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喆隽:互联网时代的学术阅读和文献管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5 次 更新时间:2019-07-05 09:41:40

进入专题: 学术阅读   文献管理  

郁喆隽  

  

   近日,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副教授、宗教学系副主任郁喆隽举办了以“互联网时代的学术阅读和文献管理”为题的讲座。他从大学学习生活的几个环节入手,分析写不出论文的主要症结;还介绍了当代世界主流的征引体和学术规范,并剖析几个违反学术规范的典型案例;还介绍几款常用的笔记和文献管理软件,以帮助大家提高学习效率。

  

大学生活的四个环节


   很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和大家分享有关学术规范和文献管理的问题。这看似是一个很细微的问题,但在我们整个大学教育中是缺失的。如果我们对于阅读管理,或者说知识管理上没有进行有效控制的话,很可能会影响个人更长远的发展。更不要说,如果因为技术的原因导致学术规范出现问题的话,就可能在你的未来人生中埋下一颗定时炸弹,这是个非常可怕的事情。

  

   很多同学都会有这样的一个困惑,不管是写学年论文还是期末论文,给定选题或者自由任选,都会感到很茫然,会感到好像没什么话要说、不知道要写什么。这本身是非常耐人寻味的一件事情。当你面对电脑写不出东西的时候,这并不是写作本身的问题,而是说明你在之前大学生活的许多环节中,出现了一些问题。

  

   所以我想首先从大学学习生活的这几个环节开始谈起:上课、找文献、读书、上网/娱乐。如果你在这四个环节中的学习没有到位,或者你的知识管理和阅读出现了问题,那很有可能在最终面对论文题目的时候就会无话可说。

  

上课与藏宝图


   第一个环节是上课。上课是每个学生的本分。在移动互联时代,你能在网上迅速找到非常多的相关视频课程。最近几年,我大量的学习时间是在B站度过的。B站目前可能是中国最大的不收费的学习型网站,里面搬运了很多课程,既有国内的公开课,也有国外的公开课。我最近也在思考,这也是许多教育研究者始终在关心的问题:大学教育与网上的公开课程在本质上有什么区别。

  

   当我打开B站的时候,我并不是以发弹幕或者娱乐的心态,而是怀着一种非常崇敬的学习心态,因为那里面有大量的宝藏吸引着我、等待我去发掘。这也促使我去反思高校目前的教学模式。本科生的课程不必面面俱到。“倾销式”的把一个学科所有的知识点都灌输给学生是没有必要的,因为被动知识的学习和获得在我们这个时代,变得越来越便捷、方便。只要有内在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你就可以随时找到相应的书籍、网络课程,甚至是大量的专业研究资料。这跟过去20年相比,完全是一个天翻地覆的变化。

  

   继续回到之前那个命题思考上来。大学老师到底应该传授什么,学生应该从大学课程当中获得什么?我认为,最重要的不在于你获得在这个领域当中面面俱到的信息,而在于你获得了一张“藏宝图”。这当然是个比喻,假设你对这个领域是不熟悉的话,你首先要形成一个大致方位的藏宝图。

  

   以哲学学科为例,这张藏宝图可能关心的是,它在历史上有哪些主要的流派和人物;他们之间的分歧在什么地方;各自论证的重点是什么;在面对现实或理论问题的时候,哪些问题已经解决,哪些又是尚未解决、悬而未决的问题,有待后人去开发。这张藏宝图可以很简略,但是要点要清晰,比如哪里是“山川湖海”,哪里是“边界”,哪些势力在“针锋相对”等等。这些基本的要点都要勾勒出来。等上完一个学期的课程时,你能否把所有阅读过的书本、论文、笔记全部合上,闭上眼睛给自己画出这张藏宝图?

  

   这张藏宝图可能并不是非常详细,但它奠定了在本科时代甚至是未来硕士和博士的学习阶段你对整个领域的基本认识。坦率的说,形成整全的图景事实上是很难的,因为到现在为止,有很多老师依然采取的“信息倾销”的方式。虽然这种方式能在短时间内把所有的知识点都告诉学生,但是并没有把理论跟理论、知识跟知识之间的勾连、以及内在的结构性关系展现出来。作为一个学生,当你在上课时,首先要思考课上老师讲的知识点是什么,把它放在大的图景中又处于什么位置。这个图景是这个学科的基本脉络。

  

如何进行阅读


   第二个问题是文献。上了一个学期的课程,学生一定会花大量时间在阅读材料上。过去我们是要动手找材料,而现在很多资料唾手可得。同学们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真是何其幸运。文献的稀缺性是我在读本科时感受最深刻的,但是现在情况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论文可以轻易检索到,专业数据以及电子化的资源也非常丰富,即使是某个很小很精的领域中的文献,可能都要花几年的时间才能大致阅读完。

  

   我要补充的是,各种不同的文献种类,它可能会呈现出对知识领域完全不一样的样貌。比如我们传统用的纸质书,但是学术期刊在内更多是电子刊物。这个时代发生了一个很大的变化,同学们不能像某些文艺青年那样,执着于读纸质书的情调。关键是我们如何从这些书中获取这一知识领域的前沿方向或关键洞见。工具书、专著、期刊、电子期刊、数据库和网络等类型的文献,对于一个学生的培养,都是缺一不可的,不能偏颇。

  

   接下来一个问题是,大量的文献获得之后,我们该怎么处理它们?

  

   古人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古人的卷用竹简做的,每一卷的字其实非常少。而现代人面对纷繁的学术资料,更关键的是把它们的有效信息提取出来,同时还涉及到长久的记忆管理的问题。我发现很多同学的阅读热情非常高,有的同学一年从图书馆借出来的书非常多,但读书仍没有获得实效,原因可能在于阅读漫无目标。

  

   我本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以前还是学生的时候,每当跑到图书馆, 本来想借某一本书,结果发现这本书边上还有另外一本书,被它的标题深深的吸引了,然后把那本书也借了,结果带了一大堆书回去,真正要借的书却淹没在里面。这种行为有点像小熊捡西瓜,捡了一个扔一个。当你被一种没有目标的阅读所驱动的时候,读到的永远是碎片化的东西,没办法把它编织成一个完整的学术地图。

  

   那如何规划学术阅读的目标呢?目标要从你上课当中获得的藏宝图和扩展阅读列表中来。

  

   我有一个比较简单的方法:如果对某个领域的问题比较感兴趣的话,请给自己做一个学期阅读计划。一个学期能精读十本书,已经是一个比较好的目标。这十本书的关系不是散点式的,而是有一定内在关联的。当一个学期精读完这十本书的时候,可以说对这个领域比较熟悉了,有一定发言权,至少没有重大问题的遗漏。

  

   为了达到这样的程度,的确要在一开始克制内心漫无目的的阅读欲望。当然,从长远来说,任何一个学科的学者要长远地发展,也要打开自己的眼界。所以在专业学习和眼界扩展之间,始终存在着很大的矛盾。专业学习和通识教育,并不能完全偏废。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效阅读。自从有了智能手机和社交软件之后,我们有大量的无效阅读。每天阅读的信息量,不管是来自朋友圈,还是订阅的公众号,要比前人要多很多。另外,我们也有大量的碎片时间进行阅读,比如在等车、在地铁里、在上厕所的时候都会看一些东西。阅读当然很好,但问题是并不能把它融会贯通到已有的知识框架中。这些内容只是短期记忆,可能第二天就忘记了,这都是一种无效阅读。所以在信息泛滥的时代,在结合之前有目标、有计划的阅读之外,还要做到有效阅读。

  

   除此以外,对于文科或社科的本科生而言,批判性阅读也是很重要的。批判性要求一边阅读一边思考。很多老师都会跟大家说,如果同学对某个领域还缺乏相应了解的时候,他所有的批评也都是泛泛的,并没有进入到学科的内在问题脉络。在我们哲学教育中也往往如此,而且很多时候你提出的批评很可能在两千年之前就已经提出来了。这恰恰说明你的知识积累不够,才会出现简单重复前人的这种状况。

  

不动笔墨不读书


   如何要有目标地去规划阅读、有效阅读和批判性阅读呢?我认为必须要做读书笔记,这才是拿到文献后的正确的处理方式。我在读本科的时候,有很多老师都跟我说过这句话,“不动笔墨等于不读书”。我相信这句话会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

  

   读书笔记是你面对任何学术文献的一个基本的环节。我的课程会让同学们去做读书笔记,篇幅不用很多,但是我看到很多人的读书笔记当中,给人一种敷衍的感觉,同学觉得这是老师布置给他的任务。这里有一个根本的问题:读书笔记是写给谁看的?它不是写给老师看的,而是写给自己看的;而且不仅仅是写给今天的自己看,可能是写给十年后的自己看的。

  

   这并不是说一本书、一本经典著作,一辈子只读一遍。而是当你在第一遍阅读的时候,首先要形成对这本书基本信息点的整体把握,还包括它内部的论证脉络、逻辑结构,甚至发现了经典著作当中的论证“漏洞”。十年之后,当你再把这个问题捡起来,这可能是推动你进行学术写作的一个驱动力。很多对学术史有决定性和突破性的大问题,可能真的来自于本科时代的一个阅读体验。所以千万不要小看这一点,读书笔记是写给自己看的。

  

   绝大多数人并不是过目不忘的。可能这个学期你把一本书读得非常熟,可等到下个学期,再打开这本书,翻到曾经阅读过的章节时,仍然有种陌生感。所以第一遍的阅读不做笔记的话,很有可能需要花很多时间反复阅读。文科或社科的同学的一个基本本领就是能伸能缩,长短自如。简单来说就是把“厚书读薄”,把“薄书讲厚”,既能“浓缩”,又能对它进行“稀释”。进行读书笔记的时候一定要非常清楚地区分哪些是摘抄的原文,哪些是观点的复述。如果把所有的书都抄一遍,就变成练字了,不会留下很深的印记。

  

这个时代,大家都很喜欢金句。一句金句就能特别打动人,但是过一段时间之后,好像也没什么感觉。经典的读书笔记方法不只是摘录金句,而在于梳理内在的论证脉络。就像一个喜欢吃鱼的人,把鱼肉吃掉之后,将鱼骨完整地留下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学术阅读   文献管理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术规范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030.html
文章来源: 澎湃新闻2019年5月1日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