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邦和:德沃夏克与《自新大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8 次 更新时间:2019-07-10 16:51:27

进入专题: 德沃夏克  

盛邦和 (进入专栏)  

  

   盛邦和,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导、中央民族大学首席教授、东京大学外国人研究员

  

   捷克最伟大的音乐家是谁?熟悉欧洲文化的人会回答:德沃夏克。他是捷克民族乐派的代表人物,捷克近代音乐的开创者。他留给世间的作品体裁广泛,数量众多。这包括12部歌剧、11部神剧和清唱剧、9部交响曲等。重要的有《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狂欢节序曲》、《F大调弦乐四重奏》和歌剧《水仙女》等。其中《自新大陆》交响曲尤为著名。

  

   有一位大提琴演奏家说过这样的意思:哲学在书本中,在哲人的脑海中,而哲学也在音乐中,当一个哲理需要一个大部的经典去阐述的时候,音乐只需一个乐章,甚至一个极短的瞬间已经让你顿悟,如醍醐灌顶。

  

   走进如水晶宫一般璀璨的大剧院,去聆听《自新大陆》。当赭色的大幕徐徐开启,指挥家轻轻抬起手臂又瞬时下沉的时候,乐声响起。人们已经领悟到,这个著名的乐曲骤然传达的“哲学”。

  

一幽宁的震撼

  

   第一乐章,奏鸣曲式的悠扬慢板,如静海行舟,舒缓流畅。人们的脑际,浮现如下的景况:大西洋的季风从北海的方向吹来,鼓动白色的船帆。乐曲主人德沃夏克站在船上,回首捷克故乡的方向,频频招手叙说告别的话语。

  

   水天一色,浩淼无际。只听到海浪拍击船舷的声音,还有追逐于船尾的一群海鸟,发出的鳴叫。德沃夏克1900年写信给乐队指揮,告诉他引子的演奏,要“尽可能的悠闲自在”。

  

   定音鼓持续地擂击,犹如春夜天际传来的雷音,又像迢迢阡陌上奔马的蹄声,当所有的小提琴一起奏鸣,绵长而激越的和音,让人们想象旅客们走出船舱站到了船头。遥远的海天交接的边缘,青灰的地平线跃进眼帘。

  

   地平线在不停地宽展及向两边延长,人们已经能够清晰地看到前方土地上茂密的树木、土著人的土屋、飞翔的群鸟与缭绕的云雾。不知是谁激动地叫出声来,“看!新大陆!”整个船上的人雀跃起来,泪如泉涌,一起欢呼起来:“呵!新大陆!新大陆!”

  

   从德沃夏克为这首曲子所起的标题,人们思考“新大陆”的含义。在这里,新大陆是北美,在德沃夏克所处的时代,这是幽玄神秘的土地,但又是新奇眩目的国度,赢得独立,割舍旧文明,创造新世纪的新世界。

  

   旧大陆是欧亚大陆,在德沃夏克的心中,具体而言是故乡捷克。这是生于此长于此的热土,是哺育自己成人的母亲。是的,可以这么说,对于德沃夏克,旧大陆是母亲,新大陆是情人。第九交响曲第一乐章是全曲的序章,写的是一个特殊的航程,特殊的心情:告别慈母,约会情人。

  

   第一乐章结束,舞台灯光由方才的彩色斑斓转入稍许的幽宁与沉静。木管的声调暗哑而悲伤,配合小提琴的一支绮丽的和弦,如泣如诉。

  

   随后大提琴的声音奏响,高音区明亮丰满的乐段以从容的步伐加入进来。指挥家的头颅抬起,乐棒轻举齐眉。转过身去,黑色的燕尾服的衣摆在灯光下画出一个圆弧,大提琴由独舞般曼妙的独奏,瞬间转变为合唱般的齐响。

  

   第二乐章体现兩個不同的炫彩声部与音乐语言的连结与交融。其一為原住民印第安人的歌吟,其二为美国黑人的民歌。

  

   人們說,這一乐章的主题曲是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最为美丽动人的部分、作曲家的得意之作、全樂心臟的律動。曲谱被后人专门抽取出来,取名《念故乡(GoingHome)》传唱于世。乐曲优美动人,将游子思乡之情尽述无遗。

  

   “念故乡念故乡,故乡真可爱,天清清风凉凉。乡愁阵阵来,故乡人今如何,常念念不忘。在它乡一孤客,寂寞又凄凉。我愿意回故乡,再寻旧生活,众亲友聚一堂。”

  

   上世纪四十年代音乐家李抱枕先生特意为乐曲填词,由此国人争相传唱。乐曲寄寓爱国思乡之深情,萦绕神州。此后新中国教育部门又将《念故乡》正式纳入初中教材,进一步扩大了这首曲子的影响,几至家喻户晓。

  

   《念故乡》这首歌,要数歌唱家李碧华唱得最好听,她朴实淳美的歌喉,款款传情,犹如轻声呼喚,把人们带入幽远的民国心境,也让人们在侧耳聆听中与《自新大陆》第二乐章发生心灵的共鸣。

  

   听者从遐想中梦觉,英国管齐奏的美妙乐曲唤起幻觉:波西米亚广袤土地上的森林、原野、村庄里袅袅升起的炊烟,听到山谷里溪水奔流的声音及小鸟啾啾的啼唱。随之而起的首席大提琴带动数把小提琴奏出的抒情慢板,如秋风悲鸣、灯下叹息,表达作者离开故土,别离亲人的无限惆怅与留恋。

  

   如果说,第九交响四个乐章,主要表现二个主题,其一是故乡的留念,其二为新大陆的寄望。那么第二乐章让“寄望”的心情暂时忘却,而把炙热的思乡之情演于极致。

  

   第三樂章的開頭部分,大提琴发出一声提示的音调,小提琴的声响接踵而至。弦樂、管樂及定音鼓組成的奏鳴曲飄忽不定,大提琴则奏出慢板的背景。接著小號、圓號與長號的音响猛烈不断地涌入进来,仿佛急行军的步伐,又像春雷滾过天际。

  

   电光石火的激情稍有消停,长笛的独奏宛如雀鸣溪声婉转萦绕。第九交响曲的华彩主题反复出现。恰似多幕剧的女主角多次登场,每次出场总给人以惊艳的感动。这个主题曲在全乐四个章节中轮番凸显,宛如红线串珠,使整个乐曲化作金色的项链,美轮美奂。

  

   如果把萧邦的钢琴曲诠释为诗歌,萧邦为“钢琴诗人”,那么德沃夏克所写的交响曲则可以领会为一首首音乐史诗,而德沃夏克也成为挥写“交响史诗”的荷马。《第九交响曲》确是史诗,它用乐曲阐述“美国的故事”。

  

   第四乐章。台上指挥家显示激奋的神色,指挥棒举起的刹那,号角齐鸣,节奏急骤而欢腾。定音鼓响起,如听盛夏激雨。单簧管的鸣奏随之尾随,如飞瀑流泉、风过松林。此时,如同舞曲般的乐声奏起,全场的气氛焕然一新。欢喜代替了哀愁,信心代替了疑虑,力量代替了无奈。

  

   整个音乐厅听众的情绪被带动起来,情不自禁地合着乐拍有节奏地鼓掌。《自新大陆》既是史诗,也是论文,用音乐叙说着哲理。第四乐章是“论文”的结论,来自新大陆的结论:对新大陆文明的赞同与首肯。

  

   人们解读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自新大陆》,总说乐曲的主题是背井离乡的黯然神伤,是回望与念旧。其实乐曲的每一个音符,每一个曲调,都在提醒人们,宜从另一个方面,对这首世界名著作全新的读解。

  

   人在旅途,前半程是对故乡的不舍与怀念,而至后半程,接近目的地,或已经踏上新土地,他的眼眶中会再次盈满泪水,他的心情会发生重大的变化,由念旧转向趋新,由怀乡变为向往。

  

   如果这个旅行的目标是早已向往的胜景,那么这种趋新向往之情,会更加明显地映在他的眼里,写在他的脸上,刻在他的心里。念旧与趋新是人性构造的两个特征,因为念旧,安定与宁静,因为趋新,激动而进取。

  

   这使人想起德沃夏克写给布拉格的朋友约瑟夫·贺拉夫卡夫妇的一句话: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感恩于神,我们都安好,不会不好。因为这是多么美丽而自由的国家,人们可以平静地生活着。这正是我之所需。([英]尼尔·巴特沃斯:《德沃夏克》)

  

   现在我们明白了,全曲抑郁的调门只是走向激情的前奏。乐曲的主题,不是乡愁的哀念而是迎新的愉悦,是走出“卡夫卡的城堡”的感动,是千百世延续的亚欧土地文明,遭遇一个刚刚揭晓、焕然一新的海洋文明的欣喜与惊愕。

  

二平生如歌

  

   1841年9月8日,德沃夏克出生于布拉格郊外的一个波西米亚人村子。捷克斯洛伐克这个国名耳熟能详,现在它已经一分为二:捷克与斯洛伐克。当一个概念叫出口,会迅速出现自由联想,东方、东欧、前苏联这些名词也即刻浮现脑际。

  

   捷克属于所谓“边际国家”。19世纪的中叶,它是奥匈帝国的属地。如果把俄国和他周边的一些斯拉夫国家说成“东方”,而把德国、奥地利等看为“西方”。那么捷克天生兼有东西方的双重气质。

  

   德沃夏克是波西米亚人。波西米亚处于捷克中西部,最早的名称叫“Boii”,早在公元1世纪就已经出现的凯尔特人部落。波西米亚人具有追求自由,特立独行的天性。这个民族中走出一个特殊的种群,他们不信传统的宗教,载歌载舞,浪迹天涯,这就是闻名遐迩的吉普赛人。

  

   如今,“波西米亚”连带流苏、褶皱、大摆裙等流行时尚,成为人类性格中热情洒脱、创新奔放一面的象征。马丁·路德宗教改革运动的先声胡斯,是波西米亚人中的英雄,他的塑像矗立在布拉格老城广场的中心,坚毅的表情显示波西米亚人执念进步的意志,而德沃夏克则用一曲“自新大陆”表达了这个古老民族融入世界的信心。

  

   德沃夏克的父亲以屠宰牲口为业,但却是一名优秀的草根音乐家。每逢年节,他挽琴登台,悠扬的琴声,赢得台下阵阵掌声。也是一个巧合,附近一个大庄园的主人,是贝多芬的好友与赞助人,经常组织歌舞集会,德沃夏克的父亲总是应邀到场,并和庄园主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德沃夏克和父亲一起,耳濡目染,逐渐喜欢上音乐。

  

   父亲教他拉小提琴,他很快拉得像模像样,父亲一旁听得喜欢。德沃夏克13岁时去镇上的学校学习。在父亲的安排下,德沃夏克师从当地安东尼老师正规学琴。不仅学习小提琴,也学习中提琴、钢琴及管风琴。老师脾气急躁,弹错一个乐曲,“遭到了惩罚,比乐谱上的豆芽形的音符还要多。”然而严师教鞭下的管教,让德沃夏克掌握了正规的演奏技能与坚实乐理基础。

  

行走人生,会出现若干转折点,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将改变命运。这样的转折点,可能是遭遇一个事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盛邦和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德沃夏克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影视与戏剧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10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