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几度风云几度名——苏联地名变迁史(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24 次 更新时间:2019-07-04 23:19:09

进入专题: 地名   苏联  

秦晖 (进入专栏)  
16-18世纪乌克兰人曾在此建立过具有特殊文化一社会结构的哥萨克自治组织,即著名的“扎波罗热营地”);伊丽莎维特波尔于1918年恢复阿塞拜疆人的旧称甘贾;维尔尼于1921年恢复哈萨克人的旧称阿拉木图,即清朝属地时期的阿里玛图”的异读。

  

   另一个哈萨克城市佩罗夫斯克于1920年恢复旧称阿克一麦切特,哈语意为“白色清真寺”。(1924年再次改名,已如前述。)吉尔吉斯城市普尔热瓦尔斯克则于1921年恢复旧称卡拉科尔。后者如乌兹别克的城市斯科别列夫于1924年以其所在的盆地重新命名为费尔干纳等等。

  

   这种改名意在显示民族平等,并包含着对沙俄征服者的“英雄”如斯科别列夫等的否定。而像佩罗夫斯克之改阿克——麦切特再改克孜尔奥尔达等例,则反名映了一种把民族性改名与政治性改名结合起来的意图。

  

   另外,还有些地区在十月革命后脱离俄国而独立,这些地区的俄语地名也被当地新政权改为本地民族语地名。这虽非苏联政府所为,但后来这些地区重归苏联版图时仍得到了苏联当局的认可而一直保留下来。

  

   这种情况主要见于波罗的海沿岸三国。十月革命后,俄语地名科夫诺变成了立陶宛语地名考纳斯(当时是独立的立陶宛国家的首都)俄语地名列韦里变成了爱沙尼亚语地名塔林;俄语地名尤里耶夫变成了爱沙尼亚语地名塔尔图;俄语地名德文斯克(德维纳河之城”)变成了拉脱维亚地名道加夫匹尔斯(“道加瓦河之城”,拉脱维亚语的道加瓦河即俄语的西德维纳河),如此等等。

  

   除以上两种情况外,这一时期“以人名城”之例虽少见,但并非完全没有。然而这时用以命名的主要是历史人物与烈士,而不是当代领袖。如伏尔加河中游那座以尼古拉一世得名的城市尼古拉耶夫斯克便在1920年改名为普加乔夫,以纪念叶梅连·普加乔夫这位俄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农民起义的领袖。

  

   达吉斯坦的首府、里海之滨的彼得罗夫斯克港,于1922年改名为马哈奇卡拉,即阿拉伯语“马哈奇之城”。马哈奇是达吉斯坦苏维埃政权的领导人之一马哈茂德·达哈达耶夫的化名,他于1918年9月内战中被白卫分子杀害。

  

   还有一个例子是顿巴斯工业区的城市阿尔季奥莫夫斯克,该城原名巴赫穆特,1923年为纪念著名的顿巴斯矿工领袖费·安·阿尔季奥姆而改名。阿尔季奥姆内战时在顿巴斯担任为抵抗乌克兰白卫势力而建立的顿涅茨-里沃罗格苏维埃共和国人民委员会主席,后任全俄矿工工会主席,1921年在铁路上试验螺旋桨式机车时以身殉职。

  

   为纪念这位以革命成名、为科技献身的传奇式先烈,苏联先后以他的名字命名了五个城镇。在上面提到的那个顿巴斯城市阿尔季奥莫夫斯克之后,还有西伯利亚萨彦岭地区的另一同名城市,以及远东城市阿尔季奥姆、乌拉尔工业区城市阿尔季奥莫夫斯基和顿巴斯的另一矿工镇阿尔季奥莫夫卡,它们基本上都是以矿业为主的城市。

  

   在这一时期,布尔什维克当代领袖中享有以其名字命名城市之殊荣者只有一人,既不是列宁也不是斯大林,而是托洛茨基。

  

   早在1919年,即列宁格勒与斯大林格勒都还不存在的时候,苏维埃政权就颁布法令,为表彰托洛茨基在革命与内战中的贡献,把伏尔加河中游的一座城市伊瓦申科沃(托洛茨基的指挥列车曾在那里停驻)改名为托洛茨克,即“托洛茨基之城。而现在听说过这个地名的人大概没几个了。

  

进入 秦晖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地名   苏联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011.html
文章来源:秦川雁塔 公众号

2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