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象:历史文化与古城记忆

————话说永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08 次 更新时间:2019-06-11 20:35:02

萧象  
高出地面大概2米左右。我所以印象深刻,因为那是我与玩伴常去玩耍的地方,虽说当时不过7、8岁,桃园结义的故事,已耳熟能详,听说是张飞点将练兵的地方,免不了要好奇地爬上台去,东张西望,自我神气一番。

   距点将台不远,有一座庙,人称黄溪庙。它在我的记忆中消失了很久,直到数年前留心永州本地文化,回忆往事,由点将台突然触发,而重新激活。说是激活,其实也是印象模糊,当时庙里是否还站立着《永州旧事》所记载的“武高武大,红脸的、花脸的、白脸的”“四大金刚”菩萨,毫无印象,所能记得的,仅是它位于地区农业局后墙蒋家院子背后的山上,里面住着几户人家,其中有我的一位小学同学,如此而已。

   但它一经浮现即引发我很大的兴趣,让我联想到当时另一个有名的历史人物——黄盖。黄盖为三国名将,在赤壁之战中为孙刘联军大破曹营立下大功,他是零陵人,我就想,这庙是否与纪念黄盖有关呢?黄溪庙周边并没有黄溪,柳宗元倒是写过一篇《游黄溪记》,但那在离城几十公里之外。因而我怀疑“黄溪”或是“黄寺”或“黄祀”读音之讹?永州话,“溪”、“寺”、“祀”音近。但在我有限的阅读视野,除见一篇网文提到黄溪庙是为纪念黄盖外,没有发现有关这一方面的文献资料与信息。黄溪庙是否与黄盖有关,尚待有关专家验证。

   十分遗憾,这些极具历史文化价值的古代建筑和文物,如今均不复存在,它们大都毁于那个激进的年代。如今仅作为一种历史痕迹,在往事回忆里浮光一现。

   柳子庙是一例外。为纪念柳宗元,始建于北宋。在风行一时“破四旧”的浪潮中,它能独立于外,幸免于难,实乃奇迹。这得感谢淳朴的当地人民,对这位给永州带来光彩的伟大先贤的爱戴与感恩,使祀庙得到格外的保护和保全。因而一直以来,它不单作为当地最具纪念意义的历史建筑物,更作为一种文化坐标而存在,向人们显示永州历史文化的向度、高度和厚度。

   说来让人难以相信, 我第一次走进柳子庙,竟是一种违和的印象。还是小学时候,跟随学校队伍参观在此展示的“收租院泥塑”展览,整个展览阴森森的,其中有刘文彩关押、欺凌农民的水牢、镣铐、皮鞭等刑具,给人恐怖的感觉。当然,我当时并不清楚柳子庙为何物,很多年过后,才知道它的来历及其意义。

   2010年春节,几位从前的学生,其中一位是本地党政一个方面的负责人,陪我走看了零陵城区几处重要的文化遗址,包括张浚故居、东门废墟和正在规划的东山景区,这些历史遗址所折射的岁月沧桑和时代变迁,让我颇有一番感慨。

   张浚故居我们去时正在修葺,尚未竣工。它位于文星街,与曾热闹一时的七层坡菜市场只一墙之隔,与有名的七层坡相距也不过百十米之遥,这一带都是我当年无数次经过之地,可我居然对它闻所未闻,真是让人感到惭愧。后来我问及同是永州籍的一位作家朋友,他竟然也是头一回听说。

   一个人的文化知识的宽广程度,决定于其成长经历和所受中小学教育的优良程度。如果一个在千年古城生长起来的人,对所在之城的千古历史不甚了了,对曾居其中的具有影响的历史名人多有茫然,这诚然反映出个人知识结构的欠缺不足,又何尝不也折射了一个时代与社会的严重局限。

   张浚故居历史千年,一直存在于此地,并不是突然考古发现,从地下冒出,重现天日,它所以长期埋没于闹市,尘封于深巷,被世人遗忘,是因为它不合时宜,属于旧时代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而今天得以翻建重修,作为古城文化遗址和景观对外宣传,乃是一度被抛弃的传统文化复归正道,成为构成当今中国文化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这就是说,我们的文化观念和文化政策发生了改变,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包括历史文化名人及其故居遗址、纪念物在内的被视为封建糟粕的东西,如今作为珍贵的文化遗产,重被重视和利用,它们不仅具有了吸引游客观光的使用价值,更具有提升城市品质和品位的文化价值。由此可见,我们的文化观念是多么的重要,它大到可以决定一国文化之命运,小到能够改变一城文化之面貌。

   东山亦是如此。它是整个古城的制高点,也是古代文人雅士登临处。但我们那时不叫东山,而叫高山,叫高山寺,人们用高山寺指称如今的东山核心地带。曾经,这里古树参天,松竹掩映,风景绝佳。怀素少时在此修行习书绿天庵;柳宗元一度寄居法华寺,于斯眺望潇水对岸,发现西山,遂写出《始得西山宴游记》为开篇的《永州八记》传世名作;张浚、杨万里也时常携游东山,谈论时事,砥励意志。千百年来东山积淀了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新中国以后,很长一段时期,这一带成为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所在地,绿天庵、华法寺等重要古迹,或拆毁,或废弃,于是,东山景色殊异,风光不再。

   进入文化立市、旅游兴市的新世纪,当地政府充分意识到了东山独具的山崇形胜和潜在的文化价值。学生告诉我,政府准备斥巨资将东山打造为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历史文化景区,已聘京城专家做好设计规划,景区占地面积1.9平方公里,包括文庙、武庙、法华寺等古迹翻修、重建等。届时,这里不仅将成为旅游观光的核心景区,也是娱乐休闲的重要场地。虽然目前所见东山,尽是一片凌乱的庙宇翻修与基建状态,但让我从中看到了恢复古城面貌的一种努力与希望。

   不知何故,东门却没享受到这一待遇。东门是如今古城唯一残存的城门,它掩埋在一爿荒芜中,仅露出半截洞口,像是坍塌的窑洞,如果不是学生提示,我根本想不到这会是从前那座巍然高耸的城门。在我记忆中,从中山南路拐进东门巷,往前数百米走过四中、卫校和制药厂,爬上一节陡坡,抬头所见便是东门。如今,环顾四周,包括来路,我已找不到哪怕一点可唤起旧时记忆的参照物。岁月无情,几十年的时间就可以将你心中的温馨记忆化为一爿不忍直视的废墟。

   在我看来,城门既是进入城邑的通道,也是古城自身与文明的象征。她能唤起人们对古城的历史记忆,激发人们对古城的历史想象,这种基于相同经验的历史记忆和想象,可以形成一种共同的文化价值观念,从而让人们对古城拥有更多的归属感和认同感。这对古城的建设发展和历史文化传承,无疑是弥足珍贵的精神资源。其实,不独城门,所有具有历史意义的历史建筑物,都是如此。

   那么,既然政府不惜重金重修张浚故居,打造东山景区,对作为古城象征和遗址的东门,我且抱乐观的期待,我想,它会有获得重新修葺,恢复昔日雄伟面貌的一天。

  

   2019/6/8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67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