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金民:郑和第六次下西洋发现美洲了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3 次 更新时间:2019-07-05 00:52:17

进入专题: 郑和下西洋  

范金民  
至王府行礼,甚恭谨感伏。开读毕,国王即谕其国人,凡有珍宝,许令卖易。在彼买得重二钱许大块猫睛石,各色雅姑等异宝,大颗珍珠,珊瑚树高二尺者数株。又买得珊瑚枝五柜,金珀、蔷薇露、麒麟、狮子、花福鹿、金钱豹、驼鸡、白鸠之类而还。”

   3、《明太宗实录》所载

   《明太宗实录》(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校勘本)卷一一九,永乐十九年正月癸巳(三十日):“忽鲁谟斯等十六国使臣还,赐钞币表里。复遣太监郑和等赍敕及锦绮纱罗绫绢等物赐诸国王,就与使臣偕行。”实录所云十六国,由实录永乐十九年正月戊子条,忽鲁谟斯等十六国遣使贡名马方物,命礼部宴劳之,可知指忽鲁谟斯、阿丹、祖法儿、剌撒、不剌哇、木骨都束、古里、柯枝、加异勒、锡兰山、溜山、喃勃利、苏门等剌、阿鲁、满剌加、甘巴里等。

   《明太宗实录》卷一二三,二十年八月壬寅(十八日):“中官郑和等使诸番国还,暹罗、苏门答剌、阿丹等国悉遣使随和贡方物。”

   有关永乐十九年郑和第六次下西洋的直接或较原始的材料,大体不出以上范围。马欢《瀛涯胜览》显然有参考过《西洋番国志》的印记。综述上述数条记载,可知永乐十八年底忽鲁谟斯等国使臣准备回国,明廷派太监杨庆出访或作出访的物资准备。次年正月各国使臣辞行,明廷赐与各色锦缎等物,命郑和随行。同年十月,明廷又命内官洪保随同未曾来得及与郑和同行的外国使节出访,所需物资令已先期在南洋的郑和支给(注:束世澂《郑和南征记》(青年出版社,1941年3月)称:“从这段记载,可知郑和在正月底送第一批出发,洪保送第二批出发。所以洪保去时敕知郑和照例给赐,这是通知已到南洋的郑和。郑和此时早离国而奔走使命了。假使各番使臣还在京,而郑和还未出发,如有赏赐,应当命礼部关给,不能敕郑和给与。因为郑和只能奉命到各国后给与赏赍,没有在国都赏赐外使的职权。郑和下番,当然在南洋有通信的设置,可与政府通消息。”冯承钧〈中国南洋交通史〉(商务版,1937年1月,第99页)也认为:“和先于十九年春率大宝船出发,洪保于同年十月率分继往。”郑一钧《论郑和下西洋》(海洋出版社,1985年6月,第309-310页)在叙述这次出使的经过时,不但沿用束世澂的看法,而且认为“郑和船队要依次访问阿拉伯诸国,一次季风只能达于半途,必待第二年之原一季风来临,才能接着走完全程。……郑和为了赶季风,接到命令后只好急忙兼程出发,因此十六国中也有赶办不及,未能同郑和一起出发的。这样,只有在郑和于正月底送出第一批后,第二批启程的使节,便于当年十月趁冬季季风刚开始之际,命令洪保等护送回还,仍由郑和负责依例赏赐各番国”。笔者暂且借用这种看法,认为郑和在于永乐十九年正月接到下洋敕令后即随十六国中的部分使节先行出访。)。到永乐二十年八月回国,郑和出使在外至多一年半。到苏门答剌的是太监李兴,驾驶三只宝船抵达阿丹国的是内官周满。周满等明朝使者在那里“买得”珍宝异兽“而还”,应该是回到国内的。

   4、明后期人的记载

   明嘉靖时黄省曾《西洋朝贡典录·阿丹国》(谢方校注本,中华书局1982年)条小注:“永乐辛丑正使太监李口等(按应作李兴)赍诏赐其王奠到冠服。苏门答剌国分周口(按应系作周满)等领宝船往彼,王率头目迎入王府,其肃开读赏赐毕。王谕国人有珍宝者许易。”

   万历元年,曾任过行人司行人的嘉兴人严从简,编成《殊域周咨录》一书(余思黎点校本,中华书局1993年),涉及到永乐十九年郑和第六次下西洋的的记载如下。暹罗条:永乐“十八年,又贡。遣中官杨敏等护贡使归国,仍厚赍其王。十九年,王遣使奈怀等十六人入贡,谢侵满剌加国之罪。赐纱币有差”(注:笔者注:“纱”字当为“钞”字之误。)。三佛齐条:永乐二十一年,旧港宣慰使施进卿卒,命其子济孙袭宣慰使,赐冠带、织金、文绮、袭衣、银印,“中使郑和赍往赐之”。

   万历末年,张燮撰成《东西洋考》(谢方点校本,中华书局1981年),涉及到永乐十九年郑和第六次下西洋的的记载如下。暹罗条:永乐“十八年,贡又至。遣中使杨敏护其使还国,并报礼王。十九年春,奉表谢侵满剌加国之罪。七月贡如常仪”。

   5、《明史》与《国榷》等史书的记载

   《明史》卷七《成祖本纪三》(中华书局1974年点校本):永乐十九年春正月“癸巳,郑和复使西洋”;二十年八月壬寅,“郑和还”。《明史》此段记载,当本诸实录。

   《明史》卷三二六“祖法儿”条:“永乐十九年遣使偕阿丹、剌撒诸国入贡,命郑和等赍玺书赐物报之。”同卷“阿丹国”条:“其王甚尊中国。闻和船至,躬率部领来迎。入国宣诏讫,遍谕其下,尽出珍宝互易。永乐十九年,中官周姓者往,市得猫睛,重二钱许,珊蝴树高二尺者数枝,又大株、金珀、诸色雅姑异宝、麒麟、狮子、花猫、鹿、金钱豹、驼鸡、白鸠以归,他国所不及也。”观《明史》此段文字,与《西洋番国志》和《瀛涯胜览》“阿丹国”条所载相近,当本自该两书。文中所谓“中官周姓者”,当即周满。有意思的是,此次前往阿丹国的使者,市得珍禽异兽重宝“以归”,使者是回到国内的。这与实录所载阿丹等国遣使随郑和等使者贡方物正相吻合。

   清初谈迁《国榷》卷十七(中华书局1958年点校本):永乐十九年正月癸巳,“命太监郑和偕十六国使臣往赐其王锦绮纱罗绫绢”。

   6、其它记载

   康熙时人钱曾《读书敏求记》卷二《别志》(书目文献出版社1984年丁瑜点校本)介绍巩珍《西洋番国志》,与郑和第六次下西洋有关的文字为:“今夷考之,此册首载永乐十八年十二月初十日,‘敕太监杨庆往西洋公干’。十九年十月十六日,‘敕内官郑和、孔和卜花、唐观保。今遣内官洪保等,送各番国使臣回还,合用赏赐,即照依坐去数目,关给与之’。”

   道光时人郑光祖《一斑录》杂述四“三保太监下西洋”条(海王邨古籍丛刊本):“第五使,永乐十九年春,使和等复往,二十年八月还。”此也当本诸实录。

   据说向达藏有清初钞本残卷一册,书题序跋并缺,冯承钧推断为《针位编》的一种,残卷文载:“永乐十九年奉圣旨,三保信官杨敏,字佛鼎,洎郑和、李恺等三人,往榜葛剌(原误傍葛据)等番邦,周游三十六国公干,至永乐二十三年,经乌龟洋中,忽遇风浪。”(下言祷告天后娘娘得平安)[3]。

   上述后三类相关记载,实际上大多是抄录自前三类记录,史料价值已不大。惟清初钞本残卷所载与其它记载不同。只是此所谓清初钞本,语焉不详,且所言郑和等三人往榜葛剌,至永乐二十三年忽遇风浪,显与史实不符。盖按《太宗实录》所记,永乐二十二年正月成祖命郑和出访旧港(注:《明太宗实录》卷128载:“永乐二十二年正月甲辰,旧港故宣慰使施进卿之子济孙遣使丘彦成请袭父职,并言旧印为火所毁。上命济孙袭宣慰使,赐纱帽、银花、金带、金织、文绮、银印,令中官郑和赍往给之。”)。郑和于十九年下洋后既已回国,自不可能因未回国而于二十三年忽遇风浪。此钞本,即使存世,恐也多属清初钱敏求所谓郑和下西洋事“委巷流传甚广,内府之剧戏,看场之平话,子虚亡是,皆俗语流为丹青耳”[4]一类,不足凭信。而且是杨敏,而非孟席斯所说的杨庆。

   由上述各种有关史料,可知洪保曾于永乐十九年十月领敕出访忽鲁谟斯等十六国或十六国中之部分国家,周满曾经在抵达苏门答剌后到过阿丹国,杨庆曾于永乐十八年十二月十日领敕前往忽鲁谟斯等国。有关他们的记载都很简单,根本没有抵达何处、何时抵达,何时返回以及船队损耗的确切记录。而至于周闻,根据其墓志铭,可知其为合肥人,从军太仓,曾参加了后五次的郑和下西洋远航以及永乐二十二年的航海活动,其间于永乐十三年“以劳升本卫右所副千户,世袭阶武略将军”。关于周闻所历“西洋诸国”,其墓志铭称“侯凡六往,四抵厥境”,关于他参加的郑和第六次下西洋,墓志铭更明载,“辛丑继往,而中道取回”(注:《明武略将军太仓卫副千户尚侯声远墓志铭》。铭文拓片承原太仓市博物馆沈鲁民先生提供,顺致谢忱。)。周闻参加了郑和第六次下西洋,但中途提前返回。按照明朝出使情形,郑和下西洋的带队使者都是太监,而不是武官,周闻作为千户所副千户的下级军官,更不可能率领分船队出使。孟席斯将周闻误成为太监,连周闻的身份都未搞清楚,更不知周闻有墓志铭存世。因此,孟席斯提到的这四个人,虽都曾参加了永乐十九年的第六次郑和下西洋,但都未曾到达澳洲,都未曾绕过非洲南端,更不可能抵达美洲,而且或先或后都回到了国内,所谓下落不明的船只似乎与他们的这一次航行无关。孟席斯所谓洪保、周满、周闻到达美洲的航线,看来只是他凭空虚构出来的航线,而并未真实存在过,迄今为止,也未发现任何可以支持孟席斯“新论”的文献或其它有用记载,孟席斯的“惊世之作”也没有提供任何有说服力的新证据,孟席斯的新论对于郑和研究没有任何学术价值,根本不可能因此而改写郑和下西洋的历史。

  

  

    进入专题: 郑和下西洋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024.html
文章来源:《南洋问题研究》2004年第0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