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坤刚:“互联网+”背景下灵活就业者的工伤保险问题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19 次 更新时间:2019-06-19 07:08:44

进入专题: 互联网+   灵活就业   工伤保险   社会保险  

李坤刚  
——传统与新兴灵活就业者的异质性》,载《中国人力资源开发》2018年第1期。

   [8] 包括国有单位、城镇集体单位和其他单位。

   [9] 同前注[1],贾毓敏总编书,第2页。

   [10] 孟续铎:《人力资源服务业+互联网的发展方向》,载《工会理论研究》2017年第1期。

   [11] 国家信息中心:《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8)》,http://www.360doc.com/content/18/0305/06/37113458_734352422.shtml,2019年2月19日最后访问。

   [12] 罗敏:《扫扫二维码,月嫂请到家》,载《合肥晚报》2018年4月12日A03版。

   [13] 谢雨等:《互联网+激活新就业形态》,载《人民日报》2018年3月17日第010版。

   [14] 王勇:《人工智能时代的法律主体理论构造——以智能机器人为切入点》,载《理论导刊》2018年第2期。

   [15] Lee Rainie, Janna Anderson, The Future of Jobs and Jobs Training (R), Washington DC, Pew Research Center,2017.转引自潘天君、欧阳忠明:《人工智能时代的工作与职业培训:发展趋势与应对思考》,载《远程教育杂志》2018年第1期。

   [16] 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 World Employment Social Outlook, Trends 2016, https://www.ilo.org/global/research/global-reports/weso/2016/WCMS_443480/lang--en/index.htm, last visit on Feb.19,2019.

   [17] 徐占忱:《近年全球制造业发展新趋势与我国的应对》,载《国际经济分析与展望(2014-2015)》(会议论文)。

   [18]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界定,伪装就业就是“使就业的外观与潜在的事实不同,意图消除或削弱法律规定的保护”。其主要涉及到在雇用工人方面通过第三方雇用工人,或通过让工人签订民事、商业或合作合同,而不是雇佣合同,来掩盖雇主的身份。同时,在实践中却实施以与工人独立身份不相容的方式指导和监督工作活动。因此,即使工人实际上处于从属性的雇佣关系中,工人也故意地被错误分类为独立的自雇者。参见前注[4],第9页。

   [19] 所谓依赖性的自营就业者是指就业者根据民事或商业合同为企业提供服务,依靠一个或几个客户的收入或直接指示进行开展工作,这些就业者通常不受劳动法或以就业为基础的社会保障的规定所涵盖。但一些国家已采取具体规定将一些保护措施扩展到依赖的自营就业者。参见International Labour Office, Non-standard Employment Around the World ——Understanding challenges, shaping prospects, Geneva, ILO,2016, p.9.

   [20] The Japan Institute for Labour Policy and Training,Labor Situation in Japan and Its Analysis, Detailed Exposition 2014/2015, p.2.

   [21] 王秋文、邵旻:《快递员社会保障存在的问题及对策研究》,载《劳动保障世界》2018年第27期。

   [22] 张楠:《“互联网+”背景下的快递员劳动关系界定》,载《中国劳动》2018年第6期。

   [23] Katherine V . W. Stone, Legal Protections for Atypical Employees: Employment Law for Workers without Workplaces and Employees without Employers, Berkeley Journal of Employment and Labor Law, September 2006, Volume 27, Issue 2, p.279.

   [24] Howes, V, Who is responsible for health and safety of temporary workers? EU and UK perspectives,2011, p.2, http://usir.salford.ac.uk/23584/, last visit on Feb.19,2019.

   [25] 同上注,第11页。

   [26] Ratti, L.,‘Agency Work and the Idea of Dual Employership: a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Comparative Labour Law and Policy Journal,2009, Vol.30 PP.835-856.

   [27] 同前注[24],第11页。

   [28] 同前注[24],第2-3页。

   [29] 参见李坤刚等:《我国工伤制度的问题与完善——基于合肥地区调研的思考》,载《争议解决》2017年第2期。

   [30] 美团点评研究院:《2017外卖发展研究报告》,https://wemedia.ifeng.com/47008423/wemedia.shtml.

   [31] 同前注[29]。

   [32] 同前注[24],第7页。

   [33] Adalberto Perulli,Economically dependent/quasi-subordinate (parasubordinate) employment: legal, social and economic aspects,2003, p.76-79.http://www.europarl.europa.eu/hearings/20030619/empl/study_en.pdf, last visit on Feb.19,2019.

   [34] 《工伤保险特别加入制度指南》(一人师傅及其他私人营业者用),https://www.mhlw.go.jp/new-info/kobetu/roudou/gyousei/rousai/040324-6.html, last visit on Feb.19,2019.

   [35] Michele Tiraboschi, The Italian Labour Market after Biagi Reform, p.127. http://adapt.it/adapt-indice-a-z/wp-content/uploads/2013/09/Tiraboschi_Journal.pdf, last visit on Feb.19,2019.

   [36] Antonio Aioisi, Valerio De Stefano, Digital Age -- Employment and working conditions of selected types of platform work, National context analysis: Italy, September,2018, p.10-11,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327939830, last visit on Feb.19,2019.

   [37] 参见2018年重庆市工伤保险缴费基数标准。

   [38] 关于工伤保险的称谓,南通市称为“灵活就业人员工作伤害保险”,太仓市称为“灵活就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险”,以区别于有劳动关系的“工伤保险”制度。本文在讨论时,除引用这两地规定的原文外,统一称为“工伤保险”,因人社部的规划纲要是建立灵活就业劳动者的工伤保险。

   [39] 参见《南通市灵活就业人员工作伤害保险暂行办法》第6条和第7条。

   [40] 参见《太仓市灵活就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险暂行办法》第5、9、10条。

   [41] 参见《关于居民医疗保险及灵活就业人员缴费的通知》,http://www.tcrcsc.com/news_36908.html,2019年2月19日最后访问。

   [42] 参见《南通市灵活就业人员工作伤害保险暂行办法》第23条和第24条。

   [43] 参见《太仓市灵活就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险暂行办法》第17条。

   [44] 谢德成:《转型时期的劳动关系:趋势与思维嬗变》,载《四川大学学报(哲学与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6期。

   【期刊名称】《法学评论》【期刊年份】 2019年 【期号】3

  

  

    进入专题: 互联网+   灵活就业   工伤保险   社会保险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763.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