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今:“海昏”名义补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3 次 更新时间:2019-06-11 21:25:39

进入专题: 海昏侯   刘贺  

王子今  

   【摘要】:刘贺被霍光等废黜,丞相张敞等提出"陛下未见命高庙,不可以承天序,奉祖宗庙,子万姓,当废"是重要缘由。结合湖南益阳出土秦二世诏书称"朕奉遗诏,今宗庙吏及著以明"可知,"宗庙"认可是取得执政合法性的必要程序。刘贺封"海昏侯",其名号所具有的贬斥涵义,可以理解为站在正统立场上的否定态度的明确表露。对照南齐败亡君主萧宝卷得"东昏侯"名号,史称"依汉海昏侯故事",可知"海昏"应"非县邑名",当有文化象征意义。宋金外交史中,被金军北掳的赵佶、赵桓称"昏德公""重昏侯","昏"字的涵义也与"海昏侯"的"昏"接近。《降封昏德公诏》称"用遵旧制","事盖稽于往古",体现出历史继承关系。

   因海昏侯墓的发掘,刘贺事迹及相关西汉史情节受到重视①。“海昏侯”是刘贺被废回到昌邑,后得封遂移徙江南的名号。刘贺以昌邑王身份入长安即皇帝位,不过27天即为霍光等所废。汉宣帝元康三年(前63),刘贺在废黜11年后又被封为海昏侯。对于“海昏侯”名号真实涵义的理解,存在不同观点。对“海”字与“昏”字的意义,有学者提出多种意见。笔者此前撰文指出汉代列侯名号有“非县邑名”情形,或寄寓某种特殊涵义。联系萧宝卷因致使南齐政权败亡得“东昏侯”名号,史称“依汉海昏侯故事”,以为“东昏侯”事迹及历史评价可与“海昏侯”比类。“海昏”可以理解为“晦昏”,显示政治贬斥意义[1]。而海昏侯“食邑四千户”,亦超出当时豫章所属“县邑”规模,则“海昏”字义,确实应当理解为“非县邑名”[2]6-12。对于以为“海昏”之“昏”是确切地名的意见,可以通过相关史例再作讨论。宋金外交史重要事件金军北掳赵佶、赵桓,父称“昏德公”,子称“重昏侯”,“徽、钦父子相继,皆以‘昏’称”②,其中“昏”字的涵义也是与“海昏侯”的“昏”接近的。《降封昏德公诏》所谓“用遵旧制”,“事盖稽于往古”,体现出历史继承关系。

  

  

   一、“未见命高庙”:刘贺“当废”的重要缘由

  

   昌邑王刘贺入长安,“既至,即位,行淫乱”。霍光召集群臣,提出“昌邑王行昏乱,恐危社稷”的政治危机警告。霍光终止刘贺执政的倾向得到大司农田延年的强力支持,与议者于是表态“唯大将军令”。霍光所宣布刘贺“当废”的主要罪责,即“荒淫迷惑,失帝王礼谊,乱汉制度”,皇太后以“诏曰‘可’”的形式批准。丞相张敞等向皇太后的报告中除了指责刘贺“行淫辟不轨”外,又强调:“宗庙重于军,陛下未见命高庙,不可以承天序,奉祖宗庙,子万姓,当废。”并请求“与太祝以一太牢具,告祠高庙”,即履行“废”刘贺事得到“高庙”认可的程序。“宗庙重于君”之说特别值得注意。丙吉又有“宗庙至重”的说法[3]3148。“宗庙至重”,又见于《续汉书·祭祀志上》刘昭注补引《东观书》载杜林上疏[4]3160。而皇太后斥责刘贺之辞,言“为人臣子当悖乱如是邪”,以为即使是“为人臣子”也不能“悖乱如是”[3]2937,2944,2945-2946。当时似乎已经否定了刘贺“帝王”身份,以“人臣子”视之。这一态度,或许与张敞等认为刘贺“未见命高庙,不可以承天序,奉祖宗庙,子万姓,当废”的态度有关。

   湖南益阳兔子山遗址出土秦二世诏书,参考其中称“朕奉遗诏,今宗庙吏及著以明”[注]文句,可知“宗庙”对于帝王最高执政权力交接程序的合法认定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秦始皇琅玡刻石:“今皇帝并一海内,以为郡县,天下和平。昭明宗庙,体道行德,尊号大成。群臣相与诵皇帝功德,刻于金石,以为表经。”[5]247由此可知,“皇帝”称号与秦始皇自身地位的确定是通过“昭明宗庙”的程式的[注]。

   我们不清楚最高权力者地位的确定,是通过怎样的具体形式得到“宗庙”的认可。可是史书有关王莽女儿为汉平帝皇后的记载,说到“策告宗庙”的情节,或可参考。王莽欲以其女配汉平帝为皇后,使用了发起上书等手段,“公卿采莽女”,有“策告宗庙”的程序。《汉书》卷九九上《王莽传上》记载,“有诏遣大司徒、大司空策告宗庙,杂加卜筮”,而皆曰:“兆遇金水王相,卦遇父母得位,所谓‘康强’之占,‘逢吉’之符也。”[注][3]4052看来,“昭明宗庙”“见命”“宗庙”“策告宗庙”等形式,也通过“杂加卜筮”,分析“卦”“兆”的神学程序。对于所谓“占”与“符”的判断,可能有事先未知结论的不确定的情形。这当然会增益相关判断的神秘性,也给予了分析判断“卦”“兆”“占”“符”者解说之灵活性的条件。

   然而刘贺根本“未见命高庙”,这成为他的政敌提出其权力否决意见的重要把柄。刘贺被认定“有罪”[3]2769、“当废”[3]2939,2945、“天之所弃”“嚚顽放废之人”的明确的政治指责,得到汉宣帝“下诏曰”及臣下“上书”而汉宣帝“奏可”的方式的认定[3]2769,2768。而所谓“未见命高庙,不可以承天序,奉祖宗庙,子万姓”,得到最为崇高的宗法秩序与神学定位的支持。理解刘贺所得“海昏”名号的实际文化涵义,应当注意这一非常关键的政治因由。

  

   二、齐王曹芳“肆行昏淫”“归藩”例

  

   讨论海昏侯刘贺事迹,应当注意历代对他的评价。“海昏”名义的分析,也不妨参考千百年来政论与史论的相关认识。

   由藩王入主帝位,曹魏时期有齐王曹芳后例。他被废黜,同样因“淫”的罪名。其程序,也牵涉到“宗庙”。《三国志》卷四《魏书·三少帝纪·齐王芳》记载:“秋九月,大将军司马景王将谋废帝,以闻皇太后。甲戌,太后令曰:‘皇帝芳春秋已长,不亲万机,耽淫内宠,沉漫女德,日延倡优,纵其丑谑。迎六宫家人留止内房,毁人伦之叙,乱男女之节。恭孝日亏,悖傲滋甚,不可以承天绪,奉宗庙。使兼太尉高柔奉策,用一元大武告于宗庙,遣芳归藩于齐,以避皇位。’”“太后令”称曹芳为“皇帝”,与废黜刘贺时皇太后“为人臣子当悖乱如是邪”说法不同。我们没有看到相关史籍记载,不能随意揣测曹芳即位礼仪程序,但是他经过“昭明宗庙”“见命”“宗庙”“策告宗庙”一类形式的可能,是存在的。曹芳“不亲万机,耽淫内宠,沉漫女德,日延倡优,纵其丑谑”,又“迎六宫家人留止内房,毁人伦之叙,乱男女之节”,以及“恭孝日亏,悖傲滋甚”等表现,与刘贺是类似的。所谓“不可以承天绪,奉宗庙”,与张敞等对刘贺“不可以承天序,奉祖宗庙,子万姓,当废”的指责,语句口气亦相近。而“用一元大武告于宗庙,遣芳归藩于齐,以避皇位”的指令,也明确显现了“宗庙至重”的地位。

   裴松之注引《魏书》叙写了曹芳被废的具体情形:“是日,景王承皇太后令,诏公卿中朝大臣会议,群臣失色。景王流涕曰:‘皇太后令如是,诸君其若王室何!’咸曰:‘昔伊尹放太甲以宁殷,霍光废昌邑以安汉,夫权定社稷以济四海,二代行之于古,明公当之于今,今日之事,亦唯公命。’景王曰:‘诸君所以望师者重,师安所避之?’”于是约合群臣46人,共为奏永宁宫,“稽首言”:“臣等闻天子者,所以济育群生,永安万国,三祖勋烈,光被六合。皇帝即位,纂继洪业,春秋已长,未亲万机,耽淫内宠,沈漫女色,废捐讲学,弃辱儒士,日延小优郭怀、袁信等于建始芙蓉殿前裸袒游戏,使与保林女尚等为乱,亲将后宫瞻观。又于广望观上,使怀、信等于观下作辽东妖妇,嬉亵过度,道路行人掩目,帝于观上以为燕笑。于陵云台曲中施帷,见九亲妇女,帝临宣曲观,呼怀、信使入帷共饮酒。怀、信等更行酒,妇女皆醉,戏侮无别。使保林李华、刘勋等与怀、信等戏,清商令令狐景呵华、勋曰:‘诸女,上左右人,各有官职,何以得尔?’华、勋数谗毁景。帝常喜以弹弹人,以此恚景,弹景不避首目。景语帝曰:‘先帝持门户急,今陛下日将妃后游戏无度,至乃共观倡优,裸袒为乱,不可令皇太后闻。景不爱死,为陛下计耳。’帝言:‘我作天子,不得自在邪?太后何与我事!’使人烧铁灼景,身体皆烂。甄后崩后,帝欲立王贵人为皇后。太后更欲外求,帝恚语景等:‘魏家前后立皇后,皆从所爱耳,太后必违我意,知我当往不也?’后卒待张皇后疏薄。太后遭合阳君丧,帝日在后园,倡优音乐自若,不数往定省。清商丞庞熙谏帝:‘皇太后至孝,今遭重忧,水浆不入口,陛下当数往宽慰,不可但在此作乐。’帝言:‘我自尔,谁能奈我何?’皇太后还北宫,杀张美人及禺婉,帝恚望,语景等:‘太后横杀我所宠爱,此无复母子恩。’数往至故处啼哭,私使暴室厚殡棺,不令太后知也。每见九亲妇女有美色,或留以付清商。帝至后园竹间戏,或与从官携手共行。熙白:‘从官不宜与至尊相提挈。’帝怒,复以弹弹熙。日游后园,每有外文书入,帝不省,左右曰‘出’,帝亦不索视。太后令帝常在式干殿上讲学,不欲,使行来,帝径去;太后来问,辄诈令黄门答言‘在’耳。景、熙等畏恐,不敢复止,更共谄媚。帝肆行昏淫,败人伦之叙,乱男女之节,恭孝弥颓,凶德浸盛。臣等忧惧倾覆天下,危坠社稷,虽杀身毙命不足以塞责。今帝不可以承天绪,臣请依汉霍光故事,收帝玺绶。帝本以齐王践祚,宜归藩于齐。使司徒臣柔持节,与有司以太牢告祀宗庙。臣谨昧死以闻。”[6]128群臣“请依汉霍光故事,收帝玺绶”,“归藩于齐”的建议,得到皇太后“奏可”即明确表达认同态度的回复。

   其中对曹芳“耽淫内宠,沈漫女色”“嬉亵过度”“戏侮无别”的指责,足以全面毁伤其政治声誉与道德形象。群臣对司马师言“霍光废昌邑以安汉”及群臣上奏“依汉霍光故事”语句所提示的模拟古事的涵义,特别值得注意。我们看到,就在曹芳即位之初,曾经亲自“依汉霍光故事”提升司马师的地位:“诏使太常王肃册命太傅为丞相,增邑万户,群臣奏事不得称名,如汉霍光故事。”司马师曾“上书辞让”,在“复加九锡之礼”时,“又辞不受”,言:“太祖有大功大德,汉氏崇重,故加九锡,此乃历代异事,非后代之君臣所得议也。”[6]124然而,他在控制权位、强化威势方面,手段伎俩,深谋猛力,确实“如汉霍光故事”,几乎看不到什么“历代异事”的区别。

   群臣上奏所建议“使司徒臣柔持节,与有司以太牢告祀宗庙”的程式,也是值得注意的。而“太后令”则谓“用一元大武告于宗庙”。

   群臣指斥曹芳恶行所谓“帝肆行昏淫,败人伦之叙,乱男女之节,恭孝弥颓,凶德浸盛”的道德评判中,“昏淫”的“昏”字,尤其醒目。

  

   三、“海昏”名号异议

  

   汉代列侯名号,有与其封国地名未能对应者。对于《史记》封国地理与《汉书》卷二八《地理志》有所不同的情形,司马贞《索隐》曾经指出其县“后废”以及其名号“或是乡邑名”的可能[注]。全祖望《汉书地理志稽疑》卷五写道:“‘王子’‘功臣’‘外戚’三《侯表》,其封国地理在本《表》可案者不过十之四。而质之《地志》,则多异。《索隐》于《史记》注中补之,几得十之八,然亦有明在《地志》而反为所遗,至其旁引《晋书·地道记》又多所误者。”全氏根据自己的研究有所补论,但仍然不得不“其不可考者则阙之”[注]。我们注意到,战国秦汉“县”“邑”“名号”的文化象征意义很早就受到重视。如邹阳所谓“盛饰入朝者不以利污义,砥厉名号者不以欲伤行,故县名胜母而曾子不入,邑号朝歌而墨子回车”[5]2478。列侯“名号”也有寄寓特殊涵义者。如“羹颉侯”以及“冠军侯”“富民侯”“博望侯”“定远侯”等。封侯名号“非县邑名”而取其鄙斥之义的情形,则有汉光武帝封子密“不义侯”故事[4]505。刘秀的做法,是给予封爵,同时亦“举以‘不义’”[7]。

宋人赵与时《宾退录》曾言“古之封侯,未有非地名者”。此说不免简单武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海昏侯   刘贺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684.html
文章来源:《南都学坛》 2018年0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