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德智:实践哲学乃莱布尼茨形而上学的终极旨归

——《莱布尼茨后期形而上学文集》编译前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76 次 更新时间:2019-06-25 18:50:55

进入专题: 形而上学   实践哲学   莱布尼茨  

段德智 (进入专栏)  
但Echo这个拉丁词既有“回声”的含义,也可以用来指回声女神厄科。据奥维德的《变形记》载,回声女神厄科不断同赫拉女神讲话,使后者无法监视她丈夫宙斯的情人,因而触怒女神。为了对她进行惩罚,赫拉剥夺了厄科同别人说话的能力。最后,她终因爱恋那喀索斯遭到拒绝,憔悴而死,只留下她叹息的声音。而那喀索斯这个美男子则因其拒绝回声女神厄科的求爱也受到诸神的惩罚,使他爱恋自己在水中的倒影,最后也憔悴而死。这就是说,各个单纯实体为要形成有形实体,它们就必须克服自恋或孤芳自赏,而进入一种相互依恋和相互呼应的状态,而这样一种状态也就是莱布尼茨所说的“回声”状态或“实体链”状态。这样一种状态既不会影响单纯实体的自主性或独立性,也不完全依赖单纯实体的存在。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莱布尼茨写道:“这是各种单子的回声(est Echo monadum),这种回声一旦设置,出于其本性,便要求有各种单子,却并不依赖它们。灵魂也是外在事物的回声,不过它确实独立于外在事物。”莱布尼茨还用“实在的连续性”来解说“实体链”的必要性和基本内涵。在莱布尼茨看来,既然一条线不可能仅仅由点产生出来,“实在的连续性”也就不可能由各个单纯实体产生出来,甚至也不可能由“各种单子的变形”产生出来,“因为将两个单子结合在一起的各种秩序或各种关系,都并非存在于一个或另一个单子之中”。鉴此,莱布尼茨强调说:“倘若您不追加上一个实在的链条,您就理解不了这种关系,而所谓追加上一个实在的链条,也就是追加上某种实体性的东西(substantiale aliquid),这种实体性的东西是它们的公共谓词和变形的主体,亦即将它们结合在一起的各个谓词和各种变形的主体。”“原初的力”似乎是莱布尼茨对他的“实体链”概念的最好的注脚。力的概念可以说是莱布尼茨有形实体范畴的一个核心概念,既关涉其形而上学层面,也关涉其物理学层面,既关涉其实体层面,也关涉其现象层面。就其形而上学层面和实体层面言,所谓力指的是原初的力,而这种原初的力又可进一步区分为两类,这就是原初的能动的力和原初的被动的力。原初的能动的力即是莱布尼茨所谓“第一隐德莱希”,对应于“灵魂与实体形式”;原初的被动的力则大体相当于经院哲学中所说的“原初物质”。就其物理学层面和现象层面言,所谓力指的是派生的力,而这种派生的力又可进一步区分为两类,这就是派生的能动的力和派生的被动的力。派生的能动的力指的是致动的力,而派生的被动的力指的则是抵制运动的力或阻力。这样,藉力的概念,莱布尼茨便在单纯实体和有形实体、实体和现象以及形而上学和物理学之间建构了一座桥梁,并比较充分地彰显了“实体链”的“能动的本质”。

  

   四、单子主义:形而上学的进一步系统化

  

   在后期,莱布尼茨不仅如上所说,在实体关系学说(前定和谐系统)和实体学说(个体实体学说和有形实体学说)方面有所前进和深化,而且在整个形而上学体系的系统化方面也有所推进。这集中体现在《单子论》(1714)上,但在《理由原则的形而上学推论》(1712)、《以理性为基础的自然与神恩的原则》(1714)和《莱布尼茨与沃尔夫的通信》(1714—1715)上也有显著的体现。

   《单子论》(1714)可以说是莱布尼茨形而上学体系系统化的最高体现。全著含90节,可区分为两个大的部分:(1)实体学说(1—77节);(2)实体关系学说(即和谐学说)(78—90节)。其中,第一个大的部分又可进一步区分为三个小的部分:①单子本性(1—18节):主要强调单子的单纯性、能动性及其具有知觉和欲望;②单子种类(19—37节):将(受造)单子区分为纯朴单子(全然赤裸的单子)、动物灵魂和理性灵魂,并进一步阐述理性灵魂进行推理的两大原则,即矛盾原则和充足理由原则;③上帝与受造单子和世界(38—77节):主要阐述了独一上帝(必然实体)的存在,上帝的绝对完满,作为存在源泉、本质源泉和最初单纯实体的上帝以及上帝的创世;受造物(受造单子)的不完满性、受造实体的能动性和被动性,适宜性原则和最佳者原则,每个单子表象整个宇宙,实体之间的普遍和谐,复合实体及其与单纯实体的类似,自然的自动机,具主导地位的“隐德莱希”,既没有整体的产生也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完全的死亡以及预成论。在《单子论》中,所有这些部分都衔接得极其紧凑。例如,一个人若不了解单子的本性(例如单子之具有知觉能力),他便对各色各样的单子无以作出分类;他若不了解单子的种类,他便无法正确看待和处理上帝与受造单子和受造世界的关系,因为上帝即是最高等级或最高种类的单子。所以,莱布尼茨在《单子论》中先讲单子本性和单子的种类,然后再讲上帝与受造单子和受造世界的关系。而且,既然我们只有先行理解了实体(单子)概念以及上帝与受造单子和受造世界的关系和理性灵魂在受造单子中的特殊地位,我们才能够真切地理解实体之间的关系,不仅真切地理解自然两个领域即动力因与目的因之间的和谐一致(78—81节),而且真切地理解自然的物理领域与神恩的道德领域之间的和谐一致(82—90节),则莱布尼茨在阐释了他的实体学说之后,再阐释他的实体关系学说,亦即他的前定和谐系统,也就自然不过了。尽管《单子论》中所有这些内容在莱布尼茨此前的著作中差不多都以这样那样的形式出现过,但无论就其内容的丰富性还是就其表述的系统性,都是莱布尼茨此前任何一部形而上学论著难以比拟的。

   毋庸讳言,莱布尼茨的《单子论》并非一蹴而就,并非只是莱布尼茨1714年夏季苦思冥想的结果,而是多年来默思的结果,不仅是他早期形而上学思考的一个结果,尤其是他1712年以来艰苦思考的一个结果。可以说,莱布尼茨在《理由原则的形而上学推论》(1712)和《以理性为基础的自然与神恩的原则》(1714)中孜孜以求的便是他后来在《单子论》中表述出来的这样一个形而上学体系。《理由原则的形而上学推论》(1712)差不多蕴含了《单子论》的各项主题内容,只是其内容不够全面和系统而已。例如,该文第7—8节就论及单纯实体的本性,一方面强调“单纯的实体,如一个灵魂,其没有任何部分”(第7节),另一方面又强调单纯实体的“能动性”或“自发性”,强调“单纯实体的本性在于知觉和欲望”(第8节)。再如,该文第11—12节就论及单纯实体的等级,不仅论及“一个受造的灵魂必定有许多含混的知觉,表象着一大批无可计数的外在事物”(第11节),而且强调“心灵不仅是受造宇宙的一面镜子,而且还是上帝的形象。但这只属于理性灵魂”(第11节),“只有理性灵魂才能够藉保持或回复其自我意识不仅保存其个体性,而且保存其人格,以至于他们能够成为上帝之城的公民,能够获得奖赏或受到惩罚”(第12节)。至于理性灵魂进行推理所运用的原则,即矛盾原则和充足理由原则,该文在第1节和第6节也给予了说明。再如,该文在第6节中既然将上帝理解为“最完满的心灵”,理解为偶然事物得以存在的“必然原因”,这也可以说是论及上帝与受造物和受造世界了。莱布尼茨写道:“偶然事物存在的理由最终必定到偶然事物之外去寻找,到必然的原因中去寻找;这就是说,其存在的理由并不在其自身之外。因此,这是精神的,简言之,这是一个心灵,而且还是最完满的心灵,因为既然事物之间普遍联系,它便应当无处不在。”最后,该文不仅在第3—5节阐述“自然事物的真理”时论及“目的因”与“动力因”的“相称”和“一致”,指出:“在整个自然界中,动力因也与目的因相称,因为一切都是由一个原因产生出来的,而这样一个原因不仅有能力,而且还有智慧;而且,与通过动力因而活动的能力的规则相一致,其中也包含有通过目的因而活动的智慧的规则。形体事物与精神事物之间的这样一种和谐乃上帝存在的最好的和最明显的证明”(第5节),而且,该文第12节还明确指出:在上帝城邦里,“自然王国服务于恩典王国。”

   如果说《理由原则的形而上学推论》(1712)在主题内容上与《单子论》比较接近的话,则《以理性为基础的自然与神恩的原则》(1714)便在具体内容、逻辑架构和一些论证细节上与《单子论》相当接近。首先,《以理性为基础的自然与神恩的原则》的第一部分(1—3节)与《单子论》的第一部分(1—18节)的内容完全一致,讲的都是实体的本性,都是单子或单纯实体的单纯性、能动性及其具有知觉和欲望。《以理性为基础的自然与神恩的原则》的第二部分(4—8节)与《单子论》的第二部分(19—37节)的内容也非常一致,它们讲的也都是实体的等级,它们也都讲到感觉动物和理性动物,也都讲到矛盾原则和充足理由原则。《以理性为基础的自然与神恩的原则》的第三部分(9—13节)与《单子论》的第三部分(38—77节)也比较一致,它们讲的也是上帝和受造世界,它们都强调了上帝乃一“原初的单纯实体”、上帝的完满性以及上帝所创造的世界是“那个在所有可能世界中最完满的现实世界”(第10节)。《以理性为基础的自然与神恩的原则》的第四部分(11—18节)与《单子论》的第四部分也相当一致,它们讲的都是两个和谐,亦即它们都既讲了自然领域动力因与目的因的和谐一致,也讲了自然的物理领域与恩典的道德领域的和谐一致。在《以理性为基础的自然与神恩的原则》的第11节中,莱布尼茨强调了自然领域动力因与目的因的和谐一致,而在《以理性为基础的自然与神恩的原则》的第12—18节中,尤其是在其第15节中,莱布尼茨强调了自然的物理领域与恩典的道德领域的和谐一致,宣布“在自然王国与神恩王国之间以及在作为建筑师的上帝和作为君主的上帝之间”存在着“始终如一的前定和谐”:“自然本身便导致神恩,而神恩则通过利用自然而使之完满”(第15节)。

我们说《以理性为基础的自然与神恩的原则》(1714)在具体内容、逻辑架构和一些论证细节上与《单子论》相当接近,这就意味着它们在一些枝节问题上也存在有一些差别。从一个意义上讲,它们之间的差别还是显而易见的。例如,虽然《以理性为基础的自然与神恩的原则》的第一部分(1—3节)与《单子论》的第一部分(1—18节)讲的都是实体的本性,都是单子或单纯实体的单纯性、能动性及其具有知觉和欲望,但《单子论》在论证“单子的自然变化”的“内在原则”(un principe interne)及其“变化者的细则”方面要明确得多、全面得多和系统得多。而且,《以理性为基础的自然与神恩的原则》在谈及单子的表象能力之后,紧接着就论及“每个单子都是一面活的镜子”以及“在单子的各种知觉和物体的各种运动之间,便存在有完满的和谐(une harmonie parfaite),这是一种从创世之初就前定了的存在于动力因系统(le systeme des causes efficientes)和目的因系统(le systeme des causes finales)之间的和谐”。而这些内容在《单子论》中却是在第56—57节以及第79节出现的,也就是说,是在《单子论》的第三部分和第四部分出现的。再如,虽然《以理性为基础的自然与神恩的原则》的第二部分(4—8节)与《单子论》的第二部分(19—37节)讲的都是实体的等级,但相对而言,《单子论》的这一部分论述得要详尽得多,不仅比较详尽地论证了“理性灵魂”的特殊功能,而且还比较详尽地论证了指导我们推理的“两项大原则”,即“矛盾原则”和“充足理由原则”,并且还进而论证了与之相关的“两种真理”,即“推理的真理”和“事实的真理”(《单子论》第31—37节)。再如,虽然《以理性为基础的自然与神恩的原则》的第三部分(9—13节)与《单子论》的第三部分(38—77节)讲的都是上帝和受造世界,它们都强调了上帝乃一“原初的单纯实体”,但《单子论》的有关表述无疑要全面得多和系统得多。尽管如此,《以理性为基础的自然与神恩的原则》中却明确地提出了现实世界是“在所有可能世界中最完满的”世界,断言:“既然在上帝的理智中,所有可能的事物都有声索与其完满性相称的存在的权利,则所有这些声索的结果便必定是那个在所有可能世界中最完满的现实世界”(第10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段德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形而上学   实践哲学   莱布尼茨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87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