挑战,因为他们不得不与那些非传统意义上的内容提供者争夺用户的时间。这些新的供应者包括拥有自己APP的商人,不看电视而在视频网站上互发弹幕的孩子,希望吸引追随者而把音乐免费送上网的乐队,在直播间里依靠“礼品经济”和虚荣心价值而生存的“网红”等等。

   美国学者格伦·雷诺兹将此称为个人技术对大众技术的胜利。他说,大概在1700年左右,大机构成为做事最有效的方式。经济学上的术语把这叫做“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新技术的出现则意味着大机构不一定是最有效的了。现在,由“大卫”们组成的浩浩荡荡的队伍在各个领域向“歌利亚”们发起了挑战。[11]想象一下在录音机发明以前,人们去看音乐演出的感受是多么不同寻常。虽然他们自己也能唱歌和演奏某种乐器,但他们不可能反复收听某部特定的交响乐。现在,任何人都可以复制自己的演出节目。

   网络时代,传统内容生产者的地位必定会高台跳水,这是因为,内容消费者可能自己转而成为内容生产者,他们也会彼此消费各自生产的内容。作者死了,但读者和观众活了。

   也因此,能够有效聚合受众需求的传播渠道的价值得以凸显。

  

   注释:

   [1]尚钺:《我们研究了28家平台,为你揭开知识付费的现状与未来》,36氪,2017年5月6日,https://36kr.com/p/5073744.html。

   [2] 华菁证券:《1500亿风口探秘:得到、知乎们如何玩转知识付费?》,36氪,2017年6月16日,https://36kr.com/p/5079884.html?from=related。

   [3] 顾林正,《从个体知识到社会知识——罗蒂的知识论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第2页。

   [4]刘润,《“知识付费”真的是为“知识”本身付费吗?》,36氪,2017年10月25日,https://36kr.com/p/5099344.html。

   [5]杜君立:《现代的历程:一部关于机器与人的进化史笔记》,上海三联书店,2016年,第二章。

   [6]有关知识的“长形式”,参见戴维·温伯格:《知识的边界》,胡泳、高美译,山西人民出版社,2014年,第六章。

   [7] 同上注。

   [8] 约翰·布洛克曼:《未来英雄》,汪仲等译,海南出版社,1998年,第18页。

   [9] Davenport, T. H. and J. C. Beck, The Attention Economy, Boston, MA: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Press, 2001.

   [10] 埃瑟·戴森:《2.0版:数字化时代的生活设计》,胡泳、范海燕译,海南出版社,1998年。

   [11] Reynolds, Glenn, An Army of Davids, Nashville, TE: Nelson Current, 2006, pp. xii-xiii.

  

进入 胡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知识付费   注意力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传播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233.html
文章来源:胡泳 公众号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