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浦劬 郑姗姗:政府回应、公共服务与差序政府信任的相关性分析

——基于江苏某县的实证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3 次 更新时间:2019-06-15 23:26:57

进入专题: 公共服务   基层治理  

王浦劬 (进入专栏)   郑姗姗  

表1 县居民对各级政府信任的因子分析

  

   在公众政府层级信任差中,高层政府与基层政府信任差值为正,即为差序政府信任,占比96.9%;差值为负意指基层政府信任高于高层政府,即为反差序政治信任,差值为零指基层政府信任与高层政府信任相同,即无差序政府信任,本文将反差序政府信任和无差序政府信任统称为否差序政府信任,两者累计占比3.1%。这一分类标准同样用以描述央地信任差 的结构分布,央地信任差序结构占比40.65%,央地无差别信任占比55.49%,地强央弱信任结构占比3.86%。本文将信任层级差与央地信任差分别作为因变量,以stata14进行多元线性回归。

  

表2 公民差序政府信任描述性分析(%)注

  

   自变量分为两类:(1)公共服务,本文确定的公共服务为民生性公共服务,包含人居环境、食品药品品质安全、教育和教师发展水平。对此同样采取赋分制记分原则,得分区间介于1-5,得分越高,代表改善程度越高。(2)地方政府回应,主要指涉地方政府就公共政策相关信息的主动公开和回应居民诉求,具体内容包括信息公开渠道、公开信息理解便捷度、对居民意见重视程度、回应程度及回应时效性,采取赋分制的记分原则,得分区间介于1-5,得分越高表示政府回应性越差。为了保持与因变量测量向度的同质性,在回归分析中对其进行了逆序处理。

  

   根据既有研究,本文设置的控制变量包括社会资本、信息媒介及社会人口特征。社会资本指涉社会关系网络,通过测量受访者亲戚朋友中是否有公务员获取,媒介信息分为传统媒体,包括电视、广播、报纸,也包括网络及移动终端,含手机新闻客户端、微博、QQ、微信群和朋友圈等,还包括日常对话即生活中与他人沟通互动。此外,本文还将性别、年龄、政治面貌与收入作为控制变量纳入分析。其中,党员为1,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共青团员、群众为0;年龄最小值为19,最大值为70,为方便统计共分为三组,第一组为19-30岁,第二组为31-50岁,第三组为51岁及以上人口,收入在分析中以其对数形式呈现。

  

   3.相关分析

  

   表6是人口特征、社会环境、政府信任的相关性分析,结果显示,公共服务三维度与信任级差、央地信任差显著负相关,与中央政府信任、地方政府信任、高层级政府信任、低层级政府信任均显著正相关。政府回应所有维度和信任级差、央地信任差显著负相关,和中央政府、地方政府、高层级政府和基层政府显著正相关。

  

   控制变量中性别和政府信任、政府信任差序结构显著负相关,即男性相比于女性,政府信任度更低也更不易发生差序政府信任。年龄和政府信任、政府信任的差序结构均正相关,即公众差序政府信任和政府信任随年龄增长而增强。共产党员比非共产党员(含民主党派与无党派民主人士、共青团员、群众)的政府信任度更高,但与差序政府信任无显著相关性;信息媒介与差序政府信任显著正相关,与地方政府信任、高层政府信任、基层政府信任显著负相关;社会关系与其他变量均不具有显著相关性。

  

   依据表6的结果,可以初步形成以下观点:公共服务、政府回应与差序政治信任的两个构成即信任级差和央地信任差相关。但囿于相关分析仅提供变量间的依存关系,并没有揭示变量间的相互影响规律和变量预测效力,所以需要在回归分析中进一步展开验证。

  

表3 人口特征、社会环境、政府信任相关分析

   从表可见,央地信任差和信任级差,地方政府信任与基层政府信任、高层政府信任,中央政府信任与基层政府信任、高层政府信任均存在极强相关性,即政府信任具有较高的内在一致性。但央地和层级分别反映出五级政府信任数据结构分化的两个面向,同时具有差异性。

  

   4.回归分析

  

   为进一步揭示自变量和因变量之间的相关关系,本文分别将政府信任层级差和政府信任央地差作为因变量,来构建多元线性回归模型。多元线性回归用以探究多个变量和因变量的相关关系,通常认为比单一变量更精准有效,也更符合实际。

  

   表4是以政府信任层级差为因变量的一般线性回归结果。多元共线性诊断发现VIF最大值均小于10,表明即使按照较严格的标准,各模型自变量间也不存在多重共线性问题。模型一以社会关系、信息媒介、性别、年龄、政治面貌、收入为自变量,以信任级差为因变量进行回归分析。从结果来看,社会关系网络对级差信任的影响不显著;相比于传统媒介,以网络媒介和日常对话为获取信息主要媒介渠道的居民中更容易发生政府信任层级差;男性公民群体比女性公民群体更不易产生信任层级差;31岁及以上的公民群体更容易产生政府信任级差;政治面貌的相关性不显著;收入越高越容易发生信任级差。

  

   模型二在保持模型一自变量不变的基础上加入公共服务变量,结果显示人居环境、食用品药品安全、教育发展及教师水平与政府信任层级差显著负相关。信息媒介、性别、年龄依然具有显著相关性,收入相关性不再显著,可以推论在差序政府信任的影响因素中,公共服务对收入具有一定的替代效应。

  

   模型三在模型一的基础上加入政府回应变量,结果显示,信息理解难度、诉求回应度、诉求回应时效的改善,能够有效缩减基层政府与高层级政府的信任差距。模型四将公共服务与政府回应综合进行回归分析,结果表明,公共服务中的人居环境和政府回应中的诉求回应度、诉求回应时效与政府信任层级差依然显著负相关。根据标准化回归系数,自变量中的诉求回应度每提升一个单位,政府信任级差可以得到0.145水平改善,政府回应时效和人居环境每提高一个单位,政府信任层级差亦可改进0.110和0.108;控制变量中,年龄、性别、信息媒介对政府信任层级差的影响性递减,51岁以上的群体和以网络媒介为主要信息来源的群体,更易发生政府信任层级差。

  

   因级差政府信任不能脱离基层政府与高层政府而单独存在,模型五和模型六分别将高层政府和基层政府作为因变量置于多元线性回归模型,回归结果表明,政府回应和公共服务的改进分别在不同程度上增进了民众对基层政府和高层政府的信任,除诉求回应时效外,公共服务和政府回应以对基层政府信任改善强度高于高层政府实现政治信任层级差的有效弥合。即,公共服务和政府回应能够在增进民众对高层和基层政府信任的同时,优化其差序结构。因而,前述假设一与假设三得到验证。

  

表4 政府信任层级差多元线性回归结果

  

   表5是以央地信任差为因变量的多元线性回归结果,多元共线性诊断亦表明各模型自变量间不存在多重共线性问题。模型七表明,社会关系、政治面貌、收入与央地信任差不具有显著相关性;以传统媒体为参照,将网络媒体与日常沟通作为主要信息渠道的公众,更容易发生央地信任差;女性比男性更容易发生央地信任差;31岁及以上人群更容易发生央地信任差。

  

   模型八在模型七的基础上加入公共服务变量,结果显示,人居环境、食品药品安全、教育发展及教师水平与央地信任差显著负相关。社会和人口特征中,性别、信息媒介、年龄的相关性依然显著。模型九在模型七的基础上加入政府回应变量,根据回归结果,信息公开渠道、对公民诉求的重视度、诉求回应度均与央地政府信任差显著负相关。模型十将公共服务与政府回应综合置于回归分析中,从回归结果看,人居环境、诉求重视度和诉求回应度与央地信任差具有稳健的显著相关性。

  

   因央地信任差不能脱离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而独立存在,模型十一和模型十二分别将中央政府信任与地方政府信任作为因变量置于回归模型。结果表明,教育教师水平和信息公开渠道的改善能够不同程度增进公众的中央政府信任。以网络媒介为主要信息来源的群体,比较不信任地方政府,党员比非党员更信任地方政府,人居环境、食药品安全、教育教师发展水平、信息公开渠道、理解难度和诉求回应度均与地方政府信任显著正相关。由此可见,中央政府信任更多受到信任主体特征的影响,地方政府信任更多受到地方政府行为的影响。这既验证了文化心理论者关于威权主义文化价值观有利于中央政府信任的论证,亦指明了改善央地信任差的主要努力方向在于改进地方政府行为。

  

   公共服务、政府回应和央地信任差的相关性验证了本文的假设二和假设四,同时,公共服务、政府回应与中央政府信任、地方政府信任、央地信任差的相关性的区别则表明,央地信任差的影响因素具有复杂性,因此,“差序政府信任”研究中的央地信任差和层级信任差的区分,更具现实意义。

  

表5 央地信任差多元线性回归结果

  

04 结论与启示


   根据本文的实际验证和分析,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浦劬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公共服务   基层治理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720.html
文章来源:中国行政管理》2019年第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