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云涛:唐诗咏海上丝路舶来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1 次 更新时间:2019-07-18 01:06:31

进入专题: 唐诗     海上丝绸之路     舶来品  

石云涛  

   内容提要:本文探讨通过海上丝绸之路传入中国的舶来品在唐诗中的反映,运用诗史互证的方法,从唐诗资料中发现当时传入中国的域外器物产品,通过艺术分析和鉴赏说明这些舶来品如何转化为文学意象在唐诗中得到吟咏。唐代通过海上丝路输入中国的外来文明成果十分丰富,唐诗中所见主要有珠宝、动物、植物、香料、药物、器物等。文化交流为唐诗创作提供了许多新奇意象,唐诗也见证了中外文化交流的盛况。

   关 键 词:唐诗  海上丝绸之路  舶来品

  

   在唐代海上贸易兴盛的时代,大海给中外文化交流提供了便利。唐朝对海外贸易采取开放和鼓励政策,经过海路入华的外国商人可以在中国自由贸易,政府允许他们把商品自由运进口岸,可以往来各地市易或开铺经营。广州和交州是中外通商的要地,当时南海诸国与唐朝通好的约有20多个国家和地区,关系最为密切的有林邑、真腊、丹丹、盘盘、堕和罗、赤土、骠国、室利佛逝、堕婆登、诃陵、波斯、大食、婆利、印度、师子国等。唐代海上交通和贸易的情况,史书上有所记载,同时也反映在唐诗的描写中。

   唐代广州和交州的政治中心分别是南海(今广州)和龙编(在今越南),唐诗中常常写到南海和龙编的商舶与贸易。吕温《风咏》:“悠然返空寂,晏海通舟航。”①王建《送郑权尚书南海》:“市喧山贼破,金贱海船来。”②韩愈《送郑尚书赴南海》:“货通师子国,乐奏武王台。”③刘禹锡《南海马大夫远示著述兼酬拙诗辄著微诚再有长句》:“连天浪静长鲸息,映日帆多宝舶来。”④陆龟蒙《和吴中言怀寄南海二同年》:“城连虎踞山图丽,路入龙编海舶遥。”⑤皮日休《送李明府之任海南》:“蟹奴晴上临潮槛,燕婢秋随过海船。”(《全唐诗》卷614,第7081页。)这些诗句都反映了唐代海上交通和对外贸易的繁盛。

   唐诗中的“海舶”、“海船”都是指从事海外贸易的中外商舶,这些商舶从海外带来了异域物产,丰富了唐人的生活。这些来自域外的物产也引起诗人们吟咏的兴趣,因此唐诗中有不少写到这些舶来品的作品。唐诗描写为唐代海上丝绸之路研究提供了新的材料,在某种程度上可补史籍之不足。而且,在反映唐人心态和情感方面,唐诗又是其他史料不能替代的。因此,本文略加探讨,供研究唐诗和中外文化交流史者参考。

   珠宝是海上丝路贸易的重要内容,汉代中国商使携“黄金杂缯”出海,赴印度洋诸国进行贸易,所获即“明珠、碧琉璃、奇石异物”等。⑥作为奢侈品,唐代海外珠宝仍是皇亲国戚达官贵人和豪富之家孜孜追求的商货。韩愈《送郑尚书序》讲到广州海上贸易之利云:“外国之货日至,珠、香、象、犀、玳瑁,奇物溢于中国,不可胜用。”⑦唐代诗歌中写到海舶载来犀角、象牙、翡翠、明珠、水晶、琉璃、珊瑚、翠羽等舶来品。

   中国东南和东南亚沿海地区出产珍珠,唐诗反映了这些地区的采珠活动和珍珠贸易。施肩吾《岛夷行》诗:“腥臊海边多鬼市,岛夷居处无乡里。黑皮年少学采珠,手把生犀照咸水。”(《全唐诗》卷494,第5592页。)翁宏《南越行》:“因寻买珠客,误入射猿家。”⑧项斯《蛮家》:“领得卖珠钱,还归铜柱边。看儿调小象,打鼓试新船。”(《全唐诗》卷554,第6408页。)张籍《送海客归旧岛》:“海上去应远,蛮家云岛孤。竹船来桂府,山市卖鱼须。入国自献宝,逢人多赠珠。”⑨奇珍异宝有的通过贸易而来,所以在南方沿海地区的贸易中珠宝交易是重要内容,故刘禹锡诗称外国商船为“宝舶”。王建《送郑权尚书赴南海》写广州市面:“戍头龙脑铺,关口象牙堆。”⑩从唐诗可知,有中国商贾赴海外从事珠宝生意。王建《南中》诗:“独有求珠客,年年入海行。”(11)历史文献中常见到关于域外商人入华活动,被称为“商胡”或“胡商”,中国人出海经商的活动少见,王建的诗是这种情况的反映。

   最受皇室欢迎的是域外珍品,这些奇珍异物有的通过入贡而得,而贡使是通过海上丝路先至南方沿海地区,再通过地方官员奉送朝廷。林邑是海上丝路沿线重要国家,频入唐朝贡,曾向唐朝进贡珊瑚树。张谓《杜侍御送贡物戏赠》诗:“铜柱朱崖道路难,伏波横海旧登坛。越人自贡珊瑚树,汉使何劳獬豸冠。疲马山中愁日晚,孤舟江上畏春寒。由来此货称难得,多恐君王不忍看。”(《全唐诗》卷197,第2020页。)南方沿海地方官员有转送海外贡物之职责。韦应物《送冯著受李广州署为录事》诗:“大海吞东南,横岭隔地维。建邦临日域,温燠御四时。百国共臻奏,珍奇献京师。”(12)殷尧藩《偶题》:“越女收龙眼,蛮儿拾象牙。长安千万里,走马送谁家。”(《全唐诗》卷492,第5575页。)这些描写说明从海外贸易和南海入贡中获得的“珍奇”输入京都,成为皇室和上层贵族的奢侈品。安南向朝廷进贡珍珠,唐诗中也有反映,如皮日休《贱贡士》诗:“南越贡珠玑,西蜀进罗绮。到京未晨旦,一一见天子。”(《全唐诗》卷608,第7020页。)

   林邑国还曾向唐朝献火珠,“大如鸡卵,圆白皎洁,光照数尺,状如水精,正午向日,以艾承之,即火燃”。(13)火珠是一种能聚光引火的珠,在传说和神话中是一种吉祥物,象征祥光普照永不熄灭。在中国古代宫殿塔廊建筑正脊上常用它做装饰,有两焰、四焰、八焰等不同形式。它常在龙的面前,又常是雷和闪电的象征。从唐诗可知,火珠在唐代被视为国宝。武则天时建天枢,以火珠为饰,诗人歌咏其事。刘肃《大唐新语》记载:“天枢下置铁山,铜龙负载,狮子、麒麟围绕。上有云盖,盖上施盘龙以托火珠,珠高一丈,围三丈,金彩荧煌,光侔日月。武三思为其文,朝士献诗者不可胜纪。唯(李)峤诗冠绝当时,其诗曰:‘辙迹光西崦,勋名纪北燕。何如万国会,讽德九门前。灼灼临黄道,迢迢入紫烟。仙盘正下露,高柱欲承天。山类丛云起,珠疑大火悬。声流尘作劫,业固海成田。圣泽倾尧酒,熏风入舜弦。欣逢下生日,还偶上皇年。’后宪司发峤附会韦庶人,左授滁州别驾而终。开元初,诏毁天枢,发卒销烁,弥月不尽。洛阳尉李休烈赋诗以咏之曰:‘天门街里倒天枢,火急先须御火珠。计合一条丝线挽,何劳两县索人夫。’先有讹言云:‘一条线挽天枢。’言其不经久也,故休烈之诗及之,士庶莫不讽咏。”(14)武则天时建明堂,亦用火珠为饰,科举考试以此为题试诗。崔曙《奉试明堂火珠》就是这样的一首诗:“正位开重屋,凌空出火珠。夜来双月满,曙后一星孤。天净光难灭,云生望欲无。遥知太平代,国宝在名都。”(15)

   这些经海上丝路传入的珠宝进入了唐朝达官上贵族的生活中。唐诗中常称豪华的宴会为“玳筵”、“象筵”,即用玳瑁、象牙制的席子。杜甫《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玳筵急管曲复终,乐极哀来月东出。”(16)刘禹锡《马大夫见示浙西王侍御赠答诗因命同作》:“象筵照室会词客,铜鼓临轩舞海夷。”(17)韩翃《别李明府》:“宠光五世腰青组,出入珠宫引箫鼓。醉舞雄王玳瑁床,娇嘶骏马珊瑚柱。”(《全唐诗》卷243,第731页。)李明府在岭南任职,地近林邑,来到京城,将归时诗人送别写此诗,其中写到李氏生活用具大多是海外珍奇。杜牧《送容州中丞赴镇》:“交阯同星座,龙泉似斗文。烧香翠羽帐,看舞郁金裙。鹢首冲泷浪,犀渠拂岭云。莫教铜柱北,空说马将军。”(18)

   当唐王朝全盛之时,奇珍异宝为皇室贵族汲汲追求,源源不断地从海上输入。但遇到战乱或南方沿海地方官员贪腐,会影响到中外贸易的开展和珠宝的输入。李群玉《石门戍》云:“到此空思吴隐之,潮痕草蔓上幽碑。人来皆望珠玑去,谁咏贪泉四句诗。”(《全唐诗》卷570,第6616页。)杜甫《自平》云:“自平宫中吕太一,收珠南海千馀日。近供生犀翡翠稀,复恐征戎干戈密。”(《杜诗详注》卷20,第1809页。)杜甫《诸将五首》之四云:“回首扶桑铜柱标,冥冥氛祲未全销。越裳翡翠无消息,南海明珠久寂寥。”(《杜诗详注》卷16,第1368页。)杜甫这两首诗皆作于唐代宗广德年间。当时宦官兼广州市舶使吕太一发动叛乱,在广州城烧杀抢掠,市舶贸易遭到打击,影响到京城海外奢侈品的供给,诗人写诗记录当时南海贸易的萧条景象。从唐诗里我们还看到这种珠宝贸易也有伪劣假冒现象。元稹《送岭南崔侍御》写岭南地方“无限相忧事”,其中有“蛟老变为妖妇女,舶来多买假珠玑。”(19)妖妇惑众,以假珠玑出售。

   来自南海国家和地区入贡或贸易所得动物主要有象、犀牛、鹦鹉、翠鸟等。从南方海上交通中获得的动物,主要是象和犀牛,唐诗中写海外国家物产往往写到这两种动物。中国原产象,但汉代北方已经罕见大象,对于黄河流域的人来说,大象已经成为异域奇兽。在汉晋作家笔下象已经成为今越南境内特产。许慎《说文解字》:“象,长鼻牙,南越之大兽。”(20)汉朝人知道在东南亚、南亚和西域一些国家,象作为坐骑和战骑使用,象牙受人珍视。《史记·大宛列传》记载,身毒国“人民乘象以战”。(21)唐代从今越南之地获得驯象。封演《封氏闻见记》云:“异方禽兽,象出南越,驼出北胡,今皆育于中国;然不如本土之宜也。”(22)韩翃《别李明府》:“罗山道士请人送,林邑使臣调象骑。”(《全唐诗》卷243,第731页。)张籍《送南迁客》:“去去远迁客,瘴中衰病身。青山无限路,白首不归人。海国战骑象,蛮州市用银。一家分几处,谁见日南春。”(23)豢养这来自异域的大象浪费钱财,因此林邑入贡的驯象,曾被唐德宗送还,诗人称赞他的这种行为。元稹《驯犀》诗云:“建中之初放驯象,远归林邑近交广。兽返深山鸟构巢,鹰雕鹞鹘无羁鞅。”(24)白居易《驯犀》诗:“君不见,建中初,驯象生还放林邑。君不见,贞元末,驯犀冻死蛮儿泣。所嗟建中异贞元,象生犀死何足言。”(25)

   汉代时中国境内仍有犀牛。《史记·货殖列传》记载:“江南出楠、梓、姜、桂、金、锡、连、丹沙、犀、玳瑁、珠玑、齿革”。(26)又云:“番禺亦其一都会也,珠玑、犀、玳瑁、果布之凑”。(27)但犀牛越来越少见了。汉代犀牛已经是珍稀动物,犀角作为珍贵物产从海外国家传入。正如桓宽所云:“犀象兕虎,南夷之所多也……中国所鲜,外国贱之。”(28)唐代诗人知道在南方岛国犀牛是常见动物。殷尧藩《寄岭南张明府》诗:“瘴雨出虹蝀,蛮烟渡江急。尝闻岛夷俗,犀象满城邑。”(《全唐诗》卷492,第5577页。)施肩吾《岛夷行》:“腥臊海边多鬼市,岛夷居处无乡里。黑皮年少学采珠,手把生犀照咸水。”(《全唐诗》卷494,第5592页。)林邑入贡的驯犀在宫廷里的表演,进入诗人的吟咏。常衮《奉和圣制麟德殿燕百僚应制》:“蛮夷陪作位,犀象舞成行。”(《全唐诗》卷254,第2858页。)还有画家画犀牛,储光羲《述韦昭应画犀牛》诗:“遐方献文犀,万里随南金。大邦柔远人,以之居山林。”(29)诗人赞美朝廷把犀牛放入林野。代宗时林邑入贡的一批驯犀被德宗放之林野,此事也见于诗人的吟咏,赞美唐德宗的行为。元稹《驯犀》诗:

   贞元之岁贡驯犀,上林置圈官司养。玉盆金栈非不珍,虎啖狴牢鱼食网。渡江之橘逾汶貉,反时易性安能长。腊月北风霜雪深,踡跼鳞身遂长往。行地无疆费传驿,通天异物罹幽枉。乃知养兽如养人,不必人人自敦奖。不扰则得之于理,不夺有以多于赏。脱衣推食衣食之,不若男耕女令纺。尧民不自知有尧,但见安闲聊击壤。前观驯象后驯犀,理国其如指诸掌。(30)

   白居易《驯犀》诗:

驯犀驯犀通天犀,躯貌骇人角骇鸡。海蛮闻有明天子,驱犀乘传来万里。一朝得谒大明宫,欢呼拜舞自论功。五年驯养始堪献,六译语言方得通。上嘉人兽俱来远,蛮馆四方犀入苑。秣以瑶刍锁以金,故乡迢递君门深。海鸟不知钟鼓乐,池鱼空结江湖心。驯犀生处南方热,秋无白露冬无雪。一入上林三四年,又逢今岁苦寒月。饮冰卧霰苦蜷跼,角骨冻伤鳞甲蹜。驯犀死,蛮儿啼,向阙再拜颜色低。奏乞生归本国去,恐身冻死似驯犀。君不见,建中初,驯象生还放林邑。君不见,贞元末,驯犀冻死蛮儿泣。所嗟建中异贞元,象生犀死何足言。(31)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唐诗     海上丝绸之路     舶来品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210.html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研究》2018年0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