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平:贵州黔东南传统村落原真性保护与营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4 次 更新时间:2019-06-29 12:24:04

进入专题: 传统村落     原真性     少数民族  

吴平  

   内容提要:如今传统村落“美丽”已经得到诸多聚焦的目光,不同职能部门对其进行关注与投入,“整容”便是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必须考虑的项目。黔东南传统村落环境具有鲜明的原真性特征,但其在保护与发展中“整容”标准存在问题、审美素养缺失、项目推进各自为政、不必要的“整容项目”等造成破坏和浪费,同时原有居民对村落风貌改变造成的破坏、政策法规和规划执行实施不到位导致保护助力不足。从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的任务出发,黔东南传统村落在美丽乡村建设中应回归本原,保持村落自然本真风貌,维护村落文化多样性特征。

   关 键 词:美丽乡村建设  传统村落  原真性  少数民族  黔东南

  

   黔东南是一个以苗侗民族为主体的多民族自治州,这里沟壑纵横,山峦绵延,闭塞的地理环境阻断了外来文化影响的同时,保存了大量的少数民族传统村落,有3922个50户以上自然村寨,其中有500个村寨纳入中国传统村落备选名单,[1]集中分布在雷山、台江、丹寨、剑河、黎平、从江、榕江等县,涉及93个乡镇。截至2016年,已有309个村落被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占全国4157个传统村落的7.44%,占贵州省546个传统村落的56.70%,数量位居全国地州第一位,[2]雷公山山麓苗族村寨和六洞、九洞侗族村寨,也被列入我国世界文化遗产后备名录。这些村寨和民居基本沿袭着祖辈一脉相承的传统格局、传统风貌、传统形制、传统材料、传统技艺、传统空间尺度和原生态的依存环境,保持着传统起居生活形态和农耕文化,具有鲜明的民族文化和地域文化特色,是中国传统村落分布最集中,保存最完整,特色最鲜明的地区之一。在一个地理单元内拥有数量如此之多、品味如此之高的传统村落堪称国内之首。但随着社会发展、城镇化进程和全域旅游的加快,黔东南传统村落的原真性、文化性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冲击。黔东南传统村落在美丽乡村建设中如何进行保护与发展,如何在坚守与创新过程中有所为有所不为,是现今面对的重要问题。目前,黔东南传统村落的“美丽”得到诸多聚焦的目光,不同职能部门对其进行关注与投入,各种项目纷纷进入传统村落,农村人居环境得到改善的同时,也因过度、不合理、盲目的“整容”或开发,在很大程度上使传统村落遭到破坏、变异。因此,面对传统村落不断遭到破坏和加快消失的严峻形势,正确理解和保护黔东南传统村落和农耕文明,探寻科学合理的保护方法迫在眉睫。

  

   一、顺应自然的黔东南传统村落形态特征

  

   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地处云贵高原向湘桂丘陵盆地过渡的斜坡地,属中亚热带季风湿润气候区。境内峰峦连绵,林木葱茏,河流纵横,景象万千。星罗棋布的传统村落,镶嵌于崇山峻岭中,木质房屋顺山势起伏散落山腰,或沿河临溪坐落于山麓,与原始森林、千年梯田、高山溪流、农耕田园交相辉映,融为一体,自然协调,美感十足。浓郁的民族色彩、自然的生态环境和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相互结合,形成了别具特色的村落景观。无论是坐落于山地或是河谷两岸的村寨,都是最大限度保留地形地貌和环境要素的理念,呈现出顺应地形、自然衍生的形态特征。最具代表性的苗侗传统村落,就地取材,以杉木为房屋柱板材料,用青瓦和树皮做屋顶,用石料砌筑屋基和地基,建筑及周围环境取之自然石材而成。这是对特定自然生态系统做出的文化适应,体现了原有居民精妙应对复杂环境生态的生存之美、和谐之美;体现了效法自然,尽可能承环境之美又适度干预自然的生存艺术;[3]体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从村寨选址、传统格局和建筑营造,蕴含了丰富深邃的文化内涵,始终延续、传承着原生态的农耕劳作和起居形态。然而,面对现代化、城镇化、全域旅游的冲击,一方面原有居民“现代生活向往”下的拆木建砖原真性破坏;另一方面,道路修建使村落机理的改变、水利工程建设使水系的毁坏、旅游开发对山林梯田的占用、消防防火分区肢解了村落,更有甚者对传统村落的“整容”,使黔东南传统村落山水田园与民居自然天成的环境遭到损害。

  

   二、失真的“整容”造成的破坏

  

   黔东南的传统村落在新农村建设、美丽乡村建设、全域旅游的推进下,越来越多的社会力量开始参与传统村落的保护与复兴行动,文化(文物)、财政、住房建设、规划办、国土资源、农业、旅游、民族宗教、扶贫、环保、林业、公安(消防)、经信、发改等部门体现了不同程度的关注与投入,并为提升村落的“颜值”投入大量的精力财力,在一定程度上取得了成效,但仍然存在不科学“整治改造”,不仅浪费了有限的资源,而且还因为错误的“整容”标准、对象、方法,在很大程度上破坏了传统村落自然和谐之美,损害了传统村落的核心价值。[4]

   (一)“整容”的标准有问题

   1.以移植的形态建设传统村落。黔东南许多传统村落往往走入跟风移植、粗糙嫁接、简单模仿、盲目复制的误区。用移植他族标志性建筑和用城市手法或元素美化传统村落环境,如修建寨门、长廊、亭子、鼓楼等(侗族标志性建筑也会建在苗族村寨),占用农田修建不符合传统村落空间和文化内涵的集散广场,拓宽乡间小路,混凝土建造假山,霓虹灯夜景照明,抛光的石板路,整齐的景观树木,人工草皮绿化,引种外地花草树木,采用花盆装饰,广告标识等城市建设和公益性服务设施项目才需要的设施和配置标准,消防规划中的防火分区和包括给水管网、消火栓间距等措施规定也都照套城市规划规范,这种用简单拷贝手法营造的空间格局不仅脱离实际,而且丧失了各地村落的自然原生的有机形态,破坏了传统村落原本和谐的空间格局和风貌。

   2.以统一划一的方式建设传统村落。在建设中,建设者无视黔东南村落环境的自然性、景观的多样性和层次的丰富性,在民居修缮、道路修建、农田及设施配置等方面都趋于标准化。沿路边的村落进行统一的穿衣戴帽,木质屋顶边上基本都会刷上白色以示醒目,村落空间常常配上“牛角型”作为文化装饰,自然的河流总要修建河堤和水泥步道,装上水泥或花岗石的护栏,村村一样的太阳能路灯,乡间小路扩宽拉直,修建大型交通场站等。这种标准化、整齐化的追求,村落的气质、秉性、样貌和独特性被格式化,所呈现的同质化事实上加剧了村落本真性、多样性、丰富性、特色性的消失。

   (二)“整容”中审美素养的缺失

   审美素养的缺失,导致黔东南“美丽乡村”建设被简单化、畸形化、庸俗化。各种项目的置入,惯用水车、灯笼、彩旗、雕塑、浮雕、琉璃瓦、瓷砖等元素装饰村落空间,用城市型路灯照明、彩色垃圾桶、小品等与自然本真环境不协调的设施。传统村落“整容”要“传统”,要“土”,符合“整容”的规划发展理念,“土”或“传统”是指原真、古拙、独特的文化空间载体效果,但在追求“整”的效果上,往往因为审美素养的缺失、设计和施工上的粗劣,其效果往往是一种自以为是、矫揉造作的“美”,是用一种粗陋去替换另一种粗陋,整治效果不堪入目。这些耗资巨大的“美丽”,丢弃了原本千百年来积累下来的乡村美学传统,也破坏了传统村落的整体性和自然原真性,严重地改变了传统村落自然本真的村容村貌,极大地浪费了原本严重不足的传统村落的保护发展资金。

   (三)“整容项目”各自为政

   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的社会力量多元性,使不同项目介入的同时,各自按照自己的思路完成美丽乡村的建设项目任务。近几年来,“四在农家·美丽乡村”基础设施建设,实施“五改”工程(改路、改厕改圈、改水、改电、改灶),“农村环境综合治理一事一议”“一村一品、一乡一特”的扶持计划,“百村示范、千村推进”建设工程等诸多项目,为黔东南传统村落的新农村建设做了大量有益的事,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传统村落的人居环境和生产生活条件,但不容置疑的是由于多元性组织管理的各自为政,理解和认识上的差异,导致项目置入的同时,缺乏村落整体性风貌的关照,具体实施与操作缺乏统筹与协调,各种项目建设所带来的是自然和人文环境不同程度的改变,造成了难以挽回的损失与破坏。

   (四)“整容项目”的不必要

   在建设美丽乡村全面实施农村环境综合整治中,黔东南村落往往通过亮化、硬化、绿化等项目,实现道路硬化、村庄绿化、路灯亮化、环境美化和公共设施配套化的美丽乡村建设目标,以改善村落人居环境,提升村落颜值。亮化工程,各村纷纷安上太阳能路灯,原本自然美丽的传统村落与城市型高大太阳能照明灯结合,成了村落极不协调的突出点;绿化工程,不重视本土植被资源的利用,存在引种城市行道树、圈地划片铺种人工草坪、引入非本土植物与花卉等现象,用城市化的造型与手法绿化环境,改变了乡村自然生态的原真性;在硬化工程中,水泥成为各种硬化的主要材料,村落的村道和台阶、溪流和沟渠等驳岸、水田边围等都采用水泥硬化,更有甚者,原有的自然石材青石步道往往用水泥抹平覆盖。这与传统上取之自然石材的村落风貌形成极大反差,自然本真的村落风貌被破坏。特别是河流筑堤、道路扩宽、占地建场、修建高大建筑等项目,严重地改变了传统村落自然本真的村容村貌。这种花费大量资本投入的项目,其结果不仅仅是舍本逐末,更有可能让村落最珍贵的价值在短短“突击”中云散烟消,往往是触目惊心的浪费与“保护性”破坏。其实完全可以在亮化上照明设施设计得合理些,在绿化上充分利用本土植被和花卉,在硬化上采用本土石材,节约有限资金,避免不必要的浪费。

  

   三、原有居民对村落风貌改变造成的破坏

  

   原有居民作为传统村落存续发展的主体,是历史文脉传承之根。传统风貌建筑承载的信息都要通过原有居民在保护与更新中保持活力。然而,受现代生活方式的影响,当原有传统居住形态、经济模式不能满足日益多元化的同时,改善生活质量和居住条件成为原有居民追求现代生活的需要。因此,赚钱建房成为原有居民追求的主要目标,常常是房屋扩建、拆旧建新,要么迁建、移建、占用田地新建,而且不按传统形制、体量、高度、造型、色彩、材料等建造房屋。原有居民借鉴外来现代建筑风格、倾向使用砖和水泥、体量过高过大、色彩偏差大、铝合金门窗十分普遍,结果是从古朴风格到不洋不土的建筑形态。如果说交通不便,信息闭塞使传统村落改变不大的话,那么处于区域优势的村落“发展”却来势凶猛,全然不顾村落风貌的协调美,常常是一栋栋毫无美观与环境不协调的高大水泥建筑横空出世。原本传统村落建筑形式和布局被打乱,传统的村巷肌理、整体格局和风貌被破坏。曾经作为中国乡村旅游示范地的巴拉河沿岸的寨瓦、平寨、南花、季刀等苗寨,破坏程度与日俱增,已经看不到往日的美丽,山水田园般传统村落风貌被破坏,而且从整个黔东南的情况来看,原有居民对传统风貌的改变造成的破坏是严重的。

  

   四、政策法规执行和规划实施不到位

  

在推进传统村落保护发展中,黔东南州委、州政府高度重视,对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做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1)在制度层面上。通过立法、建章立制、强化责任、激励约束来加强保护,编制了《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民族文化村寨保护条例》《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民族文化保护办法》《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传统村落保护实施办法》《黔东南州传统村落实施方案》。(2)在建设层面上,一是加强规划设计,安排保护发展扶持资金,重点用于支持传统村落保护发展规划的编制工作。所有传统村落的保护规划都已经编制完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传统村落     原真性     少数民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民族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924.html
文章来源:《贵州社会科学》(贵阳)2018年第11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