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上俊哉:去全球化时代下中日两国的角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4 次 更新时间:2019-07-01 21:55:49

进入专题: 去全球化  

津上俊哉  
即,以破坏现在进行的经济活动为目的的行为,与挥舞制裁手段逼迫对方让步的做法完全不同,是没有交涉的余地的。也就是说,这种行为如同恐怖分子的行为,是无法解决纷争的。

   笔者为反贸易派主导了特朗普政权的贸易政策而感到愕然,再次向华盛顿的有识之士询问,“如果消费品大范围涨价,引起消费者的愤怒,不会对11月的中期选举和2020年的总统选举产生影响吗?”

   但是,笔者得到的回答是认为“大幅度减税和放宽管制成功,美国经济状况极好,总体上认为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有助于美国”的选民很多。今后,即使消费品涨价,特朗普也会说,“即使短期内会比较痛苦,也请把它当作是为了召回美国就业的阵痛而忍耐吧”。这种说法目前在美国十分有说服力。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忍耐等待后工作机会并没有增加,物价却在上涨,可能不久就会有选民叛乱。”关键是,这种荒谬的政策,最后的结果或是特朗普撤回该政策,或是特朗普下台,但是要达到这样的结果还需要时间。

  

   3. 如何思考对于中国的批判

  

   反贸易派的想法过于荒唐,相信不久之后,美国经济受到伤害的现实就会愈加清晰,从而使得他们不得不撤退。

   中美贸易战争发生后,中国朋友经常跟笔者说“希望听取过去日美贸易摩擦的经验”。过去日本也实行了产业政策,他们知道日本的产业政策也曾成为与欧美贸易摩擦 的争论点。关于这个问题,笔者想重起一章来讨论一下。

   3.1 日本的经验——20世纪80年代之前的日本经济

   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产业非常强大。钢铁、家电、汽车、半导体等相继把欧美的同行逼入绝境。当时,通产省贸易行政的最大工作是,对欧美各国的出口给予“手下留情”,即“出口自主管制(Voluntary Export Restraint)”。

   当时的通产省以推进“产业政策”而闻名。特别是,谋求特定产业振兴的“targeting (目标性产业振兴)”政策非常有名,汽车和半导体都被视为其产物。然而,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日本不再实施targeting政策,也不再与他国发生巨大的贸易摩擦。变化的原因之一是,日本进入泡沫经济崩溃后“失去的十年”期,国力减退了。但是更大的理由是,在20世纪80年代日本实现了对欧美发达国家(至少西欧各国)的追赶。

   从战争灾难中复兴、追赶欧美各国,是政府和国民共同拥有的国家的目标,也是夙愿。1968 年,日本 GNP 位居世界第二。之后过了10多年,进入了20世纪80年代,国民在生活、技术能力、文化等各个方面都切身感受到了日本的经济增长。当然,距离美国还很遥远,但是以日本的力量来赶超美国是不可能的笑话,日本能达到不逊色于西欧各国的富裕程度时,“追赶”任务就完成了。

   在catchup达成后的日本,没有出现全体国民共有的明确的“国家目标”。战后达成大目标后,国民的目标也多样化了。我认为无论是从人类心理还是国家发展的轨迹来 看,这都是自然的趋势。

   3.2 中国的情况

   反过来,现在的中国又如何呢?最近中国“新经济”的发展趋势显著。特别是 AI(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数据产业及EV (电动汽车)等产业的发展令人瞩目。与此同时,在自命为世界第一的美国,“输给中国”的不安感和警戒感不断高涨。人们开始提起“Spunik Shock再次出现”,就暗示了这一点。

   “中国制造2025”是中国版的“targeting政策”。发表该政策时,美国尚不在意这个政 策,但现在则非常警惕,特朗普政权强烈要求修改该政策。这三年来,美国可能察觉到中国技术水平有了显著的提高。

   这样看来,现在的中国“新经济”与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经济非常相似。特别是在国家主导的振兴政策的推动下,对于中国是否会独占未来的重要产业领域这一点,欧美感到不安和反感,这些都与30年前的日本很相似。

   但是,我想30年前的日本和今后的中国的道路会从这里分岔开来。

   日本在得到“追赶西欧”的感觉后,就不再拥有明确的“国家目标”,也不再实行国家主导的产业政策了。但是,预计中国今后仍将提出国家目标,也不会停止国家主导的产业政策。

   中国共产党提出“2049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以此作为国家目标。在笔者看来 其含意是“赶上领先的美国,中国成为世界第一”。那样的话,在达成这个目标之前中国是无法停手的,targeting政策也预计会再继续30年吧。

   从这里往前的道路日本也没有走过,但是假如日本进入了20世纪90年代也没停止“targeting政策”,在“失去的十年”里国力也没有减弱而继续赢下去的话,日本可能会被世界自由贸易体制孤立,被“开除”。

   今后的中国会怎么样?由于其规模和影响力之大,中国是无法被世界经济孤立的。取而代之的是自由贸易体制的终结。以麻将为例,如果总是有一个人继续赢的话,剩下的三人就讨厌和他一起玩了。以竞技运动比赛为例,如果特定的选手和国家持续获胜,规则就会被修改。自由贸易一旦退潮大家都会受到损害。即使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世界也不会允许中国继续“独占全胜”吧。这是人类社会的潜规则。

   让世界感到中国会继续“独占全胜”的一个理由是,虽然在中国民营企业在经济流量 方面的表现活跃(例如,税收的占比50%,GDP的占比60%,城市雇佣的占比80%等),但在存量的财富资源方面,政府和国企占比太多,这也影响着当前的产业政策问题。土地价值不待言,上市企业的股票价值或银行贷款资源,绝大部分都是由政府或国企持有或占有。简言之,官方拿得过多了。为什么外国总是抱怨?因为中国的官方,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能够动员的经济力量,比其他国家大太多。所以才有说法认为,中国的企业补贴、研发补助等太多、不公平。

   2017年秋天,笔者在读到提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共产党大会报告时产生了 疑问:中国是否希望在达到国家目标的2050年之前,现行世界贸易体制也就是说“战略机遇期”会保持现状,继续下去。

   这是不可能的。中国有继续产业政策的自由,但是世界也有改变和中国的交往方式 的自由。在这种情况下,自由贸易体制将会衰退。现在看到美国对中美贸易战争的强硬态度,给人的印象是加入 WTO后中国所重视的“战略机遇期”也即将结束。中国是否认 为即使自由贸易体制消亡也没有关系?之后该怎么办?已经做好准备了吗?

  

   4. 为保护自由贸易体制,日本和中国能够做些什么

  

   4.1 站在十字路口的自由贸易体制

   现在全球化和自由贸易体制正站在十字路口。如“1.1贫富差距的扩大”一节所述,世界经济今后贫富差距会越来越大。这将进一步威胁自由贸易体制。美国主张保护本 国贸易的特朗普总统当选是这种世界经济趋势的结果,但这可能只是自由贸易体制的终结的开端。

   特朗普总统对中国进行的25%的关税上调,从 WTO规则来看是不正当的,但是如“1.3全球化是错误的吗”一节中所述,与20世纪30年代贸易战争中关税的高度、贸易限制程度的大小相比,或许还算得上是稳健的一类。

   但是,令人感到害怕的是,本应成为世界模范的美国违反规则,这一情况有可能传染 并蔓延到世界其他国家,特别是许多发展中国家。世界迄今一直对非关税壁垒的贸易限制感到棘手,但是,如果失去了自由贸易的规范,可以任意提高关税和贸易的数量限制的话,世界贸易将受到重大影响。

   4.2 自由贸易体制开始变质

   不仅仅是特朗普总统的“美国第一”式的保护主义,在美国的政策精英中,对成为“战略竞争对手”的中国的政策应该严格化的意见占了多数。欧洲对来自中国的投资的警戒感也越来越高。在今后的世界中,以“无差别”原则和市场经济原理为基调的自由贸易体制退潮,“相互主义”和“安全保障”政策所主导的趋势不断高涨。

   在这一点上,美国政府于2018年4月对ZTE(中兴通讯)公司进行了严厉的制裁,这成 了一个象征性的事件。如前所述,IT 就像 “零关税”所象征的自由贸易那样是最普及 的,因此,它是全球供应链最发达的行业。

   这个制裁通过中美两国政府的交涉减轻了处罚,如果按照决定实施的话,与ZTE公 司交易的美、日、韩等的无辜零部件制造商也会遭受很大的损失吧。明明没有任何责任却突然遭到不可预测的损害,这种负面影响远比特朗普政权单方面的提高关税要大得多。

   此外,中国也以该事件为契机,断定“依赖美国半导体是危险的”,表明将利用自主技 术开发国产半导体。依靠进口的产品供应如果产生了断绝的不安,贸易就会缩小......日本在2010年也遭遇了稀土供应的不安,曾经有过开拓替代产出国和开发替代技术的经验 。这也是对自由贸易的另一个坏影响。这样,IT可能会不再属于“自由贸易”,成为被难以预测的“安全保障”问题所左右的“高风险行业”。

   值得期待的是,特朗普政权在中国进行的贸易战争太过极端了,这将给美国经济带 来巨大的危害(而另一方面其宣扬的好处却几乎没有),特朗普政权也有可能为了避免自己遭受政治损害而不得不撤销战争。如此一来,可以期待“保护贸易主义还是不该按照前人所教导的政策”的常识会稍微恢复一些。

   4.3 为了维护自由贸易体制,日本和中国能做些什么?

   4.3.1 维护自由贸易体制的努力

   拥有世界最大的经济规模,贸易量也是世界最大级的美国,将会逐个歪曲与加拿大、墨西哥、欧盟、中国、日本和其他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贸易关系。如此做法的负面效果非常显著。

   众所周知,日本用日美安保体制抵押了安全保障,是很难像中国那样在贸易战争中与美国正面对抗的国家。这样的日本如今在双边谈判中被特朗普政权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处在非常严峻的立场上,但为了保护自由贸易原则日本还是会作出最大的努力。

   特朗普政权的保护贸易主义还有其他问题。那就是领导人的坏榜样,这有很大的可能性会传染给其他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

   笔者在“1.4不要忘记80年前的教训”一节中提到,斯穆特·霍里法案导致美国的关税提高并蔓延至其他国家,由此产生了报复措施的连锁,使世界贸易急速缩小,并牵涉到 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特朗普政权的保护贸易主义不久也会引发反动而使得自我产生反省,但是到那时自由贸易的纪律一旦松弛,就更难恢复原状。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必须尽可能继续努力保持自由贸易体制,防止贸易保护主义的传播。从这个观点出发,日本政府签订TPP11(CPTTP)、日EUEPA等,致力于大范围FTA的缔结是正确的方向。RCEP是亚洲的另一个广域FTA。这个FTA也应该尽早缔结,在这一点上如果能和中国合作的话,笔者觉得会非常好。如果RCEP缔结需要时间,日中韩FTA能够提前缔结的话,将其先行进行研究也是值得探讨的。

   4.3.2 “WTO163”的探讨?

笔者预计在2019年,美国特朗普政权将向WTO发起挑战。特朗普政权以“安全保障”(美国贸易法第232条款)为由,(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去全球化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957.html
文章来源:《东亚研究》(2019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