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兵:康梁并称的缘起与流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63 次 更新时间:2019-06-28 00:49:28

进入专题: 康有为   梁启超  

桑兵 (进入专栏)  
全恃《戊戌政变记》一书。盖书中极力铺张,去事实远甚,而海外侨民,蒙于祖国情势,先入为主,至于耗财破家有所不恤。夫海通以来,内地谋生既困,迫而只身越重洋,寄他人宇下,不知受如何委屈,历如何艰险,乃得区区血汗之金钱。而黠者又以术愚之,而尽劫其所有,徒希望于首领赐环之后,而分我以一杯羹,然卒以是而流离海外,客囊羞涩,终其身有不能归见父母妻子者矣。余言念及此,未尝无余痛也!然则谓此书之作,于社会无功焉,不得也。(77)

   就此而论,一向以文字见长的康梁在舆论方面陷入了革命党和清政府的夹击之中。两边说辞各异,指康梁为一丘之貉却是异口同声,这也从不同方面坐实了孙中山的斥责的确是言之有据。

   康、梁师徒之间,从来就是和而不同,两相比较,太有成见的康有为霸道,太无成见的梁启超隐忍。据说康有为对于梁启超不服从自己颇为不满(78),其实,除张勋复辟一事两人公开对立外,如果不是梁启超始终委曲求全,双方或许早就分道扬镳,断绝师徒之谊。可是如此一来,尽管梁启超不喜欢康梁并称,却不得不一直笼罩在康有为的身影之下。他与康有为之间的恩怨离合,在外人看来不免扑朔迷离。即使实际上已是貌合神离,仍然改变不了一体同心的形象。就此而论,孙中山以梁启超未与康有为决绝分离为证,指认两人一个鼻孔出气,实在也不算是冤枉梁启超。这既是梁启超的可爱之处,同时也是他的可悲之处。守旧党、清政府和革命派的异口同声,连当事人也百口莫辩,旁观者和后来人又有多少还会在乎同名之下意涵的分别呢。

   注释:

   ①夏晓虹编:《追忆梁启超》,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7年版,第313页。

   ②夏晓虹编:《追忆梁启超》,第14—15页。

   ③上海书店出版社2002年版《近代文献丛刊·翼教丛编》,未署名的点校者指为光绪二十四年四月刊行,已经识者指出错误。但改定为光绪二十四年八月刊行,依据也只是苏舆序言的署期,似不够充分。《近代文献丛刊·翼教丛编》《张尚书〈非弭兵〉》篇后附记:“逆犯康有为,去年假造谕旨,赏加卿衔,往各国入弭兵会,竟发电至上海、广东、湖南,可谓胆大无耻。此篇专攻其谬,湘刻漏,未编入,今特补之。”(第52页)光绪二十三年十一月十九日(1897年12月12日),兵部掌印给事中高燮曾向清政府呈递《请令主事康有为相机入西洋弭兵会片》,总理衙门奉上谕酌核办理,未予采纳。但此事各地风传,光绪二十四年正月初六(1月27日)郑孝胥记道:“又闻康长素已赏卿衔,命出洋游历,且充弭兵会员。”(中国历史博物馆编,劳祖德整理:《郑孝胥日记》第2册,中华书局1993年版,第639页)则《翼教丛编》最早的湘刻本与后来的增补本篇幅不同,除《张尚书〈非弭兵〉》一篇,《孙协揆议陈中丞折说帖》亦为后补。增补本的刊印当在政变之后。《近代文献丛刊》本所据即为增补本。另有据湘刻本的再版本,增加附录一卷,收录“梁启超上陈中丞书”和“梁启超等与康有为书”多通,前者系时务学堂钞稿,后者为“粤东谭制军从康有为家查抄得之,原书咨送军机处”。沈云龙编《近代中国史料丛刊》第65辑(647)所收《翼教丛编》(台北,文海出版社1971年版),即为据湘刻本的再版本。

   ④汨罗乡人:《学约纠误》,《近代文献丛刊·翼教丛编》,第137页。

   ⑤《近代文献丛刊·翼教丛编》,第137页。

   ⑥《宾凤阳等上王益吾院长书》,《近代文献丛刊·翼教丛编》,第144页。

   ⑦汨罗乡人:《学约纠误》,《近代文献丛刊·翼教丛编》,第139页。

   ⑧叶德辉:《叶吏部〈长兴学记〉驳义》,《近代文献丛刊·翼教丛编》,第121—122页。

   ⑨叶德辉:《叶吏部读〈西学书法〉书后》,《近代文献丛刊·翼教丛编》,第130页。

   ⑩叶德辉:《叶吏部非〈幼学通义〉》,《近代文献丛刊·翼教丛编》,第134—136页。

   (11)《叶吏部与刘先端黄郁文两生书》,《近代文献丛刊·翼教丛编》,第165页。

   (12)湖南省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所编:《唐才常集》,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239页。

   (13)王猷焌:《王猷焌上王院长书》,《近代文献丛刊·翼教丛编》,第155页。

   (14)叶德辉:《叶吏部〈长兴学记〉驳义》,《近代文献丛刊·翼教丛编》,第120页。

   (15)叶德辉:《叶吏部与俞恪士观察书》,《近代文献丛刊·翼教丛编》,第177页。

   (16)上海图书馆编:《汪康年师友书札》第1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第776页。

   (17)清华大学历史系编:《戊戌变法文献资料系日》,上海书店出版社1998年版,第672页。

   (18)《吴汝纶全集》第2卷上册,黄山书社2002年版,第6—7页。

   (19)上海图书馆编:《汪康年师友书札》第2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第1331—1332页。

   (20)《汪康年师友书札》第1册,第786—787页。

   (21)陈庆年:《戊戌己亥见闻录》,《近代史资料》总81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1年版,第101—138页。

   (22)梁启超:《戊戌政变记》,中国史学会主编:《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戊戌变法》第1册,上海神州国光社1953年版,第297页。

   (23)孙宝瑄:《忘山庐日记》上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版,第220页。

   (24)《汪康年师友书札》第1册,第467页。

   (25)上海图书馆编:《汪康年师友书札》第3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第2411页。

   (26)《汪康年师友书札》第2册,第1474页。

   (27)《汪康年师友书札》第3册,第2683页。

   (28)梁启超:《清代学术概论》,《饮冰室合集·专集》之三十四,中华书局1936年版,第61页。

   (29)梁启超:《清代学术概论》,《饮冰室合集·专集》之三十四,第65页。

   (30)《汪康年师友书札》第2册,第1862—1863页。

   (31)《汪康年师友书札》第2册,第1853—1854页。

   (32)陈庆年:《戊戌己亥见闻录》,《近代史资料》总81号,第107页。

   (33)《汪康年师友书札》第2册,第1758页。

   (34)梁启超:《与穰卿颂谷书》(光绪二十二年十月十三日),《汪穰卿先生师友手札》,丁文江、赵丰田编:《梁启超年谱长编》,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43页。

   (35)《清德宗景皇帝实录》第432卷,《清实录》第57册,中华书局1987年影印版,第675—676页。

   (36)《清德宗景皇帝实录》第432卷,《清实录》第57册,第675—676页。

   (37)《清德宗景皇帝实录》第458卷,《清实录》第58册,中华书局1987年影印版,第7页。

   (38)翁同龢:《致廖寿恒密函》[光绪二十四年四月(1898年5月)],谢俊美编:《翁同龢集》上,中华书局2005年版,第485页。

   (39)朱寿朋编,张静庐等校点:《光绪朝东华录》,中华书局1956年版,总第4454页。

   (40)朱寿朋编,张静庐等校点:《光绪朝东华录》,总第4470—4471页。

   (41)丁文江、赵丰田编:《梁启超年谱长编》,第197—198页。

   (42)古润野道人:《绣像捉拿康梁二逆演义》,北京大学图书馆藏。

   (43)《岳州镇咨呈匪情一案》,《俞廉三遗集》第101卷,杜迈之、刘泱泱、李龙如辑:《自立会史料集》,岳麓书社1982年版,第132页。唐才中的供词亦称自立会以康有为为正会长,梁启超、唐才常为副会长。

   (44)《刘制台来电》[光绪二十六年七月二十日(1900年8月14日)],《张文襄公全集》第163卷,电牍42,中国书店出版社1990年版,第32页。

   (45)《致黄芍岩》[光绪二十六年七月二十二日(1900年8月16日)],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第三所主编:《刘坤一遗集》第5册,中华书局1959年版,书牍13,第2272页。

   (46)《清德宗景皇帝实录》第477卷,《清实录》第58册,第289页。

   (47)《光绪二十六年八月二十日湖广总督张之洞湖北巡抚于荫霖奏折》,中国史学会主编:《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辛亥革命》(1),上海人民出版社1957年版,第269页。

   (48)杜迈之、刘泱泱、李龙如辑:《自立会史料集》,第51—57页。

   (49)张之洞:《与余晋珊》,《张文襄公全集》第218卷,书札5,中国书店出版社1990年版,第28页。

   (50)张之洞:《致李木斋》,《张文襄公全集》第218卷,书札5,第27页。

   (51)张之洞:《劝戒上海国会及出洋学生文》,《张文襄公全集》第104卷,公牍19,中国书店1990年版,第2—9页。

   (52)《宣布康党逆迹并查拿自立会匪首片》[光绪二十六年九月初九(1900年10月31日)],《张文襄公全集》第51卷,奏议51,中国书店1990年版,第25页。

   (53)张枏、王忍之编:《辛亥革命前十年间时论选集》第1卷下册,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78年版,第764页。

   (54)张枏、王忍之编:《辛亥革命前十年间时论选集》第1卷下册,第765页。

   (55)康有为:《驳张之洞劝戒上海国会及出洋学生文》,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员会编:《康有为与保皇会》,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68—78页。

   (56)康有为:《惜张之洞劝戒文措辞未善》,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员会编:《康有为与保皇会》,第79—82页。该书所收录的三种相关文献,署名“是中国民”的《代上海国会及出洋学生复湖广总督张之洞书》,实为沈翔云所撰。后两种文字大致相通,显然出自同一人手笔。

   (57)详见桑兵《庚子勤王与晚清政局》,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58)《清德宗景皇帝实录》第479卷,《清实录》第58册,第317页。

   (59)张之洞:《张之洞奏宣布康党逆迹并查拿自立会匪首片》[光绪二十六年九月初九(1900年10月31日)],《张文襄公全集》第51卷,奏议51,第25、26页。

   (60)星洲寓公(邱菽园):《上粤督陶方帅书》,《清议报》第80册,1901年5月28日,“来稿杂文”,第10—12页。

   (61)丁文江、赵丰田编:《梁启超年谱长编》,第263页。

   (62)闽中邱菽园:《论康有为》,《同文沪报》,1901年8月13日,引自《北京新闻汇报》,1901年8月23日。

   (63)《清德宗景皇帝实录》第486卷,《清实录》第58册,第423页。

   (64)邓邦述:《经世文新编续集叙》,杨凤藻编:《皇朝经世文新编续集》,沈云龙主编:《近代中国史料丛刊》(781),台北,文海出版社1966年版,第7—8页。

   (65)《奏设检书处议》,何良栋辑:《皇朝经世文编四编》第6卷,沈云龙主编:《近代中国史料丛刊》(761),台北,文海出版社1966年版,第122—124页。

   (66)《奏设检书处议》,何良栋辑:《皇朝经世文编四编》第6卷,沈云龙主编:《近代中国史料丛刊》(761),第122—124页。

   (67)《清德宗景皇帝实录》第458卷,《清实录》第58册,第12—13页。

   (68)参见桑兵《庚子勤王与晚清政局》相关各章。

   (69)《密札防匪》,《申报》,1903年7月1日,第3版。

   (70)《南京各学堂之压制政策》,《国民日日报》,1903年8月10日,第7版。

   (71)季子(陈去病):《革命其可免乎》,《江苏》,1903年6月25日,“社说”,第2页。

   (72)陈天华:《复湖南同学诸君书》,《苏报》,1903年6月14日,第1—2页。

   (73)《读中外日报》,《苏报》,1903年5月18日,第2页。

   (74)孙中山:《复某友人函》,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华民国史研究室等编:《孙中山全集》第1卷,中华书局1981年版,第229—230页。

   (75)孙中山:《敬告同乡书》、《驳保皇报书》,《孙中山全集》第1卷,第230—232页。

   (76)朱寿朋编,张静庐等校点:《光绪朝东华录》,总第5191页。

   (77)吾庐主人梭功氏:《序》,小配:《大马扁》,日本三光堂1909年版,第1—2页。

   (78)周善培:《谈梁任公》,夏晓虹编:《追忆梁启超》,第158页。

  

  

进入 桑兵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康有为   梁启超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913.html
文章来源:《近代史研究》2013年第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