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金民:乾隆后期查办戏剧违碍字句案述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18 次 更新时间:2019-07-01 22:11:02

进入专题: 乾隆     戏剧     案件  

范金民  

   内容提要:乾隆后期,清廷出于政治因素考虑,利用纂修《四库全书》之机,曾专门查办含有“违碍字句”的戏曲剧本,至今少有专文论述。本文主要依据档案和实录等资料,对此问题予以述论,以期深化相关研究,丰富清廷文化政策内容。

   关 键 词:乾隆  戏剧  案件

  

   乾隆后期,清廷不仅利用纂修《四库全书》之机,大力查禁涉嫌“违碍字句”的书籍,而且还曾专门查办含有“违碍字句”的戏曲剧本。这种查办措置,虽然曾经引起过学人的注意,编有相应的资料集,或述及查办的戏目名称①,然而至今少有专文讨论。实际上,清朝查禁戏曲剧本,无论中央还是地方政府以至官员,是经常之举,多因其涉嫌诲淫诲盗有伤风化有碍教化,而如乾隆后期出于政治因素考虑予以查办的,实不多见。本文主要依据档案和实录等资料,对此问题予以述论,以期深化相关研究,丰富清廷文化政策内容。

  

   一 查缴戏曲剧本的起因

  

   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正月,乾隆帝谕令各地征集遗书,翌年二月设立四库全书馆修书,直至四十六年十二月第一部《四库全书》缮竣。在此过程中,清廷利用修书之机,彻底清查全国书籍,将所谓“悖逆”、“违碍”书籍,或全部销毁,或部分“删改抽掣”,旨在消弥任何残存和潜在的反清意志,以净化思想意识,加强专制统治。

   清廷征集遗书,查缴并予销毁者,原只是涉嫌“违碍字句”的书籍,而并不涉及民间所演戏曲。但戏曲形成剧本,传唱流布,其中字句难免涉嫌“悖逆”、“违碍”。乾隆四十年闰十月,乾隆帝检阅各省呈缴的应毁书籍,对其中三部书籍颇为“关注”,一是明末僧人澹归和尚即金堡所著《遍行堂集》诗文内多“悖谬字句”,而韶州府知府高纲居然为之制序,兼为募资刊行;二是于高纲之子高秉家查出的明人陈建所著《皇明实纪》一书,亦“语多悖谬”;三是江宁清笑生所撰《喜逢春》传奇剧本也有“不法字句”,乾隆帝由此认为,“曲本既经刊布,外间必有流传。该督抚等从前未经办及,想由曲本搜辑不到耳”,于是传谕江宁、苏州两处地方官,查明所有刷印纸本及板片,概行呈缴。由于上述三部书作者中,陈建“在明天启间”②,清笑生“似亦明末时人”,因此明示,“其两家即有子孙,均可不必深究。设或民间尚有藏者,但经献出,均可免罪”③。由此,开始查缴违碍戏曲剧本。

   十一月初三日,江苏巡抚萨载、两江总督高晋奏报查缴剧本的情况,苏州书局陆续缴到违碍之书10余种,“而《喜逢春》传奇出本,向未见有此书,各属亦无呈缴”。萨载等认为:“窃思此种传奇,系江宁人所撰,又经刊布,诚如圣训,外间必有流传……其清笑生系何姓名,里居何处,有无子孙、存留板片,并饬江宁府确切访查,另委妥员向坊林书贾,到处购觅缴解,不敢稍有疏漏……臣现又宣扬恩旨,凡有应毁之书,不拘诗文杂著,以及传奇小说,但经献出,均可免罪,务使家喻户晓,不致再有隐匿。”④十一月十七日,接到两江总督高晋所转廷寄上谕的江西巡抚海成也奏称,《皇明实纪》即《皇明通纪》,名异书同,江西已前后查获多达百余部,“至清笑生所撰《喜逢春》传奇,未据查获。但此等书内既有应毁之籍,是曲本小说一项,亦不可忽。正恐应毁者不止于此,臣现在饬属一体蒐买呈缴”⑤。可见,查缴活动虽然在两江范围内迅速展开,但均未查缴到《喜逢春》传奇剧本。

   仅仅不到1个月,事情便有了转机。苏州布政司理问钱锐和上元县知县曾曰琇禀报,两人各购得《喜逢春》传奇剧本一本。萨载随即对该剧本认真查阅,认为“此种传奇,语多悖妄,清笑生是何姓名,有无子孙、存留板片,必须迅速追起,以绝根株。且既经刊布,其流传刻本必多”,因而再次严饬属员确查。旋据上元县禀报,曾在境内通加查访,清笑生原属隐名,历年久远,不知的系何名,也不知有无子孙。询据老年书贾云,《喜逢春》传奇系与《春灯谜》等10种合刻本,其板现在杭州尊贤堂书坊。萨载于是咨明浙江巡抚,并委派属员前往杭州,会同仁和、钱塘二县,密赴尊贤堂书坊查缴。所查出的该传奇板片,由浙江巡抚奏缴销毁。十二月初九日,萨载会同高晋联衔具奏:“此种传奇,有无另有翻板,及流传刻本,同此外一切应毁书籍,臣仍督属上紧查缴,不敢疏懈。”⑥尽管查缴到《喜逢春》剧本和板片,然其作者究系何人、有无子孙等,仍无从得知。

   此即清廷查缴违碍戏曲剧本之第一阶段。很显然,查缴含有“悖逆”或“违碍”字句的传奇剧本掺杂着清廷强调的政治因素,与清廷查缴违碍书籍一样有着相同的社会背景和查缴方式。

  

   二 对违碍戏曲剧本的二次查缴

  

   乾隆四十五年十一月十一日,乾隆帝对于查缴戏曲剧本一事再次颁谕:“因思演戏曲本内,亦未必无违碍之处,如明季国初之事,有关涉本朝字句,自当一体饬查,至南宋与金朝,关涉词曲,外间剧本,往往有扮演过当,以致失实者,流传久远,无识之徒,或至转以剧本为真,殊有关系,亦当一体饬查。此等剧本,大约聚于苏、扬等处,著传谕伊龄阿、全德留心查察,有应删改及抽掣者,务为斟酌妥办,并将查出原本,暨删改抽掣之篇,一并粘签,解京呈览。但须不动声色,不可稍涉张皇。”⑦

   随着收缴的违碍书籍日益增多,乾隆帝对戏曲剧本的关注也越来越多,认为编演明季清初之事而关涉清朝字句,以及表演南宋与金朝戏曲剧本往往扮演过当者,也属违碍,理当查缴;汉人编写反映明季清初之事的剧本,涉及满人或清政权,自然站在明人立场,不宜颂扬;而反映南宋与金朝史事的词曲剧本,多是站在南宋人立场,褒汉黜金,间接贬抑了金的后裔满洲人的后金、大清国。所以无论表演是否符合历史,在乾隆帝看来,均不宜流传,而应查禁,而此次查禁戏曲剧本重点集中在江苏的苏州、扬州等地。究其原因,大抵苏、扬等地是戏曲编演最为繁盛之地,剧本亦应最多。对于查缴的做法,要求不大张旗鼓,甚至不惊动地方政府,而仅指令两淮盐政伊龄阿和全德“不动声色,不可稍涉张皇”,如果查获剧本,也并不立即销毁,而是“删改抽掣”。经此一番删定后,仍可流布编演。

   伊龄阿和全德奉到谕令后,随即“派员慎密搜访,查明应删改者删改,应抽掣者抽掣,陆续粘签呈览”,并提议“查昆腔之外,有石牌腔、秦腔、弋阳腔、楚腔等项,江、广、闽、浙、四川、云、贵等省皆所盛行,请敕各督抚查办”。十一月二十八日,乾隆帝复下谕旨,肯定两人做法:“自应如此办理。著将伊龄阿原折抄寄各督抚查办,留心查察,但须不动声色,不可稍涉张皇。将此遇各督抚奏事之便,传谕知之。”⑧乾隆帝采纳伊龄阿等人的主张,将查缴戏曲剧本范围又扩大到了各省,只是在做法上仍然要“不动声色,不可稍涉张皇”。

   十二月二十五日,江西巡抚郝硕接到谕旨。经其清查,江西昆腔甚少,民间演唱有高腔、梆子腔、乱弹等项名目,其高腔又名弋阳腔。随查弋阳县旧志,有弋阳腔之名,考虑该地或有流传剧本,即饬令弋阳知县留心查察。随据弋阳知县禀称,弋阳腔之名,不知始于何时,无凭稽考。现今所唱,即系高腔,并无别有弋阳腔词曲。南昌知府也禀称,遵旨传谕各戏班,将剧本内事涉明季及关系南宋金朝故事扮演失当者严行禁除。查核所有缴到各剧本,“内有《全家福》、《乾坤鞘》二种,语有违碍;又《红门寺》一种,扮演本朝服色”,“应呈请查办”。郝硕会同藩、臬两司复核无异,于四十六年四月初六日具奏:“查江右所有高腔等班,其词曲悉皆方言俗语,俚鄙无文,大半乡愚随口演唱,任意更改,非昆腔传奇出自文人之手,剞劂成本,遐迩流传,是以曲本无几。其缴到者,亦系破烂不全抄本。现在检出之三种内,《红门寺》系用本朝服色,《乾坤鞘》系宋金故事,应行禁止;《全家福》所称封号,语涉荒诞,且核其词曲,不值删改,俱应竟行销毁。臣谨将原本粘签,恭呈御览。至如瑞州、临江、南康等府,山隅僻壤,本地既无优伶,外间戏班亦所罕至。惟九江、广信、饶州、南安等府,界连江、广、闽、浙,如前项石牌腔、秦腔、楚腔,时来时去,臣饬令各该府,时刻留心,遇有到境戏班,传集开谕,务使一体遵禁改正。”⑨由此可推知,江西省范围内落实乾隆帝谕旨,宽严适中,既不疏漏,又不过于张皇。南昌知府对于“《红门寺》一种,扮演本朝服色,应呈请查办”,而郝硕仅奏请“应行禁止”,并不请求朝廷严办,似乎领悟了乾隆帝谕旨的“精神”。

   重点查办戏曲剧本的江苏苏州、扬州等地,更是抓紧落实。乾隆四十六年正月内,伊龄阿即将删改抽掣过的《精忠传》等5种剧本具奏呈进。而新任盐政图明阿到任后,“将局内所收官商及戏班教习等缴到戏曲逐一查检,除已进呈之五种外,其余尚有彼此重复之本,又有与全德送来之曲重复者,俱经核实剔除。现在所存戏曲计二百八十四种,奴才正在督率委员上紧查办”。由此可见,两淮盐政的查办措置甚烈,成效也极为明显。只是乾隆帝大概认为伊龄阿对所缴曲本抽掣过多,而进一步作出谕令:“此事不必行之过当。交图明阿、全德等妥为之。”图明阿悉心体会乾隆帝的两次谕旨,认为“凡系明季国初之事,有关涉本朝字句,及南宋与金朝剧本扮演失实者,皆当遵旨酌拟删改抽掣”,遂将所有删改抽掣之剧本,另缮清单,并将粘签之原本一起进呈,恭请皇帝钦定。其余“曲本或一部中有一二处情节乖谬,恐其诳惑愚民,亦应照此办理。若但系字句偶有违碍,应即就原本内粘签改正,恭呈御览”。至于全德历次送达的112种剧本,“已据分别粘签,抽掣改正,似俱妥协”。图明阿在奏折中称,对此“仍留心复勘,亦一体陆续代为进呈。再此外尚有原奉例禁之剧,并一切荒诞秽杂毫无情理之曲,均当随见随毁,以杜滋蔓流传”。并声明“不敢稍涉张皇,亦不敢将就了事”。乾隆帝接此奏报后,朱批道:“好,知道了。此亦正人心之一端,但不可过于滋扰耳。”⑩

   图明阿更加起劲,尽力查办。四月初九日奏报:“今办得《金雀记》等九种,并全德移来《鸣凤记》一种,奴才俱复加酌核,缮写清本,同原本粘签,恭呈御览。奴才又复勘得《千金记》等十种,又全德移来《种玉记》等十种,均系曲白内间有冗杂之处,抽改无多,现在即以粘签原本进呈,奴才谨开具清单恭折具奏。其余在局曲本,仍敬谨遵奉,细心勘办,随时呈缴,并会同全德再行慎密搜罗,不敢稍有滋扰懈忽,以仰副圣主训饬至意。”图明阿如此卖力,乾隆帝却只朱批一“览”字(11)。

   五月二十九日,乾隆帝传谕军机大臣:“前因世俗流传曲本内,有南宋与金朝关涉,或本朝新事,新编词曲,扮演过当,以致失实,无识之徒,或转以剧本为真,殊有关系。曾传谕该盐政等,令其留心查察,其有应行删改抽掣者,斟酌妥办。乃本日据图明阿奏查办剧本一折,办理又未免过当。剧本内如《草地》、《败金》等出,不过描写南宋之恢复,及金朝退败情形,竟至扮演过当,称谓不伦。想当日必无此情理,是以谕令该盐政等,留心查察,将似此者一体删改抽掣。至其全曲本内,无关紧要字句,原不必一律查办。今图明阿竟于两淮设局,将各种流传曲本尽行删改进呈,未免稍涉张皇。且此等剧本,但须抄写呈览,何必又如此装潢,致滋糜费。原本著发还,并著传谕全德、图明阿,令其遵照前旨,务须去其已甚,不动声色,妥协办理,不得过当,致滋烦扰。”(12)由此可知,乾隆帝认为此时图明阿查办范围过大,“无关紧要字句,原不必一律查办”,而且“不动声色,不可稍涉张皇”,图明阿却大张旗鼓,竟于两淮盐政衙门设局,将所有收贮的各种流传剧本尽行删改,而且对于呈进的剧本,精心装潢,铺张糜费。

六月初一日,图明阿接获上谕后连忙具折,承认过失,并稍作辩解:“奴才窃自思省,诚为过当,惟有悚惶惭悔,感谢天恩。所有上年原设之局,因附近运司衙门有闲房数间,即委员带同缮写人等在内查办。今钦奉谕旨,各种流传曲本,不必一例查办,将来应行删改抽掣之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乾隆     戏剧     案件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961.html
文章来源:《历史档案》2012年4期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